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壹章 ...

  •   青丘有一只修炼了千年的狐狸,叫花浓。
      
      花浓与青丘别的狐狸不太一样,她无父无母,是只野狐狸。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有记忆以来,她便独自一狐在山野间流浪。
      
      年幼时,旁的山怪瞧见她形单影只,隔三差五的对她围追堵截,谩骂欺辱。
      
      她奄奄一息之际,栖云山的山神容尔对她伸出了援助之手,收她为徒,传授了她一些术法,将她送入青丘修行。
      
      可以说是栖云山的山神,成就了今日的花浓。
      
      转眼间,花浓已经修行了千年,眼瞅着到了飞升神君的日子。她一直等啊等,没等来劈她的天雷,倒是昨夜隔壁栖云山山头忽降暴雨,电闪雷鸣了好大一会儿。
      
      早些年间飞升上仙的时候,被天雷劈完,她这条狐狸命已经去了大半,若不是师傅及时传了些法力给她,她怕是活不到现在,更别说成仙成神了。那次之后,每每附近天雷响起,她便会想起曾经受到天雷击打的切肤之痛。纵使是普通的雷雨天气,她也是躲在洞里不肯出去的。
      
      她是怕及了这雷声。
      
      雷声初响,花浓还以为是天雷来劈她了,等了一晚上也没等到,那响雷径直的劈向了栖云山。
      
      等雷等了一晚上的花浓拖着筋疲力竭的躯体进了狐狸洞,咕哝了一句:“也不知栖云山上哪位道友在渡劫?”听着不远处的雷雨声,她思绪繁杂,似是想到了什么,猛地坐起身:“莫不是上天怜悯我可怜的身世,故而不降天雷,想让我直接飞升神君了?”
      
      也难怪花浓这般想,不受劫数飞升神君倒也是有先例的。据说他的师傅——栖云山的山神大人容尔神君,便是从未受到过这天雷劈身之痛,飞升之路甚是顺畅。
      
      说起她的师傅,那可谓是极其神秘的神君了。除了天宫里的几位身份极为尊贵的神君,几乎没人看到过他的容貌,更别提他的真身了。
      
      纵使是花浓,也是没有见过的。
      
      在花浓的心里,师傅是最厉害的存在。早些年她与旁的精怪打架,每每打不过,她便会一头冲进栖云山。
      
      师傅像是无处不在一般,一开始,她需要喊叫一声,师傅才会出手帮她。
      
      慢慢的,打的架多了,只要她冲进栖云山,师傅便会出手教训那些个追赶她的精怪。
      
      有时,他化身为山间的乱石,稀里哗啦将欺辱了她的精怪砸的头破血流。
      
      有时,他又化身为参天大树,垂落的枝条像鞭子一样甩向精怪们。
      
      渐渐地,周围的精怪都知道她有一个护短的师傅,便也不敢再欺负她。
      
      想着这些个陈年旧事,花浓勾起了唇角。“想来我也许久未去向师傅请安了,待明日天气晴朗些,也该去探望他老人家一番了。”
      
      花浓这一睡,便从白天睡到了黑夜,再从黑夜到了白天。这日一大早,天还没亮,她还未从梦中转醒。月老便托着他的缘机盘来到了青丘,一早便堵在了花浓的洞府门口。
      
      花浓正准备去栖云山走一趟,看看师傅,顺便看看昨天到底是谁在渡劫。没成想一出洞口便瞧见了月老。
      
      月老正半躺在一块石头上打瞌睡。
      
      花浓蹑手蹑脚的走近,弯腰扯下一根狗尾巴草,在月老的鼻尖处晃动。
      
      没一会儿,月老便打了个喷嚏。花浓连忙将手里的狗尾巴草扔进了草地,狗尾巴草刚脱手,月老便醒了。
      
      “哦呦,天已经亮了。”月老从石头上跳下来,微微眯着眼说道。
      
      “对啊,花浓还不知月下老人有在她人洞口宿眠的习惯。”花浓笑咪咪的调侃。
      
      月老尴尬一笑:“哈哈,这个……那个……是这样的,前些日子老夫翻阅这缘机盘,发现花姑娘你前世有未报的恩情……”
      
