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诸神降临(四) ...

  •   “既然你是刚从门里出来的,有些事你应该并不清楚。”

      此刻卡乐半倚着钢琴放松而立,完全不觉得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就像祂先前眼神里展露的那样,祂就是个遵循本能、拥抱欲望的野兽——无论是爱欲、杀欲亦或者是别的什么欲望,祂都欣然接受,毫无羞愧。

      这样坦然追逐快乐的本性如果配上一张英俊到怪诞的脸,大抵会如同一个疯狂旋转的漩涡,让所有靠近祂的人都被搅得丧失理智直至崩溃为止。

      好在对方姑且还算孤僻。

      好在祂用的这张脸普通至极。

      东尽无视着对方直白得过分的偏爱,重新坐回琴凳上示意卡乐继续说下去。

      “这座酒店通过门,汇集了不同宇宙不同时空不同种族的恶徒。”

      在东尽闻言将目光再度落到祂身上后,祂若有若无地笑了起来:

      “当然,我并不觉得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要知道,我只是在追逐乐趣而已。”

      “只要让我快乐,其他一切都无所谓。”

      一个傲慢,任性,极端自我的愉悦犯。

      脑子里刚更新完卡乐的信息,东尽便听祂问道:“东尽,你做了什么?”

      对此,东尽同样回了一个笑。

      和卡乐的那种不以为意又空无一物的笑不同,东尽笑得很平淡。但这份平淡在嘴角猩红纹路的衬托下,反而有种说不出的诡艳感。

      特别是当卡乐听清了东尽所言后,他身上那份独特的艳丽瞬间压倒性地奔涌而来:

      “你在说什么?从没人称我为恶徒。——我可是公认的救世主。”

      什么救世主?恶人的救世主吗?①

      和东尽相遇的短短一刻钟内,已经无数次觉得自己被吸引的卡乐没有追问下去。

      他追逐愉悦,也享受追逐愉悦的过程。所以下一秒,他只是尽职尽责地继续给东尽科普穿门而来的异种需要知道的东西:

      “每三天我们会在顶层的套房里举办一次茶话会。今天下午三点,恰好是新一轮茶话会的举办时间。到时候我带你过去。”

      “因为门的缘故,异种暂时无法离开酒店,离门最近的套房也受它的影响拥有了奇特的力量。在那个套房里,没有任何存在能够撒谎。”

      这曲子真没白弹。

      一下子得到大量关键信息的东尽不由感叹着交对朋友的重要性。

      “穿门而来的异种绝大部分都是些自我意识过剩的垃圾。在行动受限的情况下,哪怕无法大打出手,他们依旧热衷于在茶话会上攀比各自的过往经历。”

      “茶话会结束时会进行不记名投票,选出两个异种作为领头人,被选中者将在茶话会第二天和这个世界的本土人类见面。”

      “比起异种,这个世界的恶人倒是有趣得多……”说到这里,卡乐少有表情的脸罕见地露出了些许赞赏:“至少他们对恶欲十分坦然。”

      “哪怕知道我们都是异界穷凶极恶的恶种,或者说在知道我们是另一等级上的恶种后,他们反而变得更加激动更加顺从。”

      “甚至有的家伙不远千里奔赴前来,甘愿为异种做一切事——哪怕是让他们亲手炸了他们脚下的城市。”

      看来我第二次的推测才更接近事实。

      根本就没有什么威胁,也没有什么隐情,这里虽然恶者云集,却皆是自愿而来。

      既然这样,之后他下手就更没负担了。

      东尽一边堂而皇之地走着神,一边还知情识趣地捧哏道:

      “——也许他们是想看看非人类的作恶艺术?”

      “艺术?你是说这座城市里那些千篇一律的爆炸吗?”卡乐闻言短暂地笑了一瞬。

      他明明没露出分毫讽刺的表情,但那双冷淡的金色眼眸却莫名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裁决感。而祂口中提及的异种和爆炸,显然半点都达不到祂的裁决线。

      “祂们命令人类制造爆炸,是为了炸掉起始市地底的防护阵,借此完全解放门的力量、获得摆脱束缚自由行动的机会。”

      “任何行为有了明确的目的,就称不上什么艺术。”

      “那种吵闹至极、毫无美感的爆炸,不会诞生丝毫快乐,只会引起无聊的恐慌。”

      “好在只剩七天,我勉强还能忍耐。”

      “等到那些蠢货走了,你要和我来一场狂欢吗?”

