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灵》薄荷鹤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2-13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爸爸回来了! ...

  •   “唉,一天开始了。”纲吉从床板上起身,熟练地叫醒了又又又在自己床上睡着的杰克。“杰克下去吃饭了。”熟练地把杰克的手拉起,熟练地把杰克带到了楼下,又是熟悉的早饭时光。
      “啊嘞,不对啊!”餐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肴,奈奈子妈妈在厨房里兴奋地哼着歌,陆陆续续还在不断地搬上餐桌。
      “啊,阿纲。”妈妈看见傻愣在楼梯上的纲吉露出了甜蜜的笑容,纲吉仿佛看见了不断的粉红色泡泡在妈妈身上冒出来。“爸爸就要回来了哦!”
      “哈?”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是下意识一愣,在他们入住纲吉家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纲吉的爸爸,还以为他是单亲家庭呢。
      “爸爸?”纲吉也不明所以,在他的世界观里爸爸就是一种不存在的生物。
      “哎呀,阿纲的爸爸在非洲挖石油。你看。”妈妈笑容甜蜜,从围裙里掏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穿着工人服的粗犷男子,手拿矿工锤,笑容憨厚。令人无法吐槽的是背景就是在冰天雪地的南极。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位在非洲还是在南极挖石油的神人,只有像奈奈子妈妈一样神经大条到不可思议的人才会认为这位老爸没有问题。
      听到爸爸回来的消息,纲吉并没有显得十分兴奋,反而有些抑郁甚至对失踪已久的爸爸的到来有点抗拒。在学校的时候也是,在上课途中经常走神。
      一旁的狱寺和山本都以担忧的目光看着纲吉。
      在放学途中,狱寺终于忍不住对纲吉开口:“十代目,你是有什么心事吗?我狱寺作为你的左右手,一定会分担你的烦恼,解决那些造次的人的!”说着就要掏出炸弹一表忠心。
      “不是不是。”纲吉赶忙阻止狱寺。“只是我爸爸回来了。”
      “哎,阿纲你的爸爸回来了啊。说起来我还没见过你的爸爸呢。”山本在一旁看起来也对纲吉这位从未出现的爸爸感到万般好奇。
      “我也没见过他几面。说是去非洲挖石油去了。”
      “挖石油。”
      山本和狱寺面面相觑,非洲挖石油确定不是一个玩笑吗。
      来到纲吉家,存着对纲吉爸爸的好奇之心,他们也进到了家里面。
      在门口,一双沾满泥泞的胶鞋大大咧咧地摆放着。看来纲吉那个工人老爸已经到了家里。纲吉怀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家里。
      在家中央的沙发上,一个身着黄色工人服的男人坐在上面,大声吃喝着奈奈子妈妈做的菜肴。在家里的人都在一旁以诡异的目光看着。
      杰克最先意识到纲吉回来了,飞奔抱住纲吉,撒娇着向纲吉喊着“妈妈”。其他人已经见怪不怪。狱寺第一次见到杰克喊纲吉妈妈的场景这个人都陷入了怀疑人生的场景。
      嘴里喃喃念着“自己居然没有发现十代目的真实身份,这是作为左右手的失职。但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不是……不对不对!这是对十代目的亵渎,我怎么可以这么想!”这样说着要去投河,幸好被纲吉截住,解释了一通。虽然狱寺已经明白真相,但看见这幅场景还是不免恍惚,产生幻想。还有在此之后他总有着对杰克有着莫名其妙的尊重,叫她为“杰克小姐”。
      至于山本就笑着说:“阿纲,你家的亲戚真有意思。”让着急忙慌解释的纲吉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家里都是奇奇怪怪的人太过于敏感了,都忘记正常人的反应了。
      但坐在沙发上的沢田家光可没听过这个,当下就卡住了脖子,咳嗽连连。“啊!爸爸,你吃得太急了啦。”奈奈妈妈连忙赶过来给沢田家光顺顺气。
      “妈妈?”沢田家光终于缓了口气,看着迷你娇小的杰克,声音发颤地向自己十几年不见的儿子发出疑问。里包恩可没有告诉我有这种情况啊。
      “对了,阿娜达。这是杰克哦。你可以做爷爷了。”奈奈妈妈的话,像一把刀子戳进了沢田家光的胸口。想不到我的儿子居然有这种天赋,沢田家光泪流满面地想,真不愧是我的儿子呢,有着浪漫意大利男人的血统。
