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官别害羞》怕指甲的阿挠 ^第19章^ 最新更新:2019-05-23 20:32:0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认命 ...

  •   尽管心情不好,尽管一想起某人来心就一阵难受,但日子还是要过。容珊兰最近整天都沉浸在婚介所的工作里。
      
      今天下午,容珊兰又给邓靖秋安排了相亲。
      
      几次接触,容珊兰对邓靖秋的印象越来越差,像她这种人就不配得到爱情,谁要是和她结婚,那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可她毕竟是公司的会员,那她就有义务为她安排相亲,但成不成,容珊兰就不敢保证了。
      
      容珊兰坐在别害羞咖啡馆的二楼,一手支着脸,一手悠闲的端着咖啡看着楼下被骂的狗血淋头的邓靖秋,心里一阵暗爽。
      
      这几次相亲,容珊兰故意隐瞒了邓靖秋那些过于无礼的要求。不过这个对于那些正常会员们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因为她知道,邓靖秋一定会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忍不住将她骨子里的直男癌思想吐出来。
      
      而容珊兰这几次安排的女人都是性格独立要强,不会甘于受邓靖秋控制的类型。一次两次失败的相亲,对于这些会员没什么影响。
      
      但是这么多场相亲失败,对于邓靖秋就是天大的打击。
      
      相亲女1一脸鄙夷:“你家有皇位继承还是怎么着?非要生两个儿子?这年头连直男都不敢这么要求了,你一个女人能不能要点脸?要生自己去生,老娘才不伺候你!”
      
      相亲女2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请问你这是找对象呢?还是找母猪呢?我看你这模样应该是第二种呢。那真的不好意了亲,我是人呢,建议你直接去猪圈里找找,不用谢呢亲~”
      
      相亲女3安静的坐着,在听完邓靖秋的话后,慈眉善目的笑了笑,然后起身,一杯咖啡毫不犹豫的泼在她脸上,随后转身潇洒离去。
      
      相亲女4眉头皱的死死的:“我喜欢的是女人,像你这种简直就是披着女性外衣的雕癌,你趁早去泰国整整吧,别给女同性恋抹黑了!”
      
      ……
      
      容珊兰正笑的开心时,视线里突然闯入一道令她魂牵梦绕的身影。溥灵穿着一身素雅的长裙,踩着细细的高跟鞋,优雅的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本,坐在一楼靠窗的位置上。
      
      容珊兰第一次见到溥灵穿裙子。溥灵的气质偏冷,柔软的裙子穿在她身上,没有想象中的违和感,反而很耐看。给她平添了一丝温柔。
      
      溥灵点了一杯咖啡,然后拿着铅笔在本上面画着。手指纤细,手腕运动规律,淡漠的脸上十分认真的样子。
      
      不知过了多久,溥灵停下手里的铅笔,拿起咖啡抿了一口,而后忽然抬起头。容珊兰在溥灵抬头的那一刻迅速扭过头,用细长的胳膊和握拳的手挡住脸,二楼的围栏边还有一圈植物遮挡。
      
      等容珊兰转过来时,溥灵已经又专注于手里的本上了。她应该没发现自己吧?
      
      手机突然连续响起了,是邓靖秋表达不满的微信。容珊兰直接将她拉黑了,反正她的会费马上就要到期了,她不伺候她了,就算她给自己差评也无所谓,她的名声早已经打出来了,一个两个的差评对她来说根本没什么。
      
      容珊兰又点了杯果汁,在手机上处理了些会员的资料,偶尔看一眼楼下的溥灵,感觉时间过得很快。
      
      大概五点的时候,溥灵合上画册收起笔款款走了出去。
      
      容珊兰望着溥灵的背影,直到她彻底消失在视线里。
      
      如果刚开始容珊兰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对溥灵这么感兴趣,甚至兴趣只增不减,那么最近容珊兰明白了,她是喜欢上溥灵了。
      
      因为喜欢上了她,所以春梦的对象总是她。因为喜欢上了她,所以自己最近不愿意接单。因为喜欢上了她,她开始自卑了。
      
      曾经容珊兰以为,只要有钱,让她做什么都无所谓。拉皮条怎么了?接客怎么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谁又比谁干净呢?
      
