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主角大佬的狗子》苹果馅包子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1-12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
      
      旺福这个名字一出口,客厅诡异地安静了一瞬。过了一会儿,魏南开口道:“好名字,喜庆又接地气。”
      
      林语对他投去鄙视的目光,放彩虹屁是没有前途的。
      
      祁念给了魏南一个赞赏的眼神,将怀里的狗子放到地板上,轻轻拍了下它的屁股,“自己去玩吧。”
      
      林语虽然接受了自己变成狗的事实,但猝不及防被人打屁屁,精神上还是有种被冒犯的羞耻感。背着他偷偷吐了吐舌头,迈开小短腿迅速远离这些未来的大人物。
      
      而在场唯一的女性一直没有说话,优雅地坐在一边,视线全都放在祁念身上。
      
      林语跑到客厅外围,偷偷看了她一眼。那个美女应该就是《逆风而上》里的人气女配,于璐。
      
      于璐五官无可挑剔,脸上妆容艳丽,穿着贴身职业裙装,一头长发烫成大波浪散在肩上,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压住了她的美艳,让她看起来知性又禁欲。
      
      林语忍不住赞叹,御姐啊,真好看。
      
      于璐在《逆风而上》里,对祁念一片痴心,专业能力出众,性格有些强势,女王范十足。在主角的众多红颜中人气很高,可惜最后祁念没有选择她,而是选了……
      
      林语脑袋一转,视线放到了在二楼楼梯口擦着花瓶的女佣身上。
      
      云柒柒,肤白貌美,甜美可人,一双纯净无暇的美目顾盼生辉,性格温柔大方。小说中她是个落魄的大小姐,在祁家做女佣,因为偶然救了祁念,被主角注意到。两人在相处中日久生情,后期靠着过去的大家族背景帮了祁念不少忙,在各色美女中脱颖而出,最终和祁念在一起了。
      
      不过前期没什么存在感,甚至在救祁念之前,两人都没怎么说过话。
      
      林语的狗头在两个美女间转来转去,心里叹息一声,怎么看都是于璐更吸引人一点。
      
      她的烈焰红唇性感到林语都想弯一弯。
      
      等等,红唇?
      
      林语豆豆眼一眯,狗应该看不到红色吧。
      
      试探性地环视四周,发现周围家具的色彩在她眼里毫无异处,甚至花瓶里斑斓的花瓣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林语不由暗自庆幸,算老天还有点人性,没让她变成色盲。
      
      毕竟她现在只是一条小狗,对未来的剧情丝毫没有帮助,而且她是个全职写小说的,对商业知识一窍不通,在这里完全没有存在感。
      
      林语偷看了几人一会儿,满足过好奇心就跑去别处玩了。
      
      一只狗玩耍有点无聊,林语在厨房、餐厅、走廊跑了个遍都没找到好玩的东西。佣人们见到自己都会小心避开,不会和她玩,而她又没胆子去撩拨大佬。
      
      坐在地板上,泰迪圆圆的眼睛在周围扫过一圈,目光落到了楼梯边放着花瓶的木制三角桌上,那三条桌腿又细又长又亮。
      
      狗牙突然有点痒是怎么肥事。
      
      心动不如行动,林语颠颠地跑过去,在木桌边绕了一圈。先是探头闻了闻,继而又伸出舌头舔了舔桌腿。
      
      嗯,味道还可以。
      
      果断张开嘴巴咬了上去。
      
      硬硬的,咬不动。
      
      林语和桌腿较上了劲,慢吞吞地,一点一点地啃。
      
      等到魏南口渴去餐厅接水路过楼梯边时,就看到祁少的泰迪犬小小一只,正撅着屁股锲而不舍地啃着桌子,而那张价值不菲的紫檀木桌腿上已经添了几道难看的咬痕。
      
      三根桌腿,无一幸免。
      
      魏南:……
      
      完蛋,祁少很喜欢这张桌子,买回来特意把它布置在楼梯口的地方,偶尔经过还会驻足看一会儿。
      
      这狗子药丸。
      
      不忍心看它被祁少碎尸万段,魏南瞥了一眼客厅的情况,祁少和夏阳他们还在埋头研究方案,没人注意到这里。
      
      小泰迪还咬着桌腿不肯松口,就被魏南拽着拖到了怀中。
      
      另外为了掩饰犯罪现场,他还贴心地给桌子掉了个方向,这样从门口进来就看不到桌子内侧的惨状了。
      
      防止狗子继续作死,魏南干脆抱着它回到客厅。
      
      赵一麦坐在正对着魏南的地方,见他抱着狗走过来,疑惑道:“魏南你抱着祁少的狗干嘛?”
      
      “呃,”魏南干笑两声,“我看它睡在地板上,怕它着凉就给它抱过来了。”
      
      祁念视线一转,不经意地锁住他的眼睛:“又睡过去了?”
      
      魏南点了点头,和祁念对视片刻,但扛不住他凌厉的审视,很快移开了目光。
      
      “啧。”
      
      祁念放下手中的文件,起身走向会客厅外,其他人也跟了上去。
      
      路过三角桌时,祁念察觉到不对,顿住了脚步。他的记忆力非常强,几乎过目不忘,对环境变动很敏感。
      
      这张桌子刚才不是这样摆的。
      
      动手抬起桌子转了半圈,三角桌内侧的样子露出来。只见紫檀木桌的每条桌腿上都挂着坑坑洼洼的洞,惨不忍睹。
      
      “……”
      
      魏南默默放下狗子,避免殃及自己。
      
      祁念俯下身,一只手提起林语的后颈,一人一狗四目相对:“这是怎么回事?”
      
