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戾屠户的小夫郎》後来者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10 22:43: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成双儿(大修) ...

  •   唐寿被堵在茅厕门口,看着凶巴巴地屠夫一步一步向他逼来,他结巴道:“你,你想干什么?”
      
      熊壮山凶神恶煞,满眼暴戾,两步走过去,一把扛起唐寿。唐寿吓得哇哇乱叫,使劲挣扎,然而轻易就给扛进屋子摔到破板床上。
      
      “你,你要干什么?”
      
      “你想跑?”暴戾的屠户阴鸷的盯着唐寿,膀大腰圆的周身似乎翻腾着肉眼可见的煞气。
      
      “我,我没有。”
      
      可惜盛怒下的屠户根本不管他说什么,抬手就扒他的裤子,“想跑,没门,我告诉你,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这辈子就只能给我做夫郎!”
      
      魁梧的身材压下来,唐寿根本反抗不了,他在熊壮山身下如同野兽与书生,只有被生吞活剥的份。
      
      其实唐寿并不是这里的人,他来自后世,因飞机失事穿越到这里。
      
      这个朝代叫昱朝,是并不存在于历史上的一个朝代。文化发展类似于我国宋朝,大体一致,个别细微处略有差异。比如昱朝性别被分为三种,男人女人和双儿。双儿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外表是男人,然而却能孕育子嗣。只是在子嗣上艰难,八成双儿不能生育,剩下两成双儿即便生育也九成多生下的还是双儿,根本生不出女儿,不到一成的概率生儿子。
      
      而唐寿是魂穿,穿过来的这具身体好巧不巧正是个双儿,最让他接受无能的是这个双儿竟还成亲了,嫁给一个屠户。
      
      如果唐寿要是个弯的,估计能乐死。毕竟熊壮山真的是所有小受见了都要为之疯狂的长相和身材,据唐寿目测,熊壮山身高能有八尺,跟座小山一般壮,特别魁梧,浑身腱子肉,捏一下都捏不动的那种,并且某方面真是……让其他男人汗颜,见之想哭。
      
      只一点这个熊壮山因为小时候参过军,估计那阵正是性格养成期,常年厮杀在战场,养的性格十分暴戾,身上又有股人命侵染出的血腥,发怒起来,那凶神恶煞的样子真真特别骇人。
      
      唐寿认为他自己是直男,有点不能接受,可谁让他倒霉,就偏生穿成个有主的双儿。他可不敢直接和那个阴鸷的屠户说我不是你夫郎,我是后世穿过来的,咱们离了吧。他敢发誓他要是敢这么说了,那个满身煞气的屠户就敢把他像宰羊那样宰了,看看他到底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竟敢上他夫郎的身。别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鬼魂穿了过来,就是穿过来的是个厉鬼,那厉鬼便是再作恶多端是个有钢铁般意志的直男,遇见熊壮山只要不想魂飞魄散也得装成基佬给他随便压。
      
      厉鬼尚且如此,何况唐寿一个小阴魂,于是消停老实的给人做夫郎。心里暗暗打算,先和熊壮山虚与委蛇着,等他熟悉了昱朝,摸清这里情况,手里有银子就偷偷跑路。
      
      他想的挺精,可他这具身体的原主当初也是这么想的。
      
      原来原主和熊壮山成亲是看中熊壮山家的资产,有房有地还养许多牲畜,熊壮山本身又是屠户还会打猎的手艺,家里时不时就能吃上肉,这在昱朝普通农家已经是十分好的生活。特别是唐寿穿过来的这个杏花村还是个十里八村有名的穷村,熊壮山家就显得更富裕了。原身就是看中这点才和他成亲的。
      
      成亲后的日子原身就不用同在娘家时那般担心吃了上顿没下顿,很是知足了一阵。但有的人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原主好日子过多了,不用操心生计,就有闲心追求点精神生活了。
      
      熊壮山能过日子有本事,但性子暴戾,即便和原身这个夫郎也是相顾无言,要是原身磨叽些谁家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琐事,屠户就厌烦了,暴戾的性子虽然不会家暴夫郎,但被那阴鸷的眼神毫无感情地盯着,发怒时仿佛就有了实质的煞气,立刻就能把原身吓尿了。
      
      所以渐渐原身就觉得熊壮山太凶神恶煞,不够温柔,没有情趣,除了能让他吃饱肚子外一无是处。
      
      也就这时,一个跑商的郎君因为一些意外流落到杏花村,借住到了村里一户人家里。
      
      那郎君是繁华富贵地方来的,又读过书,举止温和有礼,说起话来斯斯文文,特别是和小娘子小双儿说话时,一双桃花眼未语先笑,含了三分春水,三分秋波,还有四分欲言又止的花前月下,月上柳枝头。只一眼就把原身的魂给勾去了,那个郎君也会花言巧语,哄得原身对他痴心不改。
      
