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Tomie fisico(all100)》幻术师弗兰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01 12:02: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实验室 ...

  •   提示:没写完,衔接估计还要几天,多人讨论写的,嗯唔,抱歉呐,不介意就看一下吧,只有一点点
      往下看
      
      “这次这批货色真的不错,应该至少有几个孩子可以接受轮回眼的移植了”
      “嗯,而且这次家族内部也贡献了成员,如果有人能成功接受轮回眼的话就太好了”
      黑暗中,白兰在旁像是乖巧的倚着墙壁休息,没有声张,他装作昏迷的样子,观察着现在周围的情况,其实不装大概也没事,因为白兰旁边有很多的孩子,而且这里过于昏暗,并不容易看清楚。
      唔,看来是人体实验?白兰观察了片刻后便得出了结论,毕竟这太简单了,基本上是个稍微大些的孩子就能明白,更何况是白兰呢。至于白兰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原因,是因为之前他去商店买完棉花糖之后一边把一部分棉花糖放进口袋中一边拿着一包棉花糖吃着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袭击了他,虽然白兰完全可以反击顺便解决了他什么的,但是因为觉得有趣所以放任了他攻击自己,毕竟他知道自己的体质,那种可以让人产生扭曲爱意的体质,见到他的人别说攻击了,没上来搭讪已经很好了。接着便装作昏迷被带到了现在这个地方,但只不过是因为觉得有趣所以没有回手,却意外碰见了这么有趣的事情呢~可惜的是现在没法吃棉花糖了···真可惜诶~正在白兰考虑要不要为了棉花糖放弃这件有趣的事情时,一位大概是处于领导地位的一个男人出了声
      “行了,别说话了,把他们带去跟那群关在一起吧,反正他们都要接受轮回眼的移植,不用特意分开了”
      
      白兰再次从黑暗醒来时,身边已经不再是那个之前那个房间了。这里应该是另一个小房间,周围全是陷入昏迷的小孩
      不一会儿,那些原本昏迷的孩子们都醒了,身处意大利这个犯罪之都,即使是年幼的孩子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自一两个孩子哭出声来后,全屋都是孩子们哭声的回音
      好无聊啊……
      白兰单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捂住耳朵
      这些人到底在哭什么?反正哭也没有用,不是吗?
      环顾四周,除了这些哭哭啼啼的孩子,但是也有几个较为冷静的人,但是白兰对他们没有什么兴趣就是了
      “kufufu~”
      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白兰循声望去,看见了一个靛色头发,发型怪异,有些清澈蓝眸的孩子
      居然还笑得出来吗?真是有趣
      于是他走了过去,与他一起靠在墙上
      “你好~”白兰率先开口,“我叫白兰,今年六岁,你呢?”他尽量装出如真正孩子般纯稚的声音
      “……”靛发孩子沉默了一会儿,眼里闪过一抹兴致,同样用天真的声音回答“我也是六岁,你可以叫我骸”
      两人不约而同的将姓氏隐瞒
      “骸,你不害怕吗?……我有点怕”捏着柔声
      “ku,我也是啊,白兰”忍住嗤笑
