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云晚坐在树下耐心等待着“滴滴司机”……啊不,是重金聘请的保镖。随着时间流逝,心情逐渐变得焦灼。

      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云晚隐约感觉风开始流动,抚在肩头的叶子轻摆,发出的摩挲声宛如鬼哭婴啼。

      云晚深知这不是她的世界,任何风吹草动都可以要她性命。

      她警惕地握紧腰间匕首,垂眸瞥向琉璃镜——

      [修士莫急,您的护法正快马加鞭向您赶来,距您约八十里。]

      ???

      敢情这么久他才走了二十里路?!
      云晚不相信堂堂修仙界也会有如此之慢的效率,震惊过后,一道不属于人类的声音自远处传来。

      此处树野茂密,云晚难以听声辨位。
      她牢牢地将那把唯一的武器护在胸前,吞咽口唾沫,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敢错过周围任何的细微变化。

      万籁俱寂,声音又近几分。
      她耳一听,震愕,婴儿?

      那嗓音稚嫩清脆,忽远忽近,哭音也是断断续续。

      啪嗒。
      一滴粘稠的液体从高处滴落到她的肩膀。

      云晚缓缓抬头。
      入目的野兽体型巨大,羊身人面,虎齿人爪,腋下分别长有三只眼,赤红,左顾右盼,诡异眨动。

      哗——

      六只眼睛全部锁定在云晚身上。

      她四肢僵硬,满脑子是剩下一个念头:

      完犊子。
      她要驾鹤西去了!

      她眼睁睁看着那妖物冲自己张开血盆大口,奈何自己没有丁点的应对之发。一瞬间想到乱七八糟很多东西,与其被吃了,还不如……

      云晚正要用手中的匕首反击,那妖物却停下动作,目光停留在她身后,似窥见极具可怖的东西,六只红眼闪烁出惊恐的光。

      它缩起脖子缓缓倒退,战战兢兢的模样和先前的凶神恶煞形成鲜明对比。

      待躲到树影里,妖物夹紧尾巴一溜烟地跑远,不带片刻犹豫的。

      云晚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直到后方传来叮的一声。

      那是琉璃镜的提示音。

      她回过头。
      枝叶扶苏,浓荫蔽日,立于夜色深处的男子似是自带光芒,将世间万物都衬在身后。

      与之相比,先前恐怖的巨兽都沦为渺小蝼蚁。

      男子气场颇为强势冷冽,云晚不自觉地后退两步,依旧维持着警惕,盯着他迟迟未语。

      他从黑暗之中走出,墨发简单束起,着一身朴素玄衣,身长玉立,气质绝尘,手握一把银色长剑,看向她的眼神冷冷清清。

      “护送?”

      两字一出,云晚恍然大悟,神经紧跟着放松下来。

      看样子这就是她滴滴来的保镖了,回想男人一出场就吓退妖兽的气势,云晚顿时对他崇拜有加。

      这一看就是个大佬!
      运气不错,看样子是找对人了。

      “滴……”不对,云晚急忙改口,“在下意外流落于此,奈何修为低微,便想找人护送一程,我叫晚晚,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男子语调冷寂:“姓谢名听云。”

      谢听云。
      名字倒是取的清风雅致。

      “我看我们还是快走吧,这里……怪吓人的。”云晚惊魂未定,抖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男子身形未动。

      云晚有眼力见,立马明白意图,“道友随意议价。”顿了下,“只要我能承担得起。”

      他不说话,像是在思考。

      云晚摸了摸藏在袖口里的储物袋,小心翼翼比出一个数字:“五个灵石?”

      谢听云此时开口:“你要去哪里?”

      去哪里?

      这一点云晚还真没想好。

      一开始想的是先逃走,千万不要被无极宗的人抓住。第二想的是找个厉害点的大门派拜师学艺,就算不能一步飞升,混到金丹期也行,那样就不会有人随随便便欺负她。

      可在这八荒五岳三十九洲当中,修真门派星罗棋布,小说给出的信息有限,连她都不知道哪个地方靠谱。

      云晚不由得打起谢听云主意。
      此人不用出手就能惊退妖兽,想必师父也很厉害。

      “可问谢道友师承何处?”

      他:“四海为师。”

      “……”

      懂了。

      这是个散修。

      “那道友可知哪里收徒?我想寻个厉害的门派拜师学艺。”

      谢听云上下扫她两眼,只轻飘飘地说了一个字:“难。”

      “。”

      淦!

      这人是在鄙视她?

      云晚脾气好,不和他斤斤计较,忽然想起小说里曾提过一句话,大意为“南有昆仑北有净月”,这两个宗门是小说里顶尖的修真门派。净月宗是男主角楚临所在的宗门,云晚肯定不能和他撞上,思来想去,她决定去昆仑。

      昆仑作为四大门派之首,包容度较高,除了常见的剑修丹修,符修和音修也各有涉及。云晚不相信自己真是个废柴,就算不能提着剑打打杀杀,学点别的总行叭?实在不行就干回自己的老本行。

      “我决定去昆仑,道友可否护送我一程?”

      “可以。”谢听云颔首,“得加钱。”

      云晚痛苦面具,“加多少?”

      “问它。”

      男人长袖一甩,那柄长剑悬浮空中。
      云晚现在才发现这剑长得非常漂亮,剑身雍容清冽,剑柄上的花纹雕饰如星云布月。剑未出鞘便是光辉万丈,引地下灵气全部聚集剑身周围。

      云晚从没有想到冷兵器也可以让人如此惊艳。

      “这剑可真好看,它叫什么名字?”

