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王坪报警之后,就处于断片的状态,仿佛没有了指令就不会行动,一方面是劫后余生,一方面是所经之事超出认知。
      
      他刚才还劝小公子什么来着?不要迷信?
      
      寄希望于虚无缥缈之物是迷信,可是小公子的能力是实打实的!
      
      神都来救你了,还能叫迷信吗?
      
      谢玉帛:“王叔,你还好吗?”
      
      王坪楞了一下,小公子跟没事人似的,但是他却不能再把他当一般人。一般人谁能一力阻止一场人祸后,还能像谢玉帛那样镇定?
      
      好歹开了二十年车,王坪稍整心神,便重新摸到方向盘,他没忘记自己的任务,是把小公子准时送到学校。
      
      在王坪车后头,一辆奥迪车主骂骂咧咧,问候突然刹车的前车司机,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闪了舌头。
      
      如果刚才前车继续开……不是它被跑车撞,就是自己被跑车撞,说不定还是连撞两车!
      
      看着那辆撞成烂饼的跑车,奥迪车主手脚发凉,心跳加快。
      
      神预判!神车技!神运气!
      
      他迫不及待想查看行车记录仪,看看对方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
      
      待驶离车祸现场,谢玉帛才道:“这件事就不要让家里人知道了,免得他们担心。”
      
      王坪:“我会处理好。”
      
      搁昨天,王坪根本不敢想象有一天小公子会有秘密隐瞒家人,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帮他圆谎。
      
      谢玉帛笑眯眯:“迷信确实不好。”
      
      王坪尴尬一笑。
      
      谢玉帛道:“除了我,其他一百人里面,九十九个是骗子。王叔,你可不能因为今天这事,盲目迷信。等我开业了,找我就好。”
      
      王坪一听就明白了,谢玉帛只是暂时对家里妥协,他还是想给人算命。
      
      “小少爷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你帮我保密?”
      
      谢玉帛笑逐颜开,王叔不说,他在外面干什么,就没人告诉家里了。
      
      “我打算开一家盲人按摩店,但是我手上没钱——”
      
      王坪马上道:“我——”
      
      “你的私房钱?不行。”
      
      王坪讪讪一笑,得了,活到这个岁数,私房钱都让小辈知道了。
      
      谢玉帛:“我先从学徒做起,这样比较可信。今天中午放学,我们就去找找。以后我出去,都是去学按摩了。”
      
      王坪惊呼:“少爷连书包都没自己背过,怎么能给别人按摩?大少也不会同意的。大少工资却开得高,这些年也偷偷攒了点,咱还是自己当老板吧。”
      
      甚至都不用他的私房钱,谢总会直接给谢玉帛开一间高级会所。
      
      谢玉帛摆摆手:“又不是真学,我就打个幌子,因此要找一个信得过的老板,千万不能被我哥策反。”
      
      学校快到了,谢玉帛抓紧安排:“你一会儿帮我去买几样东西,就你们平时搞迷信的那一套工具,多多益善。”
      
      王坪:“好,我待会儿就去买。”
      
      谢玉帛想了下,又道:“前十八年我都没学进任何东西,我想最快时间了解这个世界,要看什么书?”
      
      王坪惊了:“看?”
      
      谢玉帛紧急圆回来:“大哥说,手机里有什么扫描的,照一下书,就能帮我读出来。”
      
      “嗯……《百科全书》《世界史》《科学进程》?”
      
      王坪有个女儿,他飞快地想了一下女儿平日里的样子,觉得还得加上九年义务教育课本,以及《当代流行语注解》。
      
      “都买,都买,特别是那个科学,多买点!”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咳咳,就是这个钱,叔,先欠着行不行?”
      
      王坪严肃道:“给孩子买书,是长辈的义务。”
      
      他女儿从小文化课稀烂,看书三分钟就打瞌睡,从来不央着爸爸买书。
      
      因此,王坪还没有踏进过书店,享受给孩子挑书的成就感,他有些激动,恨不得一脚油门到书店。
      
      谢玉帛迷惑不解,王叔好像有点上头?
      
      说起来,这并不是大国师第一次上学,他上过一年太学,不知道为什么,连续离职三任夫子。
      
      难道他们都怕本国师看出他们妻管严?
      
      谢玉帛常年稳坐教室靠窗最后一排,单人桌,形同隐形。
      
      他生得出色,刚开始还会有女同学盯着他看,但是三年下来也不新鲜了,课间偶尔欣赏一眼解解压。
      
      这是一所不错的高中,十余年教育,使大多数学生具备年少而美丽的世界观,因此,谢玉帛并没有受到什么欺凌,他就是个树在角落的花瓶,大家都知道打碎花瓶要赔钱。
      
      新老师都会被告知,单桌的那位学生是谢氏的小公子,不要点他回答问题,不用参加考试,最好也不要搭话,眼神关照就好。
      
      王坪一向时间捏得很准,六点五十准时把谢玉帛送到座位上。今天路上耽搁,晚了五分钟,谢玉帛在门口就听见了两个男同学探头探脑的讨论。
      
      “五十五了?谢玉帛今天不来了?”
      
