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小师弟三言两语,已经让闻朝震惊得无以言表。
      
      不可能吧……
      他仙风道骨、清冷禁欲的师尊,怎么可能给徒弟绑龟甲缚?
      
      肯定是师弟看错了绳结的绑法,或者在这个“书中世界”里,龟甲缚不过是普通的“五花大绑”而已。
      
      他的师尊,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绝对……不会。
      
      他表面佯装淡定,尽量不让小师弟看出自己的异常,轻咳道:“所以,师尊为什么要绑我?”
      
      风枢眼中流露出一丝失落:“师兄连这个也不记得了吗……当时师兄炼丹的时候,往丹炉里加了奇奇怪怪的东西,导致丹炉炸裂,把自己弄伤了,师尊罚师兄闭门思过七天顺便养伤,但是师兄不听话,师尊就把师兄绑了起来。”
      
      闻朝内心颤抖:“奇奇怪怪的东西……是指什么?”
      风枢别开眼:“我……我也不知道,师尊说不是我这个年纪应该知道的东西。”
      
      闻朝:“……”
      就……少儿不宜呗?
      闻风鸣原来是这样的人吗?书里没写啊。
      
      他心虚道:“你还是……换个正常点的绑法吧。”
      
      小师弟顺从地操控着藤蔓改换了形状,闻朝又叮嘱:“以后别随便用……刚才那个方法绑人。”
      风枢乖巧道:“好的。”
      
      少年人往往有着强烈的好奇心,风枢忍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为什么不可以用呢?这种绑法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要他怎么回答?
      
      风枢又问:“难道,是只能师尊来用,只能用在师兄身上吗?”
      闻朝看着小师弟那双干净的眼眸,实在不忍心污染少年纯洁的心灵,咬牙道:“你就当……是的吧。”
      
      “好的,”这次风枢没有疑问了,“是只能师尊给师兄用的,特别的绑法。”
      闻朝:“……”
      嘶。
      
      闻朝不敢再继续聊这个,忙转移话题:“对了,你知道山上可有什么结实的木材?”
      
      “木材?自然是有的,师兄现在就要吗?”
      “现在就要。”
      “那我带师兄过去,”风枢又看一眼被五花大绑的承衍,“就把他扔在这里吗?”
      “一起拖走吧。”
      
      小师弟对他言听计从,他说往东风枢绝不往西,他说用“拖”风枢绝不用“扛”。
      
      两人拖着晕倒的承衍离开赤乌小筑,顺着青石小路登上扶云峰最高的地方,回首顾望,东方既白,远处是一望无际的云海,云海环绕之下的扶云峰,像是仙境一般。
      
      闻朝一时看得呆了——在他过往二十七年的人生中,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能登上雪山,站在海拔超过千米的地方,静静地欣赏日出。
      
      曾经,他以为医院那方寸之地就是自己的归宿了。
      今天,他忽然从那方寸之地挣脱出来,飞进了这大千世界。
      
      哪怕是做梦也值了。
      
      他站在熹微的晨光下,整个人像被镀上一层细细的银边。
      风枢轻声唤道:“师兄……”
      “嗯,走吧。”
      
      在风枢的带领下,闻朝很快找到了自己需要的木材,然后……就看到他貌似柔弱的小师弟单手推倒了一棵百年老木,歪着头问他:“师兄要木材做什么呢?”
      
      闻朝眼角直抽,心说再给小师弟几百年,他绝对能成为修仙界一顶一的大佬。
      
      他喉结滑动了一下:“我要给师尊做一把轮椅。”
      “轮椅是什么?”
      “轮椅就是……我做出来你就知道了。”
      
      小师弟自幼在扶云派长大,从没去过红尘世间,不知道轮椅为何物也很正常。他是被遗弃在扶云峰山脚下的孩子,晏临见他可怜,才收他作关门弟子,收入门下之后发现他天分极高,是个修仙的好材料,也算是机缘所至。
      
      风枢又问:“要怎么做呢?”
      闻朝冲他神秘莫测地一笑:“交给我吧。”
      
      他生前因为身体不好,除了日常工作很少出门,最大的爱好就是闷在家里做模型。他手很巧,数年下来,做的模型堆满了好几个书柜,还得过不少奖。
      
      模型都是按照实物比例还原的,如果做一把真正的轮椅,只需要把比例调成1:1。
      
      他将之前画好的图纸铺开来,耐心地教小师弟该怎么看,让对方帮他裁切木材,很快便制作好了所有的零件。
      再将零件一一组装起来,以榫卯契合,不出一个时辰,轮椅已经制作成型。
      
      风枢惊叹道:“师兄好厉害!有了这个,师尊就可以自如在院子里活动了吗?”
      
      闻朝得意地点点头。
      虽然对于修仙者来说,行动不便也可以依赖助行法器,但催动越高级的法器需要的灵力越多,现在师尊重伤未愈,不如就用最普通的轮椅好了。
      
      天已经完全亮了,晏临还没起来,闻朝舒展了一下筋骨,随口问:“师弟,我们中午吃什么?”
      
