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兽》一颗顽石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4-30 23:42: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开学典礼 ...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喽,欢迎入坑。一个温馨提醒,本文慢热,人物较多,不狗血,每个人物都有铺垫和交代,每份爱恨都有因果,细水长流情方深,另外会涉及到校园欺凌、性少数群体的现实困境、司法公正等话题,现实向比较沉重。不喜勿入哦!另,陈撄宁是唯一的主角,其他爱他的人、他爱的人都是他的配角,fine,开始喽!
  •   2014年9月1日,上午9点,平州市高级实验中学礼堂。
      
      单曲循环的《运动员进行曲》响彻礼堂,刚刚晋升为高中生的吴恪同学翘着二郎腿歪在座位上,校服衬衫的领带快歪到后背去了,用他爸的话说,一副坐没坐相的二流子样儿。
      他环视一圈,难得地说了几句好话:“别说,这学校还挺有钱的,我以为上千人的活动怎么也得站操场晒太阳去了,敢情还有这么大一礼堂。”
      “能没钱吗?进几号咱们这样的,一个礼堂就有了。”坐在吴恪旁边的微胖男生说道。
      “别瞎几把扯,老子可是正儿八经考进来的,跟你们这种富二代笨蛋可不一样。”吴恪那张怎么看怎么像富二代笨蛋的脸上,展开十分欠抽的笑容。
      微胖男生一拳捶在吴恪肚子上,“我能信你丫是考进来的?”
      吴恪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回击,俩人咯咯笑着闹作一团。
      
      一口气没笑完,微胖男生突然停住,直勾勾地瞅向后排座位,两个肿眼泡眯着,猥琐气质跃然纸上。吴恪顺着他的眼神瞧过去,只见一个大写的美女坐在那儿。
      那姑娘的长相,清纯,像奶茶妹妹时期的章泽天,白净无暇的皮肤,巴掌大的鹅蛋脸,细细小小的鼻子,脖颈白皙修长。柔软而富有光泽的黑发随性散落在肩头,额前几簇刘海落在浅黛色的眉毛上。
      她敏感地注意到前排一帅一丑俩男的,正以同样的姿势扭着脖子看自己。姑娘脸上绽开一个露十齿的笑,微胖男生差点厥过去,倒吸了一口气。
      “卧槽卧槽卧槽,这妹子太可以了!是咱们班的吗,我在教室怎么没看着?”
      “哈?我没注意……”
      “兄弟,你可不准跟我抢!”
      吴恪一脸直男的惊诧表情:“啊?你看上人家了?这么快?……就……一般啊,有那么好看?”
      他还在琢磨“这个姑娘真有那么好看吗”的时候,他那个刚认识一个多小时的兄弟已经跟妹子攀谈起来。
      “哎同学,你也是一班的?”
      “是啊。”
      “太巧了太巧了,我们同班,刚在教室咋没看见你?我叫连俞,连城璧的连,俞飞鸿的俞。早上给班上同学一人带了一份见面礼来着,你可错过了,回头得给你补上。”
      “哈哈,这么大方的吗?我眼光可刁得很,一般礼物可看不上哦。”那姑娘的神情中,一点也没有15岁女孩子突然被搭讪时的羞怯,反而比对方更加潇洒自如。
      “成,一般礼物也不配你。你叫什么名呀?新同学,应该先加个微信。”说着,连俞就把手里的iPhone5s递了过去,屏幕上是他的微信二维码。
      “名字你自己看。”
      手机递回来,上面有姑娘的名字:
      “葡萄。”
      连俞心里一荡,多清纯的名字!
      吴恪怼了他胳膊一下,压低声音说:“兄弟,我怎么没收着你的见面礼?”
      连俞斜他一眼:“滚吧你,长得好看的、妹子、才有见面礼。”
      吴恪一脸认真:“哦……哪些妹子算好看啊?”
      连俞那张多肉的脸上,大鼻子一纵,小眼睛一眯,用传道授业解惑的语气说:“刚那个,是极品。其他的,也就两三个看得过眼吧……哎,咱班女生颜值太一言难尽了,回头哥带你去别班溜达溜达。”
      吴恪“哦”了一声,终结了这个话题。他本来是个话唠,奈何对于“女生”这个话题实在缺乏心得体会,为了避免露怯,只能以倾听为主。
      
