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是吗,你……”晏临一句话没说完,又没命地咳起来,边咳边断断续续地说,“有这份心意,为师便……知足了。”
      
      “师尊你别再说话了,”闻朝内心焦急,语速也不自觉快了几分,“我们快些上山。”
      
      可晏临却已无法坚持,每走一步都仿佛踩在刀尖上,鲜血不断从他大腿处的伤口涌出,浸透了雪白的道袍,顺着衣袍下摆滴落在地上。
      
      闻朝停下脚步,低头看了一眼。
      这样的出血量……怕不是伤到大动脉了……
      
      在这条“通天梯”上,每一座石灯都是一个小型法阵,人在此处无法动用任何术法,扶云峰又禁一切飞行法器,因此想上山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完通天梯——这是扶云派的排面。
      
      而现在,他们的排面亲手困住了他们的掌门。
      
      就在闻朝考虑要不要背着师尊上山时,忽然听得晏临掌中响起了一声清越的剑鸣。
      剑鸣引发了一阵地动,山顶方向竟出现一群白鹿,白鹿似有灵智,蹄不点地,仿佛踏云而来。
      
      闻朝惊讶地看向那群白鹿——对了,他记得书里写,这些鹿是晏临受伤之后重要的出行工具。
      
      在外人面前,剑修清冷出尘,身骑白鹿,携风雪而来,可谁又知道,那副平静无澜的面孔底下,是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的烈火的炙烤。
      
      晏临翻身上了鹿背:“走。”
      
      闻朝也骑上白鹿,鹿群行动迅捷,瞬息之间已至山顶。
      
      前方是一片竹林,竹林掩映着晏临的仙府“白鹿居”,而日月泉就在白鹿居内——书中描述,这是一眼神奇的灵泉,泉眼自中间一分为二,一半冷冽刺骨,名月泉,另一半却滚烫灼人,名日泉。
      
      灵泉隐在乱石之中,青石覆雪,自成景致。闻朝还未完全接近,便感觉到了一股充沛的灵气。
      
      白鹿将他们放在灵泉附近,闻朝刚从鹿背上下来,便见一道白影从青石上掠过,紧接着是入水声。
      
      他看到青石上刚刚滴落的新鲜血迹,不禁头皮一麻——师尊居然直接跳进灵泉里去了?伤口沾水会感染的!
      
      他刚刚穿书,观念还没能完全从“科学”转变成“修仙”,心急如焚地绕过青石,就看到晏临在冷泉中盘膝而坐,合着双眼,已然入定。
      
      鲜血很快将一池泉水都染红了。
      
      闻朝倒抽一口冷气,心说这可如何是好,师尊被他的魔火灼伤,伤口一直无法愈合,气血不断消耗,后来几乎去了半条命。
      
      灵泉、仙药都不管用,那……
      
      他想到这里,忽然灵机一动——血流不止,无非是因为血管破裂,缝合起来不就好了吗?
      修仙世界的方法不管用,他还可以用更高级的医疗手段!
      
      这么想着,他摸向自己的手指,从储物戒中摸了一件法宝出来,蹲在灵泉旁边,劝晏临道:“师尊,你起来好不好?伤口在水里泡着会血流不止的,弟子有办法给你止血。”
      
      晏临平静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好。”
      他说罢,伸手轻轻一撑,坐在了灵泉边缘的石头上。
      
      闻朝又从储物戒里摸出一把剪子,将伤口附近的衣料全部剪开。即便已经有心理准备,可伤口彻底暴露在他眼前时,他还是忍不住心惊。
      
      这伤实在太深了,才刚刚离开冷泉的低温,鲜血便又蜿蜒而下,在晏临苍白肌肤的映衬下愈发扎眼。伤的地方也不太妙,再往上一寸的话……
      
      闻朝内心颤动,连忙洗净双手,从那件护身法宝上抽了一根丝线出来。
      这法宝是师尊送他的,由天蚕丝制成,天蚕丝细且坚韧,能抵御绝大多数的仙术攻击,缝合伤口自然也不在话下。
      
      他伏在晏临身前,刚刚伸出手,又有些犹豫了。
      
      虽说他生前也泡过实验室,在动物身上进行过无数次解剖和缝合,可……到底没在人身上试过。
      
      闻朝精神高度紧张,疯狂在内心暗示自己“你可以的”,反正这是修仙世界,总不会被他缝针缝死吧。
      
      这么想着,他掌心招出一簇火苗,将丝线在火边烧了烧,用灵力将血扫开,引导着丝线对伤口进行吻合。
      
      因为太过专注,他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而晏临在这样的痛楚之下,居然一动不动,连气息都没有紊乱半分。
      
      闻朝埋着头,并未留意到晏临抬起手,轻轻捏住了一缕他掉在肩头的发丝。
      
      因为入魔,他满头青丝已然变成了白色。这白发刺痛了晏临的眼,后者默不作声地盯着他的发顶,眼神中似有什么克制而隐忍的情绪悄然浮出水面,愈演愈烈,几成灼人之势。
      
      半个时辰之后,闻朝长舒一口气:“好了。”
      单根的天蚕丝几乎透明,用来缝合伤口,肉眼甚至看不到线头。
      
      闻朝为自己的绝顶聪明拜服,师尊这么好看的一双腿,若是留下伤疤就不好了。
      
      晏临不着痕迹地收回手,依然是平素里冷漠疏离的样子,唇色因失血过多显得有些浅:“嗯。”
      
      闻朝试探道:“师尊你……不疼吗?这里居然连麻药都没有,我都担心……”
      担心你会因为剧痛而晕倒。
      
      晏临目光微动:“若风鸣真心替为师疼,为师便不疼。”
      
      闻朝一顿。
      这话什么意思?
      
