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在沈寻离开画廊没多久后,经纪人纪远就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
      
      “老弟,老弟!沈老弟呀!哎哟喂,你等等我啊!”
      
      沈寻放慢脚步,于是纪远就三两步追上,面带责怪地看着沈寻:“沈老弟,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啊!现在的油画市场不景气,普通的画两三千,大幅画四五千,要是把你这画挂去X宝X多多,那更是几百块的事!所以你气什么?你有什么好气的?你们艺术家是清高,但也不能自视甚高啊!你觉得自己画得好没用!不值钱就是不值钱!”
      
      沈寻面色不改,却也没有搭话。
      
      纪远继续叨叨不休:“而且这附近的圈子里,就数这位周老板出手最大方豪爽,最懂得经营,我本来还盼着你这画低价卖给他结个善缘,说不定他还能帮你把名声经营起来,以后卖画就方便了,结果你这么得罪他,以后你要怎么办?别说名气了,你这画还想不想卖了?”
      
      冷不丁的,沈寻淡淡说道:“不卖了。”
      
      “……啊?”
      
      沈寻耐心道:“我说,我再也不卖画了。”
      
      纪远目瞪口呆地看着沈寻,嘴里几乎塞得下一个鸡蛋。
      
      “可,可是,可是……可是你不卖画……你能做什么?你靠什么挣钱……而且你都学了二十年的画了,这说不画就不画的……”
      
      纪远磕巴了一下,渐渐回神:“嗐,我知道了,沈老弟你心里不好受,这才说这些气话,我懂,我明白,我体谅,所以这次的佣金我也不收你的了……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好好想一下,你也不愿意你这么多年的苦工都作废吧?行了,都是成年人了,别耍小孩子脾气,跟钱有什么过不去的呢?下次我保证我一定会联系一个更大方嘴上更有把门的老板,成不成?”
      
      纪远一边哄着沈寻,一边推着沈寻往前走。
      
      但沈寻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声音平静,神色认真极了:“纪远,我没有开玩笑,我很认真的。”
      
      “我以后再也不会卖画了。”
      
      给呆若木鸡的纪远发了个红包,算是了结了这几年雇佣关系和情谊,之后,沈寻拦下一辆出租车,系上安全带,说了句“去红湖别墅区”就关上车门,果断离开,没有回头。
      
      纪远呆呆站在原地,直到出租车的影子都瞧不见了也没回神。
      
      很快,画廊的周老板赶了上来,看着呆头鹅一样的纪远,恨铁不成钢:“你怎么呆在这?沈寻呢?他去哪儿了?”周老板一边说一边四下张望。
      
      纪远有些发抖:“沈寻他,他回去了……”
      
      周老板心急如焚:“回去了?你怎么就这么让他回去了?”周老板越说越气,恨不得指着纪远的鼻子骂街,“我都跟你说了,沈寻这批画可以,一张给一万没问题,是正常价,再低就不好了,偏你一定要压价,还压那么离谱,你看你——这不就把人气跑了?!”
      
      纪远硬着头皮,道:“怎么就怪起了我?明明是老板说要压价,也是老板说绝对不能让沈寻出名跟不能给他太多钱,我只不过是照做而已,有什么错?!”
      
      周老板冷笑一声:“老板说压价,那有没有说让你压到两千?”
      
      纪远也不高兴了:“明明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压的价,你一直怪我是什么意思?!那行,大不了我不干了,我们这就去找老板说说理,你看老板最后会怪谁!”
      
      “行行行,咱们不说这个。”听到“坦白”,周老板怂了,“都这种时候了,就别窝里反了。总之,纪远你告诉我,沈寻的下一幅画什么时候能画好?!这一回我们可以跟老板糊弄过去,就说画在运输途中损坏了,沈寻不好意思卖就回去了,老板应该不会起疑,但下一幅画可不能这么玩了!”
      
      说到这个,纪远脸色越发难看了:“沈寻说……说他不画了……”
      
      “什么?!!”
      
      周老板面色霎时铁青。
      
      ·
      
      红湖别墅区是S市有名的富人区,出入都是豪车,但偏偏今天却迎来了一辆出租车。
      
      当灰扑扑的出租车吭哧吭哧靠近时,新来的保安下意识就想将这出租车赶走,但一旁的老人按住了这个冒失的小年轻,放出租车进去了。
      
      “刚刚……”
      
      “那是里头那栋别墅的业主家属,沈寻先生,你多见两次就认识了。”
      
      “沈先生?是不是贺家的那个……他怎么坐的出租?贺家车也不少啊!”
      
      “嘘,别人家的事别多嘴,工作还想不想要了?!”
      
      “……”
      
      “……不过沈先生确实是个好人,还是个大画家,文化人!”
      