      “妈妈,我先上去了。”纲吉倒没有像往常一样解释,而是恹恹地说了这话就跑到楼上去了。
      沢田家光以复杂的目光看着这个十几年了他都没有好好注视过的儿子一步一步地走上了楼梯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外。
      纲吉一走进自己的房间就躺倒在自己的床上,沉默不语。
      “十代目,你没事吧。”狱寺担心的问到。今天的十代目十分不对劲,不知道是不是见到了自己父亲的缘故。
      “妈妈,给你。”杰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给纲吉,“吃糖就高兴了。”
      “谢谢你,杰克。”纲吉欣慰地摸摸杰克的脑袋。
      “毕竟阿纲好久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了吗。”山本笑嘻嘻地说。“父母都在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可是我都感觉他还不如不在呢。”纲吉念念叨叨地抱怨,但想起来一旁的山本和狱寺并没有母亲,停住了口做出了抱歉的样子。
      “没事没事。”山本倒是没有所谓的样子。
      “阿纲。”奈奈妈妈在楼下叫着。“你可不可以陪杰克去买衣服啊。本来我是想今天和杰克一起去的。但是阿娜达回来了我太兴奋了就忘记了。”
      衣服啊,纲吉看了看杰克。杰克身上穿的都是纲吉小时候的衣服,明显大了好几码而且都是男款,没有一点小女生的样子。纲吉心里突然涌上了作为杰克“妈妈”的责任感和愧疚感。自己作为杰克的妈妈也是不是有点不负责任。想想这孩子还不知道她的粑粑麻麻呢。
      “走吧,杰克。”
      服装店里琳琅满目的儿童服装让三个血气方刚的男子高中生挑花了眼。作为直男的纲吉不明白为什么区区一个儿童服装就有那么多的款式。
      “阿纲,你看这件怎么样?”山本拿着一件儿童棒球服冲着杰克比划。“山本,那是男装。”
      “哦,是吗?可我看起来差不多啦。”
      “呵呵呵。”
      “十代目,你看这件怎么样!”狱寺拿着一件裙摆超大蕾丝爆多蝴蝶结铺满的公主裙向纲吉喊到。
      “这个太夸张了吧,狱寺。”
      “是吗?可是女孩子不都那么穿的?”
      “阿纲,你来看这个!”
      “肩胛骨!我们买的是衣服,你干嘛拿仓鼠披风。”
      “十代目,这件才适合杰克小姐。”
      “狱寺,我们不用买泳装的。”
      “阿纲,你看杰克穿和服怎么样,很好看吧。”
      “山本,那是男生的和服。”
      “先生。”在一旁看着青筋暴起的导购小姐忍不住了,这三位是专门来捣乱的吗。“你到底(重音)需要什么样的款式的服装呢?”
      “那个那个……”被导购小姐的凶恶眼神逼迫地无可奈何的纲吉只好随手一指。“就那件吧。”
      “我没想到纲吉你喜欢这种款式啊。”山本玩味地看着穿着可爱连体毛茸茸玩偶猫咪服的杰克,完全就是一个爆萌的小猫咪呀。
      “不是,我就是随便指了一套。”纲吉无奈扶额,自己的风评好像被害了。
      杰克穿着猫咪服,走到纲吉身边,害羞地低下头,看着脚尖。“妈妈,杰克可爱吗?”
      在纲吉视野内他可以看见杰克带上了猫咪服的兜帽的脑袋,兜帽上还有两只黑色小巧猫耳正趴着,就如同一只黑色的幼猫“咪咪”地向你撒着娇,露出娇嫩粉红的肉垫。
      “没有哦,杰克超可爱!”纲吉蹲下身子,摸了摸杰克的小脑袋。虽然是可爱,但也不可能买这一身吧,感觉自己要被人误解为萝莉控啊。
      “不好意思,我们还是……”
      “你还能逃到哪里去!给老子乖乖投降!”
      沢田纲吉还清楚记得那一天,就在他准备向店员婉拒这套衣服时,整个商场突然晃动起来还传来了爆炸声。人群开始骚动尖叫,碎石不断往下坠落。自己的眼前的墙壁生生被破坏,塌陷。钢筋铁泥露出了狰狞的面貌,无数的人在哭喊哭泣。
      “这到底是怎么了!”纲吉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这是世界灾难发生了吗?
      “十代目,你快走!”狱寺手拿着炸弹挡在纲吉面前,山本也一脸严肃地拿着那把能变成刀的棒球棒。
      “杰克狱寺山本,我们快走。”
      街道上已经一片混乱,人群跑走奔忙,无数瓦砾碎石在道路上乱铺。纲吉看到,天空上好像有两个人在战斗,隐隐约约有着蓝色的火苗出现,让他感觉到有点熟悉。
      “阿纲小心!”突然正在战斗的其中一个人好像力不从心,向纲吉的方向冲撞了过去!
