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一朵(3) ...

  •   方正出了屋,脸还是烫的。
      
      这是本能,他就不爱往女人堆里扎,因此一见着女人,甭管年纪大的,还是年纪小的,他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像针扎一样。
      
      他站在院子里,眼睛四下里望望,寻找活计。
      
      家里除了他全是女人,娘要照顾妹妹,甜甜忙里忙外,又是做饭又是喂猪喂鸡,忙得乱团团转,本来就没个歇息的时候。
      再说有些活计,女人也做不来,就比如说劈柴。
      
      因知道今天姜家相看,因此左邻右舍都挤在门口看热闹,见方正出来了,便都嘀嘀咕咕的道:“看,出来了,出来了,也不知道相看的怎么样?”
      
      东院的二婶磕瓜籽,小嘴巴巴的,瓜籽皮翻飞,她吐了一嘴的皮,扬声问方正:“方正,相看的怎么样啊?”
      方正不解的问:“什么相看?”
      
      一群女人便笑得东倒西歪,二婶瓜籽都不磕了,笑问道:“敢情你还不知道呢?今儿来你们家的是邻镇袁家庄的,说是来给你看相看媳妇,你媳妇生得怎么样啊?长是好看不?身条怎么样?好不好生养啊?”
      
      二婶噼哩啪啦一通问,把个方正问得脸红脖子粗。
      敢情今天是给他相看媳妇。
      
      他低头不说话,只走到西院墙开始劈柴。
      
      西院的姜三婶笑道:“哟,方正害羞了,这可真是啊,当年他跟他娘进咱们姜家庄,还是个半大孩子,怯生生的,连人都不敢正眼瞅,如今也知道说媳妇是什么意思了。”
      
      一群女人又哈哈大笑。
      孩子们什么都不懂,也只知道跟着喊:“娶媳妇,娶媳妇喽。”
      
      方正脸更红了,连头都不敢抬,只在一群女人哄笑声中一斧子重重劈下。
      
      姜二婶嘘了一声,让女人们安静下来,问方正:“说说啊,你这未来媳妇怎么样?趁着现在没说定,你可得好好相看相看,要不然,你妹妹甜甜拿终身大事倒给你换个不好的来,你不就亏大了?”
      
      换,换什么?
      
      这一走神,方正斧子劈歪了,得亏他躲得快,可还是劈到了手上。
      他就感觉钻心的疼,血呼啦一下就涌了出来。
      
      姜二婶磕着瓜籽,一脸惊讶的道:“哟,敢情你不知道啊?”
      姜三婶一捅咕她:“你快别多事了,少说两句话。”
      姜二婶白她一眼,道:“我说了又能怎么着?不都说纸包不住火?我不说,他早晚也能知道。”
      
      方正沸腾的血液终于冷静下来,他望着姜二婶道:“二婶知道什么就说吧,确实,你现在不说,我早晚也会知道。”
      
      姜二婶见他也同意,更加有恃无恐,便道:“谁不知道你们家穷,你年纪也不小了,左右村子里有闺女的人家都瞧不上你,这不,你娘着急了,把甜甜说给了张家庄的张三郎张愉,换了个他的姨表妹给你做媳妇嘛。”
      
      方正的脸一片惨白。
      原来今天不只给他相看,还是给姜知甜相看。
      
      他讷讷的问姜二婶:“那个,张三郎,人头如何?”
      
      姜三婶见姜二婶嘴快,不该说的也说了,她也破罐破摔,道:“还如何呢,不如何呗,听说是个贼,这十几个镇子他都偷遍了。”
      
      后头的姜七婶小声补充道:“还好赌呢。”
      
      又有人插话:“这袁家的姑娘也不怎么样,没看见她走路一瘸一拐的吗?故意走的慢,好让人看不出来,可只要不是瞎子,能瞧不见?”
      
      其实方正不挑。
      他也知道家里穷,娶不起媳妇。
      
      他也没打算娶,就算娶,哪怕是个瞎眼瘸腿的姑娘,只要能传宗接代,能给他生儿子,不,不生儿子,生个闺女,他也认。
      可怎么能拿姜知甜的亲事换?而且还是那么个不着调的玩意儿?
      
