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墨》箬紫菡 ^第12章^ 最新更新:2019-04-10 14:58:2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十一章 ...

  •   “如今想来,过往皆成空,我最恨之人也早已化为一抔黄土与风而散,唉!只是可怜了这些小辈们!”紫晏苍凉的话语令人不禁心酸而唏嘘。
      “爷爷,你。。。你后来杀了你王兄吗?”紫玥扬心中一阵酸涩,被至亲之人陷害,这痛爷爷是如何挨过了这么多年?星眸中一串珠泪滚落,打湿了覆面的薄纱。
      “鸢儿莫哭,爷爷如今没了恨亦没了心,这样也挺好的。”紫晏颤着手覆上紫玥扬的小手,轻轻拍着,“我没杀他,背了一世弑父的骂名,死后进不得王陵,这结局已是他的宿命。师父的话这许多年一直萦绕脑海,如今想来,这样也未尝不好,唉!”
      “那。。。那瑶巽呢?”紫玥扬迟疑着,还是问出了心底最大的疑问。
      可话一出口,紫玥扬便后悔了,只因紫晏苍老的脸上满是痛苦,和覆在她手上瞬间紧握的拳头。
      “爷爷。。。”紫玥扬轻唤着,满含歉意。
      “无妨,无妨。这终是我自己的心魔,与旁人无关。”眼角的泪就这样划过眼眶,滴落在上好的裘皮间,也仿佛落在了紫玥扬的心上,“我。。。找了巽儿十年,再见时,物是人非,她为了报仇,入了罗刹门,师从鬼姥,服下离殇散从此恨情绝爱。”紫晏闭了眸,这回忆如同梦魇一遍遍戳痛着他的心和魂。
      
      “巽儿,巽儿,是我迟了,是我没有照顾好你,都是我的错!”晏之尘抱着瑶巽,泪不自抑,痛彻心扉。
      “之。。。之尘,还能被你抱着,真。。。真好,你。。。你看,这日出。。。多美,那鸟儿。。。飞在晨曦中,多。。。多幸福。”瑶巽的嘴角不住的狂涌着鲜血,身子一阵阵的颤抖,“抱。。抱紧我,我。。我好冷。”
      晏之尘心碎的紧紧环住怀中的瑶巽,将披在身上的大氅裹覆在瑶巽的身上,大滴大滴的泪落在她脸颊,唇畔。
      “我该死,这么多年蹉跎光,既没能早点找到你,也没能替了报了杀母之仇,巽儿,我对不起你! ”满心的悔恨如利刃戳进心肺,看着爱人一点点失去生命的活力,他却什么也做不了的滋味好似凌迟一般。
      “别。。别哭,这是我的选择,又。。又怎能怪你呢?唉,只是。。只是这一生,无法。。无法相守了,你。。。你要珍重,答应我。。。活下去! ”大氅里,瑶巽的血不断的从眼角、嘴角和耳中涌出,侵染着大氅和晏之尘的白衫,瑶巽用尽全身的气力,伸出手来,缓缓抚向晏之尘,手,蓦然在半空中凝住,颓然下落,晶亮的杏眸中失了最后的光泽。
      “啊!”男人悲痛的吼声响彻云霄,又惊起一林夜莺逐日而去。
      日西垂,月高悬,漫天星点缀满天河,晏之尘就这样抱着瑶巽早已冰冷的尸身,喃喃自语着他与她的美好过往。
      日起月落,从不因何人的失意和悲伤改了这天道法则,第一缕晨辉洒落山涧,映在晏之尘的满头华发之上。
      “尘儿!”晏之尘听到师父的声音,身子一震,既没回头亦没有答话。
      “唉!让她入土为安吧。”吴道子叹息着,手中一杆墨金色长笔微扬,一缕金光飞出,隐入不远处一方空地上,“噼啪”炸响,一个深坑呈现眼前。
