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炮灰新娘的逆袭》雷家写客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1-11 17:43:3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晋江独家,谢绝转载 ...

  •   晋江独家,谢绝转载
      
      西北荒漠,这里人烟稀少,生活贫苦,连电也才通没几年。外人一旦进来,若非带够食物和有人指引,是很难走出这片大沙漠的。
      雷泽天的爷爷在十三年前玩儿降落伞的时候,没操控好,曾经掉落在这片沙漠里。他的爷爷在风沙里昏迷了三天三夜,后来被一位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安春智所救。
      爷爷为了感谢安春智,还把雷家祖传的一块儿玉一分为二,戴在了他身边的一个小女孩的脖子上,对安春智说道:“日后我的孙子长大了,我一定会让他拿着剩下的半块儿玉,再次来到荒漠道谢的。”
      雷爷爷给这半块玉,一是表示自己的诚意,二是荒漠中人随沙转,怕到时候找不到安家的人,如果有玉在,日后孙子也好辨认恩人。
      那年,安若雪八岁,安一一也是八岁。不过,安若雪的生日是三月十八日,安一一的生日是七月九日。
      
      十三年后,二十四岁的雷泽天遵从爷爷的遗嘱,来到了西北荒漠的瓦窑村,一个只有十几家住户的村落。在这里,他找到了当年救过爷爷的男人,并说明了来意。
      头顶已经斑秃的安春智激动地握住了他的手:“哎呀,都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你爷爷当初也就是随便一说呢,没想到你还记着当初的约定。”
      当年安春智救下雷爷爷的时候,一看对方的穿着就知道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再加上后来为了感激他的救命之恩,雷家给了很多食物和十几万现金,就更是证实了他的想法。
      至于当初雷家老爷子说的那个约定,他还以为是随口一说的,也从来没有过什么奢望,可不想,这雷家的人还真遵守承诺,当真就来了。
      
      雷泽天,长相虽然俊朗丰毅,可是性格却非常严肃,不苟言笑。也正是他这一板一眼的格调,才会遵守爷爷的承诺,不远万里来到这瓦窑村,探望当年对爷爷有救命之恩的安家人。不然,下了飞机,只是要坐三天三夜的车这一项,换二一个也不能干。
      “既然是我爷爷当初承诺的事,我一定不会食言的。抱歉,我来晚了。”
      “不晚不晚,快请进屋吧。”
      
      安春智正要把雷泽天往土屋里请,就见两个女孩子从旁边的一个土屋里跑了出来。
      雷泽天扭头看去,跑在前面的那个女孩长相清秀,巴掌脸,但是眉眼有些锐利。后面的那个女孩眉峰上面有很小的一处伤口,像是新伤,不过这个女孩长得很漂亮,这伤口恰在眉峰处,好像美人痣一样,把她衬托的更加清丽脱俗了。
      
      前方的女孩见到他,似乎是很激动,她疾步跑上前来跟他打招呼:“你就是雷泽天吧?!你是来接我的是吗?”
      雷泽天看到她胸前戴着半块儿玉,正要点头,却又听她说什么接她的,一头雾水。
      
      “若雪,你快把玉还给一一,你怎么又出来捣乱啦!”安春智一句话打断了这一切。
      然而,这个被叫‘若雪’的女孩子还是殷切地看着雷泽天,对安春智的话置若罔闻。
      雷泽天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朝她身后看去,那个叫‘一一’的女孩正委屈地低着头,什么话也没说。
      “带我走吧!我是你的新娘。”安若雪说着,拉起雷泽天的手就往他的私家车的方向走。
      
      但是雷泽天站在那里没动。
      新娘!!!
      难道她们以为自己是来提亲的?
      雷泽天正要张口解释自己这趟探视的目的。
      
      安春智上前来一把抓开安若雪,生气地斥责她:“若雪,你这个丫头怎么回事啊?这门亲事当初可是人家雷家跟一一定的,你怎么能横插一脚呢?!”
      安若雪一把推开他,拿着玉向雷泽天急切地证明:“我……我真的是你的新娘。”
      雷泽天看着她身前的玉,再看看大眼睛里满是雾气的安一一,一时之间也是难辨真假。但最主要的是,他只是来感激安家当年的救命之恩,并非来提亲的。
      他知道安家的人一定是误会了。
      
