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渣男 ...

  •   “哎。”这已经是赵芃芃的第n次叹气。
      “别想了,我都替你垫上了,你有的时候再还我就行。”陈愉翘着二郎腿说。
      赵芃芃两手撑在看台座椅上,咬咬后槽牙,“我下个月一定给你。”
      “跟我还客气,你有的时候再说吧,话说,这班费和募捐的钱,你是怎么弄丢的?”陈愉咂吧两下嘴问。
      赵芃芃朝旁边踢一脚脚边的石子,看着它咕噜噜滚老远。
      
      “别提了,一晦气男的被人追,把我包弄江里了,滑着轮滑就跑了,我连他长啥样都没看清。”
      陈愉:“……”
      赵芃芃冲陈愉耸耸肩,捡起身边的一颗石子丢向空无一人的看台。
      “也不知道哪个地方会收童工?”
      “你不打算跟你家里人说?”
      “不说,我一个新时代的高中生,有什么事儿不能自己解决啊!”
      “主要说了也没什么用,还会被骂吧!”
      赵芃芃咬咬嘴唇上的口腔溃疡,痛到麻木了才松开。
      “你们家鹰式的雷霆教养手段,真是服气的。”
      赵芃芃弹了弹指甲,起身拍拍屁股,“走了。”
      
      两人分开。
      赵芃芃沿着大街小巷找遍了所有的兼职。
      她现在真的什么都能干,服务员、洗碗工、看店的……她真的不挑。
      每进一个店,她都将自己最人畜无害的笑容挂出来示人,对人点头哈腰,换得人频频点头。
      但最后笑得脸都僵掉只换来一句……
      “形象表达能力都很符合,只是可惜——”
      
      我们!不能!用童工!
      这是所有店的一致回答,让她明年满了18岁再来。
      
      赵芃芃耷拉着双肩,坐在步行街的长椅上,仰头往嘴巴里灌着水。
      旁边一人坐下,拧开汽水,“哧”的一声,跟着“咕噜咕噜”往嘴里灌。
      汽水也能一次性灌下半瓶,也是个人才。
      赵芃芃偏头看她一眼。
      乍一看,短发利落,五官刚毅,身材瘦削,像个男生。
      往下一打量,胸前起伏,呃,虽然不太明显,但加上她五指纤纤,还是不难看出是个女孩儿。
      
      在女孩儿察觉之前,赵芃芃回头又灌下最后一口水。
      还没来得及盖上盖子,就有个满头银丝,微微佝偻的老奶奶上前来。
      “小姑娘,你的瓶子还要吗?”
      “不要了。”赵芃芃快速拧上瓶盖递给老人。
      老人欣喜接过,转头看着长椅上的另一人。
      “小姑娘,你是不是要发传单,这传单发了估计也没什么人看,不如给我,你也能交差。”
      赵芃芃这才发现女孩儿旁边的长椅上放着一沓白纸。
      白纸上用黑字写了个“聘”字,底下的小字角度问题,她也看不清。
      但白底黑字,身为一份招聘,她实在为它的简陋替它脸红。
      
      “奶奶,这不是传单,我要拿回家去的,不能给你哈。”
      那老奶奶嘴里嘀咕嘟哝了两句“明明就是,别以为我不识字”,背着袋子走开。
      赵芃芃厚着脸皮坐过去,“同学,可以问下你这是要聘什么?”
      女同学用握过汽水瓶湿哒哒的手捻起一张纸递给她。
      递过来的中途纸上又被滴了好几滴水,她像是完全没看见。
      “给你看看吧。”
      
      赵芃芃绕开那湿哒哒的地方,双手接过。
      这实在是一张十分低调含蓄的招聘,除了那个大大的“聘”字,下面的小字也没多写几个字。
      赵芃芃试探地问道:“这,确实是要招人的吧?”
      女同学挑眉扬声:“当然,我们可是正经招聘的。”
      
      赵芃芃眉头跳了跳,不说正经还好。
      “补习助手,女,高二,成绩好,乖巧,不谈恋爱。电话:13xxxxxxxxx。”
      寥寥几字,实在很容易让人误以为这是面前女孩儿的自我介绍,让人不由得怀疑这招聘的真实性。
      
      “怎么样?”女孩儿眨巴两下眼一脸期待。
      “呃……”赵芃芃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挺好。”
      “是吧,要是有符合条件的,麻烦帮忙介绍介绍,最好是长得好看点的,嗯,”女孩儿端详两眼赵芃芃,又继续说,“像你这样的就差不多。”
      赵芃芃心内黑鸦成群结队飞过,承蒙看得起。
      
      她起身告辞,待走远了才将那张纸丢进路边的垃圾桶。
      边走,她边往手机里输进一串神秘数字。
      13xxxxxxxxx,是刚才的电话号码,她都背下来了。
      万一是真的呢?
      
