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 ...

  •   把骨灰扬海里,让海浪奔涌稀释,天涯海角永不相逢。
      
      王付杨闻言跪在他爹灵位前不敢起来,他想象了一下,自己蹲在太平洋边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一把黑伞一把骨灰,觉得自己可能会忍不住跳海。
      
      王付杨吸了吸鼻子:“也不知道我这么胖,能不能沉下去。”
      
      太假了,连王坪都看出他在卖惨。
      
        谢玉帛是做了功课的,他歪着头:“现在不是有海葬这个说法么?”
      
      王付杨:“有是有,但是中途改变不好吧?我妈临终前,我爸答应要跟她墓穴相连。小公子,你有没有其他办法,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谢玉帛在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两张符出来,他像王付杨借了支水笔,在上面写上杀人犯的名字,随意潦草地像小学生涂鸦。
      
      王老板蹲在谢玉帛身边,见缝插针地夸道:“字体飘逸,龙飞凤舞,真乃神人也!”
      
      谢玉帛勾起嘴角,眼角都弯起来,得意道:“那当然,我是跟着暴——”
      
      “没什么。”
      
      王坪将信将疑地伸脖子一瞧,他家小少爷以前哪里写过字?能好看到哪里去?
      
      只见黄符上的字确实很飘逸,简而言之,丑到看不懂。
      
      王坪一边唾弃王付杨不要脸,随之想到小公子是因为看不见,才写不出好看的字,顿时心脏都疼了。
      
      如果他们小公子双眼正常,那写出来的字必然横平竖直铁画银钩!
      
      为了避免小公子怀疑自己,王坪立刻跟随王付杨道:“张旭怀素之风!”
      
      谢玉帛听不太懂,但是他坚信王叔是在夸自己。
      
      他径直下了楼,在推拿室点燃了一张。
      
      跃跃火光中,仿佛有恶鬼在撕扯挣扎,带着火光在墙壁投下的影子也扭曲丑陋。
      
      当黄符余一地灰烬时,推拿室里终年不散的阴气随着一阵风消散。
      
      谢玉帛把剩下的一张交给王付杨:“方才是治标,你把骨灰坛打开,让此符点燃,放进去烧完,恶念便无从生起,这才治本。”
      
      “放心,此符写了凶手的姓名,与令尊无碍。完毕之后,你把里面异物捡出扔掉,重新封好下葬。”
      
      “好、好!谢谢小公子。”王付杨十分上道,“小公子用了三张符,符纸有价恩无价,从今以后,小公子就是这家按摩馆的另一个老板了!我晚上找找小姑留下的视频,一定找到盲人按摩的精华资料给您学习。”
      
      谢玉帛慢慢“哦”了一声,我其实并不是很想学。不过资料拿着有备无患。
      
      “谢谢。”
      
      王付杨又道:“明天我就去制造一块新招牌,就叫‘王谢推拿馆’,怎么样?”
      
      谢玉帛:“不好,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我不过是举手之劳,王老板实在不必分我家当,只要教我一门谋生手艺,顺便帮我遮掩行程便可。”
      
      一张符纸均价不到五分,一毛五换项投资,大国师都不好意思。
      
      “小公子真是文化人!你救了我们王家两代人,就是我爷爷在世也不会反对,这样,名字先不改,分账,分账总行了。”
      
      谢玉帛推脱不过,便接受了,有钱入账他还是很开心的。
      
      翌日一早,王付杨严肃地在他老爹目前磕了三个头,然后又去他妈前又磕了三个。
      
      然后取出骨灰坛,把符纸点燃放了进去,火焰跳跃,仿佛裹挟着什么噼里啪啦焚化。
      
      过了一会儿,坛子里出现了黑色的凝块,好像是符灰包着凶手的骨灰同归于烬。他拿个筛子,把他爸的骨灰筛到新的骨灰盒里,一想到杀人犯的嘴脸,气得他连筛了三次。
      
      那些黑色凝块则是被他扔到了几公里外的垃圾桶。
      
      当晚他回到按摩馆,心情沉重地上了二楼,原本在房间里敲敲打打的东西慢慢离开,一切归于平静。
      
      王付杨倚在门口,感觉到自己后脑勺被敲了下,就像多年前他不写作业,他爸敲在他脑袋上的力道。
      
      “对不起啊爸爸,你来了这么久,儿子都没办法领悟您的意思,当初应该听您的话好好读书。”
      
      有了妻儿之后,王付杨就很少哭了,他抹了抹停不住的眼泪。
      
      谢公子说人死魂散,二楼的只是他爸留下的怨气,不要不舍得,送走它才是圆满。
      
      ……
      
      话分两头,谢玉帛这边从按摩馆一回家,一进门,他妈他爸他哥都坐在餐桌边等他开饭。
      
      谢玉帛大致懂了,他哥在他这里走不过三招,回家搬救兵了。
      
      “小帛,哥哥说你要去学按摩?”薛菁目光慈爱。
      
      “会不会太累了?影响正常学业。”谢建明皱着眉。
      
      谢忱泊咳了一声,小帛哪里来的学业。
      
      谢建明迅速改口:“影响晚上休息。”
      
      谢玉帛认真捏造事实:“爸,妈,大哥。我下午放学后在王老板那里呆了一会儿,王老板人很好很稳重,他说要把他小姑的盲人按摩手法传授给我。我以后会像大哥学习,努力创造自己的人生价值。”
      
