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外面雨声渐歇,蝉鸣声起,暑意也渐渐起来了。
      陆涵之望着吃饱后乖乖躺在那里的小团子,心想总得给他取个名字吧?
      身为一个取名废,他绞尽脑汁,给他取了个名字叫陆翎曦,小名还是叫阿蝉。
      因为原书中也稍稍提了一下这个孩子的名字,说他生于蝉鸣之时,陆含之便随口叫他阿蝉。

      阿蝉虽然刚刚出生,却已经有了几分美人的雏形。
      而且陆涵之在给他换尿布的时候发现,这孩子的脚上竟有七星痣。
      俗语说“脚踏一星,能掌千兵”。脚踏七星,掌管天下兵,天生帝王命”。
      不过帝王命哪是那么简单的,妙就妙在,阿蝉脚底的七星是呈北斗状排列的。
      这一发现让陆涵之有点小雀跃,如果原主陆含之将一代名君掐死在了襁褓中,那可真是大大的可惜了。
      好在这会儿这孩子才刚刚出生,一切都还来得及。

      这几天,陆家人仿佛一直在刻意回避着陆含之的事。
      把他扔在自己的小院子里不闻不问,却也不许他离开院子半步。
      照顾他的一应丫鬟婆子本来是打算处理掉的,却因着陆含之不想将孩子送走而作罢。
      因为如果找新的丫鬟婆子来伺候他,难免又是人多口杂。
      不如继续用着原先的,至少不会让更多的闲杂人等知道了这件事。

      婆子们一个个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合适当家主母又来收拾了他们。
      一个个都拼了命的在陆涵之面前表忠心,表示他们就算命不要了,也绝不会将三少爷的事捅出去半个字。
      陆涵之却并不在意这些,这几天和阿蝉相处久了,他竟生出了一种有子万事足的想法。
      也可能是这奶粉的营养足够全面,不过几天的时间,阿蝉便眼睁睁的看着饱满了起来。
      眼睛也完完全全的睁开了,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贴身伺候的小丫鬟叫鸾凤,她直夸这孩子长得和陆含之有七分相像。
      除了这双眼睛,但这双眼睛却是这孩子身上最夺目的地方。
      不用猜,这双眼睛百分之百是随了那个未来的造反暴君。
      陆涵之被禁足,不了解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剧情走到了哪一步,皇长子宇文珏是不是已经被冤死,他的小跟屁虫宇文琝是不是已经开始全国通缉了。

      这天,鸾凤匆匆忙忙自外面进了院子,一进门便对婆子低声着说着什么。
      陆涵之一时好奇,便问道:“鸾凤,出什么事儿了吗?”
      鸾凤气道:“还不是那个杜姨娘房里的探梅,说什么……四少爷一定能选进东宫为良侍。话里话外都是对三少爷您的不敬,我气不过回了几名,竟被寻梅给扯破了裙子!”

      说着鸾凤跺脚,似乎被气得不轻。
      陆涵之皱眉,太子选良侍?哦,原来如此,看来该来的重要剧情已经要来了。
      既然选良侍开始了,那么距离宇文珏被冤死,宇文琝被通缉,也差不了十天半个月了。  

      这时,一个声音却传了进来:“你们把东西都抬进来。”
      陆含之往门外探头,却见他的二哥陆煦之正差小厮抬了两个大食盒进来。
      食盒里装满了美食,在陆煦之的指挥下,一样样摆上了陆含之的餐桌。

      陆含之的眼睛都看直了,吸了吸口水,问道:“二哥?这是……”
      陆煦之上前弹了弹他的脑门儿,说道:“馋了吧?就知道你爱吃,所以我悄悄在后厨留了一席给你送过来。这会儿家里天天来客,顾不上这些。你快来尝尝,都是你爱吃的。”
      陆含之十分感动,他觉得陆家的人除了他爹还有姨娘,大家都很疼爱他。

      尤其是陆夫人,还有他这两个哥哥。
      原著中,陆煦之的结局也是让人唏嘘。
      因着陆煦之和大皇子是挚友,大皇子被冤死,这位二哥便深受打击。
      宇文珏死后陆煦之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连当年的科考都没参加。
      生生把一个三甲头名的状元,给错失掉了。

      这一错过,科考便停了许久,直到太子登基三年后都重开科举。
      只是那个时候,陆煦之的精神状态已经不太好了,大概是痛失挚友,受到了些打击。
      陆夫人后期的精神状态也不太好,她大概是后知后觉,痛失幼子,二儿子又变成这样,导致她终日以泪洗面。
      这会儿陆含之记起不少原著中的情节,有些甚至是他没看过的。
      看来系统终于良心了一回,在给他补剧情?

