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10 章 ...

  •   那边突然倒车的司机慌慌忙忙下车查看,看见薛思博倒在血泊里,两步上前探了下声息,确认死亡后才哆嗦地掏出手机报警。
      
      司机一边把手机按在耳畔,眼睛往四周瞧,再看见一个被人兜头盖脑罩住的学生时,疑窦顿生,像是鸠鹰锁定目标目不转睛。
      
      蓦地,他对上一个森凉威慑的视线,在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像刑场上的砍头犯,脖子一凉,低下头跪在薛思博旁边,惶恐无助地报警。
      
      “我要报警,我倒车时撞到人了,我真不是故意的,他突然走过来我没看见……”
      
      “别看了。”商言戈的声音克制而低沉,与往常声线不同,一字一句都是从愤怒的胸腔里蹦出来的。见谢玉帛想要摆脱西装,大掌在他后脑勺锁紧了衣服,扯着他往自己车边走。
      
      看?谢玉帛一惊。
      
      “为什么不在学校里待着?要我通知你哥吗?”商言戈严厉道,“知不知道是意外你就冲上去,不要命了?”
      
      什么?通知他哥?这人是他哥朋友?谢玉帛试探道:“我、我看不见啊。”
      
      怒不可遏的商言戈一愣,他想着不能让谢玉帛看见血肉横飞的场面,想着那个司机有古怪不能让他看见谢玉帛的脸,却忘记了一件事——他为什么潜意识里总觉得谢玉帛能看见呢?
      
      商总向来甚少这样健忘且罔顾事实,他脚步一顿,重复道:“你看不见?”
      
      谢玉帛听出他语气里的不确定,甩锅道:“薛思博说要带我翻墙逃课,我们一出来,他说去打个电话,叫我站在原地等。刚才是谁被撞了?”
      
      我是听见撞车的声音,才像跑过去的,懂?
      
      谢玉帛第一次被人怀疑眼睛没瞎,这人眼神很毒,为了避免露馅,他关闭了自己的天眼,做一个真正的瞎子。
      
      “没谁。”商言戈敷衍了一句,原来是薛思博带他逃课,目的不纯,幸好他来了,否则谢玉帛还不知道会被他带到哪儿去。
      
      他十分钟前收到消息,跑车上下来的许淀是长丰影视的练习生,谢家周年庆那天,也来了很多长丰影视的管理层和艺人。薛思博也同属于一个公司,今天刚转到谢玉帛学校。
      
      商言戈一受到消息,便开车来了三中,他刚停稳车,就看见谢玉帛鬼鬼祟祟躲他不远处的一辆车后。
      
      商言戈把谢玉帛带进车里,掀开西装,就看见谢玉帛乖巧的眨了眨眼睛,每当睫毛倾覆下眼睑,显得格外乌浓。
      
      商言戈随手递给他一瓶水。
      
      谢玉帛双手搭在膝盖上,看不见。
      
      “喝水。”商言戈塞进他手里。
      
      “谢谢。”
      
      “我送你回去。”
      
      商言戈倾下身,帮他系安全带。
      
      两人离得很近,谢玉帛又闻见了熟悉的冷冽气息,好像在哪里闻过。
      
      安全带被拉出,咔哒,嵌入座椅上的插鞘。谢玉帛看不见,其他反应就变得十分敏锐,当商言戈手指无意间擦过腰间的衣物时,这个熟悉的位置,一下子把他带回某个洗手间。
      
      是恩人!
      
      原来是他哥的朋友,难怪次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他哥有这种好朋友,真是令国师羡慕。
      
      但是这种出丑的经历,实在不好拿出来道谢,谢玉帛又算不出他的命,想来想去都没有什么好的报答方式。
      
      薛思博还没钓出幕后之人就死了,他仍然处于敌暗我明的危机中。想报恩的话,应该离恩人远一点。
      
      “对了。”谢玉帛从书包里掏出剩下的符,一股脑送给商言戈,“礼轻情意重,你不要嫌弃。”
      
      商言戈余光看了一眼,被一堆“傻叉暴君”刺得眼睛疼。
      
      “符上写的什么?”
      
