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宋雎窈在一阵挣扎的哭声中醒来,绝望愤怒和崩溃等激烈又黑暗的情绪包裹着她,让她睁开双眼的同时泪水奔涌而出。
      
      她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被眼前的场景惊住,她在一个老旧的乡下小屋内,正躺在地上,额头一阵痛,前方的床上,一个男人正在拉扯一个女人的衣服,女人挣扎的双手柔弱无力,嘤嘤哭泣的声音更刺激得男人兽性勃发。
      
      一瞬间时间仿佛凝固,所有声音都短暂远去,她抬起手,看到一只黝黑的瘦小的小鸡爪一样的小手,她,重生了,回到的是……她的第一场审判中。
      
      《正义审判》一季至少八集,一集直播时间长达半个月,每一集都是一场全新的审判。
      
      每一集都是一个人生,对于被审判者来说,一个人生一个地狱。
      
      在这一场审判里,这场人生中,节目组给她安排的成长背景是出生在十八线城市的农村,父亲是个木匠,母亲美丽柔弱又无能,是一个完全无法自立和保护孩子的女性。十岁的时候父亲外出发生事故死亡,因为是过错方,赔光了家里的钱,两母女一穷二白,相依为命。
      
      现在正是父亲已经死亡,美丽的母亲被村里的一个二流子深夜闯入家中意图不轨的时候。曾经自己是如何做的?她被推倒昏迷不久后醒来,看到这一幕,急急忙忙上前去救母亲,一个瘦弱的十岁孩子如何抵挡得住强壮的男人?
      
      所以她被重重一推,整个人摔在了墙角的椅子上,椅子上的钉子在她脸上划出了长长一道伤,满脸的血吓到了二流子,他放弃行凶跑走。而这道伤疤从此跟随她一生,让她被嘲笑,让她自卑,让她不敢抬头直视他人。
      
      宋雎窈看着眼前的场面,神色冰冷,她从地上站起身,转头走了出去。
      
      她走进厨房,从墙上挂着的刀具栏上取下一把最锋利的菜刀,又回到那个房间里去。
      
      那光屁股的男人即将得逞,精虫上脑,根本没有发现宋雎窈来到了他的身后。
      
      宋雎窈爬上床,蹲在了男人的头顶,悠然自若地伸手抓住男人乱糟糟的短发,将菜刀搁在了他的脖子上。
      
      脖颈上突如其的冰冷锋利和头发被揪住的感觉,让二流子瞬间动作僵住。他僵硬地看过去,看到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女孩蹲在边上,一手持刀,歪着脑袋看他。
      
      宋雎窈很瘦,面上都没有多少肉,以至于一双眼睛大得有些吓人,此时那双眼睛黑得像浓墨,没有一丝高光,就这么平平静静地看着他,一点儿也不像正常儿童的眼神,诡异极了。
      
      二流子只觉得瞬间血液冻结,强烈的撞鬼般的恐怖感袭上心头。包括身下的美人和这寂静的深夜,都蒙上了一层恐怖的色彩。
      
      抓住他头发的力道并不大,只是稍微固定住了他的脑袋,他却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不能动弹一下。
      
      被压在下面的柳滟也吓呆了。
      
      “你在做什么?”宋雎窈缓缓地问,声音沙哑,但能听出一丝童音,似乎还夹杂着一丝天真。在二流子听来更可怕了,各种惊悚恐怖片片段涌上大脑,吓得他浑身哆嗦起来。
      尤其是,他感觉到脖子上锋利的刀刃一下下的,轻轻在皮肤上划动。
      
      “对、对不起,原谅我……”二流子小眼睛里含着泪花,从咽喉里挤出声音来。
      
      “对不起?这三个字好廉价啊,比街边贩卖的大白菜还要便宜呢,甚至一毛钱都不用花费。”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放过我……”二流子眼泪流出来了,膀胱已经在瑟瑟发抖,即将失禁。
      宋雎窈的眼神实在太可怕了,就像全世界所有的黑暗都凝聚在了这一双眼中,反射不出一丝光亮。这种眼神出现在一个孩子身上,更是恐怖。就好像他真的会被杀掉一样。
      