      东尽不去评价这位异种自成一格的“艺术”思想,也不去置喙祂话里话外不曾遮掩的反社会倾向,只是从中敏锐地捕捉到一点——卡乐不满以爆炸终结起始市的举动。

      以祂半夜时分在大堂弹琴扰民,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类或是怪物对此置喙来看,祂很可能就是被推崇的二位领头人之一。

      既然卡乐讨厌爆炸却默认了另一位领头人炸飞城市的做法,可见是个不管事的。

      那么只要自己顶掉另一个不知名存在,无论他在此期间做了什么,卡乐应该也同样不会多加干涉。甚至说不定最后他搞事的黑锅还能甩到对方头上。

      这么一想,祂不就是他的完美搭档吗?

      当东尽以一种工具人的眼光看待卡乐后,对于祂意味不明的邀请,他也就没一口拒绝:

      “不需要七天。今天下午的茶话会结束后,我就会开启属于我的狂欢。”

      这样的话几乎就是在对卡乐宣告——茶话会结束后,他一定会当选领头人。

      卡乐原本靠在钢琴上的高大躯体无意识地前倾了几分,他半垂着眼,神情莫测地注视着眼前的东尽——单从外表看,他所犯下的最大的罪,就是过于蛊惑人心。

      他到底做过些什么,才会如此自信能够胜过那些刀尖舔血、无法无天的疯子?

      这一瞬间,卡乐又感受到了一种源自灵魂处的致命吸引。

      身体里从来偏冷的血开始不受控制地滚烫起来,原本自《魔王》响起后骤然张开、又就被祂强压进躯体里的羽翼再次蠢蠢欲动。

      在昏暗的夜色下,终是破体而出的纯黑六翼没有半点圣洁之意,它只是由内而外地焦灼着一种诱人堕落的战栗气息。

      “暴风雨并不适合你。”

      在羽翼晃动间带起的重重虚影下,卡乐低沉的音色再次响起:

      “比起暴风雨,你更适合狂欢节的烈酒。”

      “当烈酒浇诸于你时,光是看着就会灼人肺腑。等到点燃后,更会烫到让人晕眩让人窒息。”

      真点燃我还不得被酒烧死?

      卡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比喻让东尽把玩雨伞的动作顿了顿。

      还有祂一再提到的“暴风雨”也让东尽颇为在意。

      尔后在这难以言说的微妙氛围下,卡乐倒是主动说出了今夜的道别之语:

      “那么下午三点,我在顶楼恭候你的到来。”

      收获颇丰的东尽闻言后便慢条斯理地站起身,以一种和来时一样的步调走向大堂的电梯。

      也因此,他无法注意到,卡乐注视他背影时所透露的隐隐绰绰的欲望,以及呼之欲出的危险。

      等重新回到1001房间后,东尽直接褪去先前的从容不迫,沉着脸躺到了床上。

      他不是因为卡乐的觊觎愤怒,他是因为自己那朴素游戏面板上出现的崭新字迹而失态。

      最初他与卡乐相遇时,对方说了一句:“你身上有暴风雨的味道。”

      由于当时的氛围原因,他不可避免地以为对方是在无意识地调情。

      但当卡乐第二次提及“暴风雨”这个字眼后,无数次徘徊在死亡边缘、几乎将趋利避害一词化作本能的东尽直觉般地意识到他可能忽略了什么。

      之前他在酒店10楼遇到的恶徒为什么没一人敢试探他?

      五分钟前,将傲慢刻在骨子里的卡乐又为什么会毫不怀疑地说“我知道你是异种”?

      这真的只是因为他那远超常人的外貌?还是因为他那以绷带、以红痕塑造的特异伪装?

      他的外貌固然近乎非人类,但也没进化到让人失智的程度。

      他的伪装固然炉火纯青、别树一帜,但也没完美到被异种瞬间接受认可的地步。

      那么导致这一切的根源会是什么?

      想通了的东尽在步入空无一人的电梯间后,就直截了当地打开了那个由他天赋诞生的游戏面板。

      仅仅是一会儿没看罢了,东尽曾经了熟于心的游戏面板上却多了许多让他为之沉默的字迹。

      首先是个人状态那一栏。

      原本写着“健康(剩余寿命:6个自然日)”的字迹后面又出现了一行新备注,变成了“健康(剩余寿命:6个自然日)(被神青睐,被神注视)”。

      这里的神,指的是哪个神?