      这时,《运动员进行曲》戛然而止,2014级高一新生开学典礼开始了。舞台左侧是主持台和话筒,右侧摆了一排桌子,依次坐着校长、两个副校长、教导处主任、德育处主任和高一年级主任,主持典礼的是年级主任周铭。
      在台上诸位发表冗长发言时,吴恪依然坐没坐相地歪在椅子背上,没完没了地接话茬、吐槽。连俞心想,这小子长得这么英俊潇洒,幸好嘴贱还钢铁直男,否则早晚成我情敌。
      连俞虽然长得像母胎solo,但奈何会撩,出手又阔绰,所以在情场上颇为得意。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吴恪的连篇废话,时不时回眼瞄葡萄。
      只见葡萄把手机藏在前排椅子后,带着隐蔽的蓝牙耳机,对着手机甜笑,还不停眨眼睛撩头发,好像在打视频电话。连俞看得脸红心热,心想,这妹子真不是省油的灯。
      
      “咱们平州实验,是S省高中的一面旗帜,说是第一,可能有人不同意,说是前三,肯定没人敢质疑,最重要的是,咱们实验教学理念先进,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不可偏废。今天同学们来到平州实验,我们所有的领导和老师向同学们保证,一定给你们提供最美好的校园环境,最良好的学习氛围,最优秀的师资力量,这是学校给同学们的承诺。接下来,我也想听一听,同学们对学校有怎样的承诺和期待。”
      校长抑扬顿挫、语拖长音地念出这段词时,舞台右侧的候场室里,一个身材清瘦的少年正面向窗子,微闭双眼,阳光洒在脸上,安静温柔。
      “陈同学,该你发言了。”
      那少年转过身,面无表情地冲来人微微点头,迈开两条长腿,走上了舞台。
      他向主席台上的领导们点头致意后,平静地环视四座,最终将目光停留在第二排教师席的一个年轻男人脸上。
      少年脸上露出几不可察的复杂神色,将脸向下埋了埋。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上午好。我是来自高一(1)班的新生陈撄宁,很荣幸站在这里,代表全体新生发言。”
      他的声线低沉、清冷,带着超出年龄的成熟和磁性。
      这声音吸引了葡萄的注意,她往台上看去。
      只见那舞台上的少年身穿崭新校服,白色短袖衬衫,墨蓝色领带,黑色长裤,脚上穿一双看起来很旧却洗得很干净的白色帆布鞋,身高目测175。身材瘦削,但肩宽腿长,不至于显得柔弱,而是呈现出凌厉的少年感。
      葡萄按了按蓝牙耳机,压低声音说:“我们班的新生代表在发言啦!长得超好看,皮肤白,大眼睛,高鼻梁。我把镜头转过去给你们远远地看一下呀,声音也好听。”
      不得不说,葡萄对“好看”的形容词极度匮乏,她把同班男生形容得跟网红脸差不多。
      反而是吴恪这个脸盲症,详细观察了陈撄宁的脸后,得出一句颇为精准的评语:“这人……怎么满脸写着莫挨老子……?”
      连俞说:“年级第一在我们班?有意思~”
      吴恪问:“什么年级第一?”
      连俞说:“实验每年都是第一名考进来的代表新生发言,这你都不知道?我初中一朋友他前嫂子,就干过这么事。”
      吴恪若有所思地说:“呵……这么厉害呀。”
      连俞继续唠叨:“他那个前嫂子呀,真是漂亮,可惜后来跟他哥混一块去了,差点从年级第一掉到倒数第一,后来也没考上什么像样的大学……”
      吴恪好像没在认真听他说,突然打断他问道:“诶连俞!你说我跟他,谁是班草?”
      连俞以为自己听错了:“啊?”
      吴恪重复了一遍。
      连俞怼他:“你他妈怎么脸那么大?就这么把自己列入班草候选人了?”
      吴恪骄傲脸:“这种事我从来不谦虚。”
      连俞笑了一阵,正色道:“看在兄弟的份上投你一票吧!你是阳光型,那男的看着一脸病气。”
      
      台上那人虽然长得好,但确实……看起来有些,亚健康。
      他的瞳孔是黄种人少有的浅棕色,大概是某种猫或者豹子的瞳色。双眼皮褶皱浅浅的,若隐若现,显得低调而慵懒。眼睛虽好看,黑眼圈却很重,尤其在苍白肤色衬托下,显得更重。
      他看起来有些困倦,面无表情地背诵着他的演讲稿,没什么语调变化,像台机器。
      吴恪嘟嘟囔囔地说:“这讲的什么几把玩意儿,跟催眠似的……”
      他嘴上不饶人,眼睛却一直盯着台上看,心里想着,他难道不比那个葡萄好看?
      不管台上的人如何努力弱化自己的存在,新生对新生代表的好奇是天然的。不少原本低着头滑手机的人,都抬起头来看他。
      后来他索性低下头读起稿来。
      坐在第二排曾与他对视的那男人心想,这孩子……还是那么不想让人认识他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