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末世宠爱 ...

  •   斐城的夜更黑了。
      
      不大不小的仓库,顾夭夭抱着膝盖,靠着墙,眼皮不一会打起盹来。
      
      她想,明天立马起程要去找男主,恐徒生变故。
      
      这样想着,索性闭上眼睛,睡了。
      
      没过多久,顾夭夭睡得浅,这时,外面传来生响,猛地坐直了身,心又跳了起来,她趴着墙,竖着耳朵听声音,听脚步声来了生人,后是丧尸倒下的声音,看起来像是不用几秒就解决了。
      
      打量着四方,她想找找有没有地方逃出去。
      
      就凭他们解决丧尸的速度,这些人也不是她能对付了的。
      
      蓦地。
      
      一道光亮照了过来,怼到顾夭夭脸上,一时间不适应的她用手挡着,眼前霍然出现一道人影,暂时适应好了,放下手,看了过去。
      
      不仔细看的话,顾夭夭还以为派来个死神,来向她索命的。
      
      为首的,他一身黑,黑色连衣帽戴在头上,精致的眉眼,高挺的鼻骨到下巴是个很好看的弧度,唇瓣很薄,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
      
      顾夭夭在打量着来人,对面的人,也在打量着她。
      
      至纯至真的眼睛长在她身上,脸颊还带着奶膘,看起来像个还没长大的,如果不看她身材都会这么想,这样的脸蛋,配了个极好的身材,鼓鼓囊囊的胸脯,那不盈一握的细腰,裙下是一双修长的腿。
      
      “这也太好看了吧!”
      
      “啊啊啊,我没想到能在一个人身上看出两种极端的模样。”
      
      “老大,你也觉得呢?”
      
      后面,进来了两个人,一个安安静静地站着,一个瘦瘦的看到她后,一直在他自称老大的身后蹦蹦跳跳,手舞足蹈地说着。
      
      男人听了手下的话,看了顾夭夭一眼,落在她身上还穿着逃跑时穿的裙,裙下是那暴露出来的双腿上,出声,“出去。”
      
      说的掷地有声,两人浑身一个激灵,几步就转到外面去了。
      
      顾夭夭听到这句话,垂下眼眸,长而卷的睫毛上下颤抖着,在眼帘下投下一片阴影,男人逼近几步,她缩在黑暗的角落,抱着自己的大腿:“别,别……过来”黑藻般的长发垂在肩后,大眼里满是害怕。
      
      看他眼神,他是认识她的。
      
      虽然之前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但是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很危险。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他就是白识。
      
      怎么会,这才是逃跑当天晚上啊!
      
      剧情提前了?
      
      小说里,白识明明还没有那么快找到原主的,白识找来的时候,已经是逃跑第六天。
      
      白识蹲下身,欣赏的看着顾夭夭满是害怕的神色,他一本正经道:“有个小东西,她跑了,你说?找到她之后,怎么处置好呢?”
      
      “不知道……”顾夭夭小手搓着裙角出了汗,嗫嚅出了声,想趁机替自己开罪,可就是开不了口。
      
      白识听了她说的,面上没有外露什么情绪,顾夭夭看着他那张脸,暗暗的想,真是少年感十足。
      
      要不是早知道他的真面目是个变态,她可能被他装出来的人畜无害的样子骗了。
      
      白识伸出了手,大手修长有力扣住顾夭夭想后缩双腿,不容拒绝地抬起一条,让其伸直,从小腿往下,骨格分明的大掌握着她的脚踝,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他紧盯着顾夭夭裙摆下两条笔直的腿,牛奶般的肌肤。
      
      真他.妈的白。
      
      白识的指尖微凉,凉凉的触上她的肌肤,想一下缩回来,对上他略带威胁的眼神,脚上的动作越来越小,不动了。
      
      放在她脚踝上的手,并未移开,又听见白识开口:“你有什么要说的?”
      
      到顾夭夭耳里,这话的意思是:你还有什么遗言对他说的,等下杀了你。
      
      她求生欲太强了,对白识说道:“我没有逃跑,只是走着走着迷路了,谁知道走了这么远,以后不会这样了,可以不怪我好吗?”顾夭夭把那种委屈发挥的淋淋尽致,最后小心翼翼问了句,来了招,先礼后兵,先发制人。
      
      丝毫不提去找男主的事,笑话,原主就是因为这个死了的,这时候提了不是找死。
      
      对上白识的眼神,黑眸幽深,有一瞬间,顾夭夭感觉她的小心思无所遁形,好像被他看穿一样。
      
      强按下这种心思,冲白识露出一个大大笑容。
      
      顾夭夭本就长得好看,这么一笑,眉眼带笑,歪头讨好,感觉世界都明媚了。
      
      白识黑眸沉了沉,松开她脚踝桎梏,“可以不要笑的这么难看吗?不用这么刻意讨好我。”他别过头,“我不是过来杀你的。”
      
      “恩。”顾夭夭低垂着头,几秒后,又说道:“谢谢你。”
      
      白识没回她。
      
      气氛安静的有点不同寻常。
      
      良久,白识眉眼低敛,开口讽刺道:“谢我什么?感谢我不杀之恩?”
      
