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往事(修完) ...

  •   ==第十二章往事==
      
      萧聿向后靠了靠,撂下笔,淡淡道:“朕让你查的人,查的如何了?”
      
      陆则上前一步,摸了下鼻尖:“微臣好似真的……来的不是时候。”
      
      盛公公抖了抖嘴角,不禁腹诽:小侯爷您若还知道不是时候,您倒是走啊。
      
      淳南侯陆则,现任锦衣卫指挥使,乃是陛下少年时期的伴读,潜龙时期的知己,如今在宫外的眼睛,妥妥的天子近臣。
      就是太近了些。
      
      萧聿道:“说吧。”
      陆则慢悠悠道:“此事,说来话长。”
      
      一听这话,盛公公恨不得翻白眼。
      要不怎么说这人虚伪至极,“说来话长”,这分明是又要赖在养心殿一夜了。
      盛公公叹口气,退了下去。
      
      萧聿道:“坐吧。”
      陆则作礼,“谢陛下”三个字还未说出口。
      就听萧聿道:“陆言淸,礼就免了。”
      
      陆则坐下后道:“陛下料的丝毫没错错,选秀一结束,户部便给工部拨了银子,只是何程茂高兴了,穆家那边却笑不出来了。”
      穆家笑不出来的原因很简单。
      何、穆两家是世交,沆瀣一气多年,此番大选,两家都往宫里送了人,可皇上偏偏只要了何玉茹,而没要穆婉绮。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挑拨,可事实证明,挑拨又如何?
      越老的手段越好用。
      
      萧聿以拳抵唇,轻咳了几声,道:“送往通济渠的银两,接下来由你亲自押送。”
      
      “臣领命。”陆则又道:“臣照陛下先前吩咐的,将陛下属意秦美人的消息放了出去,眼下宫外都在打听这位秦美人,这消息,庄生已经卖到数十万两了。”
      
      萧聿漠然道:“秦望呢?可有动作了?”
      
      陆则犹豫了一下,道:“照臣拿到的消息看,秦望此人在后宅虽荒唐了些,但政绩却是清清白白,秦美人也确为他亲生,并非是有意安插进来的,这两张文卷是秦望的生平及考绩,一张是庄生呈给陛下的,一张是臣去吏部调取的。”
      文卷里记录着秦望的生平喜好、后宅琐事,以及从迁安到京城的为官考绩。
      
      寒门之子,科举入仕,清正廉洁,迁安百姓口中的好官。
      
      萧聿看过后,抬手揉了揉眉心,他道:“那秦美人,庄生可有说什么?”
      
      陆则想起了去庆丰楼那日。
      他向庄生询问秦美人的消息,庄生却莫名其妙地说了许多秦美人从小到大的委屈。
      于是他又问庄生,秦美人在入宫前,有无可疑之处。
      庄生顶着半脖子的红痕,斩钉截铁道:“没有。”
      
      陆则心里怀疑庄生是喝多了,但无证据,也只能照实道:“庄生说,秦美人入宫前是个命苦的,生母被家里的姨娘气死了,父亲却识人不清,心里只有府中的二姑娘,进宫这事,也是迫不得已。”
      
      萧聿眉宇微抬,道:“迫不得已?”
      那日,她眼里哪有半点迫不得已的样子?
      若非自愿,还能将宫中司籍请到家里去?
      
      陆则察觉失言,立马道:“不是迫不得已,是……”
      萧聿道:“朕难道还能怎么着她?你有话便直说。”
      陆则斟酌了好半晌,才道:“秦太史有意将家里的姨娘扶正,送秦二姑娘进宫,秦美人实在气不过,这才找了陈司籍,学了宫中礼仪……不过听说秦大姑娘入宫后,秦望幡然醒悟,已将府中姨娘送走了。”
      
      萧聿没心思继续听秦府的事,他转了转手上的白玉扳指,道:“上个月四川来的那位廖神医,开的方子没用,再继续找吧。”
      
      提起神医,陆则神情一暗,道:“陛下,臣今日斗胆说一句,大皇子的病急不得,可有些事却迫在眉睫。如今别说朝廷,便是天下百姓也都在盯着大周的后宫主位、储君之位,子嗣乃是国本,还望陛下三思。”
      