      “钟馗镇邪。”谢玉帛毫不心虚。
      
      商言戈:“……”这就是王付杨把符挂在大堂正中间的原因?小孩还挺会唬大人。
      
      商总和谢家一样,不仅不迷信,还很排斥,拒绝了。
      
      又是一个不识货的,谢大国师气得鼓起脸颊。
      
      我这一叠可是有五六十张,比黄金还黄金,辛辛苦苦用受伤的手画的。
      
      画的时候趁机宣泄了一下心中的不满,符纸就是走个形势,大国师写字时心里越是不满,异能波动越强,效果越好。
      
      换言之,暴君二字的镇邪效果碾压其他任何苍白的文字。
      
      侧面说明暴君十分可恶。
      
      商言戈从后视镜看见谢玉帛郁闷的神色,改口道:“那给我吧,我正好有个合作方喜欢收集。”
      
      谢玉帛把符纸压在车内收纳盒里,叮嘱道:“我只送给你,不可以给别人。”
      
      本国师一张卖很贵的。
      
      商言戈心尖微妙地被撩了一把,目视前方,冷静道:“嗯,不送。”
      
      谢玉帛能察觉到后视镜里对方直白的视线,估计还在试探他瞎不瞎。他老老实实坐着,正好他这几天看书用眼过度,需要休息。
      
      他趁机又探了一下商言戈,还是一片空白。和薛思博情况不同,谢玉帛没有在他身上感受到自己的东西,所以他算不出商言戈,可能就是例外吧。
      
      商言戈把谢玉帛送回,看着他进门之后,拨通了谢忱泊的号码。
      
      ……
      
      谢玉帛今天送出了全部符纸,急需画一批新的。
      
      纵然边写边骂暴君十分愉快,效果也好,但是这样太耗时间了,不如把时间省下来读书,谢玉帛打算买现成的符纸。
      
      “王叔,附近有没有庙宇?”
      
      “有,有些远,少爷想做什么?”
      
      “不想自己画,跟出家人买点符。”
      
      王坪想了下:“只要是符就可以了?”
      
      “对。”
      
      王坪打开购物软件,直奔义乌小商品,“那不如网上批发,加急次日达。”
      
      9.9元一百张包邮。
      
      谢玉帛偷偷看了一下王叔的购物界,量大价低,咋舌:“ 会不会像骗钱?”
      
      王叔安慰他:“那买这家好了,说是和灵名寺一个货源。”
      
      “买。”
      
      ……
      
      薛思博被车撞死的事,传得沸沸扬扬,一个明星在最好的年华逝去,留给大众的就是无尽的震惊和遗憾。
      
      昨天之前,薛思博突然出现了大批的脱粉潮,“说不清为什么,就是不爱了”,“脱下滤镜,突然觉得薛思博也就普普通通”。
      
      意外一出,爬墙粉遭到真爱粉的攻击,部分人回粉,薛思博倒是看着比以前更火一些。
      
      柳美萍接受电视台访问,哭得悲天跄地,引起广泛同情。柳美萍有点脑子,她一直坚信儿子会红,薛思博参与的每一个项目,她都尽量拿到股份,后续大爆能够分到更多钱。
      
      前几日薛思博莫名其妙的脱粉潮,让她手里的钱一跌再跌,儿子死了纵然伤心,柳美萍却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思想准备,活着的人总要为自己打算。
      
      何况有人跟她说,公司要借这个档口炒作一番,把挤压的薛思博项目卖个好价钱,对方愿意多给股份,只要柳美萍不该说的别说。
      
      柳美萍在采访上表示,会以薛思博的名义成立一家基金会,完成薛思博的遗愿,关注贫困儿童疾病。
      
      稍后,这家基金马上就曝光名字,一小时内就筹集了一亿。
      
      二班教室里愁云惨雾,十七八岁的青年都不敢相信昨天还一起听课的人,今天就没了。
      
      “你看薛思博妈妈的采访了吗,原来薛思博私底下做了那么多公益,从小到大都是榜样好学生。”
      
