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在跪求我捉鬼》时逸月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1-27 15:14: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杨栖桐走过,拉开男人和少帜,轻轻的在女人背上拍了一下压低声音道:
      
      “不想被扒皮,就快走吧。”
      
      虽然她也看清楚了那个身材火辣,妩媚动人的女人是一只顶着人脸的猫,但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如果少帜让她露了原型,不仅是这猫要被抓去切片研究,少帜和自己都跑不了。
      
      女人终于从少帜的手中逃离出来,一眼也不敢多看他,拉着想要讨个说法的男伴逃命似的走出了咖啡店。
      
      猫有九条命,能修炼出人型,灵力便不会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只猫,身上却没有什么灵力,反倒是那个男人,身上的阳气比一般人多出了很多倍,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常人。
      
      少帜眼睁睁的看那只猫从眼前消失了,气不打一处来,这女人搞什么?明明到手的猎物,又被她放走了,她到底是跟谁一伙的!
      
      害怕再引起骚动的杨栖桐,把少帜拽出了咖啡厅。
      
      “你要捉妖可以,但是得等到晚上,这里是现世,你要是当着这么多人面让它现了原形,后面你打算如何收场?如果吴……你主人知道你在现世乱来,一定会让你立刻回月湖去。”
      
      杨栖桐看着少帜,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动听,免得惹怒这个刚到现世,想一显身手的未来大摄魂师。
      
      才刚到现世,少帜自然不想这么快就回月湖,但是对一个摄魂师来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看见了妖魔鬼怪却不能抓。
      
      杨栖桐自然是看穿了这小子的心事,安慰他说:
      
      “你别急,我已经在那只猫身上做了记号,保证它跑不了,晚上我们先去完成孟正的心愿,再去抓猫,你看如何?”
      
      少帜看着眼前信心满满的杨栖桐,第一次觉得她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蠢。
      
      张迟开完紧急会议,答应老板明天给甲方出完整的广告修改方案后匆匆下楼前往咖啡厅,在公司楼下就看到了杨栖桐和少帜。
      
      于是先带他们去附近吃了饭,再带他们去商场里买好了手机。
      
      杨栖桐拿出临走时吴赎给她们的身份证办好电话卡,与张迟留了微信,张迟要赶着回去修改方案,临走时把五千元现金塞到杨栖桐手里。
      
      杨栖桐也没拒绝,收了钱在张迟脑门上轻点了几下,随着她的手指滑动,一道很浅的银光印入了张迟的额头,继而又消失不见了。
      
      “我不能白收你的手机拿你的钱,这就算我的回礼了。”
      
      “有劳方小姐了。”张迟虽然不知道杨栖桐给了自己什么,但是亲眼见她收了鬼,对她的本事完全没有怀疑。
      
      初次听到别人叫自己“方小姐”杨栖桐还有些不习惯,她现在的名字叫方少彤和少帜是亲姐弟。
      
      跟张迟分别后,杨栖桐带着少帜来到“凯雅”酒店,前台做完登,拿了房卡给她。
      
      电梯停了,杨栖桐走下来,将房卡放在感应区域,却被提示:
      
      “读卡错误”。
      
      不知不觉自己又上到了顶楼。
      
      以前“凯雅”酒店顶楼的房间是爸爸留给自己的,每次来住她都直接上顶楼。
      
      反应过来的杨栖桐,微微弯了一下嘴角,无奈的笑了笑,感叹习惯一旦养成就真的很难改掉。哪怕自己已经在“下面”整整待了一年了。
      
      当初二叔杨震兴害死爸爸,把自己送去精神病院,逼得她不得不跳楼!为了遗产还杀死了江戍,这一桩桩,一件件她都铭记于心,她从地狱爬回人间就是要让杨兴震血债血偿。
      
      刚想按电梯下去,电梯门突然开了,走出来一群二十来岁浓妆艳抹的女人,为首的女人上下打量
      了杨栖桐一番开口问道:
      
      “你也是含露请来的?”
      
