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 ...

  •    “!”
      严会长脸色陡然一变:“你怎么知道?”
      而后他看向沈淮安:“是你告诉他的?”
      此事事关重大,因为经脉中的灼烧疼痛感,已经严重影响他炼器,所以此事他瞒的很紧,鲜少有人知道!
      就连之前的爆炸,都是因为那种疼痛的影响,让他出了岔子……
      
      甚至,在刚刚,他还怀疑自己以后都不能炼器了……
      堂堂炼器工会会长,无法炼器?
      说出去多么可笑?
      可事实,就是如此!
      他无法忍受经脉中的疼痛是小,更要紧的是,他有预感,若是再强行炼器,爆破是小事,更重要的,他的经脉可能也会因此受损。
      
      “没有!”沈淮安立即摇头:“师父,我刚才没来得及说,这位是渊公子,先前他在工会外面说是可以医治你的病症,所以弟子才斗胆带他来这里。”
      严会长愣了一瞬,若是之前听到这样的话,他一定觉得对方是胡言乱语——因为他早就找过不少丹师,甚至炼丹工会的会长亲自为他查看,都无法为他医治,何况一个小年轻?
      但……
      
      感受过先前那股威压之后,他如何再敢小瞧眼前带着面具,明显气质不凡的渊公子?
      “渊公子,你当真能治我这病?”
      他郑重问向楼子晗。
      “是。”
      严会长心底慢慢浮现一丝激动和期望来:“渊公子,请,里面谈。”
      
      见楼子晗被严会长如此礼遇,徐老心底震惊之余也觉十分欣喜和骄傲,若是老爷知道今日发生的事情,一定会很开心吧。
      
      “说实话,渊公子,我这病已经有许多年了,开始只是在炼器时经脉隐隐作痛,后面就慢慢加重,那种烈火灼烧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直到近日,我甚至无法炼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楼子晗这么说,严会长却不怎么信,狐疑的看向楼子晗。
      
      楼子晗解释道:“你炼器的手法不对,每次炼器之时,都会有器火之毒沉淀在经脉之中,久而久之,器火之毒越积越多,就成了这种模样。”
      “器火之毒?我只听说过丹药中都带有丹毒,还没听说过有器火之毒。”
      “器火能成为炼器的助力,自然也能成为阻力,丹火也是。”
      
      严会长还是有些不服,他可是青玄城唯一的三品炼器师,不管走在东龙帝国何处,都被人尊称一声严大师!
      可此时,一个连器火都凝聚不出的小小灵武境,竟说他的炼器手法有问题?
      这怎么可能?
      而且!
      对方可以质疑他的身体,质疑他的病,但是,不能质疑他的炼器手法,他可是专业的!
      想着,严会长的脸色难看起来,眉宇之间还隐隐浮现几分怒意。
      
      楼子晗道:“严会长若是不信,不如我先帮你缓解一下疼痛,你当场炼器,我帮你纠正可好?”
      这话出口后,楼子晗自己都惊了下,他可不会炼器,怎能如此理所当然的说出这样的话?
      更古怪的是,他恢复理智后,心底并不慌乱……难道,他失去的记忆中,也包括炼器?
      不过想想也是,若不包括炼器,他又怎能看出严会长的问题?
      
      严会长犹豫了下,本不想理会楼子晗,但楼子晗说的缓解疼痛,却很诱人——如果对方真能缓解他的疼痛,让他得以继续炼器,便是在对方面前炼器一次,又有何妨?
      “好。”
      最终他咬牙同意。
      
      楼子晗松了口气,拿出之前跟面具一起买的银针:“可能会有点疼,严会长请稍微忍耐一下。”
      他拿出九根针,手法娴熟的将之扎在严会长九个穴道之内,最后一根银针扎下去时,九根针共同震颤起来,同时刻骨的疼痛让严会长差点忍不住痛呼出声。
      而后,有黑色的血液从针尖处流淌出来……
      
      一旁,沈淮安和徐老都紧张的看着这一幕。
      很快,楼子晗拔下银针:“严会长感觉如何?”
      严会长体内灵力流转一圈,身上污血瞬间蒸发,他通体舒泰,感觉极好,当即忍不住震惊看向楼子晗,难道这个少年说的,都是真的?
      