      “可能是,他要么五十分到,超过这个时间就是请假了。”
      
      “你说我现在坐到他座位上怎么样?今天新的历史老师来,我假装谢玉帛,是不是就能混过去睡一节课?”刘飞打了个呵欠,昨晚他一不小心游戏通宵,真要命。
      
      “卧槽,你这么一说……”以那个男生为中心的小团体,不约而同,虎视眈眈地看向谢玉帛的座位,仿佛那是什么VIP贵宾席人间天堂。
      
      “操,能让我上课在那里公开睡一觉,我愿意献出我的零花钱!”刘飞说着,余光看见谢玉帛出现在门口,顿时遗憾。
      
      谢玉帛动了动鼻子,本国师闻到了人傻钱多的气息。
      
      刘飞认命地掐了一把大腿,把自己痛得龇牙咧嘴保持清醒。
      
      谁上课睡觉被科任老师点名报给班主任,就等着叫家长吧。
      
      “零花钱?”
      
      一道完全陌生的声音响起,少年感十足,刘飞忍不住追寻源头,一抬头看见是谢玉帛,表情仿佛见了鬼。
      
      “是、是你……”
      
      谢玉帛:“可以卖。”
      
      鸦雀无声。
      
      半晌,有人道:“原来你会说话啊?”
      
      二班的学生都以为他是严重自闭症,不爱与人交流,见谢玉帛说话,便以为他康复有效,反倒没有谢家人吃惊。
      
      自闭症说话,比傻子变聪明,常见多了。
      
      青春期的男生总喜欢做一些无伤大雅的叛逆,公然当着老师的面睡觉是多么大的诱惑。
      
      当即有人竞价:“五十。”
      
      刘飞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塞进谢玉帛手里,然后火速转移座位,“是兄弟就别跟我抢!”
      
      今天早读班主任不来,完美。刘飞在谢玉帛位置上趴下,发现这个座位还跟他们不一样,趴着睡觉特别舒服。一百一次,赚了。
      
      谢玉帛第一次摸到纸币,指腹在上头摩挲了下,刘飞的同桌不由道:“是一百块。”
      
      谢玉帛点点头,他对面额没有概念,刘飞给了他便接,把钞票规规整整折成对半,揣进兜里。
      
      本国师真会赚钱。
      
      二班是文科班,成绩排名年段垫底,第一节就是历史,此时期中考刚过,纪律松散,许多人双眼无神,勉强撑着眼皮听课。
      
      新来的历史老师叫周蔷,没有经验,敲了好几下黑板,全班依然死气沉沉,只好把注意力放在愿意听课的学生身上。
      
      比如第一排那颗水灵灵大白菜似的男孩子,一双眼睛乌溜溜的,全班就数他脊背最直,眼睛最亮。
      
      孺子可教!
      
      周蔷眼神慈爱地看着谢玉帛,“这位同学,你叫什么?”
      
      周蔷明显感觉到这一刻,班里的气氛突然变了,昏昏欲睡的人竖起耳朵。
      
      谢玉帛想自己收了钱,得敬业:“刘飞。”
      
      “刘飞,很好,你把这一段读一下,大声点,给大家醒醒神。”
      
      所有人都抬起头,看看谢玉帛,又看看睡着的刘飞,精神抖擞。
      
      让你大摇大摆睡觉!露馅了吧!
      
      老师点谁不好,点谢玉帛,他是个瞎子啊!
      
      周蔷感觉到这一刻,除了角落里睡觉的谢家小公子,所有人都清醒了,她猜想刘飞在班里的人气应当很高。
      
      谢玉帛在四十道目光中,淡定的站起来,声音清脆流畅:“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等着看好戏的同学:“……?”
      
      嗯?谢玉帛他、他不是个瞎子吗?
      
      现在读书的,到底是刘飞,还是谢玉帛?
      
      谢玉帛朗读完毕,达到了周蔷的“唤醒全班”的目标,老师很满意。
      
      “刘飞同学请坐。”
      
      又好看,又听话,读书又认真,周蔷觉得这是上天给她安排的小天使。
      
      谢玉帛站着,秉承不懂就问的精神,道:“学生有个地方不懂。”
      
      周蔷微笑:“你说。”
      
      谢玉帛皱眉道:“汉武帝是谁?”
      
      看起来也没有比暴君优秀,这就千古一帝了,还杀儿子?起码暴君没有儿子可以杀。
      
      周蔷:“……”
      
      说好的好学生呢?你上个历史老师是谁?是谁??
      
      谢玉帛无视老师的眼神,皱着眉想,按照史书来看,暴君这种的,八成能名留青史,真是气死本国师了!
      
      周蔷简单解释了一下汉武帝生平,着重说他的雄才伟略,谢玉帛越听越不开心,气鼓鼓坐下去。
      
      哼,暴君把本国师关起来这种事,看样子也没有史书会写了!
      
      谢玉帛气了一会儿,又眼含期待地问历史老师:“一个人他在古时候天灾时,捐了二十万两黄金,能上教科书吗?”
      
      哪怕跟在暴君生平下面的小字部分呢?
      
      周蔷:“……”想辞职。

  • 作者有话要说:  解读一下;
    大国师翻遍历史书:“也没有比暴君优秀,就能独占一个版面……那暴君岂不是要占两个版面?”
    生气.jpg
    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你放下滤镜说话!”
    大国师梗着脖子面红耳赤:“什么滤镜!本国师只有天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