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惊吓 ...

  •   周日,天气从早就开始阴沉,总以为立即就要下雨,但它就只是阴沉了一上午,老大不痛快。
      修了一上午的照片,先是给陈愉祛痘,抹匀肤色,再给草坪去掉垃圾。
      真怀念顾方舟家的草坪,草色葱郁均匀,遍地干干净净。
      可惜……
      
      将照片投出去,赵芃芃玩了两局超级马里奥,才起身随便煮了点东西果腹。
      边吃边看了眼朋友圈,关女士跟小姐妹出去逛街图文并茂的消息占据着首条位置。
      
      底下第一条评论——
      赵云霜:“一个40几岁的中年妇女,比赵芃芃这个花季槑女的朋友圈还花里胡哨。”
      关女士给她回了一个拥抱。
      
      赵芃芃翻了个白眼。
      要是这话换做是她来说,关女士杀气满满的电话早就追过来了。
      这家庭地位,真是高下立现。
      
      收拾收拾躺上床补个觉,她却怎么都睡不沉,有一两瞬失了意识,又猛然惊醒。
      撩开窗帘看看外面,乌压压一片,云头涌动,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阵势。
      
      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天气。
      顾方舟身穿马里奥的红衣和蓝色背带裤,头戴一顶写着“M”的红帽,背脊挺直,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前去赴约。
      一个废弃的工厂里,灰乎乎的环境,电闪雷鸣过后,惊现胡捷……打肿了脸充的胖子脸,他头染红毛,长着两个牛角,背上背着一个库巴同款巨刺甲壳,两手抱臂,鼻孔朝天看着顾方舟。
      
      一声ready go之后,两人开打。
      胡捷这人长着一副跟库巴一样的外貌,跟库巴一样邪恶凶暴,自己夹带武器不说,连周围还埋伏了一堆黑压压的狗腿子。
      一阵激烈到模糊的打斗,顾方舟终于被偷袭加以多欺少的围殴之后,摔倒在地。
      正义一方终于被恶势力打倒,天地悲怆,雷鸣不止,大雨倾盆。
      雨水冲刷,将顾方舟身下的血泊冲得泥黄泥黄的,顾·马里奥·方舟两眼圆睁,死不瞑目。
      胡·库巴·捷,仰天大笑,朝泥水里啐一口,携众狗腿满意而去……
      
      赵芃芃边回顾自己的梦境边掀了被子起床。
      洗漱后穿一身黑色运动服,在手机里下载了警笛铃声,戴上黑帽黑口罩,仿佛一只乌鸦着急忙慌撞出门去。
      出了小区,她看着驶过来的公交车朝背后一摸才想起来包还在鞋柜上,她真是一急就坏事儿。
      
      公交离去。
      她偏头看一眼共享单车,用仅能倚仗的手机扫一辆骑着就走。
      要不是打架,谁会约在一个废弃的工厂见面?
      
      赵芃芃越想越觉得要是顾方舟有个什么好歹,警察叔叔一查他的手机记录,八成是要叫她去问话,说不定还落个共犯的罪名。
      他们赵家的名声,就这么毁在了她手上,她从此爹不管,妈不顾,赵云霜和赵云峥对她也不屑一顾……
      
      终于心慌慌地骑到了废工厂的外头。
      赵芃芃看看门边停放的一堆自行车,看到两辆眼熟的,她将车丢下,连车锁都没顾上下,就穿过摇摇欲坠的大门。
      一股湿霉味儿扑鼻而来,带着阴森恐怖。
      赵芃芃全身发热,不知是骑车热的还是怕的,反正已渗出一层汗来,腋下湿得她直难受。
      她顾不上扯一扯衣服,就贴着墙壁朝里走。
      走出点港片警匪大剧心悬嗓子眼的节奏来。
      
      “方舟,射他射他射死他。”旺仔孩子气的声音从右手边的某处传来。
      赵芃芃放下来点的心,因为这话里含混不清的内容再度提起来。
      射什么?飞镖还是……枪?!
      
      她曾见过两帮学生,拿着玩具子弹枪互殴,她路过不幸中弹,子弹虽小,但打人身上还是痛的。
      
      她吞咽一口口水,转身朝右手边快步走去。
      中途路过地上发灰僵硬的三两只死老鼠和一只死狗,她心惊肉跳后加速朝前跑。
      
      “能不能行了?”
      “就不能快点。”
      “我靠你摆pose呢?”
      “闭嘴。”
      “……”
      又一阵七嘴八舌的人声过后。
      “你准备好了吗?”顾方舟略有些低沉的声音清楚传来。
      他讲话很少声嘶力竭的喊,音量也不大。
      赵芃芃知道自己离案发现场越来越近了。
      
