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诡公馆(03) ...

  •   系统留出的交流时间立刻就要结束。
      
      短短十几分钟,也就勉强够做个自我介绍。真正意义上的老玩家果然只有陆云图一个。
      
      短发女名叫花访云,是晚上自主加班时候被拖进游戏的。另外微胖的男学生叫祝才英,西装眼镜男叫荀奇,都是看全息电影的时候突然就进入了游戏。
      
      在这之前,互相都不认识。
      
      这就导致了那几个没搞清楚规则就一命呜呼的队友连名字都没留下,也是可怜。
      
      如今玩家们不敢乱走,只能在阴森森的客厅内,等着解锁下一个区域。
      
      信息不足,也没什么可商议的,倒是有人想起先前被突如其来的死亡所打断的话题,又问起安若的小任务。
      
      “我的小任务挺简单的,是找到蔡夫人写给她爱人的情书。”
      安若面不改色的,省略了后半句——
      并声情并茂的,给她的爱人朗读!
      
      她当年也是亲自玩过这游戏的人,知道小任务都是什么套路,无外乎就是找找东西,最刺激的也不过是去凶宅找死者的尸体让他入土为安。
      
      如今别人的也都还正常,怎么到了她这儿,还要读情书?还得,声!情!并!茂!
      
      这事儿太羞耻了,一设想那个场景,安若就想去撞墙。
      
      她很清楚,这个异变成都市传说的游戏恶意昭彰。但这么恶趣味,她是万万没想到的!真的有人会喜欢情书诗朗诵么!这难道不是双方的羞耻play?
      
      满肚子的疑惑,可在场的都是新人,还有一个明显就不值得信任的老玩家,安若没打算跟他们讨论这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只等这局游戏结束,看能否接触到其余玩家,来问问这情况是否正常了。
      
      墙上的挂钟默默走到十二点整,没报时,但先前在楼梯口露过面的那位干尸女仆却准时出场了。
      
      身为总管,她的仪态无可挑剔,只不过那张扭曲的脸上,笑容充满恶意,令人毛骨悚然。
      
      她这次自然是来带玩家们去餐厅的。
      
      对上那黑洞洞的眼眶,花访云好不容易堆起来的心理建设又塌了,她瑟瑟发抖:“我们……不太饿,可以不去吃饭吗?”
      
      总管干笑两声,陡然探身到她面前,一张干瘪扭曲的脸孔停在十几厘米开外,吓得花访云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老爷是带兵的人,很重规矩,除非身体不适,否则一定要按时在餐厅吃饭的。”
      
      懂了,这也是规矩之一,不遵守就要被扔到外头街道上射成筛子。
      
      身为老玩家的陆云图率先决定做些什么,她凑过去,拉开又一次被吓哭的花访云,强作镇定的向干尸女管家提问:“这蔡公馆里,都有哪些禁忌,哪些事是我们不能做的?”
      
      系统没说,只能问npc了。
      
      虽然对方是鬼怪,但至少在规矩上她不会说谎。如果鬼怪可以随意误导玩家,那他们只有死路一条,丝毫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那就不叫游戏了,叫虐杀。
      
      “天黑之后,天亮之前,要保持安静,不能打扰别人休息;不能去三楼以上的房间,那不是客人该去的地方。”
      
      加上先前说的,一日三餐要按时去餐厅吃,就是全部规矩了。
      
      她说完之后,便转身带着玩家们走进了长廊。
      
      L形的走廊,墙壁上挂满了油画,栩栩如生的写实派,偏偏每个人物都没有眼睛,空旷的全白眼珠,无神的望着玩家们。
      
      气氛越发扭曲沉重,压得人喘不上气。
      
      还没走到转角,女管家就停了下来,显然这儿就是餐厅,而对面门虚掩着的,大概便是厨房了。
      
      她抬手就要推开餐厅大门,却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臂。
      
      是安若。
      
      她总觉着之前这管家给的答案,似乎不太对劲。
      
      “您还有什么事吗?”
      
      “有啊……当然有……”安若拖延着时间,目光落在干尸搭在餐厅门把上,枯柴一般的手上,福至心灵,突然就意识到问题在哪了。
      
      她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注视着管家:“我想知道,在和蔡先生聊天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禁忌呢?”
      
      这话一说完,周围温度陡然降到了冰点。
      
      “客人您这么敏锐,可是让我很头疼啊!”
      
      干尸女仆的手搭在门把上,尖锐的指甲刮擦着流线型的金属,发出尖锐的噪音,似乎十分恼怒。
      
      同时,她阴恻恻的笑起来。
      
      笑容里充满了怨毒和杀意。
      
      这位女管家的仪态动作,一直都很符合她的身份。唯独此刻,疯狂和恶意暴露无疑。
      
      “别笑了,快点说,如果因为你磨磨蹭蹭而耽误了晚餐时间,触怒主人的负责可在你身上!”
      
      再让她这么笑下去,脑子都要爆炸了!
      
      万万没料到竟然被玩家责备了一句,女管家似乎也才意识到,一门之隔便是她的雇主,变脸一样,一眨眼就恢复了先前的神态。
      
      “主人性格很好,只要别提起过世的夫人,别的都称不上是禁忌。”
      
      说罢,她推开门,鞠了一躬之后就转身离开,迅速的消失在走廊尽头。
      
      公馆大厅是老式中西合并的风格,餐厅则是纯西式,长桌上已然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只可惜还在摆放餐具的女仆,身材高大,衣服如同挂在衣架子上那般逛荡。
      
      好么,这不是之前踩爆了那个倒霉玩家肚子的那位么!
      
