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她跟三水文化传媒的合同应该签了不止5年吧?”江画拨着碗里的菜,胃口去了大半:“合同还没结束,她就这么公然地贴近天映娱乐,”说到这她不禁冷笑一声,“看来三水文化是要她带新人。”
      
      牡丹笑看着身旁的人,赞赏之情溢于形色,当年画画初出茅庐,能那么快在娱乐圈站稳脚跟,除了江伯父的背景,她自己能力也是相当出众。
      
      “还是我画姐厉害,一言切中关键,”吴浩端起紫砂茶盅:“三水文化近年签了不少新人,斐韵依15年初拍《逍遥行派》带了一三水的新人景语进组,拍《沙漠烟尘》带了两,不过不止她,三水的几个火的都在带新。”
      
      “这几年博恒传媒……”
      
      吴浩见江画欲言又止的样子,他也能猜到她想要说什么:“五年前那件事在圈里影响很大,你离职之后,博恒传媒名下的艺人出走近八成,因为‘淫媒’的事,新人几乎都是闻博恒色变,没人愿意投到博恒名下。”
      
      江画放下筷子,后仰倚在椅背上,神色显得有些落寞:“是我连累了博恒。”
      
      博恒的三老板曾经是她爸爸的兵,因为喜好话剧,在一次出任务受伤后,就拿着国家给的钱和两个志同道合的人开了一家传媒公司,“当年箫叔不该不顾舆论护着我。”
      
      “你也别想太多,”吴浩喝了一口茶:“博恒旗下虽然没有什么出色的艺人,但博恒的大老板柏国庆可是辉诚地产的大股东,他的独子柏咏峻那就更是个人物了,开创了线上电商——名仕聚品,身家近百亿。”
      
      “辉诚地产?”牡丹有些惊讶,他们家现在住的那一片可都是辉诚地产开发的:“那可真是个大财主。”
      
      “确实,”吴浩夹了一块冰草:“对了,柏国庆好像就是你们安城人,靠倒卖服装发家的,还办过纺织厂。”
      
      江画是知道柏国庆的,不过她在博恒任职的时候,却一直没有见过这位大老板,听箫叔说大老板的妻子身体不好,且人还要顾着辉诚地产,那几年又是经济危机,所以难能分、身。
      
      “画姐,你就没打算过再回博恒?”吴浩其实挺好奇江画这次重回娱乐圈的目的,是准备报完仇就退,还是想一直干下去?
      
      “没有,”江画轻轻摇了摇头:“不过以后如果有机会应该会合作。”
      
      吴浩放下筷子,面上露了一些难为的笑:“那个……姐,你刚开工作室,手底下应该缺人吧?”
      
      见他这表情,江画挑了挑眉,笑问:“怎么,你有人要推荐给我?”不等吴浩回应,她自嘲一句,“首先申明,我目前名声真不好,跟着我,可能暂时不能给她好的资源,但我一定选……”
      
      “姐姐姐……真用不着,”吴浩见江画这样认真,赶紧把话说完:“是我亲妹吴清,您别费那么大劲儿,”手指自己的这张脸,“我妹跟我长得有七分像,五音不全,进圈演戏只能走谐星,不过她没有娱乐细胞。”
      
      江画明白了:“你妹妹想做艺人经纪人?”
      
      “对,是有这个规划,”吴浩收了面上的笑:“姐,我就这么一个妹妹,交给其他人也不放心,丹子不是要入圈吗,您带带她给丹子打打下手呗?吃喝不用你的,工资我开……”
      
      “胡说什么呢?”江画乐了:“我是周扒皮吗?只要她不嫌弃我这名声,肯吃苦耐劳,就让她来吧,我能教的一定都教给她。”
      
      “谢谢姐,”吴浩端起茶盅起身敬江画和牡丹:“以茶代酒,日后就请两位多多关照在下小妹了,我先干为敬。”
      
      牡丹和江画也连忙起身相应:“太客气了。”
      
      这一顿饭吃得可谓是宾主尽欢,不过最后江画有些恼,因为吴浩竟早把单子给结了,“你这是干什么,我五年没工作,你怕我没钱啊?”
      