      小心分海似的撩开眼前这丛没过人高的野草,她时刻注意着脚下。
      她总觉得这样的野草丛里,会藏有蛇。
      叶子撩到她的脖子,她都控制不住颤抖,越发跑起来钻出去,最后被一条横亘在口子上的竹竿绊一下,踉跄着跌出去。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只听见不知什么东西“咕咕”叫了两声。
      
      赵芃芃尴尬站稳,抬头挺胸收腹,唯一露在外面的两只眼睛,大胆迎着场上近20来个大男生见鬼的注视。
      
      她瞅一眼一身黑衣黑裤黑鞋的顾方舟脚下踩着的……足球,还有扎了个马步守在生满铁锈的门前,一身灰衣的胡捷,她整个人都有点崩溃。
      他妈的,什么人会以约架的口吻约踢球。
      赵芃芃激动的暗骂粗口,转身就要走。
      
      “等等,你谁啊?”身后一个凶凶的声音问她。
      没听过,她不知道是谁。
      也不听话,继续拨开草丛准备钻进去。
      
      “刚才我看到里面有好多蚯蚓。”顾方舟的声音响起。
      赵芃芃身子一僵,分草的动作停下来,她刚走过分明没有,但她还是不敢走,在原地踟躇。
      “很大条,拼命的蠕动。”顾方舟又补刀。
      赵芃芃全身鸡皮疙瘩过电一样,一层起后,一层又落,她泄气,败下阵来,垂手后退两步。
      
      “认识的?”旺仔问。
      场上众人均是一脸懵逼,来回看着两人。
      
      “谁啊,装神弄鬼的,不说话弄死。”胡捷收起准备姿势,站起身盯着草丛边矮了吧唧的黑衣人问。
      “是个女的。”有人提醒他。
      “女的漂亮的留下,丑的弄死。”胡捷继续吓唬人。
      赵芃芃翻白眼,左右看看两侧黑麻麻透着股恐怖气息的断壁残垣,绝望了。
      索性回头。
      
      一回头就瞧见顾方舟脚下的球,划出一道弧线,最后擦着铁锈门框飞进球门。
      “咕咕。”虫子突兀的叫两声。
      好球。赵芃芃暗暗喝彩。
      
      “我靠,顾方舟,你他妈使诈啊?老子都还没准备好。”胡捷回头看一眼还在地上滚动的球,回头大声骂道。
      “我刚问过你了。”顾方舟长腿长手立在球场中间,不疾不徐的说,“最后一个球,你输了,以后江湖不见。”
      “哼,这你得问问我的弟兄们干不干了?”胡捷说着脱掉手上的手套砸在地上,一脸凶横。
      跟着,他吹了声口哨,一边的破房子里一群人一窝蜂钻出来。
      倒数第二个人跳下断壁时,似乎是脚下崴了一下,他控制不住自己“哎呀”了一下。其余人都转头看他,气势瞬间弱了有一半。
      
      赵芃芃看一眼场上人数,2:1。
      胡捷一方占据优势。
      跟梦境里多么惊人的相似啊,两人就差变装了。
      
      她后退两步,跟转回头来看她的顾方舟对视一眼,又停下。
      她看他跟身边的旺仔悄声说了句什么,旺仔也一脸惊愕的朝她这边看。
      两人面色凝重讨论了两句,她听到顾方舟大声骂了句“草”。
      跟着讨论结束,旺仔大大泄气随即不情不愿朝她走来。
      
      “赵芃芃,你来干嘛的?走啊,我送你先走。”旺仔语气不佳,语末还朝她撇撇嘴。
      赵芃芃被认出来,索性揭下口罩。
      “不用你送,我自己能走,你去帮顾方舟吧。”赵芃芃忍着被嫌弃的不爽,说完这句朝身后的草丛一钻就走了。
      旺仔听着悉悉索索的声音,看着草丛一路摇动到了最边缘,这才回身跑进场子里。
      
      不断问候双方亲人的骂声持续传来,赵芃芃捂着口鼻路过地上的老鼠和狗的半腐尸体,朝外走。
      “啪嗒,啪嗒”两声,帽檐被雨滴打响。
      跟着一股狂风从她右手边刮来,风沙夹带着更多的雨水朝她袭来,她猛地别过头去躲避。
      82年的湿霉味一个劲儿朝她鼻子里钻,饱和浓郁,躲都没得躲。
      
      她皱眉瞧着四周仿佛马上就要入夜的天色,抬头看着天上被吹来的一大片黑云。
      八成要下一阵大雨。
      
      她想起梦境,摸摸兜里的手机,踌躇两下,转身回跑。
      边跑她边开了音乐程序,找到那首警笛放起来,音量调至最大。
      
      原本就已经十分空旷的废工厂,成了最好的扩音器,一时间,警铃大作。
      声音空阔悠远,仿佛真的有警车迫近。
      赵芃芃听到场上有人大喊一声“草,谁报警了。”
      