      她朝家走。
      路过中医院那片老旧城区,遇见一群看起来像学生又像小混混的男生,风风火火路过。
      “他带着个娇滴滴的女的,跑不远。”
      “也他妈让他尝尝落单被人追着满街跑的滋味儿。”
      
      赵芃芃贴着墙根走,赶紧给他们让路。
      一个男生路过她时,冲她吹了两声口哨,她瞥一眼,郁闷地别过头,走自己的路。
      这年头,臭流氓真多。
      
      即将经过某个逼仄小巷口,她听里面传来两声女孩儿的啜泣声。
      低低的,飘忽的,十分像是,女鬼。
      要不是大白天,她大概会吓出一身冷汗。
      
      好奇心和紧张驱使她微微停下脚步,探头探脑的扒着墙朝巷子里看去。
      一个男人的头和一个粉色背影映入眼帘。
      男的穿着黑衣,五官看不清楚,她有点近视,没配眼镜。
      女的长直发,身材高挑。
      两人站的位置离巷口还有些距离,赵芃芃也听不清两人到底在说什么。
      女孩儿突然一个踉跄,赵芃芃心想,这怎么还动起手来了。
      
      渣男。
      
      赵芃芃回头看一圈,瞅见个被日晒雨淋发白的废弃拖把棍儿,操起就往里冲。
      “妹子你别怕,我来帮你,渣男。”
      女:“??”
      男:“!!”
      女孩儿转回身来和男孩儿一起看着她,四眼莫名其妙。
      
      赵芃芃试着拉一把女孩儿的胳膊,却被女孩儿一脸厌恶的甩开。
      “??”
      女孩儿又回头,娇滴滴的,“方舟,我不认识她。”
      好巧,我也……不认识你们。
      
      她这才看清楚两人。
      女生适才转回身来看了她一眼,她只觉她长得小巧,五官小,脸颊也小,是好看的。
      男生面对她,她看得多些,主要是白,很干净,会发光那种,让人一见就想起四五月份蓝天下明媚的阳光。
      他左眼角有颗不大不小的泪痣,堪称点睛之笔,侧颜绝美,很是吸引人注意,让人忍不住看了又看。
      总之是个可萌可帅的长相。
      
      但偏偏此时,他两眼半眯,露出一半瞳仁,带着不耐烦瞅人,散发着一股危险气息。
      赵芃芃想起自己那句冷不丁的“渣男”,直觉得冷。
      
      男孩子双手插兜,看上去也不像是刚刚动过手的样子。
      毕竟,刚推完人又插兜,这帅耍得,确实太装逼。
      总之有点怪,不符合常理。
      
      她稍稍思忖,猜测大概是男生躲开,女孩儿自己没站稳,才踉跄那一下。
      思及此,赵芃芃深觉自己多余。
      她抓着木棍儿的手微微发汗,看天看地,自以为不着痕迹地垂下手,自我解困。
      
      一直未发声的高大男生眉头一皱侧开两步,躲过粉衣女生,抬步朝外走。
      路过赵芃芃时,他挑眉看她两眼,嘴角浮上一抹玩味的笑。
      赵芃芃捏着木棍咽一口唾沫,梗着脖子两眼忽闪着回看他。
      确实是个可萌可帅的长相,笑起来真好看,让人想用手指抠抠他下巴让他再给她笑一个。
      
      笑是奢望了,因为男生用脚踢踢她杵在地上的木棍,板起脸深深看她两眼,“热血脑残片看多了吧?”
      赵芃芃咬咬牙,心跳如擂鼓,一脸的不畏强权道:“不多,也就二百五十来部吧。”
      男生微怔,动了动嘴却没说出什么,跟着径直走出巷子。
      
      踢个毛啊。
      笑个球啊。
      赵芃芃重新摆直被踢歪的木棍,戳戳地。
      
      男生刚走,身后的粉衣女孩就迫不及待站在刚才男生站过的位置上来。
      模样很是欲求不满,像极了猎捕吸血对象正要下手却被打扰的女鬼,哀怨的看向赵芃芃,对其不住上下打量。
      
      赵芃芃身处在这略微阴暗的小巷里,心里毛毛的,生怕女孩儿会不期然露出两颗闪着阴光的獠牙。
      不过,事实证明她僵尸片看多了,女孩儿只是恶狠狠地丢下一句,“你才是渣,多管什么闲事!”
      