      晏之尘闭了双眸,抑下将要冲破喉咙的痛苦,他缓缓起身,抱着瑶巽行到那深坑旁,双手攥紧了包裹着爱人的大氅,他俯身轻缓的将她放入坑底,深深的再最后凝望他爱了一辈子的人儿,刻进骨血,收在心底,生生世世不相忘。
      “等我,巽儿,替你手刃了仇人,完成了父亲的遗愿,我便来陪你,从此绝不再分离。”温柔的抚着新立的石碑,就仿佛还在触摸着那个温婉的女子。
      “师父,我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师父能够答应我。”清冷的语调简直认不出这是曾经的谦谦公子,吴道子皱紧了寿眉,心下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你说。”
      “恳请师父告知罗刹门所在!”晏之尘蓦然跪在吴道子面前,拜伏在地。
      “你。。。你知道我不可能说的!”虽然早有预感,可真的听到还是令他心痛的踉跄后退了几步。
      “徒儿恳请师父相告!”并无赘言,此时的晏之尘已无心力再去顾念师父的心情,而一心只想了结恩怨,去寻地下的爱人。
      “尘儿啊!你如此,可叫为师如何自处呢?”心中酸涩异常的吴道子看着似已平静实则心如死灰的徒儿不禁一阵悲从中来。
      伏在地上的晏之尘不再言语,却也不曾起身,决绝的气息笼罩周身。
      本以为这颗心早已不会被凡尘所扰的吴道子,这一刻经历了这几百年的人生中极其艰难的一次抉择。
      “是不是非要如此?”吴道子再一次问道。
      “非如此不可!”掷地有声的回答未有半分犹疑。
      “你当真想清楚了后果?”不死心的继续追问。
      “师父莫问了,这所有后果我都会承受,只是愧对师父的悉心教导,徒儿。。徒儿来生再报!”双手攥握成拳,晏之尘重重的三叩首谢了这十几年的师徒情缘。
      “你起来吧!”叹息着,吴道子扶起了晏之尘,看着徒儿一夜之间白发换青丝,终是不忍他继续这般为难自己。
      “离殇散,药如其名,服下之后离落情爱,前尘尽殇,可换得百年般淳厚内力,但是这药。。需每月去鬼姥那里领服,若是没有按时服用。。。”吴道子缓缓道来这离殇散的效用,却被晏之尘打断了。
      “师父莫说了,我寻了巽儿十年!也让她在罗刹门这般不人不鬼沉浮了十年,我知道她心中是有愧疚的,被离殇散控制下杀了许多无辜之人,最终也未能报得大仇,幸得师父暂时压制住药力,我才能与巽儿解开误会,求得这片刻的宁静。”空洞的语调,平板的叙述,仿佛现在的晏之尘只是一副躯壳,而这灵魂早已钻入地下,与爱人并枕而卧。
      “尘儿,我知道你心中还是怨我的,瑶巽姑娘来找我求了赭朱续魂丹,我便知道了她的用意。唉!为师没有办法解开离殇散。。。让你受了这离别之苦。 ”吴道子想起瑶巽与他的请求,她不希望再被离殇散控制,只期与晏之尘平静的过几天安静的生活,而这代价便是瑶巽七窍流血不止而最终香消玉殒。
      “师父莫要这么说,这都是徒儿的错,与师父何干呢?若是我当年就守在巽儿身边,何至会有今日呢?巽儿的决定我能够理解,沾满双手的杀戮怎是善良的她能够承受的呢?如此对她也是一种解脱,接下来,我便是要去寻找我的解脱!”晏之尘恳切的看着吴道子,十几年来,师父视他如子,对他付出良多,他怎会对师父心生不满呢!
