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同居 ...

  •   “赚是挺能赚的,不过……”虽然发现束烟没什么常识的时候就有了疑惑,但顾斐也想过,或许是黄琅为了方便控制束烟,所以只对他解释了娱乐圈的事,却没教给他生活上的常识。
      可现在束烟居然问“娱乐圈顶流”赚不赚钱。
      
      “一年能赚五、五千万吗?”顾斐话没来得及出口,被束烟抢了先。
      如果一年能赚五千万,三十二年就能还清,而且养孩子差不多也要个二三十年,应该能赶在玄清飞升前。
      
      束烟眼中的期盼过于强烈,顾斐只能先回答:“如果真能成顶流,别说一年五千万,就是一年五亿都是绰绰有余。不过……”
      顾斐的这个“不过”又没能接下去,束烟的眼睛简直是在发光,他实在没法对着这张朝气蓬勃的脸泼冷水。
      
      “我一定要成为‘娱乐圈顶流’!”如果说之前只是为了拖住玄清随便扯了个理由,这回束烟却是真心实意了。
      一年赚五亿,只要四年就能还清了!
      
      虽然很难,但顾斐终于还是问出了口:“小狐狸,你知道‘娱乐圈顶流’是做什么的吗?”
      
      “唱歌跳舞还有演戏,就是以前戏园子里唱戏的吧。”束烟见顾斐脸色奇怪,问,“我哪里说错了吗?”
      
      前半句是说得没错,但听到后半句,顾斐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唱歌跳舞还有演戏,你会吗?”
      
      束烟不太好意思:“我会唱戏。”
      顾斐心里“咯噔”一声。
      
      “我以前去戏园子里偷偷学过,应该差不多吧?”
      
      哦豁。
      完蛋。
      
      束烟一脸天真,顾斐捶了下自己的胸口,才忍住没露出异样。
      就束烟这反应,他显然唱歌跳舞演戏全都不会,并且完全不了解娱乐圈。
      
      不是说会唱戏不好,作为特殊才艺展示,这技能甚至还能成为加分项。但会唱戏的作用也仅仅止步于此。娱乐圈是年轻人的世界,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是会专门去听戏的。
      要把一张白纸,就算这是张特别特别漂亮的白纸,捧成娱乐圈顶流,那也是地狱难度啊!
      
      顾斐道:“能让我们看看你唱得怎么样吗?”
      
      束烟瞅了闭眼打坐的玄清一眼,挠挠头:“好。”
      他是真的只偷偷学过,根本唱不完完整的一曲。
      
      顾斐整个人都失去了色彩。
      
      束烟有些羞愧:“我就会这么多……我知道不够,我可以再去戏园子学,我会努力学好的!”
      
      顾斐很快就缓了过来,作为一个商人,怎么能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和从绝境中找到生机的眼光。更何况束烟的情况并没那么糟糕。
      虽然束烟的“会唱戏”等同于小孩子跟着电视学了唱歌跳舞的水平,但他的音色很好,形体也过关,再加上逆天的颜值,只要好好教教,不仅出道没什么问题,甚至小红一把也可以保证。
      但成为顶流,那就要看束烟的努力程度以及缘分了。
      
      “现在唱戏已经不流行了。”顾斐狠狠心不再绕弯子,又赶在束烟脸色变白前解释道,“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既然你本来就有好好学唱戏的觉悟,那学唱歌跳舞也是一样的。”
      
      “‘娱乐圈顶流’不是唱戏的吗?”束烟有些茫然。
      
      顾斐已经恢复从容:“当然不是,我先找几个选秀节目给你看,明天再给你仔细介绍圈里的事。”
      
      陆微寒的常识科普已经花了不少时间,而束烟对娱乐圈的误解,显然不是靠三言两语就能破除的。再者束烟想进入娱乐圈,那也必须给他仔细解释圈中的规则。
      要讲的内容太多,索性放到明天。
      
      顾斐想叫醒玄清,后者却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束烟看着屏幕上唱唱跳跳的年轻人一脸疑惑,玄清则一直看着他。
      “师兄,回去了。”
      
      束烟闻言抬头,眼中隐隐有着不舍。
      只是跟玄清待在一起,他都很满足了。
      
      然而下一秒,他的不舍就变成了警惕。
      玄清道:“你们回去,我留下。”
      
      顾斐诧异:“师兄这样不好吧?”
      
      “同居有助于拉进关系,我也可以教他娱乐圈的规则,没有什么不好。”
      
      顾斐冲陆微寒使了个眼色。
      你都教师兄什么了!
      
      陆微寒无辜摇头。
      她没教这个啊!
      
      顾斐劝道:“师兄啊,话是说得没错,但是同居不同居的,你得问问束烟的意见啊。”
      
      下午才发生过差点奔上高速公路的事,束烟哪敢答应让玄清留下来,尤其还是只有他留下来。
      “我不要。”
      
      玄清不解:“为何?”
      
      想起下午的事束烟就脸红,他用手机挡着脸:“就是不要。”
      
      “师兄好了好了,慢慢来慢慢来。”顾斐低声劝着,就怕玄清认定了非要留下。
      
      不过束烟的抗拒还是有用的,玄清虽然微微皱起眉头,但还是答应道:“好。”
      
      玄清三人离开后,束烟依旧蹲在沙发上看选秀视频,只是他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唱戏不行。唱戏不也是又唱又跳,跟屏幕里的人做的事没什么不同啊?
      
