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的白月光》冰岛燕鸥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4-17 16:39: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Chapter 2
      “快跟我换装!”
      
      金瑞汐神色慌张地脱下自己的外衣,递给楚迪,她里面穿的是件灰白色的男装。
      
      “你这是干什么?我不穿女人的衣服!”
      
      金瑞汐朝着车窗外四下张望,直到确定周围没人发现才稍微放松警惕,又摘下自己的假发披到楚迪头上:“这叫掩人耳目,你换上女装,我换上男装这样不容易被人认出来!”
      
      “瞧你紧张的,放心吧,没人知道咱俩去西郊,不会有人发现的!”
      
      “还是谨慎点好,现在都还没出城,要是被人认出了传到骄阳公主那里,咱俩都得没命!”
      
      “嗯!有道理。”
      
      金瑞汐一提到骄阳公主,楚迪多少有些顾虑,点了点头穿上了金瑞汐的衣服,披上了假发。书中提到男主只要色心一起,智商就瞬间下降为零,看来没错,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让他相信了。楚迪一脸平静地握住了金瑞汐的手。
      
      我了个去,抓到伤口上了!
      
      金瑞汐吃痛,赶紧挣脱了。楚迪以为金瑞汐是害羞了故作矜持的样子来勾引自己。虽然眼前的美人是一身男装,但仍然把自己的一颗心撩拨得七上八下的,楚迪没了耐性,直接把她搂在怀里热情地亲吻她的脸颊和颈窝。
      
      金瑞汐半推半就地应付着,眼睛时时刻刻盯着车窗外,这到底是到哪儿了,怎么还没到竹林?要是再晚一会估计楚迪就要把自己吃干抹净了。
      
      楚迪这会正兽.性大发,直接就要撕了金瑞汐的衣服,金瑞汐立刻抓住他的手阻止了。
      
      “别撕我衣服!”
      
      “怕什么,这样才更有趣。我到绿竹山庄了再替你准备一身。”
      
      “不行的,爹娘会起疑心的。”
      
      “那好吧,我尽量温柔点脱下来。”
      
      金瑞汐眼见前方快到竹林了,立刻推开楚迪。
      
      “停车!停车!赶紧停下来。”
      
      车夫听到叫喊,立刻拉着缰绳,缓缓停下来。
      
      楚迪一脸扫兴:“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停车?”
      
      “我内急,要下车去解决一下!”
      
      “我们很快就要到绿竹山庄了,你再等会嘛!”
      
      “不行!不行!我等不及了,你放心吧我很就回来的。”
      
      金瑞汐神色慌张地下车正要离去,楚迪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你不会是半路想溜了吧?”
      
      “你开什么玩笑!我一紧张就容易内急,再说了这荒郊野岭了,我一个姑娘家又不识路,能跑哪儿去?我还怕你半路溜了把我丢在这儿呢!”
      
      “以前咋不知道你这么麻烦。”
      
      “以前咱俩又没有在一起过,再说了又是第一次出来偷情做这么刺激又不光彩的事,当然紧张啦!”
      
      “好吧!快去快回!”
      
      “嗯嗯嗯……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啊!”金瑞汐一边朝着丛林里跑去,一边叮嘱楚迪不要丢下自己偷溜了。
      
      楚迪坐在车里,一会儿数着左手手指,一会儿数着右手手指,一会儿又往窗外瞧瞧。他本就按耐不住内心的情意,打算在车上要了金瑞汐。谁知道金瑞汐突然要下车方便,这会儿心里像猫抓一样焦急难耐。
      
      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楚迪坐在车里像坐在针尖上一样难受,索性下车走走,顺便看看金瑞汐回来了没。
      
      “快抓住那个女的!”
      
      楚迪听到声音刚回过头,嘴巴就被人紧紧捂住。两个彪形大汉把楚迪按倒在地动弹不得,车夫被另外两个人一棍子打晕了。
      
      “小娘子,天都快黑了,你坐马车来郊外干啥啊?”
      
      “是不是出来会老情人啊?你的老情人刚才跑了,你不如跟老子好好快活快活!”
      
      “哟!小娘子还有点力气,老子就喜欢够劲儿的。”
      
      “老大,您玩完了也让兄弟几个沾沾腥啊!”
      
      楚迪四肢被四五个大汉死死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其中有个男的狠狠在他的胸上掐了一把:“胸部也太小了!”
      
      “管那么多干嘛,赶紧完事就行了!”
      
      那个老大没脱楚迪的上衣,三两下就撕烂了楚迪的裤子,在看到楚迪是个男人的时候,踢了他的命根子一脚。
      
      “妈的,居然是个男的!”
      
      楚迪痛得直哆嗦,嘴巴又被人捂住,叫也叫不出来,疼得眼泪花花的。
      
      那个老大又踹了楚迪好几脚还不解气,结果被同伙的一个兄弟拦住了。
      
      “老大,这个男人穿着女装,分明是在替人打掩护。有可能刚才下车逃跑的那个男的,就是我们要找的女人!”
      
      “有道理!大伙赶紧追,趁着人还没跑多久,一个小娘们估计也跑不了多远!”
      
      金瑞汐昨天出来熟悉地形环境的时候就发现这里不远有处渡头,从那里可以乘坐渡船直接到翡翠城十七码头。原主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差了,这才没跑多久就累得头晕气喘,好在金瑞汐已经快到渡头了。
      
      “坐船的快些哦!还有一个位子,船马上就要开了……”
      
      听到了船家的吆喝声,金瑞汐实在觉得自己运气不错,刚到渡头就能赶上渡船的最后一个位子。
      
      “船家,等等我!”
      