      风枢一愣:“吃……吃?”
      
      他倒忘了,这里是修仙世界,人人辟谷,根本不吃饭。
      其实他也不饿,但就是想吃东西——在他生命的最后两个月里,完全无法进食,每天靠输液维持生命,嗅觉和味觉近乎失灵,已经不记得食物是什么样的滋味了。
      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重新体会一下吃东西的快乐。
      
      于是他在山头转了一圈,逮了一只兔子回来。
      雪兔圆滚滚的,颇为肥硕,显然没少受扶云峰的灵气滋养。
      
      闻朝瞄了一眼被绑在旁边的承衍,拎着兔子向他走去,在他面前感叹了一番小兔子真可爱,同时从储物空间里摸出一把薄薄的小刀,干脆利落地送小可爱早登仙途。
      
      风枢捂住眼:“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
      
      承衍其实早就醒了,被活生生拖醒的。
      但出于理智他没敢动,眯着眼装晕,并默默围观了那师兄弟两个制作轮椅的全过程,不知道这又是什么稀奇古怪的物件。
      
      然后……然后他就看到那一身黑衣的魔鬼拎着一只雪白的兔子向他走来,就在离他眼睛不足一尺的地方手起刀落,割开了兔子的喉管。
      
      鲜红的兔血泼洒在雪地上,甚至有一滴溅到了承衍脸上,他终于装不下去了,冷汗刷地流下来,被迫睁眼:“有……有话好说。”
      
      “嗯?你醒了啊。”闻朝神色如常,面不改色地给兔子放了血,小刀贴着他指尖在兔子身上灵活地游走一圈,剥下一张完整的皮。
      
      承衍面部肌肉都开始抽搐。
      
      他看到闻朝把兔皮搁在旁边,自言自语道:“这么肥的兔子,皮还是只有这么一点,给师尊做围脖都不够……要不,做个护腕?”
      
      承衍已经被藤蔓绑得浑身都疼,感觉自己就是那只被剥皮的兔子,那小刀薄薄的刀刃不断在他面前晃荡,锋利的刀光几乎要割伤他的眼,好像下一刻那刀刃就会像杀兔子一样割开他的喉咙。
      
      闻朝已经入魔了,杀害同门这种事说不定真能做出来,而且还是“同门”挑事在先……
      
      承衍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在“尊严”和“保命”之间果断选择了后者:“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闻朝瞥他一眼,手下动作不停,把兔子开膛破肚,内脏掏出来丢在一边,幽幽道:“师兄这话说的,你我同为扶云派弟子,自然要兄友弟恭,师弟爱护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对师兄做什么呢?”
      
      承衍的冷汗都快把衣服打透了,感觉这“兄友弟恭”四个字实在讽刺,他嗓音颤抖着说:“我真的错了,风鸣师弟,你就放过我吧,我不该去找你的麻烦,不该大放厥词说要替青崖仙尊清理门户……是我太狂妄自大,我……”
      
      逼一个心高气傲的人承认自己的错误,无异于把他抽筋扒皮。承衍已经面红耳赤,牙关紧咬,仿佛在承受莫大的痛苦。
      
      闻朝本来也没打算把他怎么样,无非是吓唬他一下,见他已经主动认错,便不再说什么,捡了根树枝,把收拾干净的兔肉穿在上面。
      
      他捧起一把雪搓干净沾满兔血的双手,抬头问风枢道:“有调料吗?”
      风枢:“调料……山下的外门弟子那里倒是有,需要我下去帮师兄借吗?”
      “麻烦你了。”
      “不麻烦,师兄等我一下。”
      
      承衍被他晾在一边,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屁股往后挪了挪,鼓起勇气道:“你……你肯原谅我了?”
      
      闻朝用树枝搭了个简易的架子,把剩余的木材堆起来,用掌心拢了一簇火苗,点燃柴火:“你应该庆幸你没把风枢怎么样,否则的话……”
      他说着,将一根木柴丢进火中,“啪”地溅起一簇火星。
      
      承衍浑身一抖。
      他梗着脖子,以壮士赴死般的决心道:“我……我发誓,如果风鸣可以原谅我这次的鲁莽行为,我承衍从今往后再不与风鸣为敌!”
      
      闻朝:“哦?”
      承衍以为他对这个条件还不满意,忙继续追加:“并且、并且……答应风鸣提出的一切条件,只要不违反门规!”
      
      他刚刚喊出这句话,风枢抱回来一堆巴掌大的小瓦罐回来了,奇怪地问:“咦?承衍师兄为什么突然要对天起誓?”
      