      束烟正纳闷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他以为是顾斐他们有事去而复返,毫无戒心地开了门后,却看到了独自一人的玄清。
      
      玄清道:“我还是认为,同居是有必要的。”
      
      这可真是惊吓了,束烟“咣”地一声关上门,才敢冲外面吼:“不要!”
      然而他一转头,却发现玄清已经进了屋,并且端坐在客厅中央。
      
      “为何不要?五百年前……”
      
      “嘭!”伴随着一声巨响,束烟极其迅速地进了卧室,并且关门落锁。
      
      玄清的话自然没有说完。
      上天入地劈山填海,几乎无所不能的修真界第一人,第一次感到了由衷的困惑。
      五百年前,小狐妖宁可舍弃自己的朋友,也要住在他的山头附近,并且一住就是两百年。他还知道小狐妖会时不时溜进他的洞府,躲在角落偷偷看他,可为什么现在却不愿意与他同住?
      
      束烟锁了房门还觉得不安,他缓缓坐下,用背抵住门板企图寻找更多的安全感。
      他给顾斐打了电话,结果却得到了爱莫能助的回答。
      ——玄清用阵法把顾斐和陆微寒困在了山海大厦。
      
      也就是说,如果玄清要做什么,就真的没人能阻止他了。
      束烟忐忑地抵着门板熬了半宿,外面始终没有动静,他逐渐抵不住困意打起了瞌睡。
      
      昏昏沉沉中,束烟忽然睁眼,对上了玄清清澈的双眼。
      玄清正抱着他,把他往床上放。
      
      束烟猛地扯过被子裹住自己,飞速滚到床的另一边,惊恐道:“你想做什么!”
      
      玄清没有回答,只默默地躺上了床。
      
      “你不许上来!”束烟急得都带上了哭腔。
      他不想被玄清强迫,因为如果真的变成那样,就意味着他在玄清眼里,只是一个生育工具。而且他也不想玄清这样做,他喜欢玄清,更不想玄清的形象崩坏。
      
      然而玄清躺下之后,只闭上了眼睛:“我看了372本小说,其中有289本,两个主角的关系都在同居之后变得更好。所以我认为,同居是有必要的。你不必害怕,我不会做你不愿意的事。”
      
      骗子。
      束烟在心里委屈地骂,同居就是他不愿意的事了。
      
      玄清的呼吸渐渐均匀,似乎真的只是想跟他睡在一起这么简单。束烟心里的惊恐渐渐消退,同时却又升起另一种情绪,让他无法忍受和玄清同床共枕。
      
      虽然他和玄清发生过关系,但那时候他稀里糊涂的,根本没什么实感。
      可现在玄清明明白白地睡在他的旁边,他能听到他的呼吸,能看清他的睡颜,柔软的床铺也因他睡下的凹陷发生了轻微的倾斜,仿佛要带着他靠近他。
      
      这太让人害羞了。
      束烟把脸埋进被子,怎么也无法安心入睡。
      
      发现玄清确实没有别的意图后,惊恐就成了欣喜,但也正是这份欣喜,成了折磨他的源头。
      束烟被折磨得发疯,天知道他多想和玄清像真正的情侣一样亲亲抱抱。
      可是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
      玄清会误以为他愿意双修了。
      
      束烟咬了咬舌尖,抑制住自己的冲动,然后忽地扑过去吻住了玄清。
      
      大乘期的修士几乎就是移动的灵气聚集体,哪怕玄清没有主动给出灵力,自然外溢的那点也够用了。
      束烟狠狠吸了一口玄清的灵力,接着飞快离开卧室,进了另一间客房。关门落锁后,抓紧时间变回了原形。
      不管怎么样,还是原形更安全一点。
      
      小毛团子奋力蹦跶了几下,才终于爬上床铺。
      这是束烟能做出的反抗极限,而且折腾了大半个晚上,他也累了。小狐狸在床铺中央卷成一团,自暴自弃地沉沉睡去。
      
      屋外的玄清,犹豫片刻,终究还是收回了打算开门的手。
      前所未有的困惑侵扰着有天才之名的修真界第一人,他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现在的束烟会对他这么抗拒。明明曾经的束烟,总是找机会接近他。
      
      玄清并不需要睡眠,之前闭眼只是为了配合束烟,这会他索性就地打坐,在束烟门外修炼了起来。
      
      安心睡到天亮的小狐狸,迷迷瞪瞪地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才终于找回警觉。
      见玄清没有进来,束烟松了口气。他无视心里那点莫名的失落,蹦下床铺打算出去。
      虽然玄清可能还在,但既然晚上他没动手,白天当然也不会。
      
      然而到了要开门的时候,束烟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原形的狐狸爪子拧不开门锁!
      

  • 作者有话要说:  束烟:QAQ救命……
    玄清:(我一定要跟我老婆睡一起)
    其实憨憨一直注意着小狐狸啦,小狐狸在他洞府里蹦跶都是他默许的。不过以前他没rua过小狐狸,就只是看着小狐狸玩,后来rua过之后就控制不住了_(:3JZ)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