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乔木,林深见鹿》傅嘉铭壹 ^第11章^ 最新更新:2019-02-18 22:26: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疯狂的画室之夜 ...

  •   老师还没来。按照惯例老师在第一二节是不会过来的,因为学校要给他们开考务会,而这个会,不是说结束就马上就能够结束的。这种会议,基本没两个小时也得一个半小时,这是学校一贯的常用手法,无论有没有事情总是会叽里呱啦的扯个一两个小时。
      画室里的同学们都感觉爽呆了,处在一种不安分的骚动之中。
      按照以往武夏会和他的伙计们把班级里面闹腾的鸡犬不宁的。
      可估计,今晚没戏。一个新的地方,武夏的老一套能不能在这里吃得开,一切还都是未知数。
      虽然和班里的同学们基本玩熟了,但学校的情况武夏还不是很了解,另外除了汤琳意外那些作死不怕事情大的原班人马也不在这里。
      鉴于此武夏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画画。
      在心中,武夏掂量着自己的性子。
      他来回绕过了坐的纷乱的同学们,走到了窗户旁边,武夏决定欣赏夜色的美。夏季的夜,也是极美的。夏季没有其它季节夜的朦胧,天空是极其清晰的。看着满天闪闪发亮的星星,武夏心神飞往到九霄云外去了。
      汤琳的一个响指把武夏拉回了现实中来。回过神来的武夏,既然不能安静的欣赏美景,那么就疯狂一下吧。
      武夏快步走到了教室的电闸前面。一个潇洒拉闸把整个画室的陷入黑暗之中。
      然后快步的拍着手走回到画室的人群之中。当等没了电的时候,武夏听到了我们画室大声的女生尖叫的声音,还有男生狼嚎一样的声音。每次没电的时候都会发出这样的鬼哭狼嚎声。那是兴奋,也是压抑了许久的灵魂出窍的声响。
      此时此刻武夏的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武夏蹑手蹑脚的走进了画室。用力把画室铁门弄得老响,很快画室静了下来。武夏提高了嗓门说:“停电了,大家疯狂一下吧。”
      画室里还是一样的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
      终于有人敢冒个声音了。
      孙菲菲说:“其实,压根没有停电。别的画室都有电,就我们的灯灭了。什么情况?”
      武夏装的很正经的说:“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搞的。大家玩吧。考试过了,大家就放松一下吧。没事的,老师又不过来,来了让那个缺德的顶着。”
      “那个缺德的?不就是你这个缺德得嘛?”汤琳带着笑得意的说。
      “哼,就你能,谁要是把我举报出去了,我有他好果子吃的。”
      “哈哈,我就举报,老师来了,我第一个举报。”
      “看我不把内裤脱了塞你嘴里边,我就不信以毒攻毒堵不住你的臭嘴。”
      这个充满荤腥的黄笑话,逗的整个画室的同学们笑的前俯后仰的。
      沈蔷打着手机的光亮走了过来,用手机照着武夏的脸说:“终于找到你了,这样不好吧。老师过来,不好交代的。”
      “没事的,老师不是不过来嘛,他们开会那么远。不会知道的,出了问题我这个缺德的自己承担。”武夏说。
      “好吧,你弄吧,我不管了。”沈蔷说完就无奈的扭过头走了。
      情绪瞬间的点燃了,大家都在想要怎么玩。画室在这黑暗下暗流涌动,大家心里就是莫名的爽。尤其是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武夏。从来没有当过正面的典型,反面教材的典型倒是经常干。
      不知道有谁提议要全班合唱,当然全画室的都同意了。
      气氛燃烧起来了。
      文体委员小曹,领着大家唱了一首又一首,领了一会。没什么可以领了,因为全班都会唱的歌曲就呢么多的。除了国歌以外,我们班都会得也就大概是【过火】【十年】等这样的歌了。
      气氛渐渐地冷了下来。
      没办法,只能开个唱了。
      在文体委员的提意下,气氛再一次给点燃了。
      一首又一首的歌曲被唱了出来。
      不禁感慨,小小的一个班级卧虎藏龙。只是纳闷,这是美术班,怎么有那么多音乐达人。哎就这样了,很羡慕。
      个个都是好嗓子,好明星。在这美术专业的班级里,竟有这样的情况,有一去好的歌喉,却画不好画,不好好画画,实属搞笑和无奈何必在错的地方干对的事情?这也就是别人说的画画的都是会唱歌的,却是画没画好的那种。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谁让学校的美术类升学率最高呢。这就是现代高中教育的无奈。要的只有升学率,其他一概靠边站。
      当进行到快两个小时的时候,他们听见了一个既陌生有熟悉的歌喉。都在猜会是谁,可好像没人知道。不管了快乐就好,哪还管得了那么多。
      突然,武夏感觉到隐隐中的熟悉。心里有点害怕,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认真地听着,声音很柔和,有一种莫名的磁性,甜甜的。听着听着同学们都渐渐地着迷了。
      情绪依旧,气氛如常。一个唱完又进行了一个又一个。陌生的熟悉声音,时不时的出来了。武夏在猜着,依旧。
      “让我们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也来奉献给大家一首吧。”秦乔说。
      武夏听到秦乔的这个提议,不好推脱立马站了起来。
      “既然,我们的秦同学建议了,那我就送给我心中的那个人一首歌《The Trouble I'm In》,希望他能够明白我。”
      教室哄乱声又起来了,大家都好奇这个所谓心中的那个人是谁?