      你来我往好一阵,直到两人都被自己甜腻的声音呛到了,门终于打开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对对方的恶心行径,并给出对方一个相同的评价:有趣
      前方的道路危险而诡谲,但经过刚才的一闹,心情意外的舒服了不少
      “kufufu,可别轻易死了,白兰”
      “你也是,骸君~”
      耳边之前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响声,遂渐清晰的声响确认是杂沓的步伐声,可推断出来人必定不少,随着大门被敞开,突如其来传入房间的光线让适应了昏暗环境的白兰不适的眯起眼眸,不知是否因为周边大部分孩童惶惑还簌簌发抖且泣不成声的表现使得随着光线一齐进入房内的白大褂等人不满的蹙起眉头,并有许些人粗暴的吼了声“哭什么哭,闭嘴!”或许是被这声吓住,白兰身边之前不停的哭声终于暂且告一段落,而除去白兰和骸那群少有的冷静孩子之中,不乏有着聪慧但稍有按捺不住想趁这时候阐述自己想法的。
      “我是xxx家族目前的唯一继承人,你们要是不想得罪xxx家族的话,最好是放了我。”
      “我也是,我是yyy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我父亲已经丧失了生育能力,我会是他唯一的孩子,他会来找我的,而且如果你们肯放了我,我和我的家族不但不会说出去,还可以给你们a处三分之一的地盘。”
      白兰以及骸饶有兴致的瞧着现时情况,似是想要通过对方的回答来揣摩用类似方式逃出的几率,不过那群人的答话注定让企图凭着家族势力威胁谈判的孩童们失望了。
      “进了艾斯托拉涅欧家族的实验室,还想离开?呵,可真是天真的妄想。”
      那群人其中一个刀疤脸的男人带着狰狞的扭曲笑脸眼里也稍有快意的开口毫不犹豫的毁灭了孩童们脆弱的希望。
      “现在彭格列逼的可正紧呢,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你们,赶快把他们都送去实验室”又一个男人出声,貌似是个头头儿,用着有些盛气凌人的口吻命令着其他男人。
      紧接下来的是男人们对孩童的低喝声与孩童挣扎中的哭泣声,不时有着寥寥无几的孩童抱着玉石俱焚的想法反抗,可惜终究成了以卵击石,力量的悬殊以及武器让这点骚动区区几分钟就可以结束,胆敢反抗的孩子有的强壮推断可能适合接受实验才被狠狠拳打脚踢顷刻之后,照样带去实验,可其余的,被冷酷无情的解决掉的不乏,唯一幸存下来的少数瘦弱孩童还是因为获得实验体的渠道受阻,闻到孩子们哭声,再瞧见反抗的那些孩童的男人们更加烦躁,一个个的力道加重,动作不禁也粗暴了几分,不禁有几个孩子被抓出了青紫的痕迹,但可能是瞧着地上的尸体终于记起现在处境的可怕之处,不由得因为惊恐噤了声,一时间有了来之不易的清静。
      白兰因为乖乖配合与他那奇特的体质没受什么苦,和他人一对比的话抓他的人对他还能称得上是温柔的态度。
      白兰被带着驱步走了半晌,直到他的气息稍稍紊乱,才到达实验室,只是到后还没怎么将视线转到附近环顾,意识便再一次模糊,下意识的寻找导致昏迷的罪魁祸首,垂眸察看几秒后目光搜寻到了它,那也是昏迷前唯一看清记住的物体,是一只装着绿色液体的针管插在了自己的身上,含有的液体少了部分,而且感觉还在继续缓缓注入到体内。
      “是麻醉剂还是其他什么呢~”
      带着这样的思考,因而缓缓沉睡过去,眼前归于一片黑暗。
      这次昏迷一反常态,并不像前面几次一直处于昏睡状态,而是对周遭稍微有着感知,能隐约察觉到身畔似乎有着不少人影,依稀的几句话传入耳中。
      “你个蠢货,让你注射个药剂都能出问题!为什么却给他注射成新研发的药剂?!”
