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落难 ...

  •   在大宅外和救火的、看热闹的、疑似凶手的人们一起呆看了一夜的江陵已经疲累不堪,她慢慢地缩到较远处的一棵树脚下,眼睁睁看着大火一直烧一直烧,她很想扑到火场里去救人,也许父亲母亲祖父他们都躲起来了呢?也许她能救出他们呢?也许就差她去救人了呢?她焦灼地想。
      可是小小的心里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漫天大火,只怕她还没接近便已被烧得动弹不得。
      可是急切的焦灼随着大火一寸一寸焚烧着她的心,她睁大眼睛定定地望着她的家,一寸一寸被烧成灰烬。她自出生便生活的地方、每一角落都熟悉的地方,从此不复得见。
      然而她连眼泪也不敢流,漫天火光中她慢慢地把头埋在膝盖里,逡巡的黑衣人带来的恐惧紧紧地抓着她的心,她很累,可是她连眼睛都合不上。
      她的爹爹、阿娘、母亲、祖父、祖母……
      大火烧了三天,江陵看了三天。
      很多年后江陵想,这三天,永远都会是她一生中最黑暗的三天,因为这三天,她可以忍受以后一辈子所有的苦难。因为所有的苦难加起来都没有这三天那么暗无天日、那么绝望如死。
      在黑夜里跌爬滚打了一夜的江陵,发散衣乱,满是灰尘与泥土,脸上蹭满了黑灰,又因为流泪抹脸,一张脸简直看不出肤色,脏得和别的小乞儿没有两样,而旁的小乞儿们也都一有空就挤在这一处看热闹,江陵便一点也不起眼。
      这三天,江陵是靠娥娘塞在她衣袋里的糕点撑下来的,她还发现另一个衣袋里有几块小小的银角子。尽管如此,三天过后,她已经饿得头晕眼花,终于不得不起身,和其他小乞儿一起往城里热闹处走。
      她要装得和那些小乞儿一样,便连头也不敢回。她的眼睛已经记下了一切,残垣断壁,是她的家。
      她呆呆地跟着那些小乞儿,小乞儿们虽说并不能都互相认识,但归在一处走的总都是混得脸熟的,见她跟在后面便十分嫌弃,有个年纪大点的便走到后面推她一把:“别跟着我们。”
      江陵没有防备,被推得一个屁股墩坐倒地上,抬头茫然地看着他。
      那乞儿要比她大上好几岁,比其他乞儿略干净的脸上有一双黑黝黝透着凶狠的眼睛,眼角处有一道明显的伤疤,他瞪了她一眼,挥了挥拳头:“滚!别跟着我们!”
      江陵朦朦胧胧地想起她跟随爹爹出去时,坐着轿子,轿帘时常被淘气的她掀开来看,阿爹从不阻止,他笑吟吟地看着她惊奇地说:“阿爹阿爹,小乞丐在打架!”阿爹看一眼,告诉她:“小乞儿讨吃食不易,有的讨不着,饿狠了,就到讨到的人那里抢来吃,被抢的人肚子也饿,当然就不肯。”他叫停轿子,吩咐跟轿子的管家买点馒头分给他们。
      江陵便扒在轿帘缝里看着小乞儿欢快地从管家手里拿了馒头飞奔而走,一边跑一边啃。
      江陵心想,他们定是怕她抢他们的吃食罢。她默默地爬起来,离得远远地往热闹处走。
      其实她也走不快,饿了这么久,脚都是软的,一脚拖着一脚。江陵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的苦头,可是那三天她已经哭得足够,现在眼睛干涩得流不出一滴眼泪,而且,一次一次地哭完了,面前还是一样的火光满天,自己还是一样的流离失所,并不像自己所希望的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哭完了睁开眼,还是在温暖的家里,有阿爹阿娘笑吟吟地看着她。
      好像走了很长很长时间,江陵才走到市集中心。
      这是城里南门边的市集,整条街专门售卖小吃点心,这时节正是热闹时分,江陵麻木地走着,鼻子里却闻到一股又一股的各种食物香气,被饥饿刺激得分外灵敏的脑子一一分辨出:这是南门刘的包子,包子皮又白又软暄,里面的馅是肉加笋粒还有葱,十分鲜香;那是张家的馄饨,皮薄得跟纸一样,能看见红红的肉;吴家的猪肠米,用猪肠灌了调好料的糯米,卤熟,咬一口又糯又香;方家的发糕出笼了,切成一块一块地在卖,又软又甜的发糕;还有祝家的麻饼,里面是芝麻末饴糖猪油,熬得香透了,一口咬去,又甜蜜又香浓……
      江陵的父亲性子随意,从不拘着爱女,常带了她来逛市集,爱吃什么便买什么,小小江陵对这市集吃食可谓熟悉之至。
      她站在南门刘的店门边,望着热腾腾的包子屉出了一会儿神,慢慢地向市集尾走去,那里也有一个包子铺,阿爹说,那边的包子其实更好吃,只是老板太凶恶,大家不敢去买,阿爹这么说的时候眼睛笑得弯弯地,小小声说:“陵儿能不能帮阿爹买几只来?”