      这小郎君生了变故,流落至此,想回家身无分文,村里人都穷,也没人借给他银子,所以才把主意打到原身身上,只因熊壮山家算是村里最有钱的,而原主又最好骗。
      
      小郎君看火候差不多了,就对原身道想带他离开这里,但没银子。原身一听没银子好办,熊壮山有,就回家偷了熊壮山的银子收拾了衣服,和这小郎君在一个熊壮山外出去镇上宰杀羊的日子私奔了。
      
      原身以为这下终于跳出苦海进了蜜糖罐,哪里想到人家一个大户郎君怎能看上一个乡野村双,还是个成过亲的,完全就是利用他。等把他手里银子哄到自己手,就连夜跑了。原身独自在异地他乡的客栈醒来发现身无分文,差点没吓死。
      
      最后还是熊壮山有本事,他当兵时会侦查手段,发现人跑了,连夜给追来了。找到原主时,原主竟还对那小郎君痴情呢,硬是拖着熊壮山不放人,被那小郎君彻底跑个没影了。
      
      回来后熊壮山就要休夫,可原主又不愿意了,被休了他这种情况谁还能要他,又哭又求,还跪地认错请求再给他个机会,屠户坚决不同意,于是人就忧心过度一病不起。就是这场大病要了原主的命,被唐寿借尸还魂了。
      
      当然这些关于原身的事,他并没有记忆,是后来养好身体后,从一些村人口中听到的风言风语,自己拼凑成的事实真相。
      
      唐寿过来时原主的身体给折腾的不行了,他养了很久才给养过来。可养好后,熊壮山却一反常态的只字不提休夫的事了,不但不提,还看起他来了。
      
      其实对于这一点,唐寿觉得非常奇怪,以他这段时日对熊壮山脾气的了解,这么大顶绿帽子不给打死就是好的,怎还会忍下来。
      
      不过这之后上个茅厕,去村里溜达熊壮山都当他是要逃跑,只要给他抓回来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扒了裤子,一顿……‘打’。这个‘打’并不是真的打,因为打在他屁股上的是汉子身上不可言说的某个部位,狠狠地啪啪的打了一宿。
      
      真的是天黑到天明,唐寿觉得生不如死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他被折腾的一周没起来。
      
      唐寿十分冤枉,那是原主做的虐,和他真没啥关系。他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身上又没银子,这里的说话以及风俗都不习惯,他可没想跑,这年月土生土长的人都活不了,他一个异世来的,一文钱没有,怎么可能活得下去。
      
      唐寿虽是直男,但是是个能伸能屈的直男,为了安抚熊壮山的情绪,早日让他对自己放松警惕,重掌经济大权,以便方便日后找到合适的机会离开,唐寿就威武就能屈的牺牲了自己的屁股给熊壮山。不过他可不会像原身般偷熊壮山的钱和野汉子私奔,他会在这期间自己赚够钱,然后拿一部分离开。剩下那部分作为酬谢占了他夫郎身体的钱。
      
      而就在刚刚,他打算上个茅厕,因为急忘了报备,到了熊壮山眼里就成了逃跑,又给抓回来‘打’。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把唐寿都给折腾晕过去了,再醒来全身都疼,又酸又累的那种疼,似各部位零件被重型卡车碾压后又重新组合到一起般。
      
      其实除了要给他压之外,熊壮山对他还是非常不错的。
      
      想着想着,唐寿的肚子咕噜噜叫起来,他只能忍着全身酸痛爬起来做饭。
      
      醒来的时候他就发现熊壮山没在家,要是在家不会放他自己舒服的躺着,肯定要把他搂在他硬邦邦的胸膛里,一点不得劲。
      
      灶下里还摆着前几日成亲时没吃下的席面,他随便拿起一盆看了看,顿时食欲全无。
      
      昱朝人于饮食上做法较为单调,一般是煮烤和炖,没有煎炸炒等烹饪。乡下人家做菜更不讲究,再加上穷困,能吃着肉就是山珍海味,根本不懂得讲求色香味俱全之类。
      
      而唐寿在吃食上偏生是个矫情的,矫情到同样是一盘土豆丝,太细了不行,太粗了还不行,就好像粗细不同,就不是土豆丝了般。
      
      那会儿他正上小学,他大姨来他家见了就说他妈给他惯的,还撺掇他妈说饿几顿就好了。他妈耳根子软,还没主见,就听了怂恿,那几日做饭糙得很,便是做他爱吃的,也糊弄着一做就得。为此他大姨洋洋得意的跟他妈说,看着吧要不了几日,你儿子就该给什么吃什么了。他妈也深以为然。
      
      但就在说这话的下午,在单位上班的唐妈忽然接到电话,是唐寿的班主任,他告诉唐妈唐寿在课堂上上着课好端端就晕了,现在正躺在急救车上去往医院。
      
      当时唐妈就傻了,匆匆赶到医院后,大夫说目前已经没大碍,孩子之所以会晕倒,是因为低血糖。问唐妈孩子最近饮食怎么样,是不是到了爱美的年纪,刻意节食不好好吃饭。唐妈听了,心都碎了。哪里是孩子不想吃,是教训儿子这几日没给好好做饭,也不给零花钱了,孩子就饿着,每天只喝点水,终于给饿晕了。
      
