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犹记你当年斐然 ...

  •   “悠闲”二字即是“游贤”,游信字子望,季贤字斐然。

      “只思人,未思乡。”

      “花无百日红,尚有重开日。人有数载命,却无再少年。”

      寻寻觅觅数年,走过杳杳金陵路,踏遍烟云京华街,却再找不到那人的踪迹。
      夕阳中,两人拱手,带走最后一度斜晖。
      那一年,同样的景,同样的夜。
      逢春,花好,月满,人圆。
      满目烟云繁景,喧嚣长街。

      两人坐在长安楼阁 要上几碟好菜叫上几壶好酒谈及官场调侃人生
      “子望,你说说看,在这京城里生活,每日都睡不安宁,有何意义?依我看,与其车尘马足,高官厚禄,不如在良辰美景团圆夜,行扁舟,赏垂柳。笑看人生,一世风流。”

      “儿子哪,若这里躺的是你的心上人,你会不会哭?”
      “不会。若这里躺的人是他,我一头撞死在这,随他去了。”

      既然要断袖,就要断得彻底,就要断得无懈可击。当上面那个,还不如找个姑娘相亲相爱。唯有当下面那个,才能享尽断袖余桃之乐。 ————————季斐然
      初看,是个浪荡少年。满腹诗书,博学多才。
      奈何却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如此也罢,却偏偏浪荡不羁,口放狂言: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洗□□,又何妨。

      翻看前几章,实在是不喜欢季斐然这位大少爷,不思进取,口无遮拦。
      但是却是个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美男子,衣袂飘飘,折扇手中轻摇,谈吐举止无限风情。
      不愿意去北门接人,一提到齐大将军,所谓的举止风流,所谓的浪荡不羁,所谓的洗□□尚书,都没有了踪影,只能看到一个借酒浇愁的失意人……

      原来那些让所有人为之不齿的言语举动不过是一个拙劣的伪装,伪装掉心底脆弱的最后防线。伪装掉深入骨髓的思念与爱恋。

      那个“长剑走天涯”的人儿已经不在了,空留下思念,如扬花般,挥之不去,欲盖弥彰。
      窃以为欲盖弥彰是个残忍的词,就比如思念,比如记忆。很多东西越想忘记偏偏越是记忆深刻。
      也许,在齐将军死的时候,季斐然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浪迹人世,不过是一时执念。可是,世事弄人,却又将他卷回政治的风头浪尖上。

      皇上痛下杀手,侥幸救捡回一条命,却又拖着残败的病体去治水!呵呵。最后竟然偷听到常及密谋篡位的谈话,何等的造化弄人啊。
      总是不看好游信,因为不知道他是真的爱上了季斐然还是利用。
      到了最后,游信是真的爱上了季斐然,而且爱惨了季斐然……
      可是有什么用呢?

      子望啊,你不是说如果这是你喜欢的人的坟你就会撞死在他坟前吗!
      斐然的坟就在你面前啊!
      你机关算尽送他离开,让他去到心心念念之人那里守着,不知让他心里惦念心生欢喜的人早已变成了你。
      他一身旧疾,时日无多,去到了你的家乡,看望你的父亲,在你母亲的坟前戏说希望去的安心轻松些。
      最后啊,坟里那一人,便是你在坟前祈求早日寻得的那人,他给你留了一件褂子,你后来裹得紧紧的。

      待君归来时,共饮长生酒。可是,季斐然没有回来。

      你为什么就不知道,他一个人死在了你的家乡。再也不会回来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