      “娱乐圈里一群低学历的在混,难得有个又帅成绩又好的青年偶像,前阵子国家都在推他,前途无量,居然就这么……”
      
      谢玉帛前排的两位女生,一直走在八卦最前线。
      
      谢玉帛一个早读,耳朵边都是薛思博的名字。
      
      明星真会骗人,恐怕这群学生都不会知道,昨天植物园里薛思博的面目何其可怕。
      
      死去的人,谢玉帛是不会跟他计较的,他掏出新鲜到货的商品符,贴在了桌子上,屏蔽薛思博三个字。
      
      等他看完初一数学上册,谢玉帛撕了商品符,想活动一下身体,忽然察觉班级里好像气氛不一样了。
      
      “原来他是这种人!”刘飞一拍桌子,亏他今天还难过了一阵。
      
      三中贴吧出了一个声明,昨天有人发布虚假帖子,诱骗三中学生去植物园探险,现在已经查明ID,是薛思博。警告大家不要像薛思博一样,违者开除处理。
      
      首楼还放了一则植物园外面拍到的监控视频。
      
      二班男生进去后,带着鸭舌帽的人锁上了门。十分钟后,植物园传来惊呼,薛思博和谢玉帛先后来到。薛思博抱着手臂无动于衷,直到眼瞎的谢玉帛打开锁,他才趁机挤了进去,顺便把谢玉帛也带进去了。把一个眼盲的人推进处处是坑的植物园,其心可诛。
      
      另一处监控显示,带鸭舌帽换装的人是薛思博。
      
      从头到尾都是薛思博的恶作剧。
      
      昨天被吓到的二班同学非常愤怒,在贴吧里吐槽薛思博的行为。
      
      随后这些吐槽被截图转发,可想而知,二班同学遭到了薛思博粉丝的疯狂对线,一边骂他们没有人性吃人血馒头,小小的恶作剧怎么了,难道不是自己好奇在先,薛思博又没有伤天害理,只是和同学关系好而已,高中男生就是这样调皮,一边哭现在教育体制下的高中生怎么这样,这个国家还有没有未来。
      
      刘飞气疯了,他本来也就发个牢骚,还是在自家贴吧里,没有去其他地方乱说,结果他们班连带三中都被骂的一无是处。
      
      “大哥!”刘飞大喊一声,拦住谢玉帛,“有人骂我们,怎么办啊。”
      
      这一句“大哥”撕心裂肺又响亮,全班都看了过来,昨天被迫“认大哥”的男生,忽然接受了这个设定,齐刷刷地可怜兮兮地看向谢玉帛。
      
      薛思博是关他们的人,谢玉帛放他们出来,能不能当大哥一目了然。
      
      谢玉帛面对各路凄切的视线,不负众望:“这样,大家稍安勿躁,再等一个小时。”
      
      三中贴吧在风口浪尖发了这么一个声明,就差直说开除薛思博的借读资格,非常硬气且刚,某种方面就代表的学校的意思。
      
      一向息事宁人的学校为何这么刚?必然有深意。
      
      再想想谢家在三中的话语权,八成是他大哥授意。如果是他哥出手,不会只有这么一个不痛不痒的声明。
      
      谢玉帛隐去谢家不说,耐心地跟大家分析,哄得二班同学一愣一愣的。
      
      “牛逼,我怎么没想到!”刘飞一拍大腿。
      
      “学校一定会站在真理这边的!”
      
      “校长牛逼,以后我看见他再也不偷偷说他肚子大了!”
      
      一节课,二班同学被网友骂的没有心思上。
      
      十点十分,舆论终于反转了。
      
      有大v质疑薛思博在三中行为,这回是没出事,万一玩笑开大了出事怎么办。如果说戏耍二班男生是恶作剧,那么薛思博把盲人推进去绝对是不怀好意。附图植物园环境。
      
      十点十五分,柳美萍光速成立的薛思博基金会,被扒出前身臭名昭著的洗钱基金会,换壳吸引网友捐款,现在被千万网友举报退钱。
      
      十点十六,警方立案控告薛思博涉嫌引导跑车醉驾撞人。
      
      二班同学惊呆了,后面两个是怎么回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