      唐大姨听说后,吓得扔了点钱,赶忙就跑了,之后很少来唐家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时候的这点事,长大了唐寿也跟他大姨亲近不来。
      
      再大些,到了初二,唐寿懂事了,就明白自己难伺候,便开始自己做饭,一直到出事前,就没让他妈给他再做过饭。
      
      因此唐寿有一手好厨艺,更不愿意将就。面前这些菜已经被毁得救无可救,他只能自己另做。
      
      翻找了会儿,只在家里找出些栗米和小麦。这里人把小麦直接煮了吃,只是不若栗米口感好。但并没人在乎这些,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好,所以大多数人家里直接存放小麦,想吃面时,自行去村中用公用的石磨磨了就行。因而家里连面粉也是没有的。
      
      唐寿推开门来到院子里,就能感受到熊壮山家的富裕了。并不是多豪华,而是他家里不止养了鸡鸭鹅,后院还有几十只羊,几只猪。在村中可算正正经经的富户了。
      
      唐寿找来找去却没在家禽窝里找到一颗蛋,这才细看,发现家里的鸡,大的都是公的,小的有几只母的,却还不到下蛋的时候。唐寿此时才想起,他刚被买回来那段日子,熊壮山不知道在哪里听说老母鸡滋补,就日日杀来给他吃。他记得一连吃了半个月,当时还觉得熊家挺有钱,如今想来,应该是家里那点老母鸡都杀了给他吃了。
      
      无奈,唐寿只好拿了些剩菜,去和村人换点鸡蛋和磨好了的面粉。
      
      唐寿来到一户人家敲了几下门,喊了两声,才有人慢悠悠出来开门,是张大郎的妻子,姓李,排行老二。唐寿成亲那日他家来吃席面了,他记得。
      
      对的原身和熊壮山之前没办过喜宴,是唐寿穿来后熊壮山不知道怎么想的非要补办的。之所以没有喜宴是因为两人当初结合完全是一场意外。
      
      原身不是杏花村人,是什么地方的人谁也不知道,原身也没说过。原身好像是被父母卖给了人牙子,人牙子压着人走到杏花村给原身逃出来了。原身一着急慌不择路,跳进河里,他本身还是个不会游泳的。也是恰巧,熊壮山在河里洗澡就给救上来了。原身身上衣服本就破,被湍急的河流一打,更破,就漏了皮肉,熊壮山救人时不避免的就给摸了个遍。就这样原身和熊壮山就算有了肌肤之亲,也就熊壮山给赖上了,要熊壮山从人牙子手买下他然后和他成亲。
      
      熊壮山找人算了日子,说最近没好日子适合办喜宴,得半年后,打算先定亲。但原身怕熊壮山反悔,就先去了衙门办了户籍文书,法律上成了熊壮山的夫郎,人也和熊壮山先有了夫妻之实,只喜宴没办,拖到唐寿来才补办的。
      
      唐寿道:“不知道李二娘家中可还有鸡蛋和磨好的面粉,我想用这两盘肉菜换点。”
      
      李二娘低头一看,竟是满满两盘荤菜,这多荤菜,至少要一斤肉。现下物价,一升米才十文、一升小麦也不过八文。然一斤羊肉却要一百四十文,就算是牛肉也要四十五文,在昱朝猪肉不流行吃,也需三十文。所以村人哪里舍得用肉换粮。
      
      李二娘不答,反问:“你可是熊屠户家里那个小夫郎?”
      
      唐寿作揖道:“正是。”
      
      李二娘这次摇摇头道:“你快快拿回去吧,现下肉价粮价差了这多,哪有人舍得用肉换粮,再者熊屠户家里想来也不会差这点面粉,你拿着去村公中用石磨磨了就行,缺几个蛋,我先给你几个蛋,回来叫你家熊大郎过来还就是了。”
      
      唐寿却坚持道:“我家前几日办了席面,肉菜剩了很多,一半会也吃不了,你看着市价给换些就行,不必等他,我也做得主。”
      
      李二娘是不愿意的,毕竟这买卖怎么看怎么是熊壮山家亏,要是别人家她才不会劝,可熊壮山比不得别人家,那个彪悍的大汉可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看人眼神就十分暴戾,这附近没人敢惹。
      
      但唐寿篮子中的那两盘肉菜诱惑实在太大,家里老少入冬就没吃过荤腥,实在馋得厉害。想来想去,李二娘一狠心就收了,横竖给多换些,他熊壮山也不至于不讲理的打杀上门。
      
      

  •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这章大修了。发现和后面评论对不上,别害怕,你没穿越。哈哈哈……
    2019年大吉大利!开新文了请多多支持,喜欢的话收藏哦!
    宋朝牛肉便宜,是穷人吃的。《水浒传》里武松等人去店里吃饭,张口就要酱牛肉的原因。至于猪肉,非常不受欢迎,不知何原因,穷人也不大吃,直到后来,苏东坡发现了东坡肉。这里物价是查阅资料后,发现宋朝朝廷为了提升上流社会的地位,多次调升羊肉价格,最悬殊的时候羊肉价格可达到几百文,是当时国情,特意改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