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寻过千百度皆是幻缘生》忆雪江南春思燕 ^第10章^ 最新更新:2019-01-01 18:39:4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收黛玉为徒 ...

  •   
      ……
      梦缘此言一出,灵儿已经先用“心语”和她说起话来。
      “姐姐好聪明。灵儿正想告诉姐姐,走的时候把我带走。灵儿与林姑娘的缘分已尽,留也是留不住的。”
      梦缘用“心语”回答灵儿,说:“我早猜到啦。你这个鬼灵精怪的小东西,看见我来了肯定会跟我逃走的。我要不索性开口把你讨来,等等你偷偷跑了,人家要告我一个携卷家禽之罪,说不定把我绑送官府治罪。”
      黛玉听见梦缘开口向自己讨要鹦鹉,连忙微微躬了一下身子答应着。
      “公主说哪里话来?殿下只身奉父命游历天下,若黛玉的一只小小鹦哥,可以聊解殿下旅途孤独,实乃黛玉之幸。怎会有舍不得的道理?只是这个小东西刁钻的很,又被紫娟丫头宠坏了怕是不肯马上下来,不如叫紫娟去怡红院一趟,把宝二爷院子里的茗烟小厮找来,用网把它捉了下来。还要带个笼子装上它,恐怕才方便公主带在路上行走呢。”
      不料,还不等梦缘回答黛玉这番话,鹦鹉已经“扑啦啦”从梁上飞了下来,直接落到梦缘的肩头,开口对黛玉说:“不用有劳紫娟姐姐去找茗烟来了。林姐姐尽管放心,灵儿与公主有三生不解之缘,是不会随便离开她的。只是,灵儿在姐姐处叨扰了十个春秋,承蒙林姐姐与紫娟姐姐悉心照料,灵儿心中感激不尽。无奈灵儿与林姐姐情缘已尽,别离总在所难免。还望姐姐多多保重,此一别还不知何年何月再得重逢了?”
      那林黛玉听到鹦鹉突然之间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本已惊诧万分。想那鹦鹉、八哥一类的鸟儿,若从小受人□□学会几句人话,原也是很寻常的事情。有那特别聪明的,学会吟诗背赋也是有的;却不论怎样还是个“鹦鹉学舌”,不过是无心的模仿当不得真的。可如今这鹦哥,居然可以说出这样一番道理来,是万万教不出来的!
      尤其是当它说出“情缘已尽”四个字的时候,黛玉不竟想起自己与宝玉之间,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无奈情丝,不知什么时候也会有那“情缘已尽”到来?更加是悲从心生,不由得“扑簌簌”滴下泪来。
      站在黛玉身后的紫娟,本来也在为鹦鹉居然真的说起人话,惊讶的用绢帕捂住自己的嘴巴,现在看见林姑娘听了鹦鹉这番话竟然落下泪来,忙从衣襟上取下一块干净的帕子,递到黛玉手里,一面轻声劝慰。
      “姑娘怎么又要伤心落泪了?刚刚已经哭过,你的身子怎么禁得起这样日日以泪洗面啊?何况,你这样伤心,梦幻公主还以为你是舍不得这只鹦哥了。”
      梦缘在旁边看见林黛玉,这番梨花带雨的样子,也不由得暗自叹息,唉,看来这林妹妹,真的是中了很深的心魔啊!想到“心魔”二字,梦缘不由想起了,冬师哥传授的“除心咒”!看那林黛玉聪明剔透,又原是太虚幻境相思河畔的一株仙草,天生禀赋日月精华之灵气,应该也是我辈中人。不如让自己把“除心咒”传授给她,不知是不是可以?就怕因为自己传授了“除心咒”,林妹妹真的从此脱胎换骨,变成一个全新的林黛玉,违背了曹大师塑造悲剧人物的本意,会不会不高兴?
      梦缘正在那里琢磨该与不该的时候,忽地心里感觉了灵儿的“心语”之音。
      “梦缘姐姐,你只管传授与她。林姐姐虽为曹雪芹造成了个天天喜欢流眼泪的哭姐儿,可却与姐姐你有再世师徒之缘,今日她虽不能与我们同行,来日必可与姐姐重述师徒之情!”
      梦缘听到灵儿的“心语”,真是喜出望外,但又想到那林黛玉魔入心境以久,担心不是单靠“除心咒”可以解除干净。
      想着想着,梦缘灵机一动,便开口劝道:“林姑娘,莫不是因为灵儿乃宝二爷相赠之物,如今将随梦缘回归故里,与姑娘的十年情缘竟要于一日将尽,而联想到与宝二爷的十数寒秋的情丝也会断于一时吗?”
      林黛玉见梦缘一语中的,不由羞愧地粉脸通红臊到了脖子根上。
      一旁乖巧的紫娟忙说:“谁说不是。公主殿下有所不知,想我家姑娘与那宝二爷从小青梅竹马、情深意长。只是偏偏又有什么‘金玉良缘’的说辞。那宝二爷又是见了姐姐忘了妹妹的脾气,害得姑娘整日在那里长吁短叹,三百六十日以泪洗面。真不知如何是好?”
      林黛玉已经擦干了眼泪,抬头瞪了紫娟一眼,说:“哪个要你这个丫头来多嘴。殿下,下人不懂规矩,言语中若有冲撞了公主之处,还请殿下看在黛玉的面上原谅一二。”
      梦缘笑嘻嘻地说:“哪里、哪里。林姑娘可愿听梦缘说几句肺腑之言?”