      陆泽话说的含蓄,但里头的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
      大皇子三年不曾开口说话,注定无缘储君,陛下还是早做打算为好。
      
      萧聿没驳斥陆则,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不急,再等等。”
      
      陆则握了握拳。
      他想说,人死不能复生,三年了,别等了。
      他还想说,一个母家叛国、口不能言的皇子,以后拿什么在朝廷立威?您若想让大皇子一生安稳,就该叫他做个闲散王爷。
      世家女您不想要,那徐淑仪、秦美人,您总得要一个。
      
      然而君臣有别,这些句话,他都说不得。
      
      子时三刻,盛公公推门而入,将两碗参汤放在楠木嵌文竹龙纹长桌上,笑呵呵道:“夜深了,陛下不如歇会儿,喝碗参汤再与陆指挥使议事吧。”
      
      “陆指挥使也请用。”盛公公放平嘴角道。
      陆指挥使。
      陆则听出了咬牙切齿的意味。
      
      他缓了缓情绪,偏头冲盛公公笑,“公公就如此厌烦我?”
      陆则生的白皙俊秀,这么一笑,更是眼若桃花,令盛公公看了不能再烦。
      
      萧聿抬眼眸看盛公公。
      
      盛公公年事已高,没想到这人如此无耻,竟当着圣人的面告状,只能硬堆起几个褶子笑给他看,“这是哪儿的话,指挥使实在是说笑了。”
      陆则点了点头,道:“哦?那可能是我会错意了,还望公公不要怪罪。”
      盛公公笑的跟哭一样,“怎敢、怎敢,老奴这就退下了。”
      
      盛公公走后,陆则又继续道:“下个月武举初试……”
      
      天将明,盛公公站在养心殿外张嘴打呵欠,门“嘭”地一下被打开,盛公公的呵欠骤然消失。
      是陆则出来了。
      盛公公眯着眼道:“陆指挥使辛苦了。”
      
      陆则道:“为皇家开枝散叶乃是重中之重的大事,我哪儿能有公公辛苦。”
      盛公公一脸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只在心里道:您还知道开枝散叶是大事呐!那您深夜来这儿正争什么宠啊!
      
      陆则将手搭在盛公公肩膀上,又是一笑,俯在耳边道:“要我说,公公想好办好差,那就得去给各宫的娘娘提个醒。”
      盛公公眼睛一亮,“陆指挥使此话怎讲?”
      陆则用十分认真的语气道:“这争宠的精髓,乃是主动二字,咱们这位陛下的性子都冷成什么样了?紫禁城的地都结霜了,我若不是因为十分主动,能在养心殿圣宠不衰吗?”
      
      盛公公点头,又觉得不对劲,复又皱眉。
      
      过了须臾,盛公公才不管不顾道:“那……怎么个主动法?咱家总不能把各宫的娘娘往养心殿领吧。”
      
      陆则道:“这就得公公您下点功夫了。”
      
      盛公公一头雾水,忍不住道:“咱家往哪下功夫啊?”
      
      陆则又笑道:“这宫闱之事,我又见不着各宫娘娘,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
      
      盛公公积极道:“不过什么?”
      
      陆则道:“今夜锦衣卫事多,两个案子等着我去办,晚上就不来养心殿了,公公把握机会啊。”
      说罢,陆则转身离去。
      
      “嘿——”盛公公看着他的背影,提着一口气,嘟哝道:“侯爷您进锦衣卫可真是屈才了。”
      
      艳阳高照,盛公公在御花园打转,脑子里都是陆指挥使说的话,还别说,真是越想越有道理,怪不得独得盛宠三年。
      下点功夫……
      
      盛公公抬起下巴,去看整个后宫。
      咸福宫的薛妃、长春宫的李妃、翊坤宫的柳妃,这都不成。
      新进宫的何淑仪,姓何,估计也是不成。
      那便只剩下徐淑仪和秦美人了。
      
      盛公公先去了一趟钟粹宫的怡兰轩。
      
      盛公公见过徐淑仪后不由感叹,不愧是左都御史徐博维之女,体态端庄,人瞧着也不急躁,是个拎得清的,但若是喝先皇后比,还是差了一些。
      想起先皇后,盛公公不由长叹一口气。
      先后宽厚仁爱,待他们每个人都极好,就连他这个阉人的喜好,她都记得。
      
      盛公公看了一眼太和殿前的日晷。
      想到了三年前。
      那时的坤宁宫常有嬉笑声,紫禁城的地还没结霜。
      皇后娘娘时常不知从哪就变出一枚玉佩,道:“这可是本宫的兄长刚拿来的山水玉佩,盛公公莫不是有千里眼?”
      