      谢听云地回答冷冰冰地:“绝世好剑。”

      “啊,我知道是绝世好剑,我是在问它的名字。”

      谢听云的眉头动了一下,看向她的眼神带有几分其他多余的意思,依旧重复道:“绝世好剑。”

      “啊我……”

      谢听云及时打断,提及重点:“它的名字叫绝世好剑。”

      “……”

      哑口无言。
      气氛尴尬了起来。

      “五灵石,走吗?”云晚很有礼貌地问这把绝世好剑。

      绝世好剑没有任何反应。
      云晚不确定这是它不满意,还是谢听云故意玩她,最后还是耐着性子加价:“八个?十个总行吧,我那可都是从圣灵山采下来的高阶灵石。”

      纵使无极宗宗主不疼她,也不想落人笑话,于是在原主临走前送了她不少灵石和符纸,那些灵石都是不可多得的上品,十个已是天价。

      绝世好剑终于心动,剑刃出鞘,锋芒毕露,隐约可见刀刃上紫色的暗纹。

      真漂亮……

      云晚有点心动。
      要是她的体质允许,也想当剑修。

      长剑背起走天涯,多炫酷。
      然而也只是想想而已。

      云晚麻溜地付了三个灵石当定金,剑也不客气,三两下将灵石吞噬干净。云晚可没见过这种场面,没等好好瞧,绝世好剑便藏起剑刃飞到云晚脚下,不做动弹。

      “这是?”她看向谢听云。

      “让你上去。”

      上去?怎么上去?
      云晚又开始纠结,侧坐上去还是骑上车,或者说是站上去?

      站着的话可能不太稳,侧坐容易摔,而且还占地方。考虑半天,云晚往上提了提裙子,双腿分离,骑上剑身。

      有点卡裆,但是能忍。
      她调整好姿势,拍拍前面的空余位置,向谢听云邀约:“你也一起。”

      谢听云:“。”

      绝世好剑:“……”

      它当了上万年的剑,就没见过这么离谱的人!

      谢听云低叹半声,提着云晚的后衣领将她拉下来,一跃而上,冲她递去长袖,“抓住。”

      云晚一把抓住了帅哥的手。
      他的手冰冰冷冷,云握住的一瞬间,云晚感觉一股气息从他掌心涌入自己的身体,难以言喻的舒服。

      谢听云蹙眉:“袖子。”

      云晚脸上一臊,急忙换个地方抓。
      谢听云微微施力就将云晚带上剑身,还没站稳,长剑直入云霄。要不是云晚上辈子是个拳击手,承受能力和抗压能力强,现在早就吓晕过去了。

      她缓了半天才敢睁眼。
      入眼景色足以用震撼来形容。

      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星月交辉之处,隐约可见山脉吐息。

      “这、这里是哪里呀?”

      谢听云垂眸审视她:“你说你意外流落此地,结果连此地是何处都不知?”

      云晚眼神躲闪:“……我是被人绑到这里的。”

      修真界有名门正派,自然也有歹恶小人,多得是不谋正经修炼的修士,所以抓人来吸.精气也不奇怪。

      谢听云并未多问,说道:“此乃钩吾之山。”

      云晚没听过这山名,愣了下,“刚才那个妖兽?”

      “名曰狍鸮,食人。”谢听云笑得玩味,“绑你的许就是狍鸮。”

      钩吾之山位于荆山以北。
      此处是龙脉最重之地,灵气虽说鼎盛,却也孕育出更加可怖的妖物,其中狍鸮便是这里的主人,若不是金丹以上的修士,根本不敢踏足此地。

      谢听云心知肚明她是在撒谎,但也没有拆穿,毕竟没有窥探他人隐私的爱好。

      一出钩吾山,剑就将两人甩了出去,看那样子是一刻钟都不想让他们多待。

      谢听云似是习惯这种对待,熟练而平稳地落地。

      云晚就不是那么顺利了,她被甩的踉跄几步,半天才稳住身形。

      云晚揉了揉被闪到的腰,“我们就不能直接去昆仑宗吗?”

      谢听云收好剑,说:“那是另外的价钱。”

      云晚的小脑袋上缓缓冒出三个问号,“不是说好了十个灵石。”

      “我俩三七分,它三我七,你刚才给它的那三个就是这一段的路程,剩余的七是我护送你到昆仑山,如果你想让它直接带你飞过去,需要额外加钱。”

      云晚呆呆问道:“加多少?”
      谢听云面无表情冲她伸出一根手指头:“一千个上品灵石。”

      奸商!
      怎么不直接去抢!!!

      云晚磨磨牙关,忍无可忍地冲那一人一剑竖起中指。

      谢听云从没见过这种手势,好奇问道:“这是何意?”

      “关切的意思。”

      谢听云似有所思,之后学着云晚的样子也对她竖了一下,“客气了。”

      云晚喉头一噎,火气全卡在了胸口处,上不去下不来,憋得脸红脖子粗。

      “走吗?走的话我可以让它通融……”

      “不用。”云晚一甩袖子,率先走在前头,“步行挺好,还能锻炼身体。”

      谢听云闻声叹息,似是有所遗憾。

      他收好长剑,缓步跟在云晚身后。

  • 作者有话要说:  岁渊是谢听云的号,他是个穷逼,没钱给剑加油,所以不能带他上路(狗头
    *
    感谢宝贝们的营养液和地雷,本章留言前150红包,爱你们,明天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