      承衍瞬间闭嘴,从脖子一直红到了头顶。
      
      闻朝仔细权衡了一下利弊——在原书设定中,扶云派总共有三位仙尊,青蛰、青崖、青梧,皆师出同门。青蛰和青崖修为相当,并称“扶云双子”,两人共同管理扶云派上下事务,每隔五百年就会交换掌门印,轮流做掌门。
      
      距离下一次掌门之位交接已近,如果按书中剧情,两位仙尊正是在那时撕破了脸,痛失爱徒的青蛰师伯指责青崖说他已不配再当扶云派掌门,自己不会在下个五百年交出掌门印。
      
      现在承衍没死,还要跟他冰释前嫌,师伯自然不会再跟师尊撕破脸,那他就可以放心地给师尊治腿了。
      
      于是他点头道:“那好吧,希望承衍师兄说话算话。”
      承衍长舒一口气,支吾道:“那……那是自然。以前……骂了你很多难听的话,还请你……莫要介怀。”
      
      闻朝大方地一摆手:“没关系,我也骂过你脑残、憨批、睿智、直男癌、狗眼看人低、鼠目寸光、小肚鸡肠——我们扯平了。”
      
      承衍:“……”
      虽然听不懂,但是总觉得对方骂他骂得更难听。
      
      闻朝仔细分辨了一下风枢拿回来的调料,缺点辣椒和孜然,不过也能凑合。
      他把调料均匀地涂抹在串好的兔肉上,腌制片刻后开始烤制,并说:“风枢师弟,给承衍师兄松绑。”
      
      藤蔓退去,承衍揉了揉被绑痛的手腕,便见有东西朝自己飞来,忙伸手接过,发现是一瓶仙药。
      闻朝:“昨晚没控制好力道,打伤了你,这药可以快速愈合内伤,你收着吧。”
      
      承衍莫名感动:“多谢。”
      他服用了一颗药丸,偷偷打量对面的人——许是因为闻朝的仙药,他竟觉得这人顺眼了许多。
      
      说起来,闻风鸣从来也没主动招惹过他,都是他自己一厢情愿地讨厌对方,现在他这么安静地坐在那里烤着兔肉,修长白皙的手指缓缓转动树枝,黑眸微垂,银丝悄悄从肩头滑落,眼底魔纹鲜红欲滴,竟有几分……妖冶。
      
      他以前竟没注意到,风鸣师弟生着一副足以令人嫉妒的好皮相。
      
      鬼使神差般,他开口道:“风鸣师弟,你真好看。”
      “……?”闻朝诧异抬头,“什么?”
      
      “没什么,”承衍慌忙别开眼,“我……我是说,你这兔肉烤得真香。”
      
      架子上的兔肉烤得外焦里嫩,滋滋冒油,扑鼻的香味直往人脑子里冲。
      
      闻朝方才正专心致志地想“给师尊炼丹药”的事情,着实没听到那句“你真好看”,这会儿他回过神,接上了承衍后面的话:“要尝尝吗?”
      
      “不……不要,”承衍倔强地别过头,“虽然……烤得确实很香,可我们扶云派有条约定俗成的规矩,凡本派弟子轻易不得杀生,师弟你……以后还是不要这样做了,免得被掌门责罚。”
      
      “是吗?”闻朝还真不知道有这条规矩,心说那未免也太可惜了,不能杀生,还怎么品尝美味的食物?
      他四下环顾一圈,发现风枢早受不了烤肉的香味,不知跑哪里躲着去了,只好叹气:“看来这烤兔子,注定只能我一个人享受。”
      
      承衍看着他吃,被勾得心痒难耐,喉结滑动,唾液疯狂分泌,辟谷多年之后第一次想吃东西。
      
      没坚持多久,他便放下了第二道自尊,小心地凑到闻朝旁边,低声道:“就尝一口……应该没问题吧?”
      
      闻朝看他这样子,不觉十分好笑,直接递给他一整条兔腿。
      
      承衍咬了一口兔腿,在嘴里咀嚼一番,登时眼前一亮。
      闻朝:“好吃吗?”
      承衍连连点头:“好吃,你手艺真好。”
      
      闻朝欣然接受了这份夸赞,便听对方又说:“山上还有好多雪兔,下次你要抓的话,可以叫上我,我知道它们的窝在哪。”
      “……?”
      
      承衍:“这些兔子繁殖得太快了,虽然外门弟子一直在吃,可数量总也不见少,有时候它们还会啃坏庄稼……我们这也算是为民除害吧,师尊和掌门他们一定会原谅我们的。”
      
      闻朝:“……”
      好家伙。
      刚才还说不能杀生,现在不光要杀,还要多杀,甚至连借口都给自己找好了?
      
      承衍兄也真是个人才。
      
      两人分享完一整只肥美的烤雪兔,闻朝捡起剥好的兔皮,承衍突然咳嗽一声:“你……那个……要把这东西拿回去给掌门做护腕?”
      “是啊,怎么了?”
      
      承衍诡异地脸红起来,视线乱瞟:“小师叔跟我说……魔修最喜欢拐个貌美体弱的仙人圈做炉鼎,然后拿什么貂毛狐狸毛给仙人做围领,尤其是师徒之间,你是不是也……”
      
      闻朝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魔修”指的是自己,“貌美体弱的仙人”指的是晏临,登时拧起眉:“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才不是那样的徒弟!”

  • 作者有话要说:  晏临:可为师是那样的为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