      赵芃芃看着女孩儿远去的背影,挠挠头。
      这特么就尴尬了,她貌似是打扰了一对正在吵架的小情侣。
      路见不平,五雷轰顶啊。
      
      当夜。
      月黑风高。
      
      陈愉在QQ上给她发了张照片。
      她定睛一瞧,恰是白天她从那女同学手上接过的招聘。
      “你不是找兼职吗?要不要试试?”
      “这靠谱吗?”赵芃芃敲出这句,手指在键盘沿上点两点。
      “当然,这是我初中同桌发给我的,请人的是她表哥家,超有钱的。”
      “行,那我去试试。”熟人作保,放心不少。
      赵芃芃托腮看陈愉一直在输入状态,以为她要嘱咐她些什么。
      等了好一阵,只等来她四个字——
      “睡了,拜拜。”
      
      第二天电话约见面试,在一个咖啡厅。
      面试的人是个大学老师,长的就是个教授的样子,白衬衫配深色夹克,戴一副银色细框眼镜,笑起来文质彬彬。
      来之前让赵芃芃带了最近一次各科考试的试卷来,大概是因为教数学的,求证精神挺强。
      
      看完试卷,老师用食指推推眼镜,“你成绩不错,这点倒是符合了,不过我还想听听你对补课助手怎么看?”
      赵芃芃抿抿唇,“董老师,我也实话跟您说,我还真不知道补课助手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我想跟学习总算是共通的,都是为了提高成绩,我能分享的就是我自己的学习方法,三个‘一’和两个‘后’。”
      
      赵芃芃停顿一下,看到老师微微倾身向自己,两手由拳打开成掌,面露微笑看着她。
      她在一本书里看到过这个动作,是放下戒备的意思。
      她微微松口气继续说,“一个错题本,一个好题本,新课之前一定预习。复习后做作业,做错后要反思。这就是我的三个‘一’和两个‘后’。当然针对助手二字,我想我还能做到统计补课人的学习成绩升降曲线……”
      
      顾老师喝一口咖啡不着痕迹点点头,放下咖啡杯,往赵芃芃面前推推给她点的鲜榨果汁。
      “我心里大概有数了,冒昧的问一句,你家里人是做什么的?”
      这补课的人到底是什么路数,连人家世也要调查?
      
      赵芃芃老实答道,“爸爸是做公用设备的,妈妈在妇联上班。”
      顾老师点点头,“难怪。我了解了。我跟你谈谈报酬的问题……”
      赵芃芃咬咬牙,她一时没整明白,这老师的难怪是个什么意思,但总算面试过了,她也懒得去细想。
      
      面试完的第二天,赵芃芃搭地铁去了奥林匹克公园旁的一个小区。
      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电视剧里演的有钱人居住地,第一次真的映入她双眼。
      她看着面前挺拔若雕像的门卫哥哥,仿佛走到了军区大门口,人也跟着肃穆起来。
      她恭敬地报了业主信息,得到业主进入许可,按照指示来到门前,在大铁门上按了门铃。
      
      等待时,她看看铁门后三层高的欧式别墅楼,楼前整齐精致的大草坪,以及草坪上那个黑不溜秋的巨型杜宾。
      那杜宾宛若一只蝙蝠侠一脸傲娇,眈眈虎视她一眼,她不觉就吞了口口水。
      千万别让我自己进去,求求了。
      
      “小姑娘,你自己进来吧。”一个阿姨的声音通过门上的对讲传出。
      这声音宛若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她脸上,她有几秒钟石化,反应无能。
      一瞬后,赵芃芃才捏紧衣摆:“……哦,好。”
      
      话音刚落,门“哒”的一声朝里缓缓打开,与此同时那只杜宾伸长了脖子望向门口。
      赵芃芃移动步子硬着头皮,脚尖着地小心翼翼踏入园子。
      同时,那杜宾雄赳赳气昂昂地立起来,看着她时不时轻嗅,时不时在原地踏脚。
      
      她边走边接收来自一只半人高犬的死亡凝视。
      一颗心陡然从“缓缓而行”变成了“夺路狂奔”,差点要顺着嗓子眼从头顶喷而出。
      这条还算宽敞的水泥地路,被她生生走出了水下有鳄鱼的独木桥的感觉。
      待她终于走到房门口,踏上台阶,她已经一身的瀑布汗。
      汗水浸湿里面的白色内搭,此刻正如一层湿热的皮肤衣黏腻腻的贴在身上,好不难过。
      但心却稍稍落下来。
      
      赵芃芃以为走过这一段,后面的就该能够轻松应对了。
      但她还是图样图森破啊,刚敲了门进去,门内正对门的沙发里,正往嘴里送水果的那位,竟、竟然这般面熟。
      她还没来得及换鞋,就听他说,“我仿佛听到有人在骂我。”
      
      似笑非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