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穿书之厨神知青》范江江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4-30 19:26: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到来 ...

  •   燕京老牌私房菜馆福德居坐拥三层袖珍小楼,民国年间建造,青砖灰瓦,隐藏在前门一条窄窄的胡同尽头。要说这福德居,在京城老饕们心中那是相当于圣地一样的存在。福德居的老板姓薛,擅烹淮阳菜,祖上原是盐商的家厨,皇上下江南时吃高兴了一并带回宫里封了御厨,传到薛老爷子这一辈据说家传菜谱都攒了好些。
      
      可惜薛家人丁单薄,薛老爷子意外离世,独子早年跟他决裂留在国外不回来,薛家就剩个从小养在身边大学刚毕业的小孙女,食客心里不免犯合计,莫非这传承了数代的薛家菜自此就要失传了?这未免太可惜。
      
      只有关系密切的有限几人对薛家菜的传承一点都不担心,他们有幸吃过薛老爷子那宝贝疙瘩亲自料理的美食,这薛家小孙女别看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在厨艺上的造化可以说一点不比那些胖大脸的男厨子差,甚至比起她爷爷来也有青出于蓝的苗头。
      
      薛家小孙女没灶台高时就跟着爷爷在后厨转,连带爷爷圈子里名厨的拿手绝活也学得七七八八,大学主修营养学,关于西餐的低温烹饪跟分子料理也理解得透彻,善于创意出新跟融合各家所长,经她出手的美味让人念念不忘回味无穷,假以时日定将在京城竞争激烈的餐饮界闯出一番名头。
      
      早先不是忙着学厨艺就是学校功课,好不容易毕业了,薛妙还没来得及好好施展所学给爷爷长脸,他老人家就意外离世了。世界上最疼她的人离她而去,薛妙很是低落了一阵,不过很快振作。她是乐观豁达的爷爷一手带大的娃,性格也随老人家,既然爷爷不在了,她就更有责任将薛家菜继续发扬广大,让爷爷在天上也别闲着,多跟人吹吹自家大孙女有多厉害。
      
      这天半夜薛妙正俯身在福德居后厨的料理台实验新菜品,忽然屋外惊天动地一声响,随后爆|炸带起的气流在窄窄的后夹墙找到突破口冲着正对着的福德居就来了,连点反应时间都不给她,薛妙很快失去了意识……
      
      等薛妙再次醒来,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术,连抬起眼皮都不能,浑身麻酥酥的。心里先是庆幸,没想到这么大的冲击波下她都能活命,一定是爷爷他老人家保佑她,庆幸过后想起罪魁祸首,福德居隔壁卖爆肚的秦守仁。那就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房子破破烂烂不维修,厨房里的煤气报警装置抠门装了个最便宜的,这下好了,把自己家炸了,连带福德居也被毁,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跟他比肩当邻居。
      
      很快薛妙就发现她不只倒了大霉那么简单,即便身体不能动,感知还在,此刻身处之地潮湿闷热,她正被人不知用什么东西拖着往坡下拽,路面高低起伏,好像在一座山里。山里?她出事时是在城市的最中心,离西边最近的山也有几十公里远,她是被煤气爆|炸给炸飞的,又不是被当炮弹发射了,怎么会在山里?
      
      这时头上传来几个女孩说话的声音。
      
      一个人埋怨道:“孟建英都怪你,不好好干活非要拽着薛妙去摘香蕉,薛妙要是出事,连长肯定处分你。”
      
      那个叫孟建英的自知理亏,辩白的声音几乎听不见,“那么一大串熟透的香蕉碰上多不容易,我哪知道会有蛇?”
      
      第三个人不耐烦,“快别说了,我们今天过来照看橡胶树苗离得远,不知道报信的通知到人没?得赶紧下山找季淑去,那条咬薛妙的蛇看着像眼镜蛇。”
      
      “季淑那么厉害,一定能救下薛妙的。”孟建英倒像是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几个女孩不说话,加快了下山的脚步。薛妙到这时要再猜不到出大事了,那真成大傻子了。潮湿炎热的树林?孟建英?季淑?这俩名字跟自己出事前一晚吊汤头无聊时翻看的一本小说怎么那么像?里面貌似有个跟自己同名的炮灰知青,来农场一个月就被毒蛇给咬死了。她这是被煤气爆|炸给崩到一本书中世界了!这也太玄幻了,薛妙就算再多长两个脑袋出来也想不明白世上为什么还会有穿书这一说。
      