      Who do you lie between
      Who has your love
      You give it like poppy seed
      You flow in the blood
      I don't wanna fight no more
      I don't want to see you crying
      I don't want an all out war
      You got soul that's dying again and again
      You gotta let me in
      You gotta let me in
      She's under my skin
      She's under my skin
      Not looking for a scientist
      I don't want a lift
      Not looking for a doctor
      To get me fixed
      I don't wanna fight no more
      I don't want to see you crying
      I don't want an all out war
      You got soul that's dying again and again
      You gotta let me in
      You gotta let me in
      She's under my skin
      She's under my skin
      All the trouble I'm in
      All the trouble I'm in
      All the trouble I'm in
      All the trouble I'm in
      All eyes are watching me
      I'm a stranger in this town
      I must have lost my way
      Since I took a turn awhile ago
      These streets I do not know
      Who do you lie between
      Who has your love
      I don't wanna fight no more
      I don't want to see you crying
      I don't want an all out war
      You gotta let me in
      You gotta let me in
      She's under my skin
      She's under my skin
      All the trouble I'm in
      All the trouble I'm in
      All the trouble I'm in
      All the trouble I'm in
      All the trouble I'm in
      All the trouble I'm in
      当最后一句歌词唱完的的时候下课铃响了,灯也奇迹般的明了。没有人去推电源,自己亮了。画室又恢复了如常的光亮。同学们都开始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画画。这一切没有谁刻意的安排,可是同学竟然是那么的乖。武夏不理解着。
      停了一会,周老师过来了。把沈蔷叫了出去。
      大约是十几分钟以后,沈蔷回来了。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哭过了。
      武夏看着,心都痛了。同学们的目光都投向了她,同学们各自心怀鬼胎,有的人生怕沈蔷出卖了他们,有的人则对看着梨花带雨的沈蔷流露出来了同情之心。
      沈蔷什么也没有说,坐下开始画画。
      武夏看了看,雷枫松不在。班里出事老师也只能拿学习委员开刀了。可怜的沈蔷,是武夏的冲动害苦了她。
      更令武夏心痛的是,沈蔷她自己把整个事给扛了下来。她完全把武夏可以说出来的,这样他什么也不用受过了。可是她没有。
      看着她在位置上抹眼泪,武夏受不了了。起身向周老师走去。
      周老师看着武夏,说:“小夏,有什么事吗?赶紧回去画画。”
      沈蔷一把把武夏拉到了一边,说:“你一边去,关你什么事,跟你。没关系。”
      “是吗?我怎么不信,不是因为今晚的事你会挨批,你会哭,鬼才信”武夏说。
      “真跟你没关系,小夏你会去画画吧。”沈蔷带着哭腔说。
      周老师说:“你俩别说了,都到我办公室等着 。真当我不知道这是怎么搞的。办公室去,你俩都去,一个都不许少。”
      他俩,乖乖的去办公室了。走在去办公室的路上,武夏偷偷看着沈蔷,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安安静静的走着,直直的头发向下面垂着,眼睛看着脚,向前面走着。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只有他俩。武夏扯了扯沈蔷的衣服。
