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游轮海难 ...

  •   「海难将于十五分钟后到来
      
      杀人者已经行动,请测试人员尽快躲避,找出凶手逃离海难」
      
      海风从苏萤的耳边呼啸而过。她睁开眼,看见自己一身红色黑蕾丝晚礼服,双手被绑在一个船杆上,脚下就是汹涌翻卷起滔天巨浪的大海。
      
      这是哪里?
      
      她明明记得自己上一秒,还在丧尸的包围中指挥着手下队员,堵住仅存的物资救助站大门。
      
      然后窗外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炮响,有人在身后大叫,喊“苏队长快离开这里!”
      
      她闻声连忙侧身离开,再扭头时,眼中却看到了火光冲天,一个浑身灰白的女孩猛地从窗外撞了进来,手持钢筋朝她的脖子刺去。
      
      自己好像,被转化成感染者的人类杀死了。
      
      苏萤叹了口气。
      
      末世中,像她这种死法实在很是常见。她被挂在桅杆上晃来晃去地想,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她总觉得身边好像有人。
      
      余光中,有个影子在不停地飘来飘去。苏萤默默转过身,看到了身旁被绳索吊死,身着十九世纪雪白晚礼服,同样在海风中晃来晃去的女人。
      
      她一个激灵,猛然想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了。
      
      这里是六年前,自己身为一名菜鸟精神科医师,还在大学实习的时候。
      
      她这是重生了。
      
      苏萤沉默片刻,决定接受这个现实。
      
      她又整理了下思绪,决定重新体会一下身为菜鸟精神医师的感觉,开始努力回忆。
      
      还记得那时,自己刚刚被迫停更蝉联网路连载漫画榜,长达半年第一的恐怖漫画《玫瑰罪画》。
      
      至于原因,则是因为翘课导致学分不够,被学校拉去镇上的一个全封闭精神院研究所实习,不能接触外部网络。
      
      所以自己现在,是在进行精神院那个奇奇怪怪的入职模拟测试。苏萤边想边点头。
      
      当年苏萤听带她的指导员介绍,入职测试主要是在虚拟空间中,通过各类凶案,测试考察精神院成员的专业能力,体力,应变能力等,最后得出评分,分配相应的病患。
      
      自己当时的得分是A,至于评分的系统,她记得好像是叫…ROSE?
      
      苏萤抬手看了看自己手腕上那块刚植入不久的玫瑰红芯片印记,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ROSE,请调阅测试人员资料。”
      
      艳丽冰冷的女声再度响起,「测试人员信息调度中…
      
      苏萤,女,20岁,百叶大学精神科三年级生,目前为白城精神院研究所实习医师。
      
      父母:10.8事件被害者。
      
      过往经历:机密。
      
      精神状况:稳定。
      
      是否有杀人倾向:否…」
      
      “等一下!”
      
      她看着眼前正逐渐汇聚涌动,将天色晕染成黑沉一片,不断翻涌的风暴,拼命抱紧了朝海中不停摇晃的桅杆。
      
      不过一两分钟,她就快要被甩下去了。
      
      “所以我只要说出凶手就好了吧?”
      
      苏萤被狂风吹得晕头转向,得到默认后,开始照着上次的答案复述。
      
      “凶手是典型的表演型人格,男性,性格较为冷静,25岁以下。
      
      将死者绑缚在整个轮船最高点的桅杆上,此处距离人群最远,又最为鲜明,如果放在剧院里会是一个理想的舞台。
      
      杀人者很可能因为常年忍受漠视,压抑孤僻而产生猎奇心理。
      
      死者同我一样,是之前轮船舞会上的年轻女士,未婚。看衣着都是上流阶层,却并无侵害痕迹,对方与死者可能并无仇怨,甚至只为试验杀人。
      
      死者死于吊杀,说明此处是第一现场,她是挣脱无能,在船杆上被杀死的。
      
      能有力气做出这等布置的人,绝大多数为男性。
      
      男性表演型人格障碍多在25岁之下,能在舞会上有机会接触死者,并且诱导至甲板将其杀害的。
      
      ——只有舞会上的侍生。”
      
      苏萤流利地一口气说完。
      
      「回答错误。」
      
      机械冰冷的艳丽女声响起,「同一个场景内不会出现相同结局。
      
      测试人员考核终止,准备计算分数…」
      
      还有这种情况?
      