      那本书她只大概翻了翻,大体内容还算有点了解,七十年代西南边境农垦团发生的几女争一夫的故事,书里女主跟女配战斗力不一般,或多或少都有点金手指,女主就叫季淑,小时候得了一个神奇的中医传承,在这个地处有着两万多种植物的原始森林腹地的农场里简直如鱼得水。女主就是女主,七十年代医生地位不高尤其中医还被批判,但边境地区缺医少药,好医生更稀缺,关键时刻露了两手,破格被提拔为卫生员,被大家当活菩萨供着。
      
      而这个叫孟建英的是其中一女配,也不简单,用现代流行语形容就是个锦鲤运加身的幸运者,书上有句话“孟建英上了山,野鸡直往怀里钻”。刚来的知青或多或少都有点水土不服,烂脚、拉肚子都是轻的,就她活蹦乱跳一点事没有,保不齐今天原主被蛇咬是替她挡了灾……
      
      几个女孩不说话,加快了下山的脚步,山路坑坑洼洼,薛妙被颠得身体弹上弹下,头晕恶心,很快承受不住又昏迷过去。薛妙不知道,她这次昏迷后整整睡了两天,大部分人都认为她再也醒不过来了。
      
      ……
      夜半农垦团简陋的医务室里,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等反应过来想起自己在哪,身体瞬时紧绷,一双眼睛警觉地扫视小小的屋子,发现屋里只有她一个喘气的,才放松下来慢慢活动下手脚,还好都在,没成残废。
      
      “哎……”屋里就她一人,薛妙放任情绪外露,皱着脸叹了口气,低声抱怨:“这都什么事啊。”从小跟在爷爷身边颇见了些世面,薛妙心里承受能力强,穿书她也认了,不指望穿成女主白富美,但也别是炮灰被蛇吻呀!炮灰也没啥,关键是她穿越的这个时代正是国家艰难的时候,一竿子给支到了四十年前,祖国西南边境的知青聚集地,活累、条件恶劣,光像她这样被蛇咬的事件,一年不知道要发生多少起,想想都头疼,要怎么挨到支边结束、高考跟改革开放啊。
      
      愁归愁,可反过来一想,如果自己没穿越,被埋在福德居废墟下不死也残。薛妙是厨艺世家传人不假,可也要开门做生意,自然会分析得失利弊,穿越这事一点都不亏,白捡了一次活命的机会,她赚大了。既然承接了原主的身体,替原主也是为自己在这个世界努力活好自然义不容辞。
      
      再次昏迷后,她脑子里融合了原主的部分记忆。现在是1972年,跟她同名同姓的原主来自沪市,今年才17岁,所在的知青农场在她来之前已经改制成建设兵团,按部队的建制划分,各级单位是部队过来的人当一把手,而他们澜江建设兵团的一把手团长正是书里的男主,顾宇宁。
      
      这个世界是自己那个世界的作者写的,两个世界的走向基本一致,前世的经验跟历史知识可以拿来作为参考,但是书中世界跟着主角的视角走,大半情节都发生在这个农场,自己现在的身份是知青,不出意外最早也要78年才能回城,待在这里肯定躲不过男主、女主跟女配的主剧情。老话说得好,“湍流中好抓鱼”。让他们混战去,自己就努力……看热闹,努力……攒钱。攒点钱,改革后好寻个地儿重开福德居。买房子可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所以她任重道远。某人想法很美妙,却不知道穿书重活也是有代价的,比如成了靶子体质……
      
      薛妙没法预见未来,她这会很饿,饿得头昏眼花。她还有点担心,现在并没有解蛇毒的血清,体内的蛇毒也不知道清没清干净,薛妙摸着凹下去的肚子做美梦,要是福德居还在就好了,不说一屋子吃的,储藏室里还有爷爷泡的蛇胆酒,喝上半杯聊胜于无,说不定能让身体恢复快点。
      
      这个念头刚一闪过脑海,就见他爷爷用来装蛇胆酒的5斤装大玻璃罐子咣当砸她肚子上了,幸亏胃里没东西,要不全得喷出来。薛妙扶稳酒罐子,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这……这……也太刺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有存稿,日更。
    推荐我的预收文《八零穿书之美人大佬》
    还有我的完结年代文
    《七十年代小财女》
    《七零金装二人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