      “我可以放过你哦。”宋雎窈嘴角勾起一点儿弧度,配合着她的动作和眼神,天真又残忍,恐怖邪恶,“但是如果你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杀了你,一刀刀把你的肉片下来,再让你吃掉。”
      二流子吓得说不出话了。
      
      宋雎窈挪开刀子,站起身,阴沉沉地盯着他。
      
      二流子立即从床上逃下去,腿软地摔趴在地上,又无头苍蝇般慌乱地爬起来,跌跌撞撞跑出去了。水渍从他身上漏下来,在他们家地上拉出了一条歪歪扭扭的线。
      
      “窈、窈窈……”细弱的女声怯生生地唤道,柳滟抓着衣领坐起身,满脸眼泪,看着宋雎窈的眼神充满恐惧。
      
      宋雎窈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柳滟生得很美,一点儿都不像农村人,像个大城市里被娇养得娇滴滴的富家千金,皮肤白嫩,指腹没有丝毫茧子,纤细手腕上戴着玉镯子,成色不算好,却已经足够让村里的妇人羡慕嫉妒不已,纤长的颈项上也戴着一条项链,小巧的圆玉珠子落在锁骨之间,精致极了。
      
      她的神态妩媚中有一点儿娇憨,像个少女,根本不像已经生育过的已婚妇女。
      
      柳滟被宋雎窈看得瑟缩了一下,又期期艾艾唤了一声:“窈窈,不要吓妈妈……”
      
      脱离了那层迷障,宋雎窈发现,柳滟看起来像智障。
      
      “起来把屋子收拾干净。”宋雎窈用不容置喙的口气命令。
      
      柳滟结婚后就没做过一点儿家务,这时被宋雎窈命令,愣了愣,竟然也不敢反驳,讷讷点头。
      宋雎窈拎着菜刀出去了。
      
      她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镜子里倒映出一个看起来七八岁模样的小孩,黑不溜秋,发育不良,一头枯黄长发乱糟糟绑在脑后,像贫困地区的儿童。
      
      《正义审判》节目组不会让她好过,给她的原生家庭也是极品聚集团体,是折磨她的存在。
      
      父亲爱柳滟爱得疯狂,将她如珠如宝捧着,亲生女儿则像奴隶般使唤,有记忆开始就在不停帮家里做家务,养得黝黑干瘦,发育不良,明明家庭条件在村里不错,却像是最穷的那一家里的孩子。
      
      而父亲死后,她还得兼顾起养家糊口保护母亲的责任,甚至在这一次事件中为柳滟毁容。
      可她没有办法,因为当时的她经过父亲十年如一日的洗脑,以及孩子天性里对母亲的感情,她不能丢下自己的亲生母亲。
      
      如果她不养家糊口,如果她不保护她,那么柳滟也只会嘤嘤哭泣,想不到任何解决事情的办法。她被迫长大。
      
      她感到疲惫,对这种生活充满了愤怒,在母亲的眼泪下只能日复一日过着这样的日子。
      直到几年后,母亲被一个富豪包养,成为了他的情人。
      
      宋雎窈不在乎自己成为了一个小三的女儿,她没有上过几年学,没有人教她道德,她只看到自己终于可以离开那个令人窒息的小地方,看到自己终于能够吃饱饭,穿上暖和漂亮的衣服,住进舒适的不潮湿没有霉臭味的房子,也可以去上学了。
      
