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左护法晚上好~【2更】 ...

  •   透过纸窗上的孔洞,借着月光和院子里灯笼的光亮,能看到里屋帷帐内若隐若现的起伏。
      陆延微微眯起眼,便感觉到了人类的气息,和床上徐徐传出的身体热度,及隐约可辨的心跳。
      
      他不再犹豫,更没丝毫忌惮,转头走到门边,伸手推门后迈步而入。
      可就在这刹那,一股强大的力量猛地朝着他冲击过来,想逃已然来不及。
      阴寒的力量铺天盖地,神魂的剧痛瞬间飚至极点,感觉自己仿佛已经被撕裂,他痛的低吼一声。
      
      是渊煞四方法阵。
      
      在罡风境阵中已受损的神魂瞬间变得又脆弱了几分,他强忍痛楚,咬牙调动灵力。
      体内储存的妖力慢慢涌出,一点点护住他头脸,又一点点朝胸口蔓延。
      
      就在他即将以妖力护住全身,抵御住法阵煞气攻袭时,正前方突然有几点寒芒朝着他面门激射而出。
      只瞧寒芒如碧,就知道上面有毒。
      
      陆延不敢轻忽,哪怕大量损耗妖力也顾不得了,猛一振臂,双眸中冒出红光,身体瞬间朝后激射而出。
      八根碧色毒针噗噗噗射在地上,连他衣角也未粘上。
      
      可陆延落地后状况却也不甚好,身形才稳,一口血再也忍不住,噗一声吐在院落中。
      
      他猛吸一口气,只觉胸腹间剧痛如搅,知道自己强提妖力硬冲渊煞四方阵已然受了内伤。
      站在原地调理了半天呼吸,他才缓步走向小屋。
      
      之前他压根儿没觉得四个人类小丫鬟有什么威胁,居然大摇大摆便往里走。
      这才是失算,现如今却拿出了一万分的谨慎。
      
      再踏进去后,陆延气的咬紧腮帮子,恨的双眼眯着,青筋直冒。
      
      室内人类气息浓郁,陆延只想了一会儿便明白过来,恐怕是四个丫鬟临离开前,站在屋子里猛呼吸一段时间,之后关好门窗,是以直等到他来了,仍能嗅到那气息。
      
      而床上的布置更离谱,四个小鹿、野猪等中型动物被迷晕,套上衣服后整整齐齐摆在床上。
      怪不得察觉的到体温和心跳,像四个丫鬟在睡觉。
      
      与受伤相比,更令他愤慨的是自己居然被这些小伎俩骗到。
      太过轻敌了。
      
      陆延不知道,殷冉是拿出了上一世当影后时,积累下来的全套布景、置办道具的能力。
      整体安排下来,可一点不轻松。
      那是耗费了巨大的心力,需要极强的专业度的。
      尤其,殷冉为了营造逼真气氛,还将一只晕猴的脚摆在了晕鹿身上,以此展示熟睡细节。
      可惜陆延并没有发现。
      
      陆延小心谨慎的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儿,除了渊煞四方阵和一个毒针机关外,并没有发现其他法器。
      剩下的只有四个少女日常生活留下的痕迹。
      
      他又绕着屋子四周转了几圈儿,并没发现四个少女的踪迹。
      他幻化回金乌姿态于空中盘旋下望,也没见到什么可疑痕迹。
      
      飞旋时,他念头飞转,立时想到:
      教主要杀人,何时需要如此费周折了?
      布这许多陷阱,搞如此多花样……
      
      那四个丫鬟绝无可能有胆量戏耍他,除非是教主授意的。
      玄龟岛上众多大妖,教主为何不使唤派遣其他妖王妖帅,竟要落魄到差遣四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丫鬟?
      
      除非……教主现在重伤情况远比自己想象的还严重。
      严重到甚至无法压制妖王,又因为无法判断还有哪些妖也背叛了,是以不敢让其他妖王知道实情,怕敌人趁机出击。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便都合理了。
      
      盘旋于断刃山上的陆延心思一动间,便朝着山顶猛冲而下。
      如此这般,他压根儿不需要忌惮什么了,人类丫鬟从灵宝塔里取的法宝说不定就是教主最后的招式了。
      毕竟,伤势严重到害怕妖王造反的话,大型法器法阵也必已经无法操驭。
      
      陆延越想越激动,回想这些日子里的所有一切,突然觉得全都通了。
      是以即便有伤在身,却也不愿再等。
      飞至大殿前时,他巨大的黑色翅膀收转,身形摇晃间黑雾一闪,下一刻落在大殿门外的已是个长身挺拔的黑袍男人。
      
      回想自己这些日子被教主耍的团团转,本该很气恼才是,但想到殷玄听原是因重伤而不得不如此,他心情突然大好。
      
      感受到大殿内外果然没什么奇异的灵气波动,身后大氅一抖,他迈开大步便直奔大殿最内的宝座。
      
      陆延一边大跨步逼近,一边朗声道:
      “左护法护驾来迟,求见教主。”
      
      他口上如此说,姿态和表情却没有丝毫恭敬。
      
      没有人应他,大殿里仅回响着他的声音——
      强硬、愉悦甚至透着几分嘲讽的昂扬低音。
      
      行至大殿最内的黑炎宝座前,陆延再无忌惮,猛然释放了神识之力,向四面八方查探起来。
      便觉四周静谧,只有一些弱小的灵气在山顶,想来便是勿闯的小兽之流。
      而大殿后的寝殿似乎被什么阵法包裹住了,无法探的很分明。
      但陆延距离够近,又足够强大,如此放胆之下,竟也隐约察觉到了殷玄听的所在。
      
