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乔木,林深见鹿》傅嘉铭壹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1-21 22:26: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都是包子惹的祸 ...

  •   美术专业课是那么的无聊又冗长,夏季的炎热催发着人们的睡意,下课铃声的响起使得同学们瞬间有了精神。一股尿意袭来,秦乔迷迷糊糊的带着睡意就往卫生间去,突然间感觉往前走不动了,原来是秦乔和沈蔷的衣服拉链扯在了一起。
      越是想试图挣脱,却变得越来越紧。
      “怎么扯在一起了,快弄开。”
      “你以为我多想跟你扯在一起,好了,马上弄开就行了。” 秦乔用尽了蛮力把两个交织在一起的衣服撕扯开,只是伴随着衣服的分离,沈蔷也突然间感到一丝凉意。
      由于秦乔刚才太过于用力,沈蔷的衣服腰间已经破了一块。眼看春光要泄,秦乔赶紧把自己的短袖脱了下来扔给了沈蔷,向卫生间走去。
      “你就那么的着急离开我我们之间不能有过多的交流吗?”
      “我没时间跟你废话,你难道要我光着身子在走廊里边边撒尿边说话,对不起我可做不到。”
      “秦乔,你混蛋。”
      “没错,我混蛋。”
      秦乔转弯走进来卫生间。当秦乔回到教室的时候,画室里的人都齐刷刷的看着这个满身腱子肉的家伙。
      武夏看到着棱角分明的家伙毫不害臊的走回自己作为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边脱自己的短袖,边向秦乔走过来,把手搭在了秦乔的背上。
      “你丫去一趟卫生间,衣服都不穿了啊,给全班女生发福利?”
      “没有。”说往沈蔷那边给了一个眼神。
      “哦,英雄救美了啊。”
      “你穿我的吧。”说着武夏就把衣服往秦乔的身上套,正好他也可以趁机揩油,在秦乔的身上来回的摸索。
      “我不穿,我穿了你穿啥”秦乔把衣服从身上扯了下来。
      “你瞎啊,我不是还有一件穿在身上啊。”
      “你那背心,穿和没穿有什么区别?”
      “总好比你光着强吧。”
      “那好吧,你别动我,我自己会穿。”
      “我不是看着你别那些女生盯着,我心疼么?”
      “你丫能不能不在公众场所发骚行吗?”
      武夏笑着说:“那我私下是不是可以?”
      “不可以,你想都别想,都是男生,你恶不恶心。”
      “好吧。”
      武夏最终扫兴而归。
      放学了,武夏若有所思的走出了教室,趴在栏杆上,去看校友们争饭的场景。看着那蜂拥而至,健步如飞,一个个拼命的样子,不禁笑着摇了摇头。武夏乐此不疲的观看者这一幕,仿佛他不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刻。他多想做一名狠心的看客,嘲笑别人唏嘘自己。
      整个班的男生也是不慌的,宁愿在教室里无聊的打趣,也不去吃饭。
      武夏和萧寒还有杨曦三个人围了在了一起,走进一看竟然在下象棋,这三个家伙倒是会忙里偷闲过有品质的生活。
      当过了一刻钟之后,他们几个开始召集班里的其他男同学们一起去吃饭了,去吃食堂剩下为数不多的余粮。
      
      他们一个个走在前面,武夏在后面有气无力的跟着,即使眼看着伙伴走远,武夏依然在后面慢吞吞的走着。
      武夏独自一和人看着这餐厅里稀稀落落的吃饭的同学,和偶尔出现的校工,心中满是落寞。
      开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武夏还是依旧的独来独往,无人相伴。
      或许是武夏身上有一种炙热的距离感,一点让人想靠近可是生怕受到伤害的感觉,或许是他的光芒和磁场太大了,无论是谁站在他的身边光芒就会被掩盖。
      他就是一个人。至今没找到伴。该死的汤琳,这一会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估计是去厕所去了吧。
      武夏,径直走到食堂窗口,不管不顾任何人的眼神插了队买了三块钱的包子,拿回了教室。  抓出来了两个扔进了汤琳不太干净的餐盒里边。