      当年雷爷爷说让孙子再次来荒漠中表达谢意的时候,大家都默认是来提亲。
      因为当时安若雪和安一一就站在旁边,而老爷子未来派来的人不是他的儿子也不是助理,却是孙子。
      当时安家的人对于雷家给的谢礼已经非常满足了,所以对亲事也就没有抱多大的期待,更没有细究。才造成了现在的误会。
      
      雷泽天正想解释,就见安春智再一次上前来拉开了安若雪。
      他生气地跺着脚,嗓音里全是无奈:“若雪啊,你这是干什么啊?我知道你也想跟着雷少爷去大城市过好日子,可是当初既然已经定下了是一一了,你这么做,不是让大家难堪吗?再说了,一一要是过上了好日子,还能忘了咱们哪?!爸说的对吗一一?”
      安一一哭着点了点头:“姐,我……我不会忘了你们的,你就放心吧。”
      安若雪瞪了她一眼,手里紧紧地握着那半块儿玉,略显得意地说:“你说什么都好,但是玉是我的。”
      又转头看向雷泽天:“雷泽天,你爷爷当初可是把玉给了我,你不会不遵守承诺吧?”
      “我爷爷当初说过,要让我再次来到安家表示谢意,并不……”
      “哎呀,若雪啊,你让人家怎么遵守啊?人家是要接当初接玉的人,不是接现在有玉的人。”安春智打断了雷泽天的话,气急败坏地说道。
      
      雷泽天来之前做了一万种准备,比如该给安家盖几间大房子,还是直接用现金表达谢意。他该怎么补偿当初的恩情,或者当年的人家如果早已经不在了,要怎么寻找?如果找到了安春智,要不要把安家的人都接到A市里呢……
      总之,他准备的一万种可能里,没有一种是应对现在的局面的:竟然会有两个新娘冒出来。
      这安若雪拿着玉,信誓旦旦地说是他的新娘;可安一一又明显很委屈的样子;而且她们的父亲安春智证实,安一一才是当初接玉的女孩。
      当年因为这里没有电,所以一直以来也没能和安家的人联系。先别说定亲一事根本就子虚乌有,而就算当初爷爷真的承诺了要他娶有玉的人,现在这一真一假两个新娘子跑出来,就算是找到当年的手下,怕是也难分辨当初的两个小女孩究竟谁是谁了。
      
      “当初你爷爷就是把玉给我了啊。”生怕雷泽天不信,安若雪急忙摊开手掌,“你看看,这半块玉是不是你爷爷当初留下的?”
      雷泽天从她的手心里拿过玉,仔细的看了下,确实是当年爷爷留下的。现在玉没错,就是话得说清楚了。
      他看着安若雪指甲里的血渍,想来是自己来之前,抢玉的时候受的伤。然而他并没有把玉还给安若雪,看向安春智问道:“安伯父,怎么没见伯母啊?”
      “你伯母三年前没了,得病死的。”
      安春智说着殷勤地把雷泽天请进了屋里。
      
      房间里的布置很简单,一个大土炕,一个破冰箱,桌子倒是擦的很干净。
      安一一倒了一杯水放在雷泽天的面前,小声说道:“请喝点水吧。”
      雷泽天礼貌地道了声谢。
      
      “前两天村长说你要来,我还不信呢,毕竟都二十一世纪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讲究个自主恋爱,包办婚姻都老年间的事了。谁知道你今天真的就来了。雷少爷,不是我夸我这闺女,一一这孩子从小乖巧懂事,干活也勤快,你不信可以去邻里之间打听打听,我这女儿好几家都争着想订亲呢。可我呢,也一直没给她订下来,就是怕你们雷家万一到时候真的来接人。结果,真的让咱给盼到了。”安春智微笑着说。
      雷泽天并没有接话茬,怕直接拒绝安春智会伤了他的自尊心,就委婉地旁敲侧击:“安伯伯,这次你们全家都跟着我一起回A市吧?!也好让我好好招待一下你们。我爷爷当初说让我再次来荒漠表达谢意,可我觉得怎么表达都不如带你们亲自到A市,去选一些你们自己想要的东西。”
      安春智愣了一下,急忙客套地拒绝:“你以后能对一一好,我就知足了。我和若雪都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就不去城里给你们丢脸啦。我也不求别的,只要你们日后能想着点儿我们就好了。”
      安春智说完打量了一下屋里,这才发现,安若雪好像没有跟着大家进屋。
      他慌张地站了起来:“一一,你姐呢?”
      安一一也跟着站了起来,四处看了看,她也没意识到安若雪没有进屋。
      