      梦缘刚才听灵儿说到自己与林黛玉有再世师徒之情,便改口不再称呼她姐姐了。
      林黛玉则再次微微欠起身子,说:“黛玉,愿听殿下教诲。”
      梦缘为了有点师父的尊严,故意端正了身架,用很严肃的神态开始说话。
      “林姑娘可知,自己为什么总是会悲花惜月睹物伤情啊?”
      林黛玉的眼圈又开始红了,她低下头,低声回答:“实因家母早故,从小寄人篱下,前几年家父也撒手人寰,黛玉从此孤苦伶仃,每每想到黛玉不知来年身在何处?又有何人相伴?便不由悲从心来。”
      梦缘却摇摇头,说道:“非也!姑娘其实是一种病。而且姑娘这个毛病,世界上只有两个人可以医得!”
      林黛玉惊讶地重新抬起头来。
      旁边心急的紫娟已经抢先问出了口。
      “莫非公主殿下,便是其中可医得姑娘之人?若是如此,紫娟这里给公主磕头了,求公主医治姑娘的病吧!紫娟愿意从此替公主作牛作马终身不悔!”说着,紫娟已经走到梦缘面前,双膝着地跪了下来。
      梦缘连忙弯腰将她双手一搀,说道:“紫娟姑娘,快快请起。梦缘答应了就是!”
      梦缘重新端正了身子说道:“林姑娘,你可知道,姑娘的前身乃是太虚幻境相思河畔的一株仙草,只为受了神英侍者日日以相思河水浇灌,又吸收了日月精华之灵气,逐日幻为人形,又追随那神英侍者投胎人世,欲报答神英侍者的浇灌之情,故打算用一生的眼泪来还了这番情意……”
      紫娟在旁边忍不住打断梦缘的话,说:“公主,那神英侍者想必就是怡红院的宝二爷吧?”
      梦缘点点头,回答:“正是现在大观园里的贾宝玉。”
      林黛玉不由得呆在那里,直着眼睛看着梦缘等着她说下去。
      紫娟却急切地追问:“如此却怎么是好?也不知那宝二爷是否知道这层缘故?”
      梦缘摇摇头微微一笑,回答:“林姑娘既然不知道,宝二爷又如何会知道?”
      “公主莫非是要与宝二爷揭开此层奥秘,让我家姑娘从此与宝二爷结为秦晋之好?”
      “倒也不是!”梦缘挺认真地继续她的开导工作。
      心里想到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去教诲过别人,今天居然要开门收徒,而且还是收的《红楼梦》中的第一女子,真的有点开心忘怀的得意。
      梦缘故作老成的放慢了声音,继续道:“林姑娘,其实姑娘大可不必用这样的方式来回报于人。想那幽怨之根生自心肺,泪水之源于肝肾,如此伤心肺,动肝肾,怎能长久?一旦为此命丧黄泉,令有恩于你之人为此伤神,你又于心何忍,又怎谈得上报答二字了?”
      林黛玉望着面前这个年轻美丽,穿着怪异的梦幻公主,实不能想像她年龄不过与自己相仿,竟有如此深的医道?而且懂的玄心之学!黛玉从小多病,不知看过多少名医圣手,全无一人可以看穿她心病之源。今日梦缘的一番话,令林黛玉顿时省悟了“心病尚须心药医”这句话的道理。
      林黛玉虽尚未大彻大悟,也已经渐渐有所知觉了,便恭恭敬敬起身,盈盈下拜,道:“民女求公主赐教医心之法。”
      梦缘既然已经决心传授林黛玉“除心咒”,又知道她们之间本有师徒的名分,也不再推诿客套了。
      梦缘挺直了身子,严肃地说:“林姑娘,你与我有再世师徒之缘,现在我将本门入门心法‘除心咒’传授给你,也就算有了师徒之实。”
      林黛玉一听此言大喜过望,连忙在地上连叩三次。紫娟也过来,陪着林黛玉重新跪下磕头。待她们主仆大礼已毕,梦缘才重新将黛玉扶起。
      “紫娟姐姐,人各有缘,你有你的归宿。我将传授你家姑娘心法,要请姐姐回避了,其中不得已处还请姐姐谅解。”
      紫娟忙又给黛玉行了一礼,避进内屋去了。
      梦缘神色凝重地对林黛玉说:“此法授予有缘,只能传授一遍,记得记不得,全看林姑娘的缘分了。”
      林黛玉全神贯注地看着梦缘,回答:“黛玉明白,请师父传法吧!”
      梦缘点点头,轻轻吟道:“魔本自心生,心净魔无形。万魔心为首,驱魔心先平。去尽心头魔,净土还心境。魔界三魔消,万纪永太平。心欲意皆魔,解魔入梦境。凡态入梦心事了,梦中除欲意可清。缘定三生非为梦,情托万世幻无形。寻过情缘千百度,终是梦幻向心生。”
      谁料,这里梦缘的话音尚未落地,房门竟传来一人道佛号之声。
      “阿弥陀佛!何处有道之人,竟如此精通佛家心法啊?”
      ……
      第一章追寻秘密第十一回同是梦幻界中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入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