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10章 ...

  •   苏荷跑出来时,就已经下雨了。她的心,跟寒雨一样,埋头走进雨幕里,也是实在忍受不了自己的心软。
      
      而当雨水淋在身上时,则更加寒冷了。
      
      她脑海里闪现许多的画面,好的坏的,过去的现在的。得到再失去的痛苦,是加倍的。眼看着公交站台要到了,她一口气冲过去。跑了没两步,手臂被人往后一拽,紧接着,她被推到公交站台的牌上,抵住。
      
      跟前一黑,她抬眼看去,透过淋湿的发丝,看到了谢楼那张带着戾气的脸。
      
      下巴被他捏住。
      谢楼看到她水润的眼眸,到喉咙发硬的话,软了下来,他伸手,拨弄开她额前的发丝,眼眸深深:“寻死觅活?”
      
      苏荷有点不懂,这人怎么在这里。
      更为的,有点难堪,故而她挣扎起来,“放开我。”
      
      因为跑过来的,呼吸有种重,此时雨幕太大,公交车站被笼罩在雨水里,安静而更空灵。谢楼喘着气,没有回答她的话,自然的,也没有放开她。
      
      只是眯着眼盯着她。
      
      苏荷没流泪,但是雨水将她眼睛冲刷得红通通的,水灵灵的。
      
      谢楼目光扫视着她的脸,一寸,两寸,苏荷还在咬唇挣扎,她睫毛很长,皮肤被洗刷得更加白皙,楚楚可怜却又坚毅无比,眼神看着他,还有些凶。
      
      而在他看来,这双眼睛,跟水似的。
      
      他看了多久。
      
      苏荷就挣扎多久。
      
      最后他目光再往下,看到了她白色上衣,胸前的凸出。
      
      苏荷顺着他视线,也看了过去。
      
      两秒后,她挣扎得更厉害,“滚——”
      
      她冲他凶道。
      
      谢楼没滚,冷冷地挪开视线,捏着她手上的小包塞到她怀里,压着,“挡着,我送你回去。”
      
      说完,不容她反抗,拽着人就往停车场走。
      
      苏荷踉跄地跟着,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包,视线模糊地看着他宽阔的后背。
      
      许久,苏荷呼了一口气。
      恢复了理智。
      
      *
      来到车旁,谢楼一手拉开车门,另外一只手要将她送进车里。一抬起来,却看到自己跟她十指紧扣。
      在这雨水中,两个人的手,握得很紧。
      
      苏荷也发现了。
      她挣脱。
      
      停车场很安静,玉楼台门外更安静。
      
      谢楼看着两个人交握的手,好久,松了。
      
      苏荷收回手后,在湿润的裙子上蹭了蹭。
      
      谢楼垂着眼眸,扫了一眼,低声道:“上车。”
      
      回到车里,两个人似乎都平静下来。车外雨声敲打着车顶,车里除了暖气,还有一股湿意。
      
      谢楼从后座随手拿了一条黑色的毛巾,还没拆的,扔给苏荷。
      
      苏荷也没跟他客气,拿起来后,擦了擦脖子还有脸。擦好后,拿开毛巾,转头看向谢楼,他半侧着脸,垂着眼眸看她。
      
      苏荷眼睛下意识地眨了眨,“你..要用毛巾吗?”
      
      被雨水冲刷过的眼睛,晶莹剔透,亮得跟水晶似的。
      
      谢楼挑了挑眉,“你自己用吧。”
      完了。
      又看她那双眼睛一眼,捏了捏方向盘,转过头,手掌捏上方向盘,启动车子。
      
      黑色轿车,倒出了停车位,上了大路。
      
      雨没有要停的意思,反而更大。路面都有些看不清,谢楼油门放慢了些。
      
      苏荷看他车程。
      僵持了半秒,说道:“送我到华东旧城区。”
      
      谢楼一只手搭在车窗上,懒洋洋地抵着下巴,闻言,转头看她一眼,挑眉,“华东旧城区?”
      
