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炮灰新娘的逆袭》雷家写客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1-16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晋江独家,谢绝转载 ...

  •   晋江独家,谢绝转载
      
      听了安一一的话之后,刘小鹏愤怒地挂断了电话,调转车头,就朝着远处沙漠之中的亮光追去。
      
      瓦窑村,有两个年轻人跟着安春智上了村长家的面包车,一路呼啸着朝东方追去。
      
      越野车上。
      “村长,你指的这条路好像不是咱们来时的路啊?”赵四问。
      村长点了点头:“刚才碰到了小鹏,我怕他这会儿已经知道了咱们要走的方向,所以就转抄这条小路走。这小路有点崎岖,但是比大路快,大家都坐稳了。”
      村长说完,加大了油门。
      
      雷泽天看了一眼坐在后车座上冻的蜷缩成一团的安若雪,把自己的厚外套脱下,盖在了她的身上。看她脸色苍白,睡得也似乎并不安稳,他轻轻叹了口气。
      现在回想起昨天她见到自己时的种种作为,才明白她当时内心的迫切……
      
      刘小鹏追近那车之后,就着车灯,才发现自己看错了。那是一辆小轿车,不是越野车。
      荒漠里山坡遍地,而且现在天空一片漆黑,想找到村长开的越野车,谈何容易。
      他想了想,就开着拖拉机顺着一道向外地的大路驶去。
      他很少去城里,所以对于到荒漠外的路其实也不是很熟,加上他开的是拖拉机,要追上越野车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所以此刻他其实有点儿灰心丧志了。加上之前雷泽天车里的油是他亲自给的,更是让他懊恼不已。他觉得是自己亲手毁了安一一应得的幸福。
      这样想着,他更加愧疚了,也不管能不能追上,只尽全力头也不回地继续朝前开去了。
      
      安春智这边。
      追到岔路的时候,车上的一个年轻人问安春智:“安叔,这两条路咱们走哪条啊?”
      “走大路,他们应该还不知道咱们发现了,所以肯定走的大路。”安春智急切地说。
      “好。”
      
      经过两天两夜的车程,雷泽天和安若雪等四人终于到了机场。
      雷泽天把一张银行卡递给村长。村长连忙推拒:“不不,您已经给我们捐了牛,我们不能再拿您的钱了,瓦窑村之行,差点儿给你们带来了麻烦,这让我这个村长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雷泽天强制地把卡塞给村长:“您拿着。这里面有五十万是为了感激安春智对若雪的救命之恩,其余每家两万,算是我感激村里人对若雪的照顾了。村长,希望您回去之后,能好好安抚村里人,给大家解释下我此次不告而别的原因。也请您一定转告安春智,让他……好自为之。”
      村长羞愧地点点头,咬着牙:“这个畜.生,我……雷少爷,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处理好这件事的。”
      “那好,村长,我们不宜久留此地,咱们改日再聚吧。”
      “好好,祝你们一路顺风。”
      
      和村长告别之后,雷泽天就拉着安若雪马不停蹄地进了机场。
      赵四从售票处的方向跑了过来,把两张票递给了雷泽天:“少爷,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雷泽天点点头,正要说话,身边的安若雪却嗖一下藏到了他的怀里。
      “怎么了?”雷泽天捏起她的小脸,担忧地问。
      “安春智来了。”
      安若雪疲惫的大眼睛里全是惊恐。
      
      雷泽天回头一看,安春智正带着人在机场里四处寻找着他们的身影。
      他给赵四使了个眼色。
      赵四点点头:“少爷,咱们在A市汇合。”
      “嗯。”
      
      赵四快步走到安春智前方不远的地方,边看手里的机票,边故意匆忙地朝机场外走去。
      安春智看到他的身影,怕惊扰了他,悄悄地带着人跟在了后面。
      
      直到几个人都出了机场,雷泽天才拉着安若雪从超市的货架后面走了出来。
      然后二人迅速来到检票口,过了安检之后,片刻不停地登上了飞机……
      
      晋江独家,谢绝转载
      
      瓦窑村。
      等了三四天,安一一没等到雷泽天和安若雪被带回来,却看都刘小鹏灰头土脸地开着拖拉机回来了。
      刘小鹏嘴唇干渴,人也气力全无。
      可安一一却无暇顾及这些,她跑上前去,拽着他,急切地问:“你找到雷少爷和我姐了吗?见到我爸爸了吗?”
      刘小鹏疲倦地摇摇头,摇摇晃晃地从拖拉机上下来:“我找了他们几天,都没看到人影,我……我想我是迷路了。”
      安一一怒气冲冲地狠推了他一把,大哭着:“你这个混蛋,都是你,你为什么要把油给他们?没找到人你还好意思回来见我?!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你怎么不去死呢?我恨你,我恨你……”
      
      飞机上。
      安若雪看着窗户外的朵朵白云,想着自己在荒漠中的种种往事:想起曾经整日要躲避安春智,晚上睡觉也要提心吊胆;想起每天都偷偷的打听怎么才能走出荒漠;想起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逃亡,被安春智一次又一次偷偷抓回来的场景;想起她每次被抓回来之后,为了以示惩罚,饿极了的她要想吃饭,就必须任由安春智对她动手动脚的那种恶心的时刻……
      她就愤恨不已!
      她觉得自己好脏。指甲嵌进肉里,泪水打在血上,现在的她,满脑子想的就是:报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