      “说什么呢,”吴浩拉着江画,招呼牡丹走向电梯:“你是我姐,丹子就是我妹子,你们来了申城陪我一大老爷们吃饭,我还能叫你们买单,混不混了?”
      
      “下次,”江画手点了点吴浩的臂膀:“下次再这样,我遇着好姑娘也不给你介绍。”
      
      吴浩大乐:“这可是你说的,我对对象的要求不高,没丹子漂亮没关系,但心一定要稳。”
      
      “成”
      
      牡丹觉得这吴浩还挺不错,身上没有一点不该有的浮夸:“电梯来了,”话音刚落,就听叮一声,电梯门打开,里面有人。
      
      这时吴浩和江画已经没声了,他们看着牡丹极其自然地跨进电梯,想要叫她,但又觉有些突兀。
      
      牡丹站在电梯里,疑惑地望着还不动作的两人,按着开门键问道:“你们不走吗?”
      
      他们这是怎么了?见江画那眼神,她慢慢扭头向后,一高一矮两男的,高的那位目测有185公分,戴着墨镜,看五官像是混血,而且还是混得绝对成功的那种,不过瞧着对方冷硬的下颚就知很不好惹;矮的那位大方笑脸,还算可亲。
      
      她回首:“画儿,以后美国大片少看一点,”特工什么的都是传说,她大中国安全得很。
      
      江画轻呼一口气,拉着吴浩走进电梯,她家丹子压根就没认出中国的传奇影帝,吃饭时吴浩说封珃回国了,现在算是被证实了。
      
      燕青也没想到会在这遇着江画,几年过去了,她还真是一点都没变,瞥了一眼身体略有僵硬的吴浩,心中有了猜测,从背后开始打量牡丹,这姑娘的条件可比刚刚那位要好太多。
      
      出了电梯,牡丹就系上大衣的腰带:“浩哥,你留步吧,我们车子就在对面,五分钟便到了。”
      
      “我车也在对面停车场,”吴浩跟在江画和牡丹身后,他倒是想厚着脸皮与后面那两位打招呼。
      
      只是自己进圈的时候,封珃已经离开了天映娱乐,极少在国内活动,所以从业六年,他是一次都没摸着这位大影帝的边边。
      
      江画挽着牡丹:“那就一起吧,”丹丹还未入圈,她可不想她现在就上头条。
      
      燕青憋着笑,心里那个爽啊,终于有人不吃他身边这位的颜了,瞧瞧人家大美人那自然不做作的步履,她是真没认出封珃。
      
      现在已经快夜里12点了,即便申城是不夜城,这会路上也没什么行人了。吴浩一直静默无声,牡丹就算是再迟钝也发现不对了,凑近江画低语问道:“这是怎么了?”
      
      “一会跟你说,咱们走咱们的,”江画加快了脚步,她明天有空一定要去给丹丹买几副大墨镜,这圈子太小了,出门就遇上个最致命的主儿。
      
      稍稍扭头,眼角余光见那两一高一矮还跟着,牡丹蹙眉点头:“好,”她怎么感觉自己和别人不在一个频道上?
      
      到了地下停车场,跟吴浩道别后,牡丹等江画系好安全带,立马发动车子,只是将将出了车位,就见一黑色奔驰商务从岔口拐到了她们前面,长舒一口气:“原来人家不是跟着我们的。”
      
      “你脸大,”江画哭笑不得,侧身问道:“矮的那个认不出不怪你,但封珃啊,你怎么能连封珃都认不出?”人好歹也是一世界顶级的大帅哥、黄金单身汉,她现在是认同蓝丽娟女士的话了,牡丹美人儿压根没开窍。
      
      “封珃?”牡丹惊愕了:“他戴着墨镜,我两眼又不是X光,”努力回忆刚刚在电梯里的境况,她不得不承认:“他确实长得挺美化市容的,也就比巴菲特……”
      
      “闭嘴,”江画现在不想听她提偶像,拿出手机开始搜罗一些专业模特的大片:“今晚你还有功课要做,”明天早上10点就要开始拍摄了,在这之前她得给牡丹洗洗土气。
      
      另一边,燕青开着车直奔长宁区:“江画这是准备再带人了?”
      