      她手上的绳索骤然脱落,苏萤望着卷起巨浪的海面睁大眼睛,身体直直向下坠去。
      
      “被测编号RS09邀请您组队,是否拒绝?同意请沉默,拒绝请回答。”
      
      跌落带来的气压导致她嘴都张不开,她对这个编号异常陌生,隐约记得上次考核只有自己一个人来着。
      
      “哦?那就是答应了。”一个温柔的男声在低笑。
      
      「恭喜测试人员苏萤加入被测者RS09队伍,测试现在继续。」
      
      苏萤的手腕被一个戴着白手套的五指抓住,用力从即将跌落的甲板旁拉了上来。
      
      她一边腹诽着对方的狡猾,一边看着面前一身平整燕尾服打扮的侍生在自己面前单膝下跪,摘下手套虚握她的五指。
      
      海风中,他明明是带笑的眉眼不知为何,苏萤却看得有些孤抑。
      
      侍生的薄唇微抿,只是俯下身虚吻了一下她的手指,“欢迎入队,我尊贵美丽的小姐。”
      
      未来的末世小队长苏萤被他搞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就是凶手?”她看着侍生,仍在纠结刚才那个错误的答案,嘀咕,“明明我的分析没有错。”
      
      “你的专业知识确实很厉害,但你忘记了变通。
      
      小姐,今天有海难发生。”
      
      那个侍生站了起来,慢条斯理地指了指天上汹涌的海风,深棕的头发在风中抖动,“风很大,一旁的船杆已经因为那阵大风,折断了一条。
      
      那位女士与你,是在海风来临时没来得及躲进船舱,被脱离桅杆的绳索缠绕,意外死在上面的。”
      
      他顿了顿,走向一旁的救生船,解开绳索狡猾地对着苏萤笑,又喃喃仰起头,“而且,从人物模型上来看,我比你说的25岁要大。
      
      你说对吧,ROSE?”
      
      ——
      
      隐隐约约的枪炮声在苏萤耳边响起。
      
      苏萤睁开眼,发现自己一身整洁的白色睡衣,睡在单独宽敞的医师宿舍内。
      
      隆隆的闷响震得她脚下发麻,她下意识地想要从腰间摸刀,却发现后背一空,不由得怔在了原地。
      
      她刚刚差点忘记自己已经重生到感染者未侵入百叶市之前,那把常年为了防御丧尸,带着的兵工刀已经用不到了。
      
      2113年的9月,一块来自外空不知名星系的巨大行星碎片坠落在百叶海域中,第一批感染者悄无声息地出现。
      
      这是一种极其诡异的病症,感染者与常人并无不同,只是体内的各个器官会首先从脑部开始,迅速地衰竭。
      
      感染源通过血液传播,各大医疗组织对此束手无策,绝望的患者只能等死。
      
      如今是2121年,整整七年过去,总部位于百叶市的联合区已经颁布了相关法律,保护感染者的合法权益。但仍有疯狂到失去理智的感染者组织聚众,对联合区的普通人类大肆攻击。
      
      但只有苏萤知道,真正的感染丧尸潮,很快就会爆发。
      
      “苏医师醒了?
      
      别怕,你刚到这里,那些枪炮听着吓人,其实只是百叶市外的定点防御措施,主要是威慑作用,离我们还有几百千米远呢。”
      
      苏萤看着面前一头大波浪乌黑卷发的女子,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
      
      “你是安晴?”
      