      方正放下斧子,掐着手就往门口走。
      正和出门舀水的姜知甜走了个对面。
      
      姜知甜一怔:“大哥?”
      他刚才跟风一样逃出来,怎么这会儿风风火火的又要闯进去?
      
      她一低头,看见方正手上全是血。
      姜知甜脸色变了:“大哥,你手怎么了?”
      “没事。”方正把手往身后一背。
      
      他不敢看姜知甜,闷头就想往里冲。
      
      姜知甜看门口聚拢的那一群女人孩子,就知道一定是她们说了什么不好听的。
      她拦住方正:“大哥,你别听她们的。”
      
      方正抬起头来吧,眼睛都红了,他问姜知甜:“无风不起浪,这事终归是真的吧?”
      
      姜知甜又叹了口气,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也确实老大不小的了,我么,再不嫁,都是老姑娘了,怕只能一辈子养在家里。”
      
      姜知甜说的都是实话,也是无奈之语。
      
      这家虽是姜家,可娘不是亲娘,哥不是亲哥,又没了亲爹,她一个姑娘家,守在家里也是徒然让乡亲们笑话,等方正娶了媳妇回来,姑嫂不容那是必然的事。
      
      与其受不相干的人气,还不如嫁出去呢。
      
      方正嘴拙,他低头愤懑的想:他娶没问题,娶个眼瞎腿瘸的女人也没问题。
      姜知甜嫁自然更没问题。
      
      她生得好看,家里家外也能操持,除了年纪略大,可不愁没有好亲事。
      但是,凭什么换亲?换亲哪儿有好亲事?
      
      他道:“不行。”
      
      姜知甜叹了口气,道:“大哥,你手伤着了,我先替你包一下。”
      “不用。”
      
      姜二婶又开了口:“甜甜,你这新嫂子怎么样啊?我看长得挺富态,说家里还有几亩地,条件不错嘛,你家这拖油瓶倒是有福气。”
      
      姜知甜平时见了婶子、大妈,也都亲亲热热的,知道她们嘴碎,背地里没少议论她们家的事,不外是她命硬,克父克母,也还说她们家阴气重,更有人说张氏克夫的……
      
      但从来都是背地里议论,还没人当她面说得这么露骨。
      尤其方正把手都伤了就是她们的错。
      
      姜知甜小脸呱耷就沉了下来,走过去关门道:“婶子、大妈们还是别在这儿看热闹了,没什么可看的,谁家还没点儿事?大晌午的,家里男人、孩子不吃饭吗?”
      
      普通的柴门,院墙也不高,关上门也不过是虚应事故,根本遮挡不住这些邻居们看热闹的高涨情绪和偷窥的眼神。
      
      姜三婶一拽姜二婶:“看,都是你多嘴,人家生气了。”
      说一朝着姜知甜的方向一扬下巴。
      
      姜二婶磕着瓜籽,顿了一下才道:“哼,我那是为她好呢,她倒不识好人心,她也不想想,真要嫁给那什么张三郎,以后的日子还不跟泡在黄连水里似的?
      
      她又没个亲娘、亲爹,一个小妹妹,还不知道能不能养活大。再说一个丫头片子,能抵什么用?她那个后娘和她那个继兄,哪个肯给她撑腰哟。”
      
      姜知甜只能假装没听到。
      她不否认姜二婶说得都对,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方正站到门口,大声道:“娘,我有话和你说。”
      
      张氏正和袁氏姐妹说得热闹,见方正捣乱,便不大高兴,扬声道:“有话待会儿说,你去洗把脸,歇一会儿等着吃饭。”
      
      方正不甘心的道:“娘,我就说两句话。”
      袁氏笑笑,对张氏道:“他婶子,孩子有话说,你就出去瞧瞧吧。”
      
      知子莫若母,张氏闭着眼睛也能猜出方正的意思,她沉了脸,道:“家里有客呢,你别给我添乱。”
      
      她已经和袁氏说好了九月初六成亲,十月初六就嫁姜知甜。
      可不能让方正坏了好事。
      
      方正急了,他粗着脖子,瞪着眼道:“娘,我有话说。”
      张氏不耐烦了:“行了,行了,你出去吧。”
      
      “娘。”方正大声道:“我不想娶媳妇。”
      

  •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泼辣俏娘子》求收藏
    新文《刻骨》求预收。
    新文《反派的娇公主》求预收
    推荐完结文《独一无二》《眷属得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