      这时,雷泽天的司机赵四走了进来:“少爷,安小姐非要上咱们的车。”
      “我……我去把她拉回来。”安春智尴尬地边往走边说。
      大家也都跟着出了门。
      
      大门外,坐在越野车里的安若雪一看大家都出来了,紧张地抱紧了前排的靠背,生怕被人给拽下来。
      “若雪,你胡闹够了没有?给我下来。”安春智说着就要往车里钻。
      “我不下去。”安若雪见他要上来,用脚死死地抵住了车门。
      看着乡邻围观,加上雷泽天脸色也不太好,安春智觉得丢脸极了。
      他大力的一把拉开了车门,就要去拽安若雪。
      安若雪被拽急了,张口就咬了他的手一下。安春智疼的‘嗷’一声松了手。
      安若雪趁机急忙又把车门给关上了。
      
      乡邻们看着他们父女这出儿猴戏,哈哈大笑了起来。
      安春智气的直赶人:“去,去。你们看什么看?回家去。”
      “春智哥,我们听说当年和你家定亲的人来了,你这马上就要嫁女儿了,我们来凑个热闹呗,咋地,你还不许啊?”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嘻嘻哈哈地说道。
      “人家可指望着这个女儿发大财嘞。”另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讽刺地说,“去年我说要娶一一,他本来答应的好好的。可是自从年初的时候他得知雷家这边儿可能要来人,就开始找各种理由拒绝我和一一的亲事。要的彩礼那叫一个邪门,要什么二十万块钱,一辆好车,咱们沙漠里的人家,别说咱们瓦窑村,就是其他村里,有车的能有几家?”
      “嘿嘿,那你娶雪娃子呗。”一个邻居推了推刚才说话的小伙子,贼笑着说。
      “娶她?好吃懒做,人还挺狠的,整天不是掐一一,就是到处跟人吵架,我才不要她呢。”
      ……
      
      从乡邻们你来我往的对话中,雷泽天大概理解了姐妹二人平日的为人。
      他看了眼仍旧死死抓着车座的安若雪,她眼神里的那种无助让人触目惊心。
      
      “诶,雷少爷,赶紧把一一接走吧,这孩子吃了很多苦,在家里被她爸和姐姐轮流指使干活。”一个乡邻愤愤不平地说。
      雷泽天刚要说话,村长跑了过来。
      “泽天,安家的事我多少清楚点儿,走吧,现在天也不早了,先去我家吃点儿东西,咱们边谈边说。晚上就睡在我哪儿吧,房已经给你腾出来了。”
      村长家有好几间房呢,雷泽天要去他家睡,倒是挺好的,而且今天这事儿闹的邻里皆知,让安春智觉得丢人死了。
      他很感激村长这场及时雨,也跟着劝雷泽天:“泽天哪,你就跟着村长去吧,一会儿我也过去,到了村长家咱们再细说。”
      雷泽天点了点头。
      
      晋江独家,谢绝转载
      
      村长家。
      雷泽天知道,在这沙漠里,要想弄上面前这一桌子菜,也是不容易的。
      “给您添麻烦了。”他客套地对村长说。
      “说哪儿的话啊。”村长一摆手,示意他吃菜,“你能来咱们这瓦窑村,是咱们瓦窑村的福气。”
      村长是个热心肠。这次热情招待雷泽天,不仅是为了回报他这次给村里捐助的十头牛,主要是觉得雷泽天这人不错,居然能遵守十几年前的约定,前来沙漠里提亲。
      
      雷泽天给村长倒了一杯酒,问道:“村长,你之前说你知道安家的事?”
      “嗯。”村长点点头,“当年和你爷爷订亲的是雪娃子还是一一,这我不知道。不过,我劝你啊,不管是谁,就带走一一吧。雪娃子太凶了,整天跟人打架,你别看她和一一年龄一样大,可男娃子去安家提亲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愿意和雪娃子订的,全都是冲着一一去的。”
      “你是说安若雪和安一一同岁?这么说她们是双胞胎?”雷泽天回想了一下两人的长相,虽然各有千秋,可却并不相似啊。
      “不是,她们中的其中一个是春智领养的。”
      雷泽天大惊,急忙问:“谁是被领养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正更新中的文:《心机冥少追香香》
    其他已经完结的文:
    现言《总裁的新娘【重生】》和校园文《小东西》
    古言《女老大》:一路过关斩将,修成爱情正果。
    更多文,请到我的专栏中查看。
    小学生脑洞,不喜欢请点×,互相尊重,文明看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