      经她手一道道送上桌的菜肴,让人食欲全无。
      
      按规矩,这饭不能不吃,安若还站在门口打量四周,另外几人已然抢完了椅子,都挤在了长桌后半段,将靠近主位的四个座位都空了出来。
      
      这公馆的主人明显是个boss,肯定不正常!哪怕只是一具干尸,也没人愿意挨着他吃饭!
      
      安若却是不在乎这个,径直坐在了主位右手边的位置。
      
      众玩家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真是条汉子!
      
      而餐具也拜访完毕之后,公馆主人蔡先生,姗姗来迟。
      
      他一路走到主位,所有玩家都忍不住抬眼打量,但最多只看一眼,就纷纷移开了目光,不敢再看。
      
      仆人们都是干尸,看不出是怎么死的,但蔡先生则与众不同。
      
      他的身体并没有风干,如果只看皮肤状态,甚至可说是跟活人没区别,只是嘴唇黑紫,眼球已然浑浊。另外,在他右侧太阳穴上,有一个弹孔,血迹早就擦拭干净,但却能从这小孔中,隐约看到里头碎裂的颅骨,和更深处灰白色的脑组织。
      
      好在没什么异味,不至于影响食欲。
      
      安若默默的用印象中准备下锅的脑花替换掉眼前看到的东西,端起桌上的酒杯,在蔡先生开口之前,已然敬到他面前:“多谢款待。”
      
      蔡先生被这么一打岔,似乎忘了先前要说什么,犹豫了半天之后,说了句老掉牙的客套话。
      
      “各位光临寒舍,才是我蔡某的荣幸,这三天我定会尽到地主之谊。”
      
      言下之意,三天之后,就送你们上西天。
      
      随后他打开了自己面前的餐盘上的盖子。
      
      桌上都是典型的西餐,肉排、馅饼,还有烤蔬菜和水果,虽然还没人敢尝试干尸的手艺,但至少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但蔡先生面前的,却是一碗白米饭,其隐约可见上边洒着灰色的颗粒。
      
      安若突然觉着他有点惨。
      
      死了之后,还真就只能吃香灰拌饭啊!不嫌硌得慌么……
      
      蔡先生似乎并不觉着这有什么问题,拿起筷子就吃了一口,将那些颗粒在牙齿间磨的嘎吱作响。
      
      眼见着玩家们没人动桌子上的食物,他森森一笑:“怎么都不吃,是不合口味?这样的话,不然我叫人给你们换点别的……”
      
      虽然话说的客气,但似乎非常的不怀好意。
      
      安若心头一凛。
      
      桌上如今这东西,至少看起来是好肉好菜,真说要换,给他们一人上一碗香灰拌饭,这是吃还是不吃啊!
      
      见状,玩家们只能硬着头皮动刀叉。
      
      其中,陆云图上手就给自己舀了一勺类似沙拉的菜肴,虽然里头的菜是什么品种她不认识,但素的总比荤的强。
      
      其他玩家也纷纷效仿,唯有安若夹了一块鱼排到盘子里,优雅的切成小块。
      
      只见陆云图将素菜上的酱料都蹭在盘子边缘之后,吃了一口,随后陡然瞪大双眼,宛若吃了毒药一样,捏着喉咙就冲了出去。
      
      安若隐约听到走廊里传来干呕的声音。
      
      安若瞥了一眼蔡先生,他嘴角一点点扯落下来。
      
      公馆是蔡先生的,规矩也是他定的,遵守规矩的潜台词,就是不能惹他不高兴。
      
      陆云图吃了一口他招待的菜肴就吐了,他此刻已经将生气写在脸上了。
      
      不过……如果规矩可以随便制定,那是不是也能通融?先前跟女仆交涉未果,因为她说了不算,那蔡先生本人呢?
      
      想到这儿,安若瞥了一眼门口方向,见怪不怪地跟蔡先生解释道:“别介意,她孕吐。”
      
      众人:……孕吐可还行。
      
      没想到,蔡先生竟然真的接受了这个解释,他只是干笑了两声,笑声如同最后一口生气般卡在喉咙里,听的人浑身难受。
      
      安若没再说话,低头专心致志的分解盘子里的鱼排,将已经碾成鱼泥的东西,谨慎的尝了一口。
      
      倒是并不很刺激,只不过……
      是生的。
      还很难吃。
      如果做成刺身也就算了,偏偏是非常巨大的一块,外皮用火燎了一下,伪装成熟了的样子,却把血水都拦在了肉内,外侧撒的酱料就仿佛是随机生成的,混合在一起,成了同时刺激嗅觉和味觉的双重折磨。
      
      但就算如此,她还是硬着头皮吃了一盘。
      
      这是虚拟的游戏世界,可如此真实的环境,不进食就会让大脑不断发出饥饿信号,都用不到第三天,只要过上24小时,这种折磨就会开始影响人的行动能力了。
      
      【没事的没事的,等这局游戏结束,就有大餐可以吃啦~】
      
      安若手里的刀叉一顿。
      
      “你的存在意义,难道就是给我打call?那好歹也拿出点诚意好吗,比如投影个美少年,或者毛团子什么的……”
      
      【毛……毛团子什么的……就算我能投影,你也摸不到啊!】
      
      “望梅止渴都不行的话,那你还是闭嘴吧。”
      
      系统气抖冷,它闭嘴了,并且暗搓搓的发誓,将来就算有朝一日被撞见了本体,也不会给她摸的,一下都不给!

  • 作者有话要说:  安若:既然你是只能系统,那工作餐如此难吃,我能举报么?
    系统:好的好的,我去上报建议~
    安若:能点菜?那给我来一份老油火锅,能把boss的头都按进去煮的那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