      要知道无论是最高宇宙的哪位神魔,在“神选”里都有且仅有一次选择试炼者的机会。

      被选中的试炼者可以在试炼途中单方面地使用祂们的力量,且一旦选择后,在七场试炼结束前,神魔无法再将其解除。

      神魔们的力量也不是白来的。所以不管是为自己挑选仆从、属下、继任者、还是别的什么,祂们都会再三观看再三斟酌。

      即便真的看上了某人,祂们也会先试探性地送些什么,算是向对方抛去橄榄枝。等得到选中者的回应后,祂们才会将选择的机会用到对方身上。

      “神选”仪式已有上万年历史。

      可从古至今,从起始到终末,东尽还从没听说有谁在试炼开启不到一小时后直接被神选的。

      东尽的交际圈十分有限。

      他自始至终只认识一位神明。

      所以在看到个人状态上的描述后,他已经对那个神明的身份有了预感。

      当他的目光继续下移、落到技能那一栏时,他意识到他的预感确实成了真。

      只见新多出的两个技能分别叫做“夜之眼”、“真名呼唤”,具体描述如下。

      技能名称:夜之眼
      技能介绍:被黑夜之神注视的你,拥有了回望黑夜的眼睛。
      技能效果:开启技能后,黑夜无法阻挡你的视线,旁人也无法在黑夜窥见你的踪影。
      技能评价:啪啪啪啪!鼓掌、旋转、跳跃!宝贝儿,你可真行啊。在“神选”开启第一秒就被神明选择,这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对了,你知道吗?我也选择了你。

      技能名称:真名呼唤
      技能介绍:祂是“忒培斯塔”,黑夜与戏剧之神。
      技能效果:诵出祂的真名吧,祂会回应你的呼唤。
      技能评价:宝贝儿,我觉得我刚才欢呼得太轻了!你不仅是有史以来最快被神选的人,更是有史以来最快知晓神明真名的人。祂究竟得为你神魂颠倒到什么地步,才会在倾家荡产后仍将一切悄然奉上?当然,如果你呼唤我的名字,我也会给你回应哦。

      接连出现的技能和宇宙意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评价,互相碰撞着搅翻了东尽的思绪。

      据他所知,被神选者究竟能借用神明的多少力量、又能将这力量化作多少技能,都和其与那位神明的契合度以及互相好感度有关。

      而自己和雷鸣,也就是忒培斯塔的关系如何呢?

      东尽回忆着曾经的一千夜,脑海里只剩下了“呵呵”两字。

      契合度先不谈,如果此刻他面板上有好感度选项,雷鸣对他的好感无疑会是“-100”。

      而这甚至都不是雷鸣的错,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用手盖着脸的东尽深深叹了口气。

      当初他为了求生,选择每夜进入无限流形式的梦境副本殊死一搏。

      每一次,梦境副本里任务失败的结果上都写着“世界毁灭”四个字。这种情况下,东尽理所当然地将雷鸣当作恶神,并竭尽所能地进行通关。

      但越到后面,东尽越觉得事情和他想得有些出入。

      身为梦境世界裁判的雷鸣从来没干预过其他任何人的副本通关过程,自始至终,他仅仅只是斜倚在虚空的神座上、漫不经心地看着他们竭力挣扎。

      以他这种怕麻烦的程度,“世界毁灭”的惩罚怎么看都不像是他定下的。

      他更像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农场主,只有在各个宇宙通关成功的消息出来后,才像是忽然发现自家的土地遭遇风暴收成不高似的,意兴阑珊地宣布着结果。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东尽连着通关十三次时。

      在东尽进入梦境的第十三个午夜,这位原本一直高居神座俯瞰而来的神明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似野兽般开始一寸寸巡视起了自己的领土。