      “可惜了……”
      
      ……
      
      回了贺家后,沈寻独自在花园里坐了许久,心中转动着各种各样的念头。
      
      他先是想到了被他亲手毁掉的那三幅画,接着想到了当初画画时心里惦记着的人,然后又想到了这三年的“婚姻”,最后落在“2000,4000,5000”这三个数字上。
      
      “你觉得自己画得好没用!不值钱就是不值钱!”
      
      纪远的话一遍遍在沈寻耳畔回荡,像是嘲讽着他的画,也像是嘲讽着他这个人、嘲讽着他这二十年的追逐——
      
      “你沈寻,不值一提!”
      
      沈寻自嘲一笑,又看了看自己无名指上的婚戒。
      
      这枚婚戒设计大方,虽然戴了三年,看起来却依然崭新,没有半点磨损,可见其主人的爱护和用心。
      
      但婚戒想要常新,只靠一个人的努力就可以。
      
      可一段关系想要常新,只靠一个人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
      
      二十年前,当沈寻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他听到隔壁的小哥哥说他最喜欢画画,于是作为小哥哥跟屁虫的沈寻也决定喜欢画画,并且一画就是二十年。
      
      二十年后,当曾经的小哥哥成了贺氏集团的铁血掌权人,也成了他法定伴侣的三年后,沈寻却觉得这一切没意思透了。
      
      画画也好,追逐也好,婚姻也好,沈寻与贺行之的一切都好……全都没意思透了。
      
      所以,当时在画廊里,沈寻撕了画,做下了不再卖画的决定。
      
      这不是他的一时冲动,而是长达二十年的日积月累的失望。
      
      曾经,这样的失望可以被沈寻按捺下来,可以被沈寻自己克服,因为沈寻认为真爱就是应该克服一切困难——只要他坚持不懈,那么总有一天贺行之会看到他的存在,而到了那时候,就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就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但沈寻没想到的是,能守到云开的叫月明,守不到的叫“舔狗不得好死”。
      
      沈寻想到这里,再次发出一声轻笑,低头盯着手上的婚戒,第一次试着去拨弄婚戒,像是意图将它取下。
      
      而就在这时,一个轻灵的少女声音在沈寻身侧响起。
      
      “哥?哥!你在看什么?吃晚饭啦!”
      
      沈寻吓了一跳,抬头看到来人后,无奈一笑:“银铃,你怎么还是这么走路没声?吓我一跳。”
      
      偷偷来到沈寻身侧的少女,正是贺行之的妹妹贺银铃。贺银铃今年十六岁,正值高二,长相可可爱爱,也是沈寻从小看到大的小妹妹。
      
      在看到沈寻后,贺银铃扮了个鬼脸,笑嘻嘻地推着沈寻进了贺家。
      
      “都是哥你太专心了,才会被我吓到,这可不能怪我……对了,哥,你刚刚在看什么?是不是又在想我大哥了?”贺银铃一边在沈寻身边蹦蹦跳跳地走着,一边打趣沈寻。
      
      沈寻面色僵了僵,不知道该怎么说,刚好客厅里的贺老爷子见到了进门的二人,面色一沉,本就显得不好亲近的脸越发严厉起来。
      
      “蹦蹦跳跳的,像什么样子!”贺老爷子张口就是呵斥,“银铃,你是十六岁,不是六岁,从你嫂子身上下来!”
      
      贺银铃拉下脸,垂头丧气,嘀嘀咕咕地走进客厅,在餐桌坐下。
      
      沈寻也不敢吭声,乖乖跟上。
      
      贺老爷子是个十分古板、思想守旧的人。在如今同性婚姻合法多年的当下,他依然看不惯两个男人的婚姻,以“两个男人在一起像什么样子”为由,坚决反对贺行之跟沈云起的恋情,当年更是放话说如果贺行之敢和沈云起在一起那就直接从贺家滚蛋。
      
      贺老爷子的态度十分坚决,但贺行之的固执却也与贺老爷子如出一辙,最后还是沈云起主动出国,才让这件事悄悄地平息下来。
      
      后来,大概是害怕贺行之在同一条河里摔两次,贺老爷子对贺行之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逼婚。贺行之烦得没有办法,找到了沈寻,恳求沈寻帮忙。
      
      沈寻明知贺老爷子十分难相处,但出于对贺行之的爱慕之心,他还是一口应下,硬着头皮去见贺老爷子。可出乎意料的是,向来古板得接受不了两个男人的贺老爷子,在见到沈寻后,竟没再反对,而是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看着贺行之和沈寻领了证盖了章。
      
      从这一点上来说,贺老爷子对沈寻似乎算得上另眼相看,不过这位老人威严甚重,沈寻实在不懂要如何跟这样的长辈相处。
      
      “坐,吃饭。”
      
      贺老爷子话说如何发号施令。
      
      众人一个指令一个动作,不过贺银铃到底年轻,还是贺老爷子的老来女,因此胆子肥得很,坐上餐桌没多久就开始扭来扭去,小小声发问:“大哥呢?大哥今天又不回来?他做什么了?”
      
