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下自己新文《陛下心中有个白月光》双向暗恋小甜文,求收藏哇
    又名《白月光就是我寄几》
    大盛王朝的人都知道,陛下心中有个白月光。
    谁说她一句不好,就会被那喜怒无常的君王冷笑着处置。
    林惜香进宫前就知道,人家有白月光,自己这个皇后算什么啊。
    那个男人冷酷英俊,深情专一,偏偏又不是为了自己。
    算了算了,就当跟皇帝搭伙过日子了。
    于是宫人们就看见。
    敬业的皇后娘娘一脸端庄:“陛下,该去选秀女了。”
    陛下:“哼!”
    皇后娘娘:“陛下,今日不应该歇我这里,去容嫔那吧。”
    皇后娘娘:“陛下,陛下你不要过来!”
    林惜香心道,怎么当个敬业的皇后也这么难啊。
    直到陛下传说中的白月光回来了。
    林惜香揣摩着陛下的心意,小心翼翼的从被子里钻出来。
    对身旁一脸餍足的男人试探的说道:“她,她回来了,臣妾帮陛下把她纳进后宫吧!”
    陛下沉默片刻:“滚!!!”
    林惜香吓得一抖,好吧滚就滚吧,白月光真的惹不起。
    陛下见林惜香还真要走,气得脸色都变了,大手一捞。
    将那个小女人塞到被窝里嘟囔道:“快睡吧,瞎想什么呢。”
    推一下自己预收!!!求收藏哇
    -------------------
    上辈子,她一心想要嫁给青梅竹马的表哥,最终落得个家破人亡,流落街头的下场
    他一个家道中落的贫家子,借着自己的家世成了朝中重臣
    最后竟然恩将仇报,一封休书将她逐出家门,无人敢伸出援手
    只有在冬夜街角,李宛筠才感受到了一丝丝温暖,想要救她的人竟然是传说中冷酷无情的大将军!
    李宛筠闭上眼,若是让她再来一世,绝不会再这样过!
    好在上天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让她重回刚父母还在的日子,那时候她还没有不顾父母的劝阻,执意嫁给那个薄情寡义的表哥
    她还,她还,没有拒绝那个冷酷的大将军
    这辈子,李宛筠低声朝大将军撒娇道:“你要对我好一点。”
    大将军看着面前娇气的女子,捏了捏她的下巴,凑近道:“我现在对你还不够好吗?嗯?”
  •   夏日的大雨倾盆而至,哗哗啦啦的似乎下的没完没了,不一会,街上已经无一行人。
      
      宋惜惜打着伞从外面小跑着回来,抖了抖身上的水气,一双眼睛明丽清秀,看着就让人神清气爽。
      
      小丫鬟兰芝接过纸伞埋怨道:“小姐您怎么现在才回来,老爷那边催了好几次,一会肯定还要说您呢。”
      
      被兰芝说了几句,宋惜惜也不恼:“知道你担心我,放心吧我没事,现在大家都在祠堂吗?”
      