      “对、对不起,不过,这样恰好也可以看看这只意外混合制成的药剂是什么效果”
      “…哼,那就观察看看吧,如果什么效果都没有再对他进行那个实验好了”
      随后他们好像又谈了些什么,可是昏沉之中白兰无法听清他们的言语,又陷入深度昏睡。
      白兰的睫毛扇动,视线遂渐清晰,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布满灰尘的墙壁,以及身畔照样阴暗的环境,倏地记起被注射不明药剂和那群人的谈话,眨眼试探的起身微微活动,但却目前并未感到什么,只好作罢,目光往周围探去,却出乎意料的瞧见那个身影——估摸还在昏迷的蓝发孩子,啊啦~这可真够巧呢,竟然有骸陪着作伴吗~看来不会无趣了。
      白兰随即下意识的想掏出棉花糖放入唇中好消磨等他醒来的这段时光,却在并未从兜里寻到触感后微微眯眼,又摸索一遍后确认不存在气压不由自主的变低,嗯哼~棉花糖被他们收走了吗…勉强压下心里陡然生出的不满,等待骸的醒来,没有棉花糖的时光度日如年,似是久久骸才苏醒,这段时间白兰趁机查看了一番,出口的栏杆上锁,试着用力推去却纹丝不动,间隙只够伸出一只手臂,且只能伸出到手肘,周旁还有着其他被关在一起的孩子,例如对面也有着两个孩童,白兰本想和他们打个招呼,这样也好缓解没有棉花糖的无趣,但可惜他们同样陷入昏睡,目前尚未醒来,将耳朵贴在栏杆上,耳廓却依旧没听到声音出现,哪怕是轻微的响声,至于内部,两张小床之外,就只剩墙壁和底下坚硬的地面,随后便只好站在门边等骸悠悠转醒,所幸,他总算醒了,骸睫毛颤动几下,露出现时还是蓝色的双眸
      骸醒来之后自然又本能的刚想发出他那独特的笑声,却在感到白兰的目光凝滞在他身上后笑声不得不卡在的喉咙之中,如此…热情的注视要是其他人,骸也可揣度是因为他英俊的面孔,但盯着他的人是白兰,虽说刚认识不久,不过他必不会只看表面,且要是因为面容,从一开始便应该会显露出来,那么——白兰盯着他的缘由是什么呢?
      骸不禁开始思虑起这个问题,可不远处传出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心里的千思万想也只好作罢,对面的暂住者传出了吵闹的声音,倒不是令人心生厌烦的啼哭声了,而是吵闹并音量稍大的声音“谁把我关进来的?!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有人吗?啊?等等你又是谁?也是被他们抓进来的吗?”对面的那个发声者简直如同十万个为什么,还是话唠版的那种,白兰被这喋喋不休的声音使得蹙起眉,对和他同住的那人同情一秒,那人倒很冷静的道“如果你没有因为昏迷等原因失忆或是更蠢的话,那就可以回想起因经过”白兰与骸因为这话觉得频有兴味的往那边望去,刚瞧见金黄色发丝下一刻被对面城岛·话唠·十万个为什么·犬吵醒的其他孩童又再次哭闹起来,吵吵嚷嚷的交织在一起,形成混乱的场面和噪杂的声音。
      如此乱糟糟的情况顺理成章引来一群白大褂进来查看,确认实验品没有问题正常后强行让他们堵住哭声,眼看着同样哭声不绝的暂时’同伴‘被迫用块不知道什么质地的碎布堵住嘴,剩下的有些不得不识趣的止住哭泣声,以防因而受到他们的镇压,不少孩童哪怕不再痛哭却还纷纷惊恐的看向他们,身体也不由自主的簌簌发抖,随着宁静下来的众人,他们也懒得继续堵嘴,警告几句后离去“下次再敢哭就拿你们做实验,刚好还有很多需要实验体的”
      “嘁,有现在这种安稳的日子还哭,那做实验后不得哭死?”在他们不见之后,这里恢复了,除去一些小孩不敢哭出声只能无声掉泪等等,这里很是幽静美好,犬在他们进来之时本想继续十万个为什么和怒气冲冲的骂他们几句,却被和他同住的冷静孩童捂住唇,在发现有孩童被毫不怜惜粗鲁的逼迫止声后也勉强发应出现时情况,暂时住口,待到这一刻才又用小了些的音量发声“我好像是被抓了?那你们也是?还有他们抓我们进来是要做什么实验?”
