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4、原罪囚徒 ...

  •   金发蓝眸,蔑视众生俱不屑;天真无邪,若炽天使般纯洁;血色圣洁,吞噬苍穹光尽灭;傲然少年,信步漫游地狱街。 ——天使
      
      ——————
      
      宇宙大世界。
      
      学校门口一侧的垃圾食品一条街,新开的奶茶店门可罗雀。
      
      “奶茶,好喝又时尚的奶茶——”小五站在门前叫卖,路人看了眼可爱的女孩子,又望了眼奶茶招牌,默默走进了隔壁的饮料店。
      
      “甜度七”奶茶店里的奶茶造型是很好看,但味道不好,价格又偏好。这里是小学附近的街道,单纯的小学生们还领悟不到网红奶茶店的精髓——贵且时髦。
      
      相比一杯十几二十的奶茶,他们更喜欢七八块一杯好喝又便宜的饮料。接送娃上下学的家长们大多也是精打细算过日子的人,不宣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
      
      喊了一会儿,小五就垂头丧气地直叹气,“非非,我觉得我们好失败啊,今天才卖出去两杯。”
      
      早上九点开始营业,现在下午四点半,小学生都放学了。
      
      墨子非揉了揉她的头发,递给她一杯海阔天空,浅蓝色果汁搭配纯白牛乳,仿佛将蓝天白云盛入这一杯奶茶里。
      
      “谢谢非非。”小五娇羞地接过奶茶,然后又把奶茶递还给墨子非,“我不渴呢,非非你喝吧。”
      
      密封玻璃杯里的奶茶是很漂亮,但是又咸又甜,还有点腻味,是真的很不好喝。
      
      墨子非不接,浅笑着道:“你辛苦了,喝杯奶茶润润嗓子。”
      
      “不不,我不辛苦。”小五立马挺直了腰杆,展示自己精神奕奕的样子,“我接着工作啦。”
      
      将奶茶往收银台上一放,小五快步蹿到店门口,继续吆喝,“奶茶今日优惠,第二杯半价——”
      
      放学后,学生们一涌而出,给奶茶店带来了一波流量。五点多,太阳开始下山。校门口的学生只剩下三三两两。
      
      小五远远看到一个金发白皮肤的小萝卜头,背着破旧的书包,抽抽搭搭地从校门口出来。身上宽大的白底红纹校服上沾了好些灰尘。
      
      “小朋友,跟同学打架了?”见小萝卜头在路边站了好一会儿还没大人来接,小五从收银台拿了一把糖果,走过去安慰。
      
      甜橙味的糖果,递到小萝卜头面前,小五半蹲下身子,微笑着说:“给,吃了甜甜的糖果,痛痛就飞走啦。”
      
      小萝卜头抬头,一双湿漉漉的蓝色眼睛,仿佛看弱智一样看着小五,声音甜糯糯的,“阿姨,你是妹妹吗,还相信幼稚的谎言?”
      
      糖果和疼痛没有半毛钱关系,这个道理,他五岁的时候就明白了。
      
      愣住,小五听懂对方的嘲讽后,恶狠狠地揉乱他的头发,“小朋友没人告诉你要懂礼貌,尊老爱幼吗?!”
      
      金发又细又软,揉起来很舒服。
      
      小萝卜头淡淡瞅了眼她,回答了她上一个问题,“我没有打架。好孩子是不能打架的。”
      
      “那你怎么哭了,是被老师批评了吗?”
      
      摇摇头,“沙子吹进眼睛里了。”
      
      小五仔细看了看他的眼睛,泪水止住了,眼睛还有一丝红红的。她才不信“沙子吹进眼睛”这种话,“你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来接你?你要是在学校里受了欺负,得及时告诉他们。”
      
      小萝卜头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冷淡地小声回道,“他们死掉了。”
      
      “啊?”小五一瞬间有点慌,好像不小心戳到小孩的伤口了。
      
      “我是附近福利院的孩子。”小萝卜头无所谓地耸耸肩,露出一个标准的八齿微笑。
      
      笑容很可爱,可是没有温度。
      
      “我是边上奶茶店的员工,你要过来坐坐吗,还是直接回去?”小五斟酌着问。
      
      天色还早,小萝卜头跟着小五到了奶茶店,点了一杯免费的柠檬水。打开书包,安安静静地开始写作业。
      
      他是六年级的学生,身高看着却像三四年纪的小孩子。瘦瘦的,冷皮,不说话时显得温顺恬静,像极了洋娃娃。
      
      小五坐在他对面,盯着他的小脸蛋看。墨子非站在过道隔断墙处,腰间玉佩上的碧绿珠子一闪一闪。
      
      “小姐姐,你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小萝卜头无奈地抬头看向小五。
      
      他已经很努力地忽略她了,只是对方的视线实在太有干扰性。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很可爱呀。”小五嘿嘿笑了笑。这么可爱的孩子,为什么还有人想不开要欺负他呢?
      
      眨眨眼,小萝卜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问:“我这么可爱,那小姐姐觉得我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呢?”
      