      金瑞汐累得实在不行了,站在渡头边上连连喘气,正准备要上船的时候,自己身后突然蹿出个人影,那人穿着一身藏蓝色衣服身手灵敏,连翻两个跟斗,居然赶在金瑞汐之前上船,大摇大摆坐在靠边的最后一个位子上了,他就是砾王玉坤。
      
      金瑞汐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自然是不认识砾王的,书里也没有提到原主与砾王是否认识。
      “你怎么抢我的位子?给我起来!”金瑞汐实在气不过,也跟着上船来到玉坤身边。
      
      “这位小兄弟怎么不讲道理?明明是我先上船的,位子也是我先坐下的,怎么就成了抢你的位子?”
      
      “是我先到渡头的,大家都有目共睹!”
      
      “小兄弟,今天我实在有急事,这么着,我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你,你坐下一趟吧!”玉坤掏出身上所有的金子递给金瑞汐。
      
      有钱了不起啊!哼!的确了不起!
      
      这要换到平时,这么一大捧金子,金瑞汐肯定答应了,但眼下自己在逃命啊,要是晚一会走,很有可能被公主派来的歹徒抓住。
      
      “我也有很重要的事非得坐这趟船,我身上金子比你还多,要不全给你,你坐下一趟吧!”金瑞汐也掏出身上所有的钱递给玉坤。
      
      “算了,我今天吃点亏,你坐我身上我抱着你吧。要不然你抱我也行,反正咱俩也不胖这渡船也坐不了多久。”
      
      “你想得美,我才不要跟你挤一起。”
      
      “小兄弟,你这就是故意跟我过不去了!”
      
      “两位客官,实在抱歉!我们船上只有最后一个位子了,到了翡翠城十七码头那是要检查的,如果超载,小的要坐牢的!”
      
      “今晚我有急事,不想跟你计较!反正这位子是我先坐下的,要下船,也轮不到我!”
      
      “我不管,是我先到渡头的,要下船也是你下去。你给我起来!”
      
      金瑞汐抓着玉坤的胳膊用起拖拽,本想把他拉起来,自己好坐上那个位子,谁料到玉坤力气很大,胳膊就轻轻一甩就挣脱了。金瑞汐手里落空,失去了拉力,脚下一滑,身子向后倾倒,顺势掉进水里了。
      
      “救命……快救救我!”金瑞汐在水里挣扎呼喊,虽然她会游泳,但这河水实在太凉,加上水流有些湍急,不一会就被冲得离船较远了,她跟本没办法游过去。
      
      “大家救救我啊!是他推我下水的,这个人好狠毒,不但抢我的位子,还把我推下水想害死我!”金瑞汐本是自己掉进水里的,但她实在气不过,就碰瓷玉坤,说是玉坤推的,自己就算淹死了也要拉他垫背,怎么也得给玉坤找点不痛快。
      
      “年轻人不要太气盛!不就一个位子嘛,你不愿意让出来,何必出手把人推下河。”
      
      “就是啊,你要是不抢最后一个位子,那个小兄弟也不至于掉下去啊。”
      
      “哎哟!这可不得了了,这里水深得很,大家快想法子救人啊!”
      
      “怎么办,我们不会游泳啊!”
      
      “船家快点把船开过去啊,那个小兄弟被水流冲得越来越远了。”
      
      “年轻人,那个小兄弟到底是你推下去,你还是救救人家吧!”
      
      “快点啊,我看小兄弟都没力气了,快要沉下去了。”
      
      “要是那个小兄弟淹死了,你就成杀人犯了,我们大伙可都是亲眼见证的。”
      
      玉坤被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终于坐不住站起来了,明明他先上船的,现在就变成了自己抢人位子,明明是那个小兄弟自己不小心掉下去了,现在却被人说成自己推人下水了。
      
      “看来我不救你,今天还走不了路了!老子今天真是出门不顺,遇到你这个大麻烦!”
      
      玉坤纵身跳进水里,两三下就游到金瑞汐身后,勾住她的身子带着她游过去,结果不小心摸到了金瑞汐的胸前。
      
      “原来是个姑娘,好好一个姑娘扮成男人做什么?”玉坤不怀好意地笑道。
      
      金瑞汐刚想回一句:要你管!这才发现自己疼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在水里游了好一阵子,手上的伤口浸了水又裂开了,一直在流血。就连玉坤抱住自己的手不老实地摸了两下自己的胸,她也没有矫情的叫人家放手,放手了自己不就淹死了么!
      
      船家把船划到了他们身边,在乘客们的帮助下,金瑞汐和玉坤很快被救上船。
      
      金瑞汐躺在船板上,头发散下来披在后背,口鼻都呛水了,不住的咳嗽,真的好险!再晚一会就要沉下去了,还以为自己这么快就要领便当了。好在得救了,金瑞汐只觉得自己脑袋昏昏沉沉,全身乏力。
      
      一个老头惊叫起来:“哎呀,姑娘你的手流了好多血。”
      
      “你受伤了?”玉坤紧紧按住金瑞汐流血的左手。
      
      金瑞汐本来还想碰瓷玉坤,说自己手上的伤也是他弄的,却怎么也无法开口,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然后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