      陆含之想到这里,便觉得,自己既然知道后面的剧情,为什么不能做些什么呢?
      就算自己救不了大皇子的命,有人肯定能救得了。
      陆含之坐到一桌美食前,拿起筷子,却突然抬头问道:“二哥,大皇子和四皇子最近没过来吗?”
      陆煦之答道:“四皇子去北疆从军了,大皇子倒是过来了,在前厅吃饭呢。”
      陆含之了然的点了点头,心里便有了计较。

      二哥没在他这里多呆,前厅一堆的客人等着他招呼。
      吃完饭后,陆含之便写了两封匿名信,扮成小厮,悄悄出了小院儿。
      他寻了个机会,在大皇子与人攀谈的时候,悄悄将其中一封信塞进了他的衣襟中。
      陆含之说得比较隐晦,就是提醒一下大皇子,近日小心些。
      但能不能起到作用,就另说了。

      他现在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郎君,力量有限。
      夺嫡是神仙打架的事,不是他这种小人物能干预得了的。
      他只求问心无愧,成败就看天意了。
      于是又想办法,将另外一封匿名信让人带去了北疆。

      消停了几天,随着太子选良侍的圣旨日近,陆含之又迎来了陆夫人的眼泪攻势。
      下午,陆夫人果然带着两个婆子进了陆含之的院子。

      婆子守在门口,谁都不让进。陆夫人则阴沉着脸,一脸坚定的说道:“我已经叫了庄子上的人过来,现在就把这孩子抱走。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人好好养起来。他说什么也是我的外孙,为娘也不会亏待了他。太子选良侍的诏书已经下了,合京城都看着你呢!含儿,你是没看见杜姨娘那张脸!你听娘的话,明天就接了诏书,入主东宫博雅居。只要做了太子的良侍,你的后半生才有依靠啊!”

      陆夫人这一番话自然是为了陆含之着想的,她是真的想让陆含之有个好归宿。
      太子良侍可是有机会成为太子妃,或者成为皇后的人。陆含之的爹也算是从二品大员,又是家中嫡子。说起来,出身也不算低了。
      陆家给他铺了那么多年的路,却被他那一夜全毁了。说不恼火,连陆涵之自己都不信。

      可是只有他知道,太子府可不是什么好归宿,他去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不是他好好经营就能经营得来的,就算太子早期也对陆含之有过一段感情,在后期女主的多次精神攻击下,大概也消失殆尽了。
      陆涵之想都没想,扑通一声跪到了陆夫人的面前。还未说话,已然泪流如注。

      作为一个社畜,陆涵之觉得自己的演技挺不错。否则怎么对付一天到晚挑刺儿的顶头上司?戏要满,他才会觉得你已经尽力了。
      陆夫人被这一跪给跪懵了,只听陆涵之又说道:“娘,娘亲!您试想一下,若是儿子幼时被人从您的身边抱走,您会怎么样?会舍得让儿子走吗?”对付亲娘,不能和对付旁人一样。这个得打感情牌,能把亲娘吃得死死的。

      陆夫人一怔,眼圈瞬间红了,连连摇着头道:“娘怎么舍得!娘可怎么活啊!”不可否认,这个小儿子她倾注了更多的心血与感情。而且小儿子天生撒娇粘人,得到的关注比两个哥哥陆宸之和陆煦之加起来都多。陆夫人不敢想象,如果小儿子被抱走了,她大概会活不下去了吧!
      陆涵之吸了吸鼻子,抽噎道:“儿子也是一样的啊!您送走了阿蝉事小,可……可儿子怎么活啊?”

      听到这里,陆夫人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她上前抱住陆涵之的头,声嘶力竭道:“为娘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啊!为娘若不这么做,你的后半生更不好过啊!”
      陆涵之摇头,说道:“娘,只要有娘,有阿蝉,儿子怎么过都是开心的。入了太子府,怕是一年半载也见不了娘一面。没了阿蝉,儿子更是心灰意冷。左右都是个死,儿子不如抱着阿蝉就从后院荷塘跳下去,也落得个干净。”

      陆夫人一听,立即捂住了他的嘴巴,一边捶打他的后背一边急道:“你个小王八蛋给我胡说八道什么呢?不许胡说听到没有?”
      陆涵之倒抽一口冷气,前些天挨打的伤还没好利索,这一巴掌下去陆涵之疼的直哆嗦。
      陆夫人立即收了手,一脸心疼又纠结的看向陆涵之,说道:“含儿,这条路不好走,你……你可想好了?”

      陆涵之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娘,再难,只要有娘在,孩儿也走得。”
      陆夫人就这么哭成了个泪人儿,她身为陆含之的亲娘,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外孙去死。
      从小宠着惯着长大的儿子,如今能怎么办?也只能继续宠着惯着了。
      只是她咬牙切齿的说道:“便宜了那个杜姨娘!就她那粗鄙的傻儿子,入了东宫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早晚得坐了冷炕!”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会加更一章
    卧槽我发现如果要赶下周的编推榜要连续加更……三天???
    啊啊啊我死了!
    所以有小红包落下,宝宝们快来踊跃留言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