      “既然你已经想清楚,你当知道,你我师徒情分到今日也便走到了尽头! ”吴道子长叹一声,虽然不忍,终是将这话说出了口。
      “师父之恩,徒儿不敢忘,今日一别,青梧门再无晏之尘! ”拜师之时的誓言浮于心上,青梧门以画修身,以画入圣,不涉杀戮,不染旁门,如有违者,逐出师门。
      “如此,尘儿,罗刹门在绮罗幻境,能否寻到靠你个人机缘,但是如若你为非作恶,我必不会坐视不理,望你善自珍重。 ”吴道子最后再望向徒儿一眼,深知今生再无可见之日,痛凝在眸底,他终是狠下心来飘飘然而去。
      
      “爷爷,你最终并没有服用离殇散是吗?”想到瑶巽的结局,紫玥扬不禁更添伤悲,可是爷爷安好的度过了这么多年,想来应该是并未服用那害人的毒药。
      “不,我确实服用了离殇散,我服下后知道自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我曾三次试图去杀晏之缙,最后一次我几乎成功了,我用剑指着地上全无还击之力的晏之缙本可以取了他的性命,可是无意闯入的孩子阻了我的杀机,他年幼的孩子就那般用无邪的眼神看着我,师父的话蓦然浮于脑海:杀戮更添尘重。你可知,为了不被离殇散泯灭了人性,做出令我后悔的事情,那段时日里,我终日贴身穿着棘缕衣保持着清醒,我不想因为仇恨变成和晏之缙一样的人。咳咳。。”本就已是极度虚弱的身体,在回忆了这些伤情往事后更形孱弱。
      “先生,莫要再消耗体力了,下面的事我来说吧!”未名蓦然说道,实不忍心看着紫晏如此伤神。
      “无妨,你知道的也并非全部。”紫晏闻言疲累的合眸,气氛沉凝。
      “我虽然留下了晏之缙的性命,却没有将国主印信交予这个小人,只因我还想完成父王的遗愿,我自知离殇散无药可解,又不想被罗刹门操控,所以拼着最后的时间希望将父母合葬,但是结局如同寻找巽儿那十年间一般,都是无功而返,而这一次,还中了那小人的埋伏,险些在王陵丢了性命,我拖着伤重的身体回到葬下了巽儿的落魂涧,只期待最后死在她的墓旁。”紫玥扬仿佛看到身心重创的晏之尘伏在墓旁,倍感苍凉,紫晏顿了顿,这接下来的话似是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才有勇气说出,“时也命也,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这个一心求死之人竟然活了下来,落魂涧中我误入瘴潭,怎知瘴毒和离殇散结合之下,除了几乎要了我的性命,废了我一身的修为,我竟是侥幸活了下来。我当时只觉上天在捉弄我,为何我这祸起的源头留了性命,被我所累之人却赴了黄泉。”
      “爷爷,这真的不是你的错,你何苦这般为难自己呢! ”紫玥扬哽咽着,她从不知原来爷爷心中这般苦。
      “未名,去将麒麟玺印拿来!”沉默了半晌,紫晏忽然吩咐道。
      虽然不知何意,未名还是应声而起,在石屋墙壁上一阵摸索,只听得“咔啦”一声脆响,石壁之上弹出一个暗格,未名拿出一只墨色玉盒。
      “未名,收好麒麟玺印,带上鸢儿离开漪澜轩,走的越远越好,莫要再回来。”紫晏深深的看着两人,话中诀别意味深浓。
      “爷爷,要走一起走,我绝不留你一人!”紫玥扬扑在紫晏身上,泪浸湿了貂裘,就连惯常不会质疑紫晏决定的未名都沉默着表达了否定。
      “未名!你知道的。。。我命已至此!可是鸢儿还小!我要你带着鸢儿走!替我。。”话音未落,三人便听到一阵嘈杂声音愈来愈近。“快走!鸢儿,若有缘,麒麟印信交还明君!咳咳。。。”紫晏剧烈的咳嗽着,又是接连几口黑血呕出,他声嘶力竭的让两人赶紧离开!
      未名红了双眸,拜伏在地上叩首,决然起身,抱起仍然跪在紫晏榻边的紫玥扬,转身便走,紫咪紧紧跟在身后,却是不住的回头看向紫晏,湛蓝眸子中也是无尽哀伤。
      “爷爷!我不走!”滴滴清泪似断线珍珠散落一路,紫玥扬只最后在迷蒙的泪眼中看了紫晏最后一眼,耳畔是紫晏温和的声音,“鸢儿,珍重,好好活下去,去寻找你的亲人团聚。”
      “咔啦啦”一阵铁链卷起的声音,石壁上现出一道暗门,未名同紫玥扬进入石门,身后这石门又“咔啦啦”一阵响动和好如初。
      “名爷爷!我不走,你放我下来!”紫玥扬不停的挣扎着。
      “鸢儿!不要闹了!”未名怒声道,紫玥扬安静了,随后她被放了下来,未名颊边的两行泪仿佛灼烫了她的心,是啊,名爷爷的痛又怎会比她少呢!“先生这般做是为了什么,你要明白!”