      依旧话多的孩童一口气说完上面那段话,又倏忽快速补充道“你们是怎么被抓的?是不是已经做过实验了啊?欸对了你们是谁?之前好像没见过你们啊”这家伙一堆话基本上全然是废话,也亏得千种有耐心回答“你可以动脑想想,目前我尚未做过。”千种精简简练的三言两语成功回答六个问题和一句非问话,不愧是冷静的沉默少年,为他鼓掌。
      然而可惜犬少年幼时也不太善于动脑,他茫然不解的望着千种,脸上好像浮现出一连串的问号,完美的表明了大惑不解这个成语的含义,千种犹疑片刻终究因为怕麻烦便不再理会犬,倒是白兰和骸看戏看够了一个笑眯眯的拍拍杆子让他们注意到这边,另一个双手抱胸发出“kufufu~”的笑声
      千种和犬溘然发现对面的二人,千种推了推眼镜,直觉提醒他这两个人等同于平和的日子远去,诚然现在也不怎么平和,脑海中遽然显示出式子,骸和白兰=麻烦,最好远离他们,讨厌麻烦的幼年千种默默退后几步,哪怕有两个栏杆门和过道的相隔也要保持距离。
      而犬,他眨眨眼后往后一跳,差点和千种碰上一起倒地,他手指不停的晃动的指向二人,脸上的神色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你、你们什么时候在这里的?是特意派来监视···不对!你们也被栏杆挡住了,是一样被抓进来的吧,那该不会你们已经做过实验了吧!”
      与此同时,白兰和骸也在观察他们,那个黄发幼童不善思考,适合成为战斗人员,但应让他跟智商正常平均线以上的某人组合行动,以防他中计及其冲动,而戴眼镜的幼童,看似不喜他们,乃至企图疏远他们,是讨厌麻烦吗?他也不知道会被做什么实验,战斗力通过走路和方才假设黄发幼童真与他相撞,他定会躲闪不及而被压倒,由此可推出他不太锻炼,但醒后不久就基本了解近状,看来头脑不错,倒是适合成为脑力人员,如此一来还恰好的能与黄发幼童组合起来。
      在双方都已揣度过后,白兰用着纯良的表情开口道“目前还没有哦~你们叫做什么名字呢?”如此无害的语气和表情再加上体质,犬少年理所当然的信任了白兰,真是喜闻乐见
      于是自然而然的,犬(幼年版)轻易的丧失大半戒心开口答道“我的名字是城岛犬,那边那家伙他叫…诶对了,你叫什么?”犬恍然大悟的想起他们还未交换名字,侧首面向千种待他回答,千种则轻微心累起来,似乎那安宁(?)的日子毫无疑问的远去,抬手轻柔的抚上额头揉揉,以此缓解愈发头疼的感受,深吸口气察觉到众人注意已然待在他身上,怀着一些怏怏不乐尽力维持住面上的不动声色答道“柿本千种”
      犬在得到答案之后顺着之前的言辞自然往下接“奥奥他叫柿本千种,你们呢?”
      白兰饶有兴致的在旁观察二人互动,真是有趣极了,身畔没有棉花糖而生出的烦躁不满感都能因而减轻,千种尽量掩饰但不由得还是溢出了的几分无奈轻而易举的被觉察出来,而不仅仅是蓝发孩…千种能够与犬形成互补,从某些方面来说,犬也恰到好处的能让千种这个理智的孩童无可奈何,眸中笑意不禁加深,心中却闪过困惑,记忆之中那时冷静孩童之中没有千种的身影,这暂时的相处让白兰确信千种不似现时才陡然醒悟过惊慌无用,旋即镇静的情况,更何况,犬的性格倾向于冲动,当时便该和那群人冲突起来,而非这样。
      六道骸也津津有味的从他们获得乐趣,对于犬的问话他并不打算亲口出声,便理直气壮瞧向白兰,对他用眼神示意。
      白兰就理之当然的,边开口作答顺带抛出不解“我叫白兰~那边的是骸君,之前被那群人关在一起时,我好像没有看到你们呢~”
      犬努力的回顾那时的情景,大脑的容量使得他只能回想起睁眼之际就是几个意图反抗的同伴被粗鲁的击杀或打晕,随后还没等他目光转向附近只觉手臂上一阵刺痛,再次晕过去后醒来已经待在了这里,其他的头痛欲裂也无法多出什么了,只好茫然的摇摇头以示不知。

  • 作者有话要说:  大鹏展翅
    今天的主笔也在偷懒,不催稿不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