      语气平常,但几个人都从祁念身上感觉到了强势的压力,除了他手上的狗子。
      
      林语歪了歪头,两只黑色小圆眼里透着无辜,狗狗咬家具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祁念提着狗子晃了晃,冷冷道:“说话。”
      
      林语很识时务:“汪。”
      
      “为什么咬桌子?”
      
      “汪汪汪。”不咬牙会痒。
      
      “知道错了吗?”
      
      “汪。”知道了。
      
      “下次还敢不敢了?”
      
      “汪。”还敢。
      
      祁念提着狗的动作转为抱着,让林语的前腿搭在他的左手臂上,右手扬起,啪地拍了一下狗屁股。
      
      他用的力度不大,但对幼犬来说已经很痛了。
      
      林语嗷呜一声喊出来,woc,你也太狠了吧。
      
      “还敢?”
      
      “呜。”不敢了。
      
      见鬼了,他怎么会听懂的。
      
      林语心里骂了祁念无数次,动作却很怂地缩到他胳膊曲起的地方,把脑袋埋进去小声呜咽,看起来可怜巴巴。
      
      夏阳看得心疼,试图替它求情:“老大,旺福应该知道错了。”
      
      祁念垂眼看着怀里的小泰迪,说道:“它说还敢。”
      
      魏南挠了挠头,问道:“祁少听得懂它在说什么?”
      
      祁念:“它只叫了一声。”
      
      前面回答知不知错狗子叫了一声表示肯定,后面问还敢不敢也叫了一声,那就是还敢。
      
      夏阳,魏南,赵一麦:……
      
      泰迪有这么聪明吗?
      
      于璐抱胸站在一边,望着祁念一直没说话,此时缓缓开口:“据说狗长牙的时候会想磨牙,不找东西咬它们会很难受。”
      
      夏阳连忙道:“对对对,老大,你看旺福又不是故意的,教训它一次就记住了。”
      
      祁念没再动手,看了眼怀里的幼犬,这没心没肺的小东西刚刚挨过揍,现在窝在他怀里就快要睡着了,眼皮都合上了一半。
      
      盯了它半晌,祁念抱着狗子径直上了楼,留下其他人面面相觑。
      
      夏阳:“老大不会要动私刑吧?”
      
      赵一麦:“应该不会,祁少不至于欺负一条小奶狗。”
      
      魏南摇了摇头:“难说,这可是祁少很喜欢的桌子。”
      
      于璐望着祁念的背影,有些不是滋味。她一直注视着祁念,很清楚他是看到怀里的宠物困了才会上楼。
      
      要是那人对她也这么温柔该多好。
      
      想法一冒头,于璐便自嘲地笑了笑,真可悲,自己居然沦落到吃一只奶狗的醋。
      
      祁念回到房间,单手拿起落地窗前的狗窝放到地毯上,将林语放进狗窝里,轻声道:“玩累了就睡吧。”顺手摸了下狗毛,而后转身离开。
      
      林语眨了眨眼睛,没想到大佬也有温柔体贴的一面。
      
      但是,他以为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就能抵消刚才对她的虐待吗?
      
      不能!
      
      她的屁股现在还隐隐作痛。
      
      在垫子上翻了几个身,架不住困意,林语很快又睡了过去。
      
      祁念刚下楼,夏阳便忍不住问道:“旺福呢?”
      
      “睡了。”
      
      魏南感叹:“当狗还真幸福,吃吃喝喝睡睡觉,整体都没什么烦恼。”
      
      赵一麦挑了挑眉,戏谑地看他:“你要当也可以啊,来我家,爸爸养你。”
      
      “滚。”
      
      于璐扶了扶眼镜,“那张桌子怎么办?”
      
      祁念坐到沙发中央,两条胳膊搭在靠背上,无所谓道:“明天让人再做一张。”
      
      于璐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是了,祁念就是这样,东西完整的时候很喜欢,一旦出现瑕疵,丢弃的时候也毫不犹豫。
      
      无论人,物还是狗,都一样。
      
      几人讨论项目方案一直到午夜,最后祁念整合了几个计划,拍板定下最终方案后就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了。
      
      回到房间,尽管祁念动作小心,但开门声还是吵醒了林语,眼睛迷迷糊糊地张开一半。
      
      祁念神色柔和,俯身摸了下她的脑袋。
      
      林语彻底清醒了。
      
      麻蛋,这是狗头不是树皮。
      
      “旺福。”
      
      林语狗头一歪:“汪。”干啥?
      
      祁念声音放得很轻,带着几丝温柔:“以后不可以乱咬东西,不可以随地上厕所。”
      
      林语脑袋放在前爪上,没理他。
      
      祁念用力撸了两下狗头。
      
      “嗷呜!”
      
      知道啦!
      
      听到狗崽子回应了,祁念满意地点点头,上床睡觉了。
      
      林语撇了撇嘴,狗狗是那么好说话的吗,什么都没训练怎么可能会听话呢,鱼唇的人类。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这货睡前轻描淡写的两句话就是他对狗子所有的训练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