      “这么可爱当然是男孩子啦。”小五肯定地回道。
      
      虽然小萝卜头面容精致,年纪又小,有点雌雄莫辩的感觉,但是剪到露出耳朵的短发,标准的男生头。
      
      小萝卜头只是笑笑,不说话。
      
      “不对吗?”小五疑惑不解。
      
      “我是女孩子哦~”小萝卜头微笑,指了指脑袋上的短发,道,“不过,我最近老是梦见自己是个男孩子,所以就剪了这个头。”
      
      说完,咬着笔头沉思片刻,“不过院长妈妈说,我本来可以是男孩子,只是没有钱,才成了女孩子。”
      
      “什么意思?”小五听得头晕。
      
      男孩还是女孩,不是一出生就定了嘛,怎么还能一会儿男孩,一会儿女孩的?
      
      “我也不知道。”小萝卜头自己也没有搞明白院长妈妈说的话,她问过几次,院长妈妈都岔开话题,不愿意告诉她。
      
      静静地听她们俩聊天,墨子非指尖在白龙玉佩上轻轻一点。一阵无形的波荡开,结界悄然将整个奶茶店与外界隔离。
      
      “梦里的你在做些什么呢?”小五对她的梦比较好奇。
      
      “不记得了。”梦里的画面很凌乱,貌似是连续的,近来反反复复地做这个梦,醒来后却又想不起来具体做了什么梦,“我只记得,梦里的我好像很累。”
      
      她隐隐约约觉得梦里她一直在被人欺负,很难受。
      
      她是个被弃养的孤儿,但她有慈祥的院长妈妈,在学校里虽然也有同学欺负她,可是她不怕他们,狠狠地反击了回去。
      
      但是,梦里的她却很压抑。她很想揍那个一直欺负她的人,可惜她却没法控制梦里的自己,只能憋屈地看着自己被伤害了一遍又一遍。
      
      “准备打烊了,这是今天剩下的,送给你。”墨子非拿了一杯前尘醉梦,放到小萝卜头面前。
      
      “谢谢大哥哥。”小萝卜头起身,给墨子非鞠躬致谢。
      
      她没有马上喝奶茶,乖巧地收拾作业,准备回福利院。
      
      “你不喝吗?”见她收拾完背起书包准备走了还没有动奶茶,小五着急地问。
      
      “我想带回去给院长妈妈。”
      
      小五觉得这孩子真暖心,前尘醉梦里加了灵力,能让喝的人沉睡,做一个好梦,醒来后不会有任何副作用,还能强身健体。就算她带回去给院长妈妈喝了也不碍事。
      
      只是如此一来,该怎么让这孩子睡着呢?
      
      想不出办法,小五只能眼巴巴朝墨子非投去求救的眼神。
      
      墨子非一阵风似的掠过,指尖点在小萝卜头眉心。银光没入眉心,小萝卜头立马垂下眼睑,昏睡了去。
      
      伸手揽住倒下的小萝卜头,墨子非扶着她回到沙发,侧躺放倒。
      
      “非攻——七弦琴!”
      
      碧绿珠子飞到小萝卜头顶上,绿光将她笼罩。
      
      七弦琴的曲声奏响,涓涓流水似的绿色代码在她身上穿梭。
      
      抽取的最为深刻的记忆画面浮现在半空中:
      
      昏暗的房间里,金发少年背靠墙角屈膝坐着。脖颈、手腕、脚踝皆为铁链所缚。白衬衫沾染着暗红的血液。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少年睁开眼,深蓝的眸子尽是锐利锋芒。
      
      “你还是恨我对吗?因为我有罪。”少年轻挑唇角,半是嘲讽半是自哂。
      
      画面中的少年与小萝卜头的面容十分相似,像精致的娃娃,雌雄莫辩。气质上,小萝卜头乖顺些,少年桀骜不驯。身高上,少年比她高了一个头,小萝卜头外表看着是个小女孩,他已经是个风华正茂的少年郎。
      
      “这次是个现代世界?”小五问。
      
      “嗯,类似宇宙大世界上世纪的西方。”墨子非收起七弦琴,换破空剑。
      
      小五这回学乖了,走到墨子非身边,悄咪咪握住他的手。见他没有反对,又攥紧了两分。脸上透出一抹粉,细声细语地说:“我准备好了。出发吧。”
      
      ——
      
      西方现代小世界。
      
      墨子非和小五一降落,就遇上了街巷械斗。子弹擦着墨子非耳边飞过。
      
      “啊啊啊啊——”小五吓得尖叫,猛地抱住墨子非手臂。此时此刻,唯有墨子非才能给她安全感。
      
      单扇门宽的小巷子里,七八个人手握砍刀,追杀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高跟鞋,跑得飞快,手里还有一把小手|枪。小巷子太窄,女人怕误伤自己,很少开枪,拼命往前跑。
      
      小五和墨子非很不幸地夹在了两者之间。
      
      小巷子四通八达,追杀者看到突然出现的俩人还以为他们是从另一条巷子里冒出来的,“滚开!敢妨碍老子的,统统剁吧剁吧喂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