      顾夭夭有些难堪,“我是刻意讨好你,你说我笑的丑,却也没难为我。”
      
      她的这番话,白识听到后,低低的笑了,唇线微抿,眸底深深地看了顾夭夭一眼,“我只是暂时不杀你,回去后,你是逃不掉的。”他嘁了声,笑意深不见底,“想要我永远不动你,好啊,你考虑牺牲下肉.体,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面上不动生色,顾夭夭暗自握紧拳头,她的招太拙劣,白识比她想的还要棘手,不能只是凭皮相和肉.体,还要从其他方面下手。
      
      她要活下去,在这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死了,她就真的死了。
      
      顾夭夭深吸一口气,稳定住自己的情绪,葱白的手指主动去扯白识的衣角,只扯住那么一点点说:“那么晚了,就在这将就着这一晚,明天在动身,你看……?”
      
      她不敢去碰白识的手指,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扯他的衣角。
      
      白识喊了外面的两人进来,不知从哪里取出四个睡袋,像是凭空出现一样,其中两个给了那两人,让他们睡对面去了。
      
      顾夭夭走向她的睡袋,低垂着脑袋,露出白皙的脖颈,就着暗暗沉沉的光,在黑藻般的头发下,显得格外发白。
      
      她貌似无意扯了扯衣摆,让精致好看的锁骨露出来,白识的灯筒就放在地上,当然这就导致有些地方照不到,顾夭夭假装没看清路,借机,整个身子要摔进少年怀里。
      
      白识撑着下巴,黑眸就这么看着人摔向他,临了,侧了侧身子,单手提着顾夭夭要摔下的身子,拎着她的后领,一个甩力,让其跄踉起身。
      
      期间,不小心划过她娇嫩的肌肤,指腹还能感受到那细腻如豆腐般的肌理,看人起身后,指尖缩了缩,好似在舍不得这一秒。
      
      白识黑眸更浓了。
      
      顾夭夭眼尾带红,小声抽泣道:“对……对不起。”
      
      白识现在很不开心,“这拙劣的把戏,下次再玩打断你的腿。”
      
      “唔。”顾夭夭咬咬唇,不敢说话。
      
      白识扫过少女冒泪光的眼尾,心底全是她那娇嫩的肌肤,盈盈一握的细腰,白的不样的大腿,看她娇弱可欺,莫名产生一种凌.虐感。
      
      把电筒一关,陷入黑暗,白识凉凉的声音响起:“睡觉。”
      
      顾夭夭听话的躺进睡袋,拉上拉链,两人挨的很近,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躺下的顾夭夭,眼底的泪光被逼了回去,现在找男主的计划只能舍弃,眼下讨好白识更重要。
      
      .
      
      翌日,天蒙蒙亮。
      
      白识整了整衣裤,看了眼还在睡的某人,眸底看不清是什么情绪,踢了下她的腿。
      
      力道不轻不重。
      
      顾夭夭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白识那张没有任何瑕疵,带着绒毛,精致的脸,白的不像话,眉眼细细长长,比昨晚瞧的更清楚。
      
      白识脸色不变,微抬下巴,示意她的方向,说道:“把她给绑起来。”
      
      说完,丟下一捆绳子。
      
      顾夭夭很无奈,只能乖乖伸出双手让人绑起来,他们谁不比她厉害,还怕她逃跑,准是白识想这样折磨她。
      
      顾夭夭的皮肤很娇嫩,双手被绳子捆住的地方出现红痕,给她绑的侯明意有些不忍,美人不应该如此对待。
      
      没办法,他对老大的命令,马首是瞻。
      
      只好委屈了美人。
      
      白识这人睚眦必报,手段也是又阴又狠,整死人来不偿命,跟他一条裤子长大的侯明意也吃过亏,平常也就调侃调侃下白识,开开玩笑。
      
      认认真真将人绑好,从中间扯出一段牵着。
      
      见一切都收拾好了,不再浪费时间,白识瞥了她一眼,走在了前头。
      
      顾夭夭委委屈屈地被牵着走。
      
      被人压着进车子,坐到后座,跟她一起的有白识,开车的那人,是出现一直不怎么说话的,他应该是白识放心的手下,好像是叫言叶,听他们提起过,还有一个在副驾驶座上话一直不停的。
      
      侯明意:“老大,我知道你平常最痛恨逃跑的人,一般把人抓回去,先是把人关起来受尽折磨,再是作实验痛不欲生,最后被喂给魔人,死无全尸。”毕了,欲言又止看了她一眼,又说:“其实老大残忍的人,要是有人表现的好,也可以当什么事没有发生过。”
      
      顾夭夭没看这人装模作样的眼神。
      
      这人绝壁在恶意恐吓她,虽然他说的是真的,原主的结局也是这么惨的,当场,她还是想撕了这厮,他就是故意的。
      
      白识这时掀起眼皮轻飘飘看了她一眼。
      
      顾夭夭立即惑觉到像恶兽盯住一样,一动也不敢动,手放在腿上,端端正正挺直腰板。
      
      白识看了她一眼就没继续看了,他阖上眼皮,开囗呵斥还在叨叨的人,“闭嘴。”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有异能的,超牛批的那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