      正在喝鸡汤的谢大哥:“……”好了我饱了。
      
      积极的人生态度太感染人了,特别是这话从他原来人生一片灰暗的儿子嘴里说出来。
      
      谢建明瞬间倒戈:“好,不怕吃苦,和当年爸爸在外面创业一样。”
      
      薛菁:“你慢慢学,不要急于求成。对了,要妈妈把按摩馆周围买下来吗?我们开家大的。”
      
      “谢谢妈妈,等儿子学有所成,再做打算。”谢玉帛端起碗,一小口一小口吃饭,他这辈子不可能学有所成了。
      
      薛菁给他夹了一块鸡腿,“吃个鸡腿才有力气学。”
      
      谢玉帛眼神一动,想起早上上学时,他问王叔谢家人为什么对算命反应那么大,王叔说薛菁身体不好。
      
      他上辈子的最后半年,被迫改行,跟着南浦圣手学医,得其真传,或许可以试着给薛菁调理身子。
      
      饭后,谢玉帛央着薛菁一起散步,扶着薛菁时,借机查探她的脉象。
      
      王叔说得不是很明白,谢玉帛听他说薛菁有个重要的手术要做,但她身子差底子弱,承担不了手术。但如果不手术,后果也很严重。妻子进退两难,谢建明干脆辞了集团全部事物,专心陪薛菁。
      
      谢玉帛借着聊天,望闻问切全都来了一套,他心里慢慢有了方子,却不好冒失地给出来。
      
      改天让王付杨去打听一下,找个有名的中医,把方子挂在他名下,然后让王付杨介绍给薛菁。
      
      计划通。
      
      薛菁感觉到小儿子圈住她手腕的手很温暖,眼里不由盛满了笑意,这是他们第一次像母子两一起散步。她心里畅快,觉得脚步也轻便了起来。
      
      谢玉帛想让薛菁身体变好,很想给她一道“强身健体符”,但他今天在书上学到了“创伤后遗症和应激反应”,打定主意不再用迷信的东西刺激薛菁。
      
      薛菁身体差,源于她对谢玉帛的一腔爱意。谢玉帛再也等不了一刻,直接在她手腕上用心神调理,想让她暂时舒服一些。
      
      灵力没有通过道具输出,遭到反噬的天眼就不怎么灵了,谢玉帛真正意义上的“一条路走到黑”。
      
      薛菁正疑惑儿子走岔路好像格外顺畅,谢玉帛就一脚踩进了路边的草坪。
      
      谢玉帛最后被亲妈扶着进房间,他早早地上床闭眼。
      
      症状还属轻微,睡几个时辰就恢复。
      
      “……谢玉帛沽名钓誉,不事生产,于国无义,于民有害,罚在府中面壁思过,无旨不得见任何人。”
      
      “大梁国运昌乐,无需国师妖言惑众。念其本性不坏,圣上言,行医救人亦可济世,今特配国医一名,命谢玉帛悉心学习,将来悬壶济世将功补过。”
      
      接连两道圣旨送到国师府,隐隐约约,谢玉帛又听见了张太监踩高捧低刻薄的声音。
      
      ……
      
      中南十字路口的醉驾撞车案,因为肇事车是难得一见的超跑,在网上持续发酵。
      
      有人晒出了一则视频,取自行车记录仪。视频从后方角度,清晰重现了前车是如何精准预判果断刹车,避过了疯狂的索命酒驾。
      
      “大白天醉驾,司机求仁得仁”,“看得我出了一身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黑车年度幸运司机”……
      
      醉驾司机当场身亡,且没有造成其他人伤亡,再骂也没有意义,网友便把关注点放在了王坪的黑车上。
      
      不过,很快有人对“年度最幸运”这个词不服,晒出了另一则视频,是从居民楼往下拍的。视频显示,在醉驾跑车距离事发三十秒前左右,有个乘客醉颠颠地从车上下来。
      
      因为下车,躲过了死神召唤。
      
      网友感叹:是真的不怕死,也是真的超跑!2.8秒零百加速!十秒叩开鬼门关!
      
      王坪谨记谢玉帛的吩咐,时刻关注车祸后续,结果看见他的车明晃晃出现在网络视频中,幸亏车牌号打了码,不然车主都被扒出来了!
      
      他以为车主的名义,联系博主删掉视频,顺便感慨了一下,那个中途下车的人,现在估计和他一样后怕。
      
      他没有多关注下车人,却有人关注到了。
      
      王家推拿重新开业,王付杨弄得热热闹闹,请了以前的街坊领居热场子,今日全场免费!
      
      商言戈开车路过时,突然想参观一下。
      
      毕竟这是一家颇有民国情味的推拿馆,从各方面看都很吸引人,和谁在里面打工并无关系,因为今天是上学日。
      
      何况总裁坐久了办公室,不进去走一趟,哪哪都不舒服。
      
      免费很吸引人,纵然人多到挤,商言戈外表出众,很快有人上来询问服务。
      
      “暂时不用。”商言戈打发走人,他囫囵看了几眼,发现一整面墙壁的发迹史中间,挂着一副突兀的相框。
      
      里面嵌着一张十分劣质的符。
      
      ——是谢玉帛粘在牌位上的那张,被王付杨弄下来纪念了。
      
      商言戈觉得那符画的十分无厘头,他随意一扫,好像是四个字。
      
      他好像能认出来。
      
      写的是——
      
      傻叉暴君。
      

  • 作者有话要说:  糖嘛,你们要自己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