      尔后,他终于发现了闯入者东尽。

      但哪怕是闯入者,东尽也依旧被算作是进行副本任务的一员,身为裁判的雷鸣碍于规则根本无法对他肆意攻击。

      于是他们自此开启了你追我逃的追杀模式。

      东尽到现在还记得,在他们关系最糟的第五百个夜里、他再一次通关后,依旧没有解决他的雷鸣似是终于忍到了极限,于是不可抑制的暴怒自金眸处被汹涌点燃。

      那一次其他宇宙的人已经退出,东尽因为伤重离去得稍微晚了一些。

      而就在他退出的前一秒,他眼睁睁看着于黑夜的无尽蔓延下,整个梦境世界在他眼前轰然爆裂。

      无论是人、是物、是天、是地,最后只剩下无限的黑暗和无尽的血色。

      从此以后,雷鸣这个名字便象征着他一次次梦回里,那布满血色的、暗不见光的深夜。

      哪怕后来已经猜到雷鸣之所以构造这样的梦境世界,很可能是因为其他宇宙的宇宙意志以“自身宇宙的世界毁灭”为代价,和最高宇宙达成了交易,用以交换资源或是别的什么东西。

      这是两个宇宙两厢情愿的交易。

      如果一切没有意外,作为构建者以及半个庄家的雷鸣或许能从中得到大量能量。

      偏偏自己这个意外出现了,导致原本成功率失败率都近乎50%的交易逐渐失衡。

      东尽都不敢想象那一千个午夜、一千个梦境世界到底消耗了雷鸣的多少神力,而连续的一千场失败又是否掏空了他不知道存了多少年的家底。

      这事要是发生他自己身上,别说是“-100”好感度了,“-1000”他都给得出来。

      这么一想,雷鸣人还怪好的嘞。

      哪怕他选择自己的原因不明、目的不明,冲着他连倒数的好感都能给自己添个有用的技能这一点,东尽高低也得称赞他几句。

      但是“忒培斯塔”……

      东尽在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字。

      哪怕只是这种不经意的默念,他都似乎穿越重重空间,与那双暗金色的眼对视了一瞬。

      那一瞬间,如蛇缠绕,如鹰逡巡。

      先前被勉强压下的忌惮顿时加倍弹出。

      东尽一想到以后只要在黑夜里、就等于出现在这位的视线下的未来,他连吐槽的欲望都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但也正是这一眼,让他明白了先前不曾想通的所有。

      ——雷鸣就是暴风雨啊。

      不管是忒培斯塔——“Tempesta(暴风雨)”这样的姓名,还是他身上那种张狂到近乎猖狂的、席卷一切的灾厄感,都在无声诠释着何为暴风雨本身。

      而现在自己身上如影随形的暴风雨气息,恰恰是雷鸣神眷的证明。

      在这样独一无二且明目张胆的气场包裹下,又有谁会认为他是人类?

      话又说回来,这气场虽然确实方便了他在这个副本横行霸道,可这到底是神选还是盖戳啊?

      以后他出门难道还要特意喷香水遮掩这玩意儿吗?

      东尽闭了闭眼平复着混乱的思绪。

      够了,别再想雷鸣那个疯子了。

      他和这位神明之间的恩怨纠葛,等他结束这场试炼,再和对方亲自解决。

      连童话都能有一千零一夜,没道理他的命就会在第一千夜戛然而止。

      撇开雷鸣的干扰后,东尽将注意力放到了宇宙意志于评价里隐晦对他透露的信息上。

      什么叫“我也选择了你”、“我也会给你回应”?

      对了,关于“神选”里的最佳宇宙评选,好像有一种独特的权重计算法。

      其中每场试炼的MVP都对本宇宙的成绩有着极大加成,并且宇宙意志本身可以自行选择将多少权重付诸到各自的种子选手上。

      一旦它选择的那个选手表现优异,它也会得到丰厚回报。

      所以它的意思是,它在这场试炼里,给他身上下了重注是吗?

      “宇宙意志,午夜1点了,你睡着了吗?”

      “我睡不着。”

      “要我再给你重复一遍吗?我很贵,是最贵的那种贵。你怎么好的不学,尽想着白嫖呢?”

      “如果你真的选择了我,而我又真的拿下了多个MVP甚至是FMVP,那么在试炼全部结束后,你要将我的运气还给我。”

      本宇宙的宇宙意志当然不能随时随地和试炼者对话。

      但奈何他们宇宙的能力是“等价交换”,而东尽也只是单方面传话,没做任何影响副本平衡的事。所以在付出仅仅1秒的寿命后,他的话就如实传达给了宇宙意志。

      此刻宇宙意志无法回答。

      但东尽知道,他不会接到除答应以外的任何结果。
note作者有话说
第4章 诸神降临(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