      兰芝点了点头,宋惜惜匆匆换了身素色衣裳往祠堂方向走去,一路上走的急了些,少不了沾了些泥水。
      
      见此宋惜惜有些心疼,这是她少有能拿的出来的衣裳,如今沾上泥水,若是洗不干净,那就太可惜了。
      
      这会也没功夫再想这些,等宋惜惜到了祠堂外面,见族中兄弟姊妹站的整齐,她猫着腰跟着站在后面,眼观鼻,鼻观心,装作自己早已经在此。
      
      前面的宋大夫人抬起眼皮看了看宋惜惜,嘴角扯了丝嘲笑,并未多说。
      
      这人是宋惜惜的继母,也是这宋家宅院的当家主母。
      
      祠堂里宋家老爷带着自己两个胞弟拜了祖宗,又让长房嫡孙跟着一起跪拜。
      
      念念叨叨说了半天,等到礼成已经快到晌午,宋惜惜微不可察的打了个哈欠。
      
      重来一世,还要再拜一次祖宗,让宋惜惜实在是犯困。
      
      现在的宋惜惜心底藏着一个秘密,她原本记得,自己被太子一眼相中,那长了虎狼心的亲爹跟继母,就把自己送到当今太子家中当了奴婢。
      
      原本也是自诩清流人家的宋惜惜自然受不了这委屈。
      
      再说那太子虽生的勇武不凡,可一身煞气,走到宋惜惜面前,就让她吓得浑身颤栗,眼泪都忍不住掉下来。
      
      既惊又怕,宋惜惜在太子府的日子过的极其不好,有心想去问太子为何要折辱她,但还没找到机会,就被人推到太子府的池塘中溺毙而亡。
      
      再醒来,就又回到宋家。
      
      宋惜惜重生一世,格外珍惜自己的小命,但想也知道,自己还是免不了被送到太子府中。
      
      不同于上一世,这次宋惜惜倒是想见见那个凶神恶煞的太子,为何对自己青眼有加,为何,为何上辈子在自己死后,会那么伤心。
      
      宋家这次祭祀,并未因大雨倾盆就减少环节,宋惜惜看的实在犯困,但听到亲爹说了句,“饮清酌”的时候。
      
      宋惜惜心里默数:“一,二,三。”
      
      果然数到三的时候,外面兵马如期而至,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传了过来,领头那人身高八尺,雄姿英发,一身铠甲让他显得威风凛凛。
      
      随便看一眼就让人知道,这人不好惹。
      
      纵然又来一次,宋惜惜还是不由自主的害怕,想着往后缩了缩,可惜她身边纵然都是骨肉至亲,也没人护着她。
      
      在一群被护在身后的女眷中显得格外瞩目。
      
      宋惜惜艳羡看了被护着的三妹,二房中的五妹也被她哥哥护在身后,只有她孤零零的站在那,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跟上辈子一样,那领头之人的目光看向了她,宋惜惜没忍住看了过去,饶是惧怕他的气势,也不由得赞一句气盖苍梧云。
      
      那人定定的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惊艳,宋惜惜脸有些红,这人还真是!
      
      都因他这一眼,她马上就被送到他的府中了。
      
      那人正是新朝太子游龙,据说以前他不叫这个名字,跟着父亲推翻了旧朝,自立门户成立了如今的大武朝,就给自己改了这个名字。
      
      不得不说,除了这人,还没人压得住游龙这个名字。
      
      单看这名字就知道太子这人的狂放不羁。
      
      游龙扫了一眼瑟瑟发抖的众人散漫的冷哼道:“谁是这家的家主,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宋惜惜的父亲宋昌黎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朝着游龙作揖道:“兵爷,我就是宋家的家主宋昌黎。”
      
      游龙似乎并不想解释他就是新朝的太子,只吩咐道:“新朝换旧朝,把你家旧朝物件都交出来。”
      
      这里说的旧朝物件,乃是以前皇帝的画像,御赐的东西,总之跟旧朝皇家相关的都要交出来,防止有叛党借机生事。
      
      还别说,虽说现在在旧朝宋家只是个京城的四品小官,但往上数三代,还真有御赐的黄马褂,据说是宋家的先祖得的赏赐。
      
      宋昌黎一脸肉疼的捧着黄马褂走了出去,游龙看他的表情嗤笑道:“一件破衣裳至于这么心疼吗?”
      
      说着,直接点了火将黄马褂烧了个干干净净。
      
      “今日你家是已经查过了,若是将来再知道你家藏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别怪我们格杀勿论。”游龙最后一句话,吓得宋家人各个腿软的厉害。
      
      宋惜惜心里更害怕了,果然这个新朝太子就是个活阎王。
      
      但她知道,这事还没完,只听身后她的好妹妹大喊一声:“兵爷,她,她的母亲是旧朝的郡主!”
      
      话未说完,宋惜惜三妹的嘴就被宋大夫人捂住了。
      
      为时已晚,游龙转过身,既然是前朝皇家后人,是要重视些,只是没想到被指着的竟然是孤零零站着的美貌少女。
      
      只见她似乎怕的厉害,修长的睫毛颤抖的眨巴眨巴,看那腰身纤细的很,似乎自己一只手都握的过来。
      
      游龙看着宋惜惜皱眉,这也太瘦了吧。
      
      看着太子皱眉,侍卫赵承志狗腿的说道:“太子,直接杀了吗?”
      
