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那一刻,苏荷下意识想逃。
      
      谢楼却挑了挑眉,颀长的身子往墙壁一靠,抱着手臂。
      
      “苏荷?”他玩味地扬了尾音。
      
      “谢...谢楼。”苏荷有些结巴,嗓音干涩。他眉眼如初,除了嗓音过了那公鸭般的难听以外,其余都跟当年一模一样。
      带着戾气,锐利,从容,又翩翩君子。
      
      刘妈有些诧异。
      认识的?
      
      谢楼扬了眉,“很巧。”
      
      苏荷:“嗯。”
      “那个....”她想走了。
      “我饿了,厨房里有菜,你做吧。”谢楼截断她的话头,绕过沙发,将烟掐灭,说道。
      
      苏荷打退堂鼓的话梗在喉咙里,她看一眼刘妈,刘妈一笑,指引她,“来吧,苏小姐,需要我帮忙吗?”
      苏荷被动地摇头,进退不得,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进了厨房。
      
      厨房里确实什么都有,菜色也很新鲜,想来是为她准备的。
      她放下怀里的刀具。
      刘妈在一旁说:“少爷胃不大好,嘴巴特别刁,好辣,不喜甜,你看着来?”
      
      苏荷顿了顿,看着一桌子的新鲜青菜,问道:“他胃怎么不好?”
      “不能饿,一饿就疼。”
      苏荷点头,算应了。
      脑海里,却闪过高中那会的谢楼,那时他就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身后常常跟着一群人,到学校旁边的烧烤摊撸串。
      
      喝起啤酒来,跟灌水似的。她好几次,坐在车里,看他抹着脖子上的酒汁,低头叼串。眉宇带笑,又懒又坏。
      
      而那串肉,全是辣椒。
      
      他喜欢重口味的菜系。
      
      苏荷做的都是家常菜,所以尽量往重口味那边偏,但是为了以防太过重口,她用排骨熬了黑木耳,加了一点香葱提鲜,至于饭,饭里放了玉米粒,清甜但又不会腻,最后炒了一个青菜,用蒜蓉炒,很清脆。
      
      这样营养均衡,又照顾到他的胃口。
      
      刘妈在厨房里看了一会,点点头:“不错啊。”
      比她会。
      苏荷抿唇笑了下,用托盘端了辣子鸡跟汤先出去。
      
      一出去,就看到他窝在沙发里,拿着手机,正在玩游戏,长腿交叠搭在茶几上,闻到香味,他抬起头,“嗯?挺香。”
      “辣子鸡?”
      苏荷点头,将菜放在桌子上。
      刘妈把饭跟青菜端过来。
      
      谢楼放下手机,游戏页面正好结束,他走过来,懒洋洋地往桌子上一撑,拿了筷子,吃了一块辣子鸡。
      吃完了,他偏头,看苏荷。
      苏荷有些紧张。
      谢楼唇角含笑,“苏同学,可以呀。”
      似笑非笑。
      
      苏荷脸无法控制地一红。
      他看到了,轻笑一声,坐下。
      
      苏荷脸却更红,他那一声笑,意味深重。
      她有点想落荒而逃。
      
      追人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今天。如果知道有这么一天,她一定会安分一些。毕竟花了那么多时间,那么多精力,没有追成功已经很丢脸了,但是更丢脸的,则是今天,四年后重逢,她没有更好,而是更落魄。
      
      “我...我回去了。”苏荷还是没受得住,看他捧碗吃饭,拿着刀具就逃。
      
      “哎?”刘妈愣了下。
      苏荷走快两步。
      “站住。”男人带着冷意的嗓音传来,硬生生地砸在苏荷脚下。
      苏荷猛地一停。
      
      谢楼拿了纸巾擦擦唇角的红油,侧头看着她的背影,好半响,带着一丝不耐烦,“怎么了?难不成还暗恋着我?”
      
      操——
      那一刻,苏荷头皮发麻。
      刘妈很是震惊。
      
      “没想到啊,这么长情。”谢楼懒洋洋地撑了下巴,笑起来。
      即嘲讽,又玩味。
      
      苏荷闭了闭眼,好一会,才转头,看着他。
      
      她张了张嘴巴。从喉咙里吐出话来。
      
      “你哪来的这么大的脸?”
      
      *
      苏荷成功被聘,成为谢楼的专属厨娘。
      工资待遇都不错,谢少爷除了嘴挑,最喜欢吃的,就是家常菜,这些苏荷都能满足。
      至于上班时间。
      也很宽松,体谅她还要上学,除开节假日周六日,平时只做晚饭,午饭谢楼在学校自己解决。
      
      刘妈老了,身体不太好,交代完苏荷,就正式退休回家养老。
      走之前,低声跟苏荷说:“谢楼除了嘴刁,其他都还好,另外....”
      “他在感情方面,很干净。”
      
      意思就是,你过去暗恋他,现在只要不对他有别的想法,这工作能长久做下去...
      