      同为艺人经纪人,他很不喜斐韵依那一群踩着自己经纪人上位的丫头,这么多年也在封珃的许可下拦了很多与三水文化传媒、大晨娱乐等公司的合作,只是没想到今天武昭会亲自带着斐韵依来见封珃。
      
      “江画的父亲应该退休了吧?”封珃能理解江画当年的作为,她有在乎的人,所以行事才会束手束脚。
      
      “要不是因为那一出,江画现在怎么着也是一金牌经纪人,”燕青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望着车外的封珃:“武昭那边,你怎么打算?”
      
      封珃没什么想法:“他既然开口了,那就当是还他当年的人情吧,”毕竟没有武昭,将将18岁的他也没钱跟周海宁打官司。
      
      “武昭也该懂得适可而止了,”他曾是武昭的助理,自天映签了封珃,就一直负责封珃的事宜,没人比他更清楚封珃在天映的那10年,给天映赚了多少钱,带来了多少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价值。
      
      “也许他不是不懂,”封珃看着游离在夜色中的几个醉酒的年轻男女,语调极其平静地说:“只是认为面对我,没有适可而止一说。”
      
      燕青不屑地冷嗤一声:“那他这算盘就打错了,”现在的封珃早已不是18岁的封珃了。
      
      回到酒店,江画和牡隽连了视频,听说今晚小家伙霸占了她的床,便立马让牡隽把视频对上儿子,瞧着肉团子睡得小脸红彤彤的,心都化成了水:“这边很顺利,我们过两天就回去了。”
      
      牡丹洗漱好,从行李箱中拿出笔记本,开始对着模特大片学习拍照的动作、姿势。江画见状三言两语就结束了视频,在一旁指点:“下巴微仰,右手抬高一点。”
      
      “这样行吗?”牡丹学得很认真,既然决定入圈,那就用心点,虽然没想过赚大钱,但正如画画所言小钱也不是那么容易赚的。
      
      “表情要到位,”江画又换了一张大片:“你也不要太过紧张,明天洛莱的人和吴浩肯定会教怎么拍的,咱们现在就是预热预热。”
      
      “明白。”
      
      次日一早,两人7点就起来准备,9点江画开车带着牡丹到了洛莱位于闸北的总部大楼。吴浩调试好设备正等着,听说她们来了,就拉着一圆脸小眼戴着金框大圆眼镜的姑娘下了楼。
      
      “哥,人不会嫌弃我伤形象吧?”身高只有157公分的吴清很紧张,毕竟这是她入圈的第一步,手不住地在捋着自己黑油的大辫子:“你别盯着电梯呀,先瞧瞧我……我怎么样,有没有黑眼圈?”她可是连夜驱车赶来的。
      
      这要不是亲妹,吴浩都不想认识她:“就一小助理,你想得能不能少点?”也不知道他爹妈当年是怎么想的,竟宁愿被罚款,也要生下这么个东西?
      
      牡丹和江画坐在洛莱大厦一楼的休息室中,前台的美女还给她们到了两杯白开水,吴浩来的时候跟前台打了声招呼,就进了休息室:“画姐,丹子……”
      
      他刚出声,就被身后的吴清拨开了,有点壮实的姑娘踩着一双耐克跑鞋一下子窜到前面:“画姐,丹丹姐,我是吴清,以后请多关照。”
      
      “这就来了?”江画打量了头身不相称的吴清,后看向一脸嫌弃的吴浩:“人,我收了,工资暂时只有4000,”这在行内是高价了。
      
      “不给也成,我有钱,”吴清偷偷地瞄了两眼坐在江画对面笑看着她的牡丹,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着,就主子这小模样,得迷死圈里一众老少爷们,她怎么觉得自己要火呢?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