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伟大而隐秘同人)》三千30000 ^第10章^ 最新更新:2018-12-18 09:25:3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10 章 ...

  •   第二天,海真正常上学。又到了最后一个丁字路口,略微迟疑后,他朝着杂货铺方向走去。
      东九正在清扫门口,看见海真背着书包走开,竟不知不觉的停下了手中挥舞的扫把。
      眼前的海真,看起来精神不怎么好。
      虽然心跳的厉害,可是海真却用最大的意志力保持一张微笑的脸,走到元流焕面前。
      “东九,早!”
      不待元流焕回应,海真已快步走开。
      这简单的三个字,已经是他这会儿能不结巴说出的极限了。
      虽然,还没有想清楚自己的心意,但一味的逃避,只会让他距离组长越来越远。他已经逃避了四天,这四天,他想见组长,那种明明很近却不能见面的折磨让他决定暂时放下心中的困惑。不管自己到底最组长有怎样的心情,至少,他不想再浪费能待在组长身边的每一天。
      能相见,能相伴,能追随,便足够了……
      日子再次回到之前的状态。三个悠闲的间谍,在天台坐着琐碎的家务,洗衣服,挑鱼屎,浇花,闲聊。
      海真又可以自然的和两个组长说笑,他觉得他把这一生唯一的笑容都给了最崇拜的两位组长。
      三个人一起的时候,海浪总是话最多的一个,海真是捧场最热心的听众,元流焕则是一个安静的听众。
      然而,三个人都很清楚,这样的幸福随时可能结束。
      这一天,元流焕因为海浪随便偷吃了一条鱼干,和海浪打闹起来。海真看着玩的欢脱的俩人,翻了翻眼睛,一脸不满和无奈。
      突然,楼下有人喊东九。元流焕急忙戴上傻瓜式微笑过去应付。
      待元流焕返回时,海浪好奇的问:“什么事?”
      “哦,邻居问我有没有蛋糕,大概是要去求婚吧!”
      元流焕说这句的时候,感觉到海真看了自己一眼。
      海浪精准的捕捉到海真不寻常的一瞥。
      “海真啊,你在学校是不是很受女同学欢迎啊?”
      “没有。海浪组长别瞎说。”海真紧张的边说边从眼角偷懒元流焕。
      元流焕正专心的剥鱼干。
      “是吗?没收到过情书吗?”海浪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同时打趣两人的机会,哪里肯轻易放过。
      “没有。”海真的声音开始变小。
      元流焕仍专心剥鱼干,海浪看见他把鱼肉和剔除的鱼屎放反了,顿时心里笑开了花,强忍着假装平静。
      “回答的这么快。你知道情书是什么吗就急着回答!”海浪话题一转,继续打趣海真。
      “不知道。”
      “没事,你家组长知道,让他解释给你听。我打工的时间快到了,你们慢聊。”
      海浪简直是窃笑着离开,他转身的瞬间,看见元流焕把手中的鱼干捻碎了。
      走出一个街区后,他站在原地,想到元流焕刚才的反应,终于憋不住,一阵狂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天台上,海真洗好衣服,对着海浪说:“组长同志,帮个忙。”
      “你让你家组长歇着,让我这个组长帮忙!”
      海真有些尴尬,元流焕急忙起身走过来抓住衣服。
      “我来!”
      “嗯。”
      海浪看着面前两人,说:“我显得好多余啊!”
      元流焕瞪了海浪一眼,再看海真,海真的脸上有淡淡的红。
      元流焕把目光移开,手上拧衣服的动作却不像之前那样利索了。
      楼下忽然一阵嘈杂声,三人站到房檐边,看到两个无赖正朝着南韩大婶,训斥她销售别家酒水。
      元流焕看到这一幕,气氛的下楼处理。海真想跟着帮忙,却被海浪拽住。
      “他比我们在这里呆的时间都长,还是让他处理吧。”
      海真听到这句话,心微微一沉。难道自己都帮不上组长一点忙吗?他的情绪渐渐低落起来。
      当晚海真正在加油站打工,余光中走来一人。
      红色的运动服,外加一定黑色的毛线帽。
      精神又帅气的组长,眼角含笑的走来。
      “你说的打工的地方就是这里啊!”
      “嗯,好歹这也算是枪。”
      海真看着组长,有点腼腆的说。
      
      “猜你回来,我已经帮你查好了方块脸的地址。”
      “走吧!
      元流焕跟在海真后面来到一个仓库。
      不巧的是房东的儿子也在。为了不暴露身份,他把海真拉到一边。
      “斗石没见过你吧?”
      “嗯!”