      握着文件夹的红唇女子见她这样,噗嗤一笑,拿文件在她眼前晃了晃,嘟嘴委屈,“我说,小漫画家,你不会只是刚刚去测试了一圈,就忘记人家叫什么了吧?”
      
      “你叫安晴,是我的指导员。”
      
      瞄了一眼对方胸前工作牌,再度确认的苏萤咳嗽一声,一脸很专业的样子朝对方握手。
      
      “百叶大学实习精神科医师苏萤,向白城精神院报道!”
      
      “免了免了,你的入职测试很优秀呢。”一身黑色风衣制服的安晴懒洋洋伸了个懒腰,蹬着长皮靴将挂在一旁的医师服递给她。
      
      “ROSE评分A+,如此优异的成绩,在整个实验区都很少见。”
      
      答案是被船杆砸死这种死法,也能得A+…
      
      苏萤想起那个笑容满面的侍应就忍不住想吐槽,看见安晴先推开门,冲着踩了小细高跟的自己招手。
      
      “那么苏医师,欢迎来到白城精神院研究所!”
      
      ——
      
      “这是你的枪,里面是高强度的镇定类药物,不可用于杀人。至于外表被制作为仿勃朗宁式,20世纪的老古董。
      
      这里的病人可都不是好角色,等下我带你粗略参观时就知道了。”
      
      安晴从层层加密的密码箱中掏出一把灰黑色的枪,边走边说,“为了防止信息泄露,百叶对下属实验区实行了专区网路封锁,你在这里的一切电子设备都会被屏蔽上交。
      
      苏医师在这里的活动规划与日常工作,会由我和系统ROSE负责。”
      
      “我知道。”苏萤熟门熟路地接过枪,看着女人冲自己眨了眨眼睛,又开玩笑地说出了另外一句。
      
      “玫瑰,我们实验区的独立系统ROSE,和你的漫画女主小玫瑰名字一样哦?”
      
      “只是巧合吧?”苏萤笑着回应,忽然不动了。
      
      悠扬激烈的钢琴声从特质玻璃精神病室的尽头传来,她顿时想起什么,脸色苍白地倒退一步,看着原本安静的白色走廊内鸣铃大作,红色灯光在头顶闪烁。
      
      夜空中的星光透过布满红外线与铁丝网的高墙,红光忽明忽灭,一个抱着医疗包的男医生猛地撞了一下苏萤,连道歉都来不及就从旁边冲了过去。
      
      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安晴一把抓住那个顶着两个黑眼圈的外科医生,拎着他的领子大喊。
      
      “搞什么,又出什么事了?!”
      
      男医生被她抓得一口气没提上来,猛烈地咳嗽着。整个走廊乱作一团,苏萤听见头顶的音响里有机械式的电子女声响起。
      
      “警报!警报!精神院B区有入侵者非法闯入,已有患者遭受袭击!再重复一遍…”
      
      “是他…”苏萤低声开口,垂下的眸中像是在酝酿一场风暴。
      
      “是淳于桓。”那个男医生终于喘过气,周围都是疏散病患的医护人员,他郁闷又愤怒地指着走廊尽头,半死不活地喊。
      
      “妈的,又有被害者家属派人来这小破研究所刺杀他了!”
      
      ——
      
      安晴和苏萤匆匆赶到就诊室的时候,碰巧看见一个金发的护士抱着一大堆数量惊人的沾血纱布走出来,抬头看了一眼两人,满不在乎点点头。
      
      “急性汞中毒,袭击者已经被拘留,患者送回独立房间了。但还在吐血,可能需要静养几天。”
      
      “那群人又从哪里找的汞?”安晴揉了揉太阳穴,“算了,我是主管,先过去看看。”
      
      她说着又回过头,颇为担忧地看着身后没什么表情的苏萤,试图委婉开口。
      
      “小苏,你看今晚突然出了点事,我们要不明天再参观?”
      