      只是,他所感觉到的并非威猛不可战胜的妖威妖气,而是一团混沌不明的微弱妖力。
      
      陆延慢慢收回神识探查之力,沉默的盯着黑炎宝座望了一会儿,突然仰起头,敞怀大笑起来。
      
      他笑声沉浑,在大殿内不住回荡,仿佛有无数个他在狂笑般。
      
      一直站在黑炎宝座边的陆延终于敢在这殿上直视它,不必掩饰自己的渴望,肆无忌惮的,他上前抚摸了宝座。
      是权利的触感,令人迷醉。
      
      陆延渐渐收起笑声,他踏上三级台阶,盯着黑炎宝座半晌,便觉呼吸急匆,心跳如擂鼓一般,不知是惯性的畏惧,还是激动兴奋。
      他攥起拳,谨慎表情逐渐变成笑容。
      笑容又一点点扩大。
      
      终于等到这一天,他得意在黑炎宝座前,不必再害怕殷玄听。
      
      “教主,你为何还不宣见我?”
      “教主,你这宝座看起来可真不错。”
      “教主,我可能坐上一坐?”
      三问之后,他又低着头嗤嗤而笑,嘲讽戏耍笑意又变得张狂。
      
      他终于一旋身,便坐在了象征着权利和尊贵,象征着妖族力量至尊者的黑炎宝座上。
      
      接着,一股浓郁的灵气包裹了他。
      被灵气环绕的清凉舒畅感让他轻轻喟叹,手掌便不自觉握紧了宝座侧托上的宝石和雕刻的神兽。
      
      这宝座尺寸也很衬他嘛,合适,合适!
      他昂起头,放眼整个大殿,想象着所有妖王站在殿上听自己号令的场景,只觉胸臆舒畅,一生中仿佛从没此刻这般快意过。
      
      到时候,那个一直在跟自己争高下的右护法,也只能乖乖站在自己宝座右侧,再也不敢多一句废话,更不敢纠缠于他。
      而教主殷玄听,自己恐怕不能留了其性命——
      一会儿他便冲进后殿,将重伤中只怕已经难以维持清明神志的教主灭杀。
      
      想到这里,他长长舒出一口气,竟有些不舍得离开大殿,只想着多坐一会儿,杀殷玄听已不差这一时半刻了。
      
      而就在他人生最放胆纵情,得意猖狂之时,完全没想到后殿有个弱小可怜的人类,已蜷伏在影壁后,等了他大半宿。
      
      陆延刚坐在宝座上时,殷冉并没有按下机括开关,汗水从她额头滑落,即便流进眼里,害她流泪,却也不敢动手擦一下。
      只怕太大的动作会惊动陆延,害她一切布局功亏一篑。
      
      直到陆延在宝座上已经坐稳了,四周的宁静和大梦成真的激动狂喜使他防备松懈之时,殷冉才忍着蜷伏太久的疲惫与酸痛,启动了机括。
      
      突然有石子从四面八方激射而出,噼啪声不断。
      
      陆延吓了一跳,猛地站起身双臂一振,无数黑色羽毛如剑般朝着那些石子射去。
      随即,他眉头皱起。
      怎么这些石子威力如此之小?竟似是最低劣普通的小机关?
      
      念头才起,下一刻脚边突然一麻。
      他大骇之下瞠目低头,便见脚边宝座底的地面居然有一个小小的四方坑洞。
      此刻小洞上的薄方砖被顶开,其间仅剩一个小型激射器留在洞中。
      
      他大手一抓,拉起长跑便见一根毒针刺在腿上,针身几乎全没进小腿中。
      心电闪间,他恍然记起在小屋中的机关射出八只毒针,而这里又有一根同样的毒针……莫非……竟是九毒针吗?
      
      方才还张狂得意的陆延,脸色猛然转白,又即转青。
      他早已耳闻九毒针对中毒者的折磨,更知道解毒之难,只怕唯有抓住施毒者逼问出解药才行。
      或者……还有制作这毒的教主能解。
      
      恐惧令陆延暴怒,耳朵微动,他猛地在腿上一拍,毒针划过一道绿光,被逼离他小腿,射在了大殿的木柱上。
      纵身跃起,陆延直扑向影壁后——
      他听到那里有动静,埋藏机关的施毒者恐怕便在那里。
      
      大殿内幽光映照的陆延面目狰狞,阴毒目光在闪过影壁的瞬间便捕捉到了一个娇小身影。
      他张掌为爪,朝着那少女便即抓取,仿如要将她头抓爆捏碎般,气势汹汹。
      
      可他才飞纵了不到一步距离,突然便撞在了一层无形禁制之上,无论如何催动妖力,如何硬闯居然都不得入。
      
      那站在几步外的少女原本缩着的身体,在见到他竭力想闯进去,却徒劳无功后,突然将四肢舒展了。
      
      殷冉深吸一口气,脸上惊惧表情渐渐被取代。
      又长吁一口气,她复又挺起胸膛。
      看样子只有夺舍阿冉肉身、穿书而来的自己是个bug,可以任意穿梭于教主启动的大阵内外。
      左护法恐怕不行。
      
      既然如此……
      
      殷冉突然灿然而笑,挂着这样的笑容,慢慢走向那层禁制。
      
      逐渐,她身形完全展现在他面前。
      在陆延充满仇恨的阴毒目光中,站在禁制内侧,她笑容如常,微微一福身,昂头得意道:
      “参见左护法,您晚上好呀。”
      
      笑容格外甜美。
      
      

  • 作者有话要说:  【2更了,小可爱们有没有营养液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