      抬头,王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讲台之上。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措手不及。武夏连忙把自己的包子塞进了抽屉,即使抽屉未必干净。
      当班主任背对武夏的时候,武夏趁机赶紧拿出来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正当臭美之际,王老师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头扭了回来。
      “你赶紧吃了,弄得满屋子的包子气都是你的包子味,难闻死了。”王老师说。
      秦乔在不远处一个劲的笑着,如果不是读书的声音大,恐怕每个人都能听见这家伙幸灾乐祸的笑声了。
      武夏惊慌失措的赶紧吃了几口,然后把剩下的扔进了垃圾桶。  
      “哎,你这孩子。我在看着你长不大呢。”
      武夏一脸傻气的冲王老师笑了笑。
      王老师走出教室的时候,汤琳终于奇迹般的出现了。
      “哎,我还以为,你掉厕所里面了呢。准备拿个掏耳勺去捞你呢。谁知道你自己出来了,嘻嘻。怎样,月的还爽吧。”武夏兴奋的加有点手舞足蹈说。
      她拍了武夏下,说:“哇靠,你丫,咋啥都说。公共场所,能文明点不?月你妹啊。”
      “哎,好吧,不说喽,你吃包子吧,在你抽屉里面。”武夏说,得意的笑着。
      汤琳用劲的拍了武夏的肩膀。
      “还是哥们对我好。”
      武夏得意的回了句“那是,看你举目无亲的,我不对你好 ,那你就不成没娘的孩子了。”
      汤琳,抽开了抽屉,脸色瞬间变了。
      “恶心,不吃了,没看见饭盒里有根头发,还往里面放东西。”汤琳毫不留情的瞪了武夏一眼,脸色拉了下来。
      武夏把包子从她饭盒里拿了出来,恶狠狠的撰在手里,包子已经被武夏的蛮力挤压的不成样子了,露出了馅。武夏握着拳头,怒目的瞪着汤琳嘶吼着:“我他妈,真贱”然后扭过头开始很用劲的啃那个包子,恨不得,马上给消灭了。
      一声怒吼把原本热闹糟杂的教室震慑的出奇安静,汤琳和班里的同学怪呃的看着武夏。
      沈蔷立马的蹲了下去,打开暖瓶往水杯里倒水。挤过了武夏身边的一个个所谓看客的家伙们。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这面前狼狈的已经不能再狼狈的武夏。
      武夏就一个劲的啃包子,他恨不得把这肚子划拉开,赶紧把这可恶的包子塞进去。
      汤琳把包子用劲的从武夏的手里抢了过来。“别吃了,吃什么啊。”把包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武夏又踉跄着又给捡了起来,接着拼命地啃。
      最后一口包子进嘴,武夏给噎到了,嗓子卡到了。急促的咳,还是很难受,嗓子仿佛要窒息了,那团包子卡着武夏的喉咙,一口气憋着生命马上就要葬送在这区区的一个包子手里。  沈蔷递过来了一杯水,汤琳赶紧接过来往武夏的嘴里灌。
      武夏给狠狠地摔在了讲台上,摔得玻璃的碎片溅到沈蔷的手背上,白皙的手背立马就流血了。可是只顾看热闹的同学们谁又能在此时注意到这样的细节。沈蔷默默的捂着手背挤出了人群,从抽屉里掏出了创可贴给自己粘了上去。
      武夏还是坐在地上,咳的几乎要喘不过来气。
      “夏,我错了,你不要惩罚自己了”汤琳哭着说,并过来扶武夏。
      武夏狠狠的把汤琳推在了一边,接着还是要死的咳。汤琳踉跄着,差一点没摔倒,缓了一下劲站稳了。
      “你们都让开,让开。”
      秦乔把武夏驼到了背上,沈蔷和汤琳以及雷枫松跟着几个人飞快的往学校的医务室里面跑。
      “校医,校医,快来救他,他呼吸不过来气。”
      秦乔把武夏放在了床上,几个人在校医院每个房间找了一遍都没有找到。
      武夏依然咳得很厉害。
      校医听见叫喊声在卫生间出来了,不急不慢的洗着手出来了。
      “哟,小伙子挺帅,你就是那个校草秦乔吧。”
      “别他妈管我校草还是校花,你赶紧救他,救了他,我娶了你都可以。”
      校医一脸不耐烦的看着这一群着急的人。
      “怎么了?”