      宋家众人被侍卫的话吓得通通跪了下来。
      
      这,这就是新朝的太子?
      
      没有一个人觉得杀了宋惜惜如何,只是担心着自己刚刚有没有得罪到这个大人物。
      
      听说新朝太子杀人无数,在死人堆里打出来的天下,他眉宇间的煞气简直要吓死个人啊。
      
      游龙被赵承志的话气的踹了他一脚,呵斥道:“杀个屁啊杀,滚犊子,狗玩意儿想的还挺多。”
      
      宋惜惜听着这话差点笑出来,少了些害怕,上辈子自己也跟宋家人一样目瞪口呆,这会却觉得好玩的很。
      
      明明刚刚太子说话还算是文雅,怎么突然变得粗俗的很。
      
      游龙看着小美人笑自己,也不生气,走到宋惜惜面前问道:“你娘是郡主?”
      
      高大的身影把宋惜惜完全笼罩在里面,宋惜惜觉得呼吸间都是这个男人的气息。
      
      吓得宋惜惜又往后退了退,听到赵承志在后面放肆的嘲笑游龙,宋惜惜这才回过神:“是前朝从七品德阳郡主,母亲姓王,跟前朝陛下出了五服。”
      
      前朝已有四百多年历史,皇子皇孙数不胜数,什么郡主公主更是多的没边,不过是没什么俸禄封地的虚职。
      
      跟着的人查了查确实以前这个从七品的德阳郡主,跟皇家的关系也并不紧密,游龙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要是跟前朝皇帝血缘亲密,那还难办的很。
      
      游龙原本要走,但多嘴问了句:“你母亲是郡主,到你这也应该是郡主吧?”
      
      宋惜惜跟上辈子说的一样:“我母亲早亡,并未给我请封。”
      
      这个回答似乎让游龙很满意,多看了宋惜惜几眼,这才转身离开。
      
      等游龙一走,宋家这才沸腾起来,有的人面色古怪,更多的则是一阵后怕。
      
      而宋惜惜看向门口,她知道,自己就要被送去太子府了。
      
      就因为新朝太子多看了自己几眼,又因自己生母的名号,宋家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推出去,既讨好了游龙,又可以把这个烫手山芋扔出去,真是一举多得。
      
      宋惜惜心中冷笑,但她素来胆小,知道送去太子府的事情已定,以后在太子府谨小慎微些,总能相安无事的过完一生。
      
      若是运气好,在太子府当足了年份了的奴婢,说不定放出太子府,那自己又是另一番新天地。
      
      总好过在宋家这个虎狼窝里面待下去。
      
      就凭借自己是前朝郡主女儿的身份,宋家人就不会让自己好好待着宋家。
      
      这是她上辈子哭干了泪水才明白的道理。
      
      那时候她怎么求她的父亲,父亲都是一脸冷硬,最后更多了些嫌弃:“现在是新朝,是大武朝,你娘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送你去太子府当奴婢,是为你好,我们宋家百年基业,你是个好姑娘,别拖累我们宋家了好吗?”
      
      这辈子她不再奢想宋家会救她,去了太子府,就算当奴婢也总好过再死一回吧。
      
      虽然太子府里也是有人想要暗害她,但总还有个容身之处。
      
      宋惜惜握紧拳头,一定会活下来的。
      
      一旁的宋昌黎则跟宋大夫人目光交换,他们看的出来,太子对宋惜惜有想法,不说别的,就大女儿的那张脸,宋昌黎就觉得太子看上大女儿,那是正常的很。
      
      毕竟当初自己娶德阳郡主一部分是看上郡主的身份,另一部分也是德阳郡主的相貌实在是好。
      
      而大女儿宋惜惜的相貌比之她娘,更是好上几分。
      
      要是能用一个女儿换来整个宋家的荣耀,似乎划算的很,现在新朝急缺官员,他以前又是京官,若是能用宋惜惜换个官职回来,那岂不是更好?
      
      宋昌黎想到此处,对宋惜惜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