      然而节目组怎么会让她过上好日子呢?短暂的幸福,只是为了让她跌入更深的深渊,品尝到更痛苦的滋味。
      
      她去上学了,可是原配知道她们两母女的存在,同时她的两个孩子也在那所学校里。
      
      从此她每天都在遭受校园暴力,生活在地狱之中却无法逃开,生存的本能促使她最终变成一个阿谀奉承,摇尾乞怜的小丑,但仍然逃离不了被欺辱的命运。
      
      最后她那用瘦小的双手保护了多年的母亲,竟然因为害怕被富豪抛弃而选择了放弃她。
      
      于是毕业之后,已经变得不正常的她成为了一个可怕的连环杀手,开始报复这些曾经欺负她的人,然后观众们大呼她果然是个天生的坏种,基因就是坏的!最后安排一个更变态的杀人魔将她折磨致死,结束了这第一场审判,观众大呼痛快。
      
      是吗?是她的错吗?她没有通过考验,她没有在无尽的恶意中保持善良,没有微笑面对给她无数痛苦的生活,别人欺辱她,她竟敢记恨而不是原谅,别人强迫她吃屎,她竟敢没有笑着说真香谢谢你,所以活该她落得那样的下场。
      是这样吗?
      
      宋雎窈眼中滚下泪来,紧紧捏住刀柄,眼瞳深处却燃烧着一团骇人的火焰。
      
      宋雎窈擦掉眼泪,洗干净脸和手,走到厨房,从橱柜里翻出鸡蛋和一块只有她半个巴掌大的瘦肉,煮了一碗面,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他们家现在很穷,存款几乎已经赔光了,还有一个被父亲宠得花钱不知道节制的母亲,在曾经她是不舍得吃的,大多都留给了这个亲爱的柔弱的母亲吃,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去你的不舍得,丢你老母,老子不惯你了!
      
      胃袋温暖充实的感觉很美好,宋雎窈吃完,柳滟就期期艾艾地过来了,渴望地看了宋雎窈的碗,说:“窈窈,妈妈已经把屋子打扫干净了。”
      
      宋雎窈:“嗯。”
      
      “窈窈,妈妈也饿了。”
      “你也饿了啊,那去煮吧。我先去睡了,妈妈晚安。”宋雎窈说完不理柳滟,跳下椅子就走了。她还真不信了,有人能因为不会做饭把自己饿死,还不就是给惯的。
      
      真到那时候,不会做饭,为了活下去,草都会去啃。
      
      宋雎窈回到主卧,柳滟所说的打扫干净,也就是把地面随便拖一下,那二流子流下的尿完全没有擦干净,掉在地上的物品被随意放在桌面或者堆在墙角,有打扫跟没打扫差不多。
      
      宋雎窈也不管,反正这屋子又不是她在睡。
      
      她把脸洗干净,从柳滟的化妆桌上拿了一盒面霜,挖了一坨抹到自己脸上,粗糙的指腹将它们细细铺开,仔细按摩,让它们被吸收。
      
      柳滟对自己的脸和身体非常爱护,每个月丈夫给她的钱,她都用在衣服和护肤品上,宋雎窈也不管她现在这个年纪用成年人的面霜行不行,反正这就是一个虚拟世界,设计得再细,也不会细到连面霜成分、适不适合未成年人用都设计上,反正只要是贵的,用在脸上就一定会有效。
      
      柳滟的护肤品都是名牌,很贵。
      
      她记得,第一场审判,是从她在这里长到18岁开始的,但实际上她也只不过是比演员们早了一个小时被投放进来罢了。只是时间流速被调的非常快,推进到她18岁的时候,直播才会开始,那些为了针对她而存在的演员,才会被投放进来。
      
      现实一个小时,虚拟世界18年,速度快到外界肉眼根本看不到画面,甚至他们根本不屑录屏,不屑于看她无聊的前18年人生,所以在18岁之前,宋雎窈很安全。
      
      她还有8年的时间,来为她的战斗做准备。
      

  • 作者有话要说:  文案上的苏,从五章后开始~现在是备战时期哦!
    PS:会改文名,大家千万不要找不到这文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