      花浓听了皱眉:“我前些日子刚用我师傅的玄光镜照了我自己啊,玄光镜没有照出我的前世呀。”
      
      上次她去栖云山玩儿,在师傅的法器室里玩了好一会儿,看到玄光镜在角落里积了一层灰尘,她便拿出来打扫了一番,顺便照了照自己。
      
      据说,玄光镜是降妖伏魔的厉害法器之一,还可以照出一个人的前世今生。她才照了一会儿,镜中一片空白。她还想继续看看未来,被师傅用一根藤蔓将玄光镜给收了回去。
      
      师傅低沉的嗓音回荡在法器室。“玄光镜煞气太重,你身子弱,少照为妙。”
      
      月老听了花浓的话,瞠目结舌。众人皆言,容尔神君极其宠爱小徒弟,不曾想连玄光镜这般厉害的法器,也让她把玩。
      
      怪不得,怪不得他会找了自己来办这件事情。月老脸上扬起一抹了然的笑意。
      
      “许是那玄光镜许久未用,失灵了呢。”月老抚着他白花花的胡子说道。
      
      “那我该如何?”花浓问道。
      
      “报恩呀,丫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若是这桩恩情你没还上,那可是万万不能飞升神君的。”月老将缘机盘举到花浓跟前。
      
      对于飞升神君这件事情,花浓还是极其看重的。“怪不得,我没等来天雷,原来我是有尘缘未了。”
      
      月老暗道:“还不是你拜了个好师傅,替你挡了足足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可惜呀,这么漂亮的丫头,情智未开。不然哪里用的着费这么大劲。”这些话他断然是不敢说出口的,只能在心里说说了。
      
      “花浓还要请教月下老人,这恩情当如何报答。”早早报了这恩情,早日飞升神君可是她近千年来唯一的夙愿。
      
      月老素来喜爱成人之美,不是挡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嘛,那便用凡尘的情缘还了吧。他在缘机盘上挥了下衣袖,缘机盘转了两圈停下。
      
      “丫头,想来天意如此。缘机盘每转一圈,便是一世的红尘往事。方才,它转了两圈。你需要下凡尘,历经两世轮回,这恩情,才算是报了。”
      
      只要能飞升神君,区区两世又如何。花浓爽快的应了下来。“好,天上一日,人间一年。人生不过数十载,两世轮回不过百年,这恩情,我报了。”
      
      “如此,甚好。缘机盘已经启动,姑娘还是早些下去吧。”月老话音刚落,捏指念了一段咒语,花浓便被吸进了缘机盘中。
      
      就在花浓极速下落之际,似是听到缘机盘外隐约传来的声音。
      
      “此次,多谢月老了。”
      
      “容尔神君客气了,姻缘际会本就是小老儿分内事。缘机盘已开启多时,免生变故,神君还是早些下去吧。”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花浓嘟囔道。
      
      她隐约看到一股仙气径直冲着自己飞过来,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师大爷,被我拐跑了[重生]》,感兴趣的可以收藏。
    文案如下:
      桑漪,京城首富独女,顶顶有名的娇小姐,打小便是蜜罐儿里养大的,只是娘胎里带了病,自小身体便不好。她小时候,有个算命的说过,她活不过十六岁。
      眼瞅着桑漪就要十六了,身体越发的不好了。这个时候,当朝太子抬着聘礼来桑家下了聘。他要迎娶桑漪为太子妃。桑父一开始没想答应。可太子允诺,只要桑家助他顺利继承大统,他便差宫里最厉害的御医给桑漪瞧病。桑父这才同意了。
      不曾想,太子是个狼心狗肺的。挖空了桑家几辈子攒下的银钱不说,还眼睁睁的瞧着桑漪缠绵病榻、吐血而亡。
      新仇旧恨,养好了身体才能报不是。
      重活一次,桑漪早早的带着银钱和父母离开了京城这个虎狼窝,还拜了栖云山的神医为师。
      不过,看着那个日日为她煎药的谪仙一般的师大爷有点心动是怎么一回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