      画面忽然一转,他又听到皇后娘娘道:“公公让我进去吧,我今日必须要见陛下一面。”
      
      盛公公闭了闭眼,朝淑玉苑走去。
      
      深宫僻静,微风拂过,泛黄的树叶从枝木簌簌落下。
      太监女史们还在扫地。
      
      盛公公是打着尚衣局的旗号过来的。
      
      盛公公让身后的小太监将今年的皮毛份例送进院中。
      秦婈连忙走出来道:“这些事,怎好劳烦公公亲自过来。”
      
      她猜到今日尚衣局会来人,却没想到盛公公会来。
      
      盛公公看着眼前人,依旧觉得有些恍惚。
      不过思及来此的缘由,便道:“这淑玉苑要是缺什么,美人同奴才说就是。”
      
      秦婈自然知道这些都是客套话,便柔声道:“淑玉苑什么都不缺,劳公公费心了。”
      
      盛公公实在不习惯这张脸和自己如此客套,忍不住朝天看了一眼,道:“下月初九便是万寿节,还望、还望美人早做打算。”
      
      一听这话,秦婈还有什么不懂。
      天子身边太监的提点,在这后宫里比什么都重要。
      
      秦婈从袖口拿出一块早就备好的玉佩,放到了盛公公手上,“多谢公公提点。”
      
      此情此景,盛公公整个人都跟被雷劈了一样。
      盛公公看着玉佩上的山水,磕磕盼盼道:“美人哪、哪来的山水玉佩?”
      
      其实太监坐到盛公公这个位置,已是什么都见过了。
      珍馐美馔,金银珠宝,他什么都不缺。
      只是这宫中的礼,来往皆是人情,他想交的人他便会收,不想交的人便会拒。
      
      吹拂过脸颊,秦婈装作不太好意思的样子道:“家中兄长在外经商的,这些都是他给的。”
      
      盛公公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放入怀中道:“那奴才就谢过美人了。”
      秦婈道:“公公客气了。”
      
      盛公公走出漱玉苑,小太监在一旁道:“公公可要奴才去嘱咐尚寝局那边……”
      盛公公道:“不必,什么都别做。”
      小太监道:“明白了。”
      
      傍晚将至,盛公公又端着名册和名牌,笑呵呵走进了养心殿。
      
      萧聿看见他的表情不由蹙眉。
      盛公公看似卑微,实则蛮横地将名牌放到皇帝眼前,笑道:“今夜既然陆指挥使不过来,陛下还是瞧瞧吧。”
      帝王眉宇间的凌厉令盛公公的心怦怦直跳。
      
      萧聿低头看名牌,须臾,忽然嗤笑,“盛康海,你这是收了秦美人多大的礼?”
      一个描漆盘子上六个名牌,独独给秦美人栓了一条红绳。
      盛公公双膝一弯,跪到地上,“奴才有罪。”
      
      天光又忽然暗了几分,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四面寂静,楹窗上的水珠一滴一滴地往下淌。
      
      只听萧聿捏着羊脂白玉的山水玉佩,一字一句道:“这是秦美人给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对手戏在下章。
    ps:这本非传统宫斗,男主也并非渣男,女主视角得知的一切只是女主视角,真正的剧情线还没展开,金手指也没放。会有你们想看到追妻,但也不是那种要死要活的。当然,也不会有突然的宠,都是一步一步来的,耐心点嘛~
    感谢在2020-11-13 21:46:30~2020-11-14 23:58: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李钊、猕猴陶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鹅的小水 2个;韶华、关尔之日山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奶油小泡芙 80瓶;娇娇u 23瓶;曦曦靡靡、小木子 10瓶;呵呵 4瓶;o(╯□╰)o欣、南泥崽z 3瓶;橘子皮皮 2瓶;半勺糖、小傻逼他亲爹、兮小禾、鲜百香果双响炮、请你吃颗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