      “没关系安姐,我和你一起去。”苏萤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浅色发丝垂落,只是挤出了一个笑容。
      
      “我明白的,淳于教授是我之后的主治病人。
      
      虽然…他同样作为杀人犯,杀害了我的父母。”
      
      ——
      
      “安晴,我想单独和他谈谈。”
      
      苏萤走到关押精神病患的独立玻璃房旁时,突然停下来,对着身旁的安晴说。
      
      又看着她有些疑虑的眼神,深吸一口气沉着补充道,“放心,我会分清公私。”
      
      她还记得自己上次站在这里时,都说了什么。
      
      精神院作为总部下属的特别研究所,必须保证每一个患者的生命安全——至少明面上是这样。
      
      当年,百叶市10.8连环杀人案刚刚消停不久,自己就被迫调入精神院进行实习。
      
      隔着玻璃,她眼角带着雾气猩红一片。却强自撑着故作轻蔑地扬起头,面对被禁闭在精神病房中,对自己脸色发白的男人,从嗓子里只挤出了一句话。
      
      “让他去死。”
      
      那时再度遭受刺杀的男人只是温柔地看着她,虚弱地笑笑,低头时眼神麻木压抑。
      
      此次重生回来,他对她的意义远非杀人凶手和主治病人这么简单。
      
      淳于桓虽然博硕都就读于一流的戏剧学院,但因为出身数学世家,在大学期间就开始辅修生物科学类学科。
      
      半年后实验区陷落,精神研究所患者纷纷逃出后,他曾受邀在百叶高等研究院进行过一段时间的病理研究,手中握有大量关于感染者病毒血清的前期数据。
      
      直到三年过去,已经是小队长的苏萤百般寻找破解丧尸病毒的方法,重返废弃的百叶研究所。
      
      意外听闻实验区陷落的第三个月,感染者攻破百叶最后一道防线,研究所内所有人员早已死亡。
      
      至于那时还未完成的血清数据当场被销毁不知所踪,她当场懊悔地恨不得以头抢地。
      
      如今人就在眼前,她不会放过这个接触血清研究者的机会。
      
      “那好,苏医师小心。”安晴点点头。
      
      老旧的铜制钢琴唱片在透明的玻璃房间里悠悠转着,清脆急快的钢琴曲停至了尾声,渐渐微弱下去。
      
      “贝多芬的月光第三乐章。”
      
      苏萤站在房外,看着在躺椅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衬衫,靠在上面沉沉休息的男人,语气不乏微嘲,“充斥着阴郁,狂热,温柔…和被绿的愤怒。
      
      淳于教授,您的品味很独特。”
      
      她因为压抑情绪而显得沙哑的声音有些低落,躺椅上的男人闻言微微抬眸看了她一眼,忽然撑着身子坐起来,朝在书架上摆放的唱片机走去。
      
      他撑起身子时在黑衬衫下消瘦的肩胛骨向上蝴蝶振翅般凸起,手肘因为失血和中毒而不自觉颤抖。苏萤看着他将细长的唱针抬起,放到最激烈处的钢琴音顿时从房间内突兀地停下。
      
      “以此曲,献于朱丽叶塔·桂察蒂。
      
      ——这据说是他1801年,作为老师为自己迷恋的女学生而写成的乐章。”
      
      隔着玻璃,她发现面色苍白的男人喃喃念着,眼中似乎有疯狂而压抑的火焰在燃烧,在与她对视一眼后却只剩下了沉沉的余灰。
      
      他依旧在微笑,“苏萤,白瓷镇孤儿院年纪最小的志愿者,我们又见面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坑,戏剧学精神病教授和他的主治医师,斯文败类天降系竹马+末日重生假正经女队长
    祝看文愉快w~
    ——
    Ps.因为一些不可控因素,对文内某些桥段进行了下修改。整体思路没有大的变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