      “什么!”只见那人和纲吉一起摔倒在地,纲吉摔倒时感觉那人的怀中怀揣了一个硬物,生生把纲吉硌地生疼。
      “泽田殿下!”那人看见自己撞到的人居然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泽田殿下,急忙把自己手中的盒子交给他。“我是巴吉尔。这个盒子请一定要好好保管。”随即又和敌人战成一团。
      哈?我就是出来逛个街,买个衣服,怎么又轮到倒霉事情了。
      纲吉发愣地看着手中的盒子,但轮不到他多想,追击的敌人已经把巴吉尔打飞,气势汹汹地来到他的面前。
      “垃圾,把盒子交出来。”敌人有着一头银色长发,手里的长剑还在滴血,凶狠狠地盯着纲吉。
      纲吉颤颤巍巍地刚想把盒子拿出去,但打翻在地还在喘气的巴吉尔却大声呼喊着不要把盒子交出去。
      可是无论我交不交出去,不还是先会被他打死吗?纲吉欲哭为泪地看着面前表情越来越凶恶的银发青年。
      “十代目!”
      “阿纲!”
      山本和狱寺想要上前救出纲吉,急忙上前却抵不过那银发青年的实力,也如巴吉尔一样被打倒在地。
      “狱寺,山本!”纲吉焦急地看着,却无力可使。到底自己该怎么办!
      “只是些杂碎而已。再见了。”银发青年嗤笑一声,抢过盒子,举起长剑就要向纲吉头上砍去,纲吉害怕地闭上了眼。
      “到解体的时间了哦。”
      挡住刀剑的是一把漆黑的匕首,银发青年也就是彭格列暗杀部队瓦里安的队长斯库瓦罗惊讶地挑了挑眉毛,不是说那个狗屁的唯一的继承者没有什么威胁吗?看来比想象中上有意思吗。
      “杰克!”纲吉一听到杰克的声音,连忙睁眼。杰克还穿着那一件黑猫服,兜帽还是好好的带着,手里拿着匕首抵住了斯库瓦罗的剑,立刻和斯库瓦罗战成一团。
      杰克娇小的身姿在战斗中几乎看不清晰,但不绝于耳的声音可以听出他们战斗的十分激烈。
      该死,明明是个小孩子怎么能那么敏捷。斯库瓦罗看见杰克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想要挥剑刺去,但杰克的身影立马消失不见。瞬时出现在他的身后,挥下匕首。斯库瓦罗在挨到匕首的前一秒即刻调整身姿,匕首没有插入身体里,只留下了一道红痕,瞬间皮肉绽开。
      “可以啊,小鬼。”斯库瓦罗好像感觉不到痛一样,叫嚣着 看上去反而更加开心了。
      “不过就这样吧。”斯库瓦罗嘴角挂起残忍的微笑,一抬手就要释放他的大招给这个不知死活的小鬼好看。突然一把工人锄从天而降,搁在了他和杰克中间。“到此为止了!”
      纲吉也顾不得是哪一位仁兄停止了争斗,赶忙上去查看杰克。“杰克,你没事吧。”
      “没关系,妈妈。我没事。”只差一点就能杀掉那个威胁妈妈的人了,好可惜。杰克甩了甩匕首上的血,纠结地看着自己手上的血迹,这样就没法抱着妈妈了。
      纲吉发现了这点,急忙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手帕,轻轻柔柔地擦拭着杰克的手,也没有嫌弃杰克满身的尘土。把杰克抱到怀里说:“谢谢,刚才杰克保护了我。”
      “妈妈……”
      “那个。”组织争斗的人看着这幅母女祥和的画面有些尴尬,咳了咳嗓子,让他们正视自己一下。
      “啊啊,老爸?!”纲吉抬头一看,为什么自己那个邋里邋遢的老爸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一脸严肃的样子。
      “好了,都停下。”沢田家光虽然身着工人装但是气势惊人不容小觑。
      “沢田家光,你给我让开。”斯库瓦罗倒一点都没有给沢田家光面子,把剑尖对准纲吉怀中的杰克。
      “你是在违抗我这个彭格列门外顾问的命令吗?”沢田家光目光犀利地看着斯库瓦罗,极有压迫力。
      “切。”斯库瓦罗只好放下剑,拿着盒子,轻蔑地看了纲吉一眼,跳上远处的楼房,走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纲吉已经搞不明白了,自己莫名其妙出现的父亲居然是彭格列的什么的门外顾问,看来自己的人生与彭格列的交集不是意外而是早有图谋吗!
      “这个,我来给你说明。”里包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看起来已经看了许久的好戏了。
      “至于杰克。”里包恩看着穿着猫咪服的杰克,眼角也不知不觉抽了一下,自从知道这个孩子是开膛手,感觉世界观都大了不少。
      “家光,你作为孩子的外公,你难道不觉得应该和自己的孙女好好交流一下?”
      “孙……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