      可是现在,容珊兰每天闭上眼,脑子里都是她曾经那些不堪的画面。以前的一次次放纵,都成了她今天的耻辱。
      
      不谈家世,就算溥灵单纯只是一个穷画家,容珊兰都觉得,现在肮脏的自己配不上那么清澈的她。
      
      何况,溥灵她出身富贵。只见了她姐姐一面,她姐姐展现给容珊兰的,就是她怎样也高攀不起的。
      
      心动了又怎样?现在这个社会,真心根本不值钱。容珊兰也早就不奢求得到爱情了。
      
      那就远远的观望吧。
      
      喜欢一个人,你说不出具体是什么时间,也说不出具体喜欢她哪点,但你眼里脑子里却忍不住全都是她。
      
      哪怕远远看她一眼,也觉得今天是甜的。
      
      容珊兰最近的效率很高,接下来的几天,她都安排了相亲场。她只在相亲开始时负责热场,之后就借故离开,坐在上次看到溥灵的位置。
      
      溥灵每天下午三点半都会坐在几乎同样的位置画画。
      
      容珊兰就这么远远看着她,就很满足了。容珊兰不禁笑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纯情了?
      
      持续了半个月的安逸,今天因为一个女人发生了改变。
      
      今天溥灵依旧三点半准时走进店里,但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女人看起来温柔漂亮,大方得体。
      
      是之前和溥灵一起去酒吧的那个女人,容珊兰看女人的眼力一直很好。
      
      今天溥灵没有带画册,一直跟那个女人说说笑笑,溥灵原来这么爱笑的吗?还是,只有面对她的时候笑不出来?
      
      不知聊到了什么,女人忽然从位置上站起来,坐在溥灵旁边,将头凑近溥灵,溥灵没躲,甚至搂上了她的腰。
      
      她们!在接吻?
      
      从容珊兰这个视角上看,两个人吻得火热,过了许久才分开。溥灵的脸似乎还因为这个吻红了。
      
      容珊兰咬着下唇,看着楼下依旧亲密的两个人,胸口一阵发闷,心就像被人揪着一样的痛。
      
      她因为溥灵已经不愿接单了,每天只靠着婚介那点微薄的工资度日,而她身后还有一个深坑等她填……
      
      溥灵却已经有了新欢。
      
      她不怪溥灵,溥灵没有义务为她保留什么。要怪只能怪她自己,是她先去纠缠溥灵的,溥灵开始明明都对她没感觉,是她舔着脸先去勾引的她。
      
      后面楼下的人还会发生什么,容珊兰已不愿去看,今天,还不到四点,她就离开了。
      
      想着又要到医院催款的日子了,容珊兰极不情愿的接下了今晚的单。
      
      托这些客人的福,容珊兰几乎将所有豪车的种类都坐遍了。今晚接她的是一辆最新款的宾利。
      
      以前容珊兰每次接单的时候还会幻想那单客人的样子。猜想客人会是个怎样的女人。是娇生惯养的学生.妹,还是雷厉风行的御姐总裁?或是风韵犹存的阿姨?
      
      她的技术会怎么样?晚上是做的畅快,还是又要假装欢愉?
      
      今晚容珊兰的心情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她甚至无心想关于一会儿订单的事情,满脑子都是下午溥灵和那个女人接吻的样子。
      
      她有些后悔接单了,她这么多年头一次厌恶起自己这份工作。但是她已经坐上了客人的车,开弓没有回头箭。再说,她已经被打上了不自爱的标签,过去那些肮脏的经历,是以后再怎么努力也抹不去的。
      
      有些污点,染上了就是一辈子。
      
      宾利一路畅通的驶进一栋别墅的院子。
      
      容珊兰认命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