      苏荷点头:“嗯。”
      
      “你家以前的房子?”谢楼懒懒一问。
      
      苏荷又嗯了一声。
      
      谢楼勾了勾唇角,“挺近。”
      这挺近两个字,说得意味深长。
      
      苏荷捏着毛巾,心里忍不住翻个白眼。
      
      他穿着黑色衬衫,此时全湿了,腰身立显,线条分明,肌肉隐约可见。苏荷错开目光,专注地盯着车窗外的雨夜,包里的手机就在这时响起。
      
      音乐铃声很刺耳,苏荷拿出来看一眼,就把手机塞回包里,后来还在响,苏荷指尖点了,直接关机。
      
      神情很冷,下颚绷得有点紧。
      
      趁着红路灯稍停,谢楼转头看她一眼。
      
      女生侧脸被水光影斜斜投射而过,睫毛上还沾着水珠,有些发白的嘴唇抿紧,似在隐忍什么。
      他目光从她的小包扫过,随后移开,专注地看着前方的路。
      
      什么话。
      他都没问。
      
      她嘛。
      也不会想跟他说什么。
      
      *
      到了旧城区,雨水减少。车子不好停,谢楼选了一个烤串的门口停下,说:“车里没雨伞,用毛巾撑撑,离你家不远吧?嗯?”
      
      苏荷看他一眼,“不远,对不起,弄湿你的车子,也谢谢你,送我回来。”
      
      对不起谢谢一块说了。
      
      谢楼勾了勾唇,身子微倾,像是靠在方向盘似的,他懒散道:“没事,收拾车子的钱,从你工资里扣。”
      
      苏荷:“.....好。”
      随后,她拉开车门,下了车,飞快走入减小的雨幕里,跑上了楼梯。
      
      不一会,黑色轿车,也驱离了原地。
      
      *
      进了家门,才发现冷。这个季节下雨,本来就是吸水降雨。苏荷赶紧脱了身上湿透的衣服,去洗澡。
      出来是半个小时后了。她坐在沙发上擦头发,顺便空出一只手翻着打湿的包,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包是防水的,但是还是有水透过拉链跑了进去。
      
      口红还有手机上都沾了水,苏荷将手机拿出来,擦干净。
      
      擦着擦着,她动作顿了顿,想起谢楼刚刚没有撑伞跑去拉她。
      
      他是特意的。
      还是无意的?
      仰或是顺便?
      
      但是不管如何,他身上是打湿了,而且是全湿,看似,也是为了她而湿的。
      
      想了一会,她按了手机的开机键。
      
      关了一会的手机,不少的微信还有短信跟电话,都是王惠的,最后一条王惠这样说:“我回B市了,你妹妹发烧了,改天再来看你。”
      
      后又加了一条短信。
      
      王惠:“不要生气,妈是为你好,你总要找个好家庭嫁的,我不希望你过我现在这种生活。”
      
      苏玉树不破产不生病不去世,王惠还能熬。他一出事,王惠就扛不住了,囫囵吞枣找了一个男人嫁过去。这个男人,是她曾经的初恋。
      
      但是不是每个男人都能给王惠优渥的生活的。
      至少她的初恋,给不了。
      
      苏荷没打算回王惠的信息。
      
      她找到谢楼的电话,看了好久,才拨打过去。
      
      这也是她唯一的,第一次打电话给谢楼。
      
      很快。
      电话接通。
      
      谢楼接了起来,懒散低沉的嗓音传来,“嗯?”
      
      苏荷喝了一口热水,低声问道:“你...怎么样?”
      
      “什么意思?”谢楼嗓音更懒,漫不经心,“关心我啊?”
      
      苏荷有些不自在,嗯了一声。
      
      那头低笑了一声,跟之前一样,似笑非笑,又似讽非讽,他懒懒应道:“没事,洗了澡就好了。”
      苏荷:“那你早点休息,睡前喝杯姜汤吧。”
      
      “我哪儿会?”他嗤笑一声。
      
      苏荷:“......”
      “很简单的。”苏荷站起来,走到窗边,“切姜片,放水烧,煮沸了加点红糖,看着水滚起来,倒出来就可以喝....了。”
      
      她边说,边想着,等会发个微信给他。
      把详细操作方案发给他。
      
      等她全说完了。
      
      那头安静。
      苏荷愣了愣,也跟着沉默。
      
      就在她准备再开口。
      
      谢楼那头,嗓音低低,冷着哼了一声。
      
      “睡吧。”
      
      随即,挂了电话。
      
      苏荷:“......?”

  • 作者有话要说:  谢楼:生气!!叫我自己煮姜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