      那个老板长得很高大,满脸的胡子留得半茬子长,眼睛也很大,板着脸,江陵记得阿爹常说的话:买卖买卖,你卖我买,你买我卖,大家各自平等,只是银钱交割,没甚高低。就想,你卖我买,我作甚要怕你?仰起头看他,毫无惧色,大声说:“我要买十个包子!”
      那老板低头看她,江陵为表示不害怕,叉着小腰虎着小脸又仰了仰头,结果仰得太过,头上的小帽子掉落地,小头花也被帽子扯落了去,她觉得头上一凉,赶紧用手去捂脑袋,一摸摸到头发,赶紧又打个转身,弯腰捡起帽子和头花,转个圈又面对着老板,却见老板脸上全是忍俊不禁的笑。
      江陵觉得他的眼神很是温柔。
      她拿了包子跑回去,叽叽咯咯地跟阿爹说:“他一点也不凶呢,他看着我,就像管家李伯伯一样的,我一点也不害怕。”
      阿爹看着她,眼里全是笑意和赞许。
      江陵站在包子铺边上,咬了很久的唇,肚子好饿好饿,她看着街上好些乞儿伸着手绕着那些店铺老板帮工还有客人阿爷阿嬷阿哥阿姐地叫,就总会有点吃的落在他们手上,可是为什么她就是伸不出手问他要个包子呢?
      她的口袋里有银子,可是她现在是乞儿,她不能拿出银子来,小小的江陵心中满是惊惧,那三天曾经见过的黑衣人如鬼魅一般在眼前闪来闪去,她只知道她绝不能从口袋里拿出银子来。阿爹以前让她帮他去买吃食时递给她的都是铜钱,他说,平民百姓一人一年的吃穿只需一两半银就行了。
      那次阿爹让她买十个包子,只用了二十个铜钱,一个银角子是半两银,能换五百个铜钱,她都知道的。没有人拿银角子去买小吃食的,阿爹这么教过她。可她的阿娘惊忙中忘了塞给她铜钱,也许喜叶那里是有铜钱的,喜叶……
      她望了望冒着热气和香气的包子,低下头,鼓起勇气走到老板跟前,一口气说:“你能给我个包子吃吗?我可以……我可以帮你干活!”
      过了好一会儿,江陵听到老板说:“一个包子两文钱,你能帮我干什么活赚两文钱?”
      是啊,她能干什么活?她才是个七岁的小女孩子,她什么也不会。江陵茫然地抬头,老板看着她,脸还是很凶地板着,可是眼神就像以前那样温柔,他把手上包好的四个包子递给她:“八文钱,记在账上,长大了还给我。”
      江陵羞得脸都红了,那老板蹲下身看着她,笑了笑:“我是说真的,我姓柳,叫柳承志,你记得啊。”
      江陵咬了咬唇,用力点了点头,认真地说:“我记住了。”
      她接过包子,拿出一个咬了一口,其余的珍惜地揣在怀里,转身朝老板鞠了一躬,才跑开。
      江陵饿得狠了,却还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着包子,因为见过小乞儿抢食,她小心翼翼地揣着三个包子,低着头东张西望,飞快地吃完三个包子,还剩一个揣在怀里不那么明显,她放心地坐到市集角落里,呆呆地看着人来人往。
      吃得饱了,整个人舒坦很多,江陵三天没睡,困得狠了,此时有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她眯了眯眼,靠在墙根上,虽知不妥,到底只是小小年纪,就这么睡着了。
      江陵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整条街已经没有人了,准确地说,一直在这条街上乞讨的小乞丐们都不见了,热闹的街道也空了下来,满街的摊位也都收得差不多了。
      江陵站在空荡荡的街上,摸了下怀里仍带着点体温的包子,呆呆地,其时天还没有全黑,黄昏的暮色下她小小的身影格外凄惶。到底还是最后一个收摊的包子店老板看着不忍,特地走到她面前对她说:“今天是溪南傅家小公子的生辰,你快点去福满楼酒家,傅小公子会出来派送食物和铜钱,你那些小乞丐朋友都已经过去了,你还不快点去?”
      傅小公子?江陵有些茫然,难道是傅家小哥哥?
      江陵年纪虽小,但阿爹最疼爱她,经常把她带在身边做事,她便常听到大人聊天议事,小小年纪便知道城里几大富商,溪南傅家便是此中之一,两家一直交情甚好,她也常能见到傅家孩子一同玩耍。其中傅家小哥哥今年八岁,名唤傅笙,父亲曾说,傅小公子质朴淳厚,生于商家十分难得。
      是傅家小哥哥吗?江陵的心砰砰地跳,他们不久前才见过面,傅家小哥哥说要给她带好玩儿的来,爹爹便说再过两月是他的生辰,江陵才应该送生辰礼给他。
      江陵拔腿就往福满楼跑。
      她想,她想,她满脑子混乱不知想什么,心却跳得急,一声声地似乎带着满腔的希望,见到傅小哥哥和他爹,就,就好了啊!傅小哥哥的阿爹是傅家家主,他很疼爱她的。
      远远地她看到了灯火通明的福满楼,三层的福满楼里全是人影,喧哗地她都听得到,她闷着头往前跑,傅小哥哥!他在里面!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扫雪煮茶 1枚、默默 1枚、水无暇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默默 10瓶、123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