      苏荷听懂了,她抿了抿唇,笑着点头。
      心里却想。
      如果不是被他一激,还真不一定留下来伺候他。
      
      走过天桥,回到华东旧城区,再转头一看,华东新城区跟华东旧城区仅靠一条天桥,却泾渭分明,两个世界。
      苏荷在楼下吃了一碗汤面,回家睡觉。
      
      接下来,为期七天的军训来了。
      这届新生比往年的多,自考生二十来个,跟着新生坐的大巴,前往军训基地,温曼穿着迷彩服,捣腾了头发,看起来年轻许多。
      苏荷本身脸蛋就小,加上身材苗条,跟新生区别不大。
      
      稍微有些格格不入的,是其余十来个自考生,都是上了三十岁的哥哥姐姐,穿着迷彩服,更像是来监督新生的。弄得新生坐在前面的座位,频频转头好奇地瞧着他们。
      
      温曼撇嘴,凑在苏荷的耳边道:“他们将来也会跟我们一样的。”
      苏荷笑了下,没吭声。
      
      她看了眼窗外。
      心想,人生遗憾的,都要补齐了。
      
      *
      海大的东区饭堂
      谢楼低着头,挑着打来的肉菜。
      陈曜端着一碟炒饭还有一瓶可乐,一溜烟坐在谢楼对面,见他筷子挑剔,啧了一声:“谢少爷又在挑食了?”
      
      谢楼放下筷子,往后靠,懒洋洋地歪着头。
      
      陈曜一勺子塞了满嘴的饭粒,咽下去后,说:“我打听到了。”
      “嗯?”
      “苏荷竟然是自考生,大一!!”
      
      谢楼:“哦。”
      
      “她这才上大学,你说,她这几年干嘛了呢?”陈曜跟谢楼如今大三,还有一年要毕业,苏荷跟他们当初是一个高中一个班的,按理来说,她应当也该是大三,但现在看来,她不单不是大三还是个成人自考生。
      
      “她家破产,她连...书都没得读?”陈曜十分好奇。
      
      谢楼修长的指尖捏着烟,把玩着,没有应。
      脑海里闪现,那一盘味道极其过瘾的辣子鸡,还有她那张柔美的脸....
      
      或许,当厨师去了?
      他挑了挑眉....
      
      这时,前方出现三个女生,带头的那个端着托盘,托盘里只有一点青菜跟白饭,她目光幽幽地往谢楼这里看来。
      陈曜扭头一看,操了一声。
      
      “你家青梅兼女友。”
      
      谢楼放下烟,语调薄情:“是前。”
      “什么?”陈曜以为没听清,“你们...真分了?”
      
      谢楼:“嗯。”
      
      “靠....就他妈的因为她要出国?”陈曜震惊。
      
      谢楼没再应,手抄进口袋,“先走了。”
      说着,转身就走,没有去看萧岑一眼。
      
      萧岑看着他走,手微微发抖,半天,扔了手里的托盘,饭都不吃了,转身也离开。
      弄的她身后两个女生,一脸无措。
      陈曜咬着吸管,也很懵逼。
      
      说好的青梅竹马。
      这两个人终于走到一起,现在就他妈分了?
      分了?
      他还能相信爱情吗?
      
      *
      军训很累,但过得也很快。最后一天回程,苏荷跟温曼身上都多少带着一点军训的后遗症,温曼拉伸的时候拉到筋,现在还时不时地感觉疼着。苏荷皮肤白,脖子被晒出了红印子,至于衣服遮住的地方,还有些淤青。
      
      车子刚回到学校,温曼直接开了车离开,她还得去开会。
      
      苏荷一个人回了宿舍,宿舍另外两个舍友,在苏荷后面进门,一进门都倒在床上,不愿起来。
      
      “累死了,总算能躺到柔软的床上了。”娃娃脸池颖脸埋在被窝里。
      跟温曼一个年纪的陈琳弯腰收拾鞋子,说:“好久没这么累过了,虽然我偶尔会去健身,但是还是累。”
      “你还健身啊?我恨不得每天都长在被窝里。”池颖露出半只眼睛,看陈琳,陈琳一笑,捏了捏池颖胖嘟嘟的脸,“不健身难道等着身材走形?我们跟这些真正的大学生可不一样,他们的人生刚开始啊。”
      “哎,你们有发现,大三有一个很帅的男生吗?”陈琳坐在池颖的床边,突然问道。
      
      苏荷正在擦脸,转头,一脸茫然。
      池颖却翻身坐起来,“有,有,是不是住在男生宿舍六楼的那个?刚刚我路过男生宿舍,他叼着烟走下来。”
      “对,就是上次我们去教导处交钱的时候,那个被扇了一巴掌的男生。”
      
      苏荷愣了愣,总算反应她们在说谁了...
      她默默放下毛巾,将头发扎起来,刚想进洗手间。
      
      手机就响。
      她走到床边探头一看。
      
      “该做饭了,消极怠工啊.....嗯?”——谢楼。

  • 作者有话要说:  早上更新有点太早了,天啊,明天还是恢复下午五点吧,嗯。昨天的红包等晚点我再发,这章继续200个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