      她看着武夏,说:“明明事我已经担了下来了,你干嘛还要给说出来,你他妈有病吧你。我自己一个人挨批还不够,非得多一个人。现在心里可爽是吧,还嫌事情不够少是吧,大男生怎么那么多事”
      武夏严肃的说:“你替我被黑锅,我很感动,但是我不需要让女生来这样可怜我,我自己担得起。我还没无能到那种地步。”
      沈蔷恶狠狠的瞪着我,从她的眼里武夏看出了愤怒,她再也不说话了,默默的站在那里。
      一向习惯了沈蔷温柔的,猛地受到一个寒冷凌冽的眼光,武夏的心中有数不出来感觉。
      周老师过来了,关上了门。瞪着武夏,:“以前就听说你会整事,这才来几天啊,可开始折腾了。”
      武夏冷笑了一声,说:“我错了,老师,以后我不敢了,真的。这事跟人家沈蔷没半毛钱关系。”
      “呵呵,你不敢了。好吧,我信你,不要在画室给我整事了。好好学习吧,看在今天是为了缓解考试压力的份上,就不怎么处理你了。”周老师说。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秦乔探过来了一个脑袋。
      “我美丽的周老师,您就别为难这俩人了,电闸是在我的位置边上的,这电闸他们两个人不会跑那么远去推的,是我把画室的电断了的。”
      武夏向前走了一步,站到了沈蔷和秦乔的前边,挡住这两个背锅爱好者。
      “你俩都别给我演什么姐妹情深,兄弟恩情的戏码了。老师自己刚才就在教室里边,那首最好听歌就是周老师唱的,我唱的那首歌的伴奏还是周老师放的呢。”
      “你知道是我,还敢那么放肆?真是胆大包天了。”周老师说。
      武夏面露难色的说:“我哪是胆大包天啊?我是骑虎难下,我既然开了头,这戏码不自然忍者痛也要唱到落幕,不然别人不笑我怂包。”
      “那好记得,写份检查给我。”好吧,武夏又该练笔了。
      周老师在说完之后就走了。听着走廊里有节奏的高跟鞋声渐渐远去。武夏趴在了桌子上,哎,终于可以休息会了。沈蔷在武夏的后面站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当武夏意识到这个的时候,武夏扭过头,开始向沈蔷道歉。
      是的,武夏刚刚对沈蔷太凶了。本来与她毫无关系的灾难她接受了,武夏还那样说人家。想必她现在在心里已经把武夏恨的死了八百次了。
      经过武夏的道歉,在武夏的苦口婆心,死缠烂打,连哄带骗的轰炸下。沈蔷终于笑了。
      秦乔拍了武夏的肩膀示意该离开了,武夏才反应过来。
      武夏和沈蔷以及秦乔同时出现在了画室门口。同学们都一脸看热闹的表情,看着这三个人。也是这三个人把所有的事都给扛了下来,他们不用为今晚的是担心了,不应担心周老师对他们劈头盖脸的批评了。
      汤琳也在看着武夏,哦,不仅仅是看,仿佛看里带着愣的成分。
      武夏在她的注视下不自在的做了下来。开始画画。
      “让你来事,美了吧,?”汤琳笑着说。
      “操,丫的,别说了,哥又该练笔了”武夏说。
      “就写检查这么简单,没别的?”汤琳兴奋地问。
      武夏拍了她的头一下。说:”还不够,还想让怎么罚我,你说?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我这边的。”
      “好吧,我错了,夏哥”汤琳笑着说。
      武夏又打了她一下,说:“好吧,哥原谅你了”
      画室门口雷枫松在哄郭婧。
      “你在生哪门子气啊?”雷枫松满脸的困惑。
      “我能生哪门子气,我就是看不惯。”郭婧一把甩开了雷枫的手。
      “你说的是谁啊?”
      “就是你们班的那个沈蔷,我就不知道她天天在牛气什么?不就学习好点,人长得有点姿色点,不就家里有点臭钱点,至于这样吗?”
      雷枫松说:“就这样还不够吗?”
      “她有的老娘我都有,除了我爹不是教育局长,就这样,仅仅这样。“郭婧给了雷枫一个白眼。
      雷枫用手扶着郭靖的肩膀说:“你看不惯,你少看不就好了,人家的前男友和武夏还没说什么呢,你就这样子了?和你又没关系,你好好对我好不就行了,你不喜欢她,你去找汤琳玩不就行啦,我看你和汤琳不是玩的挺好的吗?”
      “汤琳,就她。这个没脑子的家伙迟早被玩死。你也真是的,开什么班长例会,不知道在画室里维持纪律,看看又出事了吧。”
      “我就是在画室里边也控制不了武夏兴风作浪。”
      “那你他妈就是个废物,这混乱的关系希望别把你卷进去。”
      雷枫笑了。
      “你们女人就是事多。”
      “切,闭嘴。”
      “人家的事,你就少操点心吧。”
      郭婧给了雷枫一个踢膝。
      雷枫冲着郭婧说:”我不是已经闭嘴了吗?你再打,我就丧失功能了,你以后什么福利也给不了你了。”雷枫咬牙忍着痛咆哮着。
      “哦,呵呵。两条腿的□□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可多的是。就凭老娘这姿色,自有大把的男人排队追我。”
      雷松不说话了,转身离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