      “去把他救出来,再陪那几个玩一会儿,然后把仓库烧了。”
      虽然又要救南边的人,海真心里不是很情愿。可再一想,毕竟是个男的。而且这更说明,组长上次让他救佑俊的姐姐,也并没有其他特殊含义。
      于是海真问“仓库也要烧掉吗?”
      看着海真问话时谨小慎微的样子,那眼神就如同当年说着崇拜时一样,元流焕的心没来由的颤抖了一下,一种类似心疼的感情流淌着。
      他摘下帽子,伸手戴在海真的头上。手指划过海真的耳朵,指间停留在海真的脸颊上。
      整个过程,短暂的只有不到三秒的时间,可是海真却感觉仿若持续了一生。海真感觉自己的心彻底陷在组长指间的温度中,再也跳不动了。
      元流焕看着海真惊慌失措的眼神,一抹笑容爬上嘴角,“你会帮我的对吧?”
      组长,组长他在请我帮忙!我终于有能力帮组长了。
      那一刻,海真觉得被自己心中的神认可,这是一种骄傲,更是一种幸福。
      当然,他也不可能不答应,他的组长让他做的事,他哪里舍得拒绝。更何况元流焕手指间的温度正透过帽子传到他脸上,那温度已经融化了他的理智和思维,乖巧的点头是他唯一能做的动作。
      这件事本应在海真完成“任务”后结束。然而,有时候,生活会不经意间给我们惊喜或意外。
      海真戴帽子时慌乱的眼神像是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深深的嵌在元流焕的脑海中,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
      那一晚,元流焕根本没办法睡觉。海真清澈的眼睛,还有慌乱间眼中流转的目光,让他不断的回想起从见到海真第一面起的点点滴滴,反反复复。
      元流焕吃惊的发现,原来他记得那么多关于海真的事情,那么多无关紧要的细节都完整的保存在记忆里。
      这让他心里生出一丝恐慌。他甚至刻意的去回想和其他人之间的故事,然而……并没有多少想的起来的人和事。
      我这是……怎么了?
      几天以后,邻居家的大儿子过生日,孩子的妈妈来杂货铺买东西的时候手上拎着个大大的蛋糕盒,孩子跟在妈妈的身后满脸的幸福。
      东九傻笑着看着那个孩子,那样干净的笑容,如果海真也能那么笑,应该很可爱吧。
      想到这里,东九腾的一下站起来,一路小跑着走了。
      “哎呀,这个傻瓜,又不知道要去哪里犯傻了!”南韩大婶嘴上虽这样说,眼睛却很不放心的追着东九的背影,直到看不到了为止。
      “不会有事的,这边谁还不认识东九,就算丢了,也会有人给你领回来的。”
      孩子的妈妈安慰的说。
      是啊,这个贫民窟里,东九了解每一个人,而反过来,每个人也都认识他,他已经成了这个地方的一份子……
      东九一路小跑着,来到了海浪的住处。海浪不在家,东九不耐开门进入,索性躺在海浪的床上等他。
      海浪刚一进门,看见元流焕躺在自己床上,吓了一跳,手中的吉他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你怎么进来的?”
      元流焕转了转手上的金属丝。
      海浪心疼的捡起吉他,一面仔细检查,一面不满的说:”你不会又是让我去关心你那组员的吧?你就不能自己亲自关怀一下,干嘛指挥我做这做那。”
      海浪故意说的带着点情绪,其实心里想的却是“我说元流焕,你怎么感情方面这么木讷和胆小!”
      元流焕咕噜一下站起来,两只手揣在上衣兜里,眼睛左右转了一圈,最后盯着地板说:\"帮我个忙!“
      海浪还是第一次看到元流焕这种表情,尴尬中带着犹豫,犹豫里藏着害羞。
      这家伙……难道开窍了?
      想到这里,海浪简直是全神贯注,每一个听觉细胞都高度集中的在等待元流焕接下来的话。
      “你出门方便,帮我订个蛋糕。我……想给海真过生日!”
      “啊?过生日?给海真过生日?“
      “恩。”
      “就恩一下,没别的解释了?”
      “恩。”
      海浪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几乎和未来要买的蛋糕一样大。
      “你确定你知道海真的生日?”
      ”不。“
      “那你还给他过生日?”
      “恩。”
      海浪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最大努力的压制住自己的情绪,咬着牙说:“好吧!”
      实际上,此刻海浪的内心却在对着元流焕咆哮:“你给我走!”
      “明天晚上我来取。”
      “7个字。”海浪无力的说。
      “恩?”
      额……海浪叹着气,示意元流焕出去把门关好。然后抓起吉他一阵乱弹……
      屋外的元流焕捂着耳朵,边走边想:“海浪同志,你是不是该向上级申请换个任务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