      效果达到。
      赵芃芃垂头笑笑,将手机搁在地上,用砖头为它打了个掩护,自己就冒雨冲出去。
      恰好看到顾方舟一拳将胡捷打倒在地。
      旺仔追了两下回头问顾方舟,“跑不跑?”
      顾方舟回头。
      而他身后一个人抓了块砖头,在已经开始四处逃窜的人群里,想来个浑水摸鱼。
      
      赵芃芃的角度看得很清楚,她一急,大喊:“顾方舟,你背后。”
      那人被这一喊,愣了一秒,犹不甘心,提前起跑发动了攻势,一块砖头不是拿着往顾方舟身上砸,而是直接扔了过去,扔完就拉起胡捷跑。
      
      砖头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完了,准头好像还挺好,血泊那一幕也要来了吗?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顾方舟朝后仰了下身子,离得最近的老潘则斜刺过来,飞起一脚将那砖头朝一边踢开。
      这默契!
      
      砖头落地砸得粉碎,被雨水一冲刷,流出泥黄泥黄的水,像极了梦境中的那一幕。
      好险。
      
      转眼,胡捷那帮人都跑光了,场上就剩下顾方舟等不到十个人。
      “警察来了,躲还是跑?”林嘉家抹一把脸上的水问顾方舟。
      “就近躲雨。”顾方舟回。
      其余几人这才跑到一侧的破屋里避雨。
      
      “不说就近?”旺仔看着舍近求远朝赵芃芃跑去的顾方舟没好气问。
      然后,几人齐齐看着顾方舟长臂一伸,拉着赵芃芃的胳膊,带着她冲进草丛。
      “喂,你说这一幕,像不像老顾拉着妹纸进小树林?”裴路捅捅林嘉家的胳膊,笑道。
      “喂,这妹子谁啊?”林嘉家贼兮兮的笑,问一旁丢小石子的旺仔。
      “一个让顾方舟一遇上就反常的拖油瓶。”旺仔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拖油瓶”三个字,仍旧没好气。
      “草,让你赶紧带她走,你哪儿那么多废话!”旺仔回想着刚才顾方舟冲他吼出的这句话。
      一旁稳如老狗的老潘笑着低低说了一句,“听,警笛声没了。”
      几人面面相觑,旺仔面色也缓和下来,貌似明白了些什么,朝着草丛方向看一眼。
      
      草丛后头。
      赵芃芃看一眼被顾方舟拉过的胳膊,蹲下身拿回手机,擦一擦屏幕塞进半湿的裤兜里。
      “你猜得到这警笛声是我放的,那胡捷呢?”
      “他可能还要一阵才能回过味儿来。”
      赵芃芃点头。只觉帽子吸了水变重变紧,她一把揭掉。
      头发散下来,弯溜溜打着卷儿,她耙两下胡乱用皮筋扎在脑后,有几缕不够听话,拱起来她也不自知。
      
      顾方舟看几眼她头上拱起来的地方,回头。
      “你来这儿干什么?”
      赵芃芃瞄一眼他没什么表情的侧脸,转头两眼直视着雨帘。
      “路过这儿进来避雨啊,还能因为什么?”
      “你去哪儿路过这儿?”
      “干嘛告诉你?”
      
      这废工厂附近都是无人区,以前还出过事儿,一般人都不会来这儿。
      她来附近玩?
      顾方舟勾唇一笑,不打算拆穿她。
      而是……
      
      “你不会不知道以前这儿发生过什么吧?”顾方舟故意压低声音说道,语气玄之又玄。
      “什么?”赵芃芃后脖子开始发凉,左右瞟两眼。
      “以前这儿死过人,听说是个19岁的女孩儿,也像你一样,打这儿路过进来躲雨,然后被人从背后……”
      
      恰在这时,“轰隆”一个惊雷劈下。
      身后“哐当”一声,同时响起。
      赵芃芃回想起刚才所见的老鼠和狗的尸体,吓得不管不顾钻进顾方舟怀里。
      她将头再埋了埋,一丝一毫都不敢抬起,生怕面前会出现一张蓬头垢面,七窍流血的女人惨白的脸来。
      顾方舟也被吓得不轻,虽然那句“啊”被他死死咬住没发出来,但他还是下意识就将她抱紧汲取力量。
      
      待反应过来之时,他又不好将她推开,只得僵硬的继续抱着。
      两人相拥着,瑟瑟发抖。
      赵芃芃耳朵里都是顾方舟像个被小孩儿一通乱鼓槌的心跳声,越发不能平静。

  • 作者有话要说:  顾老大这个幼稚病哎。
    赵三小姐这个傲娇鬼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