      听到含露这个名字,杨栖桐的眼前立刻浮现出了一张整容过度丑陋不堪的脸。
      
      杨含露是杨栖桐的堂姐,比她大三岁,是杨震兴的二女儿,相貌生得不好,从十六岁就开始整容,到了二十三四岁大大小小的手术就做了二十多次。
      
      以前杨含露对杨栖桐各种巴结讨好,后来杨震兴夺得了权势,杨含露立马就露出了本来面目,对杨栖桐各种尖酸刻薄,甚至在她住进精神病院的时候,因为嫉妒她的美貌,在她脸上划了长长的一刀。
      
      “优优,你们来了。”身后的门突然开了,杨栖桐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那个开门的人正是自己的堂姐杨含露。
      
      仇人就在身后,只要自己转身就能立刻让她死,杀了她,再杀了杨震兴,自己就能为爸爸和江戍报仇了!杨栖桐现在满脑子都是报仇!报仇!!不自觉间已经将灵力集中到了手上,眼睛也开始泛红了。
      
      “不好意思,我们走错了。”就在这时少帜拉起杨栖桐快步走进电梯快速按了关门按钮。
      
      电梯门合上以后,少帜看着杨栖桐警告道:
      
      “你别忘了,主人派你来现世来是为他收集功德珠的,你敢用灵力杀人,就不怕被抓回地府,永远待在炼狱,灵魂永不自灭,受尽各种折磨吗?”顿了顿少帜继续说:
      
      “就算你不怕,难道你不想赎回你义兄江戍的灵魂了吗?”
      
      听到少帜提前江戍,杨栖桐猛然惊醒过来,是的,现在杀了杨震兴和杨含露容易,但是江戍的灵魂怎么办?他可是把自己十世金身的灵魂卖给了吴赎,才换得了自己免在中阴受苦。
      
      自己必须忍耐,必须先把江戍的灵魂赎回来,而现在她不能力让杨家任何人知道她“回来”了。
      
      夜幕开始降临,城市却依旧喧嚣,从一个窗子口透出一抹红光来,与灯光不同,这束是从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身上透露来的,人的肉眼根本看不见,站在高处眺望的杨栖桐却很快就将它捕捉到了,她清楚的知道那是她早上留在那只猫身上的记号。
      
      在那个透着红光的屋子里,谭菲菲和谢毅弘面对面坐在桌前,桌子中间的烛台上点了三支蜡烛,高脚杯里的红色液体透着诡异的光,谢毅弘贴心将一条秋刀鱼叉到谭菲菲的盘子里,他知道那是她最喜欢的食物。
      
      谭菲菲小口小口的吃着鱼,样子十分优雅,她吃的特别少,除了对鱼类感兴趣,其他的几乎不吃。
      
      谢毅弘是一名军人,因为身手敏捷,在部队屡立战功,两年半前退伍,直接被江理警队特招了,他为人刚毅正直,是朋友圈里出来名的大好人。
      
      好人自有好报,两个多月前谢毅弘在执行任务时不幸中了枪,医生下了三次病危通知,家人都放弃了,最后他却奇迹般的活了过来,伤好得也特别快,一个星期就出院了,在家休养了半个月就回了警队,身体比中枪前还好。
      
      坐在谢毅弘对面穿旗袍的女人是他的女朋友谭菲菲,两人一年前认识,还是谭菲菲主动追求的谢毅弘,这谭菲菲也是个苦命的人,据她自己说很小的时候她父母就去世了身边也没有什么朋友,一直一个人独自在江理打拼。
      
      一年前谭菲菲对谢毅弘一见钟情,苦苦追求追求了三个月,天天送汤送饭,嘘寒问暖,终于成功的打动了谢毅弘。
      
      两个多月前谢毅弘中枪那次,谭菲菲对他不离不弃,衣不解带的照顾他,简直比他父母还要上心。
      
      谢毅弘出院以后,谭菲菲拿出自己所有的钱,在江理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购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写的却是谢毅弘一个人的名字。
      
      当今社会这样重情重义的女孩子真的是少之又少了。
      
      在谢毅弘眼里谭菲菲是难得的好女孩:美丽、传统、善良,谢家父母也十分看好这个儿媳妇,平时总是催他们快点结婚,好让自己抱孙子。
      
      十来天前谢毅弘买了鲜花和戒指给谭菲菲求婚了,出乎意料谭菲菲没有他想象中那般激动和开心,相反脸色还有一些奇怪,在他腿都快跪软了才慢慢的接过戒指和花,谢毅弘只当她是女儿家矜持,也没在意。
      
      今天早上谭菲菲陪他去买咖啡,一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小伙子突然抓住谭菲菲的头发,说她披了一张人皮,谢毅弘当时就火了,非得好好教育教育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一番,治他一个诽谤她人名誉的罪,但谭菲菲却拉起他就走了,还一幅做贼心虚的样子。
      
      他忙着上班也没有多问,来到警局同事把一叠照片递到谢毅弘手里说:
      
      “老谢,城郊的湿地公园里又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