      紫玥扬垂泪不语,一时间深浓的悲伤笼罩着两人。
      “王!他在这里!”隔着石门传来的声音惊动了紫玥扬和未名,两人对视一眼,知道晏东陉找到了暗室。
      “那个小姑娘和老奴呢?”晏东陉阴恻恻的声音传来。
      “走了!”紫晏的声音平静无波。
      “给我搜!”不再是阴阳怪气的声音,显然紫晏的态度彻底触怒了晏东陉。“晏之尘,不要和我耍花样!你知道,我随时可以要了你的命!”
      “晏东陉,你还不明白吗?死,对我才是一种宿命的解脱!”依旧是那副平淡的语调,丝毫不因晏东陉的威胁而有任何的波澜。
      “麒麟玺印在哪里?交出来!”晏东陉怒道。
      “不要去求不属于你的东西!”
      “看来你是执意寻死,本王便成全了你!”极其阴狠的语气来自晏东陉。
      “王,这屋内并无机关暗道!”铁衣卫陆续回报。
      “晏凌!”晏东陉冷声唤道。
      “王!”是晏凌的声音。
      “杀了他!护国将军的虎符我即刻交到你手上!”紫玥扬仿佛能看到晏东陉嘴边那残忍的冷笑,却是只能握紧双拳任泪狂涌而出。
      短暂的静默后,晏凌同样冷漠的声音传来,“是!”
      “噗”利剑刺入身体的声音清晰传来,石门后的两人俱是心神俱裂。
      紫玥扬再难以忍受,失去爷爷的痛仿佛剖开了她的心,她手触到石门上到处摸索着机关,却忽然间失去了意识。
      
      “唔!”渐渐醒转的紫玥扬本还有一丝混沌,可昏迷的一幕幕蓦然浮上心头,她弹跳起身,发现自己竟是在自己房中,这响动惊醒了床边紫咪。
      “鸢儿,不要冲动!”未名哀伤的声音传入耳中,黄昏中略显昏暗的房间中,未名坐在屋中的圆桌旁。
      “爷爷如何了!”还带着一丝希冀的期望,她询问着未名。
      久久不语,沉凝的气氛弥散在整个屋内,紫玥扬感觉心中期望的火苗愈渐微弱,她自床上下来,无视置于地上的绣鞋,一步步沉重的走向未名,直到近的看见了未名满面的死寂,她颓然跌坐在地上,就这么环着自己的双膝,头深深埋入其中,却依旧是彻骨的凉,身体不自禁的颤抖着。
      有人抱住了她,她知道是未名,可是同样颤抖的身躯,同样痛入骨髓的悲伤,又怎么会给彼此一点点温暖呢,眸中泪,心底血,狂涌进无尽的痛苦中完全填不平这无底洞。
      高高的柴架,紫晏安详的躺卧在上面,唇边的血渍已被细细擦拭干净,他平静的仿佛睡着了一般。
      旁边的十七个柴架上是漪澜轩中所有下人的尸身,胖胖的福神就在离紫玥扬最近的柴架上,这个和气的妇人再不会端给她,她爱吃的栗子酥了。
      这漪澜轩中也再没有了曾经的热闹和安逸了,哀戚锁在眼底,紫玥扬抬手将手中的火把抛向柴架,熊熊火光映红了天际,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庞被烈火亲吻着,她仿佛觉得自己的一部分灵魂都随他们而去了,紧握双拳,她努力的将想要冲破喉咙的痛呼封印在身体中。
      最高的柴架被点燃了,她最爱的爷爷在她的注视下一点点被灼烫的烈焰包覆,吞噬。
      这一刻,她在心底里暗自立下了一个誓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