      贺老爷子看向了沈寻。
      
      沈寻对贺行之行程一无所知,这会儿也实在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能露出一个无奈歉意的笑。
      
      贺老爷子收回目光,淡淡说道:“你大哥不像你,忙得很,这会儿应该在公司。”
      
      贺银铃抱怨道:“又是公司?大哥都多久没回来吃饭了?公司的事就真的那么多?爸,爸我跟你说,我听同学说了,如果有人把正常的工作时间拉到废寝忘食才能完成,那肯定是因为他能力不行,爸,你说大哥他是不是不行啊?”
      
      小孩子嘴上没把门,说话从不过脑子,叫沈寻听得差点笑出来。
      
      贺老爷子则是瞬间黑下脸。
      
      “胡说八道!”贺老爷子呵斥,“一个女孩子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说?明天你就去给我去上礼仪课,再敢逃课你今年一年的零花钱都没了!”
      
      贺银铃委屈低头扮鹌鹑,看似服软,实则在偷偷略略略。
      
      沈寻忍笑,向贺银铃使了个眼色,警告她乖巧一些,这跳脱的小孩才总算收敛,安静端庄地吃起饭来。
      
      晚饭安静过去。
      
      之后,学业紧张的苦逼高中生不得不回房写作业,而贺老爷子也很快准备回三楼休息。
      
      在贺老爷子上楼前,沈寻想到沈云起回国的消息,突然生出一股冲动,叫住了这位曾经的贺氏掌权人。
      
      “爸,当初……当初你为什么会同意行之和我结婚?”
      
      贺老爷子依然是辨不出喜怒的样子,扫了沈寻一眼,沉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
      
      沈寻没有听懂,但不敢再追问,只能眼睁睁看着贺老爷子上了三楼。
      
      这时,已经是七点了。
      
      当阿姨收好碗筷回到厨房后,偌大的客厅里越发空荡荡,只剩下沈寻一人静静坐着,无声神游。
      
      到了八点多的时候,窗外下起雨来,而沈寻的手机也是叮咚一声,收到一条微信消息。
      
      沈寻解锁手机,忽略纪远的无数个未接电话,点开微信,看到了叶临海发来的一张截图。
      
      沈寻点开截图一看,发现这正是沈云起在朋友圈宣布回国的截图以及一张机票照片。那机票照片的航班班次清晰可见,也不知道是发给谁看的。
      
      沈寻没有回叶临海,而是点开了他屏蔽多年的老父亲的朋友圈,果然看到了沈父在朋友圈里对着他“引以为傲的天才画家儿子”大夸特夸,恨不得满世界敲锣打鼓,告诉世人他儿子回国的消息。
      
      下头有熟人发问:怎么只看到小云的消息?小寻呢?你家大儿子呢?
      
      沈父回:别提他!我没这个儿子!
      
      沈寻冷笑一声,再次屏蔽这人。
      
      之后,沈寻点开了贺行之的聊天栏,想要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从何开口,向上拉一拉,显示的更是十二天前的消息。
      
      【贺行之:我今天回来吃饭。】
      
      【沈寻:好的。】
      
      冷冰冰如同上下级的公事对话。
      
      比起三年前二人未结婚时,他们的关系竟不进反退。
      
      窗外雨声越来越大。
      
      沈寻越发心烦意乱,想要回房睡一觉将这糟糕的一天对付过去。
      
      但就在这一刻——
      
      轰!
      
      雷声骤响,一道巨大的闪电掠过天空,久久停留在云层上,点亮黑夜!
      
      最初时,沈寻只以为这是一道普通的惊雷,但没想到的是,那雷光久久不散,而白昼竟也这样一直持续了下去,久久不灭!
      
      沈寻不知不觉走到窗边,震惊地看着这一幕,目光下意识在天空一遍遍搜寻,想要找到些什么。而凭借着沈寻出色的色感,沈寻还真的看到了云层后的某处有个异样的黑色空洞若隐若现。
      
      ——那是什么?
      
      沈寻忍不住拿出手机,想要拍下这令人震惊的一幕和景象,但沈寻的手机刚一解锁,他就呆了呆。
      
      因为这一刻,在他的手机上,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APP。
      
      这个APP的图标是一片黯淡的蓝,灰冷的线条勾勒出一个荒芜的星球,设计平平无奇,没有嵌上汉字,只有一个从没见过的符号张牙舞爪,模样很是奇怪。
      
      但更奇怪的是,沈寻明明是第一次见到这符号,却一眼认出了它的涵义——
      
      模拟人生。
      
      沈寻恍有所悟:
      
      这个突然出现在他手机里的APP的名字,名叫“模拟人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