      严会长不敢再大意,当即领着楼子晗三人去炼器房。
      他在三人面前,亲身示范炼器,一边炼器,一边教授沈淮安,楼子晗面色犹豫:“沈公子用相同的手法,体内应该也会淤积器火之毒……”
      他才刚开口,严会长和沈淮安的脸色都变了一瞬,场间也沉默下来。
      “淮安,你先看着吧。”严会长停止教学。
      沈淮安点了点头。
      
      严会长能成三品炼器师,还是炼器工会会长,炼器手法自然高超、纯熟,一举一动看起来,都很有大师风范。
      徐老在一旁看着,惊叹不已,只觉一处错处都挑不出来。
      可楼子晗却足足纠正了严会长三处。
      在他纠正第四处的时候,严会长心神不稳,炼器失败,原本的演示也不得不停了下来。
      
      他是炼器大师,在亲身体验之后,自然知道楼子晗说的炼器手法更加高明。
      这使得他受了不小打击,但对炼器之道的追求和对正确手法的渴望,又让他很快就打起精神来。
      “渊公子,看来你说的都是真的,老夫能够在濒临末路之际遇上你,真是老夫的福分……渊公子,请你为老夫医治,老夫必定重谢。”
      听此,一旁沈淮安,徐老,都十分震惊,眼神复杂的看向楼子晗。
      
      少年带着银色的面具,露在面具之外的皮肤白皙粉嫩,似乎比银色的面具更加光滑细腻。
      他承受着场间几人的火热目光,却依旧从容,淡然点头道:“好。”
      严会长见楼子晗颇好说话,犹豫了下,又道:“还有那正确的炼器手法……”
      
      楼子晗迟疑:“我只能帮你纠正你的手法,没办法给你别的手法。”
      他所学的一切,甚至包括缺失的记忆中所学的一切,可能都是渊渊教给他的,这是属于渊渊的东西,若是没有渊渊同意,他不会将之教给任何人。
      
      “能帮我纠正就很好了!”严会长十分兴奋,兴奋之后,又冷静下来:“虽然我很感激渊公子,不过,渊公子上门来见我,应该不仅仅是为了这两件事吧?”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主动上门给人治病、解决问题,这本身就不正常。
      楼子晗的确有目的,他点头:“我需要银票,关于诊费和指点费……”
      他顿了下,带着几分小狡黠道:“严会长觉得值多少,就给多少好了。”
      
      严会长可是最赚钱的炼器工会会长,而且他一个三品炼器师,炼制的三品灵器,更是天价,如果没有楼子晗,他的炼器之路可能就此断送。
      如今看上去,楼子晗只是简单的医治他,但楼子晗真正给他的,却是他以后的炼器之路,自然不可限量!
      也贵不可言!
      
      楼子晗如此坦诚的将目的说出来,反倒让严会长更有好感:“你这可是难倒我了,不过,我也不会让你失望就是。”
      
      楼子晗连忙又道:“钱财看着给,差不多就可以,我这里还有另一件事,想请严会长帮忙。”
      “你说。”
      “我听说炼器工会在有罕见特殊的灵器和铭纹时,会召开拍卖会,专门拍卖那些特殊灵器和铭纹?”
      “没错。”
      “我这里有一些特殊铭纹,不知可否放在炼器工会寄卖?”
      
      炼器工会不是拍卖行,一般不会拍卖炼器工会之外的灵器和铭纹,毕竟外面送来的东西,质量如何谁也说不好,他们不想砸了自己的招牌。
      但开口的若是这位对自己有大恩的渊公子……
      “没问题,我会吩咐下去帮你拍卖,而且,一分佣金都不抽取。”
      “严会长你还是照市场价抽取吧。”楼子晗眨了眨眼睛道:“因为我后面可能会来拍卖很多铭纹。”
      “没关系,你治好我的病,对我而言,便是无价之宝,这区区身外之物,又算得了什么。”
      
      楼子晗想了下,对方也的确不缺这点银钱,就点头道:“那就多谢严会长了,日后,我会让徐老将铭纹送来。”
      
      徐老总算知道小少爷为何带自己来了。
      他挺了挺胸膛,下意识的释放出属于玄武境的威压——不知为何,他不想让严会长小瞧他,小瞧他家小少爷。
      感受到徐老的境界,严会长的脸色果然微微变了一下。
      
      玄武境的随从!
      这种待遇,恐怕只有帝都那些大家族,或是皇室公主王子才有的待遇……
      看来,这个渊公子的背景,真的很深呐!
      不过想想对方背后那昙花一现的强者,还有对方的眼力和能力,就算真是大家族的公子哥儿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送上~假期结束,明天开始只能一更了,不过本文无论如何都不会断更哒,小天使们请放心追更,大家晚安,明天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