      “噎着了,吃东西太急。”
      “哦,没事,把他颠倒过来拍怕他,把异物吐出来,呼吸弄顺了就行。”
      几个人赶紧把武夏颠倒了过来,拍了几下,武夏吐出来点异物,呼吸慢慢的顺畅了。
      武夏立马瞪着汤琳说:“好啦,你小爷我没事了,你他妈能不能不用每次拿个刀捅过我之后,再用你的小蹄子帮我揉伤口,你习惯了这样,可是我不习惯了,我一点也不习惯,这样只会让我更疼。”
      王老师来了,又让校医,对武夏上上下下来回检查了几遍。
      校医,出了口气,就好像电剧和电影里面的桥段那样看着王老师,仿佛要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可是现实却是校医却说。“他没事,吃东西卡到嗓子了,一口气没提上来,你们一个个大惊小怪的。”
      王老师看着大家,小声的自己嘀咕,说“还能嘚瑟,他没事。”
      武夏站了起来,起身准备回教室。
      王老师快步的走到了武夏的前面,拽着武夏的衣服说“你给我站住。”
      “老师,你干嘛?”武夏笑着说。
      王老师看着武夏,直视着,瞪着。
      “怎么了?”
      “好了,你不说我走了。”武夏打了一声响指,冲王老师笑了一声。
      “记得写一篇检查给我。”
      “好嘞,天空飘来一个字,哪都不是一个事。”武夏连头都不扭,大步的往教室走去。王老师有点冷笑的看着武夏。显然王老师是生气的,能够这么大胆的当面老师的权威,想必也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有这么大的胆的吧。
      秦乔走了过来,搂着武夏的脖子笑着说:“你小子,牛逼啊,挑战那个老王的权威?”
      “哎呦,我去,我挑战他?我闲的没事了,我还蛋疼呢。你小子别说我,我前几天看见你和一个长得挺漂亮的美女在拉拉扯扯的,什么关系,快告诉我。把到手了么?上了么?”
      “哪个?我怎么不知道。你看错了吧。再说,你看我,老实巴交的样子,我可是活生生的等待着有哪个女的,过来生猛的把我拖进小巷子里给什么的,你真是看错了。”
      “擦,你真是个BICTH,就您那妖里妖气的脸庞,如果你是一个女的,不知道被奸污了多少次了。一副□□脸,你还想立一个贞节牌坊。”
      秦乔扭过脸准备离开。他有点后悔招惹武夏了。明明知道与武夏这样没皮没脸的人斗嘴无疑就是给自己明显的下不来台,可是还是犯贱的招惹了。“
      “哎呦,我说你别走啊,秦乔。”
      秦乔暗暗地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武夏泄气了。“真没劲。”
      秦乔笑着走进了教室,笑得多少有点勉强了,可能是想刚才自己的样子吧。
      走到沈蔷的位置时 ,秦乔还是不自觉的看了一眼沈蔷。那一刻时间仿佛凝结了一样。偌大的教室里边,仿佛就剩下两个人了,秦乔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停下脚步看着沈蔷。沈蔷只是就当没有人在身边驻足一样,径自的做着数学习题。在手尖转的不太熟练的笔,出卖了沈蔷的小心思,笔掉在了秦乔的斜边上。粉色的笔,白色的帆布鞋子,放在一起看起来是那么的相得益彰,就像是曾经的他们那样,在他们自己眼里,和班里的人的眼里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般配。可是伴随着武夏的出现,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而这变化,甚至不能用为妙来形容。
      两个人都争相去捡掉在地上的笔。两个黑脑瓜子就这样撞在了一起。
      秦乔和沈蔷的手都触摸到了笔,秦乔的手立马的缩了回去。沈蔷的脸刷一下的红了。班级里的人此时此刻都注意到了,这样一幕的发生,都齐刷刷的看着。
      沈蔷拿起了笔,慌忙的坐好了,假装平静的做起了数学题。秦乔走了。
      “谢谢。”
      当秦乔听到来自于背后的这一声谢谢的时候冷笑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