      他疑惑地打量了对方好半晌:“弟子不想让师尊疼。”
      “为师记下了。”晏临将手拢进袖中,抬起胳膊,“扶我一把。”
      
      闻朝忙搭了手,扶着晏临回到仙府,让他在床榻上坐下,后者随手捏了一道仙术,身上已经破损的道袍赫然变成了新的。
      
      闻朝在他身前站了一会儿,小心地问:“师尊……不责怪弟子吗?”
      “何出此言?”
      “弟子害师尊受伤,还入了魔,差点酿成大祸……”
      
      晏临摇摇头:“差点酿成大祸,那就是还没有。入魔并非你所愿,为师早知你命中有此劫难,依然没能护好你,是为师之过,又谈何责备呢?”
      
      闻朝一愣。
      
      “你不必自责,”晏临看着他的眼睛,“只要你一日还活在世上,便一日是我徒弟,我知你本性如何,只要你守好本心,其他的就交给我,为师会一直护着你的。”
      
      闻朝被这番话砸得有些蒙,许久才反应过来,心头不免有些温热,又有些酸涩。
      有这么好的师尊,闻风鸣……怎么舍得入魔?
      
      晏临没再说别的,垂下眼:“为师有些累了,想睡一下,你想走的时候便走吧。”
      “……好。”
      
      晏临背后那根时刻挺直的脊梁一松,在硬榻上躺了下来。
      
      像晏青崖这种境界的修仙者,实际是不需要休息的,但他今天许是伤得太重,一合上眼,很快就睡了过去。
      
      闻朝一直守到他睡着,这才起身要走。
      
      就在他起身的瞬间,突然感觉胳膊一紧——晏临伸手拽住了他的衣袖,双目紧闭似在梦中,薄唇微动:“小朝。”
      
      小朝?
      这是在叫魔尊吗?魔尊的俗名也叫闻朝?
      
      闻朝垂眼看着榻上的人,只觉心情复杂得要命,他什么都没有说,轻轻挣开晏临的手,悄无声息地退出了房间。
      
      他将后背靠在房门上,低头摩挲着食指上的储物戒——戒指由白玉制成,戴在手上异常冰凉,上面仿佛还残留着师尊的气息。
      
      这枚戒指是晏临亲手雕刻的。
      很难想象,师尊那双握剑的手,也会为爱徒雕刻这种细小的玩意。
      他在戒指上一点一点刻下细小的纹路时,是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情?
      
      戒指自动在闻朝指间隐去,不知怎么,他竟觉得冰凉的戒指上涌出一丝温暖。
      这份温暖顺着血脉淌进心口,似乎勾起了他心底里某种隐秘的情绪。
      
      好羡慕啊。
      能被人护着,能有人在睡梦中唤自己的小名,能有人亲手为自己雕刻戒指,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活着的时候,他总是在充当“哥哥”这个角色,福利院的那群孩子中属他年纪最大。因为幼时及时找到了骨髓配型,成功保住性命,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成了众人眼中“被幸运女神眷顾的存在”。
      
      被神眷顾的人,似乎总要代替神为其他人降下福祉,闻朝乐意当这“神的使者”,可当他因重病无法起身,那些被他照顾过的孩子们围在他病床边哭泣时,他才恍然发觉,原来自己这短短二十余年的人生中,一直在当别人的依靠,当他累了病了,却没有一个人能给他一双可供依靠的肩膀。
      
      唯一支撑着他的,反倒是……一个只存在于书中的角色。
      
      现在他死了,来到了那个“可供依靠”的人身边。
      
      闻朝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突然像放下了什么似的,眼尾轻轻地勾了起来。
      他自由了。
      再没有什么能压在他身上,他可以安安心心地重新享受一次人生。
      
      闻朝轻手轻脚地离开白鹿居,并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晏临缓缓睁开了眼。
      
      晏临伸出拢在袖中的手,指尖绕着一根雪白的发丝。
      
      发丝是他从闻朝肩头上拈来的,他盯着这根发丝看了许久,从枕下摸出一个香囊,小心翼翼地将发丝放进了香囊里。
      
      他把香囊凑在唇边,重新合上眼,如释重负般轻声道:“你回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闻朝:弟子不想让师尊疼。
    晏临:为师记下了。
    闻朝:……不是这个疼啊QAQ
    除了师尊,确实没有什么能压在我们朝朝身上了:D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