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002章 ...

  •   第002章
      
      到底是占了人家身子,哪怕并非出自于自愿的,杨冬燕都不得不承了这份情。要不然,她真想好生数落原主一通。
      
      要咋说呢?
      
      这老魏家啊,一句话就能总结到位了。
      
      大牛憨,二牛傻,原主是个面团子。
      
      先不说雁国以孝治天下,就算眼下这地儿属于天高皇帝远的,当妈的要拿捏儿子儿媳是有多难?
      
      她杨冬燕上辈子,外头喊她老王妃,府里人唤她老太君,儿孙们唤她老祖宗。那可是真正的活祖宗,要人宠着捧着哄着,稍有丁点儿闪失,她能让全府上下哭出血来。
      
      就她这段数,收拾起倒霉儿媳妇来,还不是手到擒来的?
      
      当然,谁还不想过安生日子了?可但凡有人敢欺到她头上来,她定能让人哭出血来。
      
      “好了好了,娘知道,娘知道你俩都是孝顺孩子。快别跪了,地上凉赶紧起来。”
      
      杨冬燕一脸的慈母笑,看得俩儿子顿感罪孽深重。
      
      “娘,都是儿子没用,是儿子没能让娘过上好日子。”
      
      “等地里的活儿忙完了,我这就跟堂哥他们一起去镇上打零工,赚的钱都给娘!”
      
      “对对,我也去!”
      
      俩儿子连番保证,杨冬燕一脸的感动。
      
      她觉得打零工可以呀,毕竟就这一带的土质情况来看,光靠地里的那点儿出产,想要养活一家人只怕很难。再一个,只单单不饿死就能满足她了吗?并不能,就算不求荣华富贵诰命加身,她也必须顿顿至少八个大菜,鸡鸭鱼肉一个都不能少,燕窝鱼翅也是必需品。
      
      “打零工……会不会太苦了?”
      
      苦是肯定苦,卖力气的活儿还能不苦?但魏家哥俩看着老母亲面上的犹豫,立马拍着胸口说,一点儿也不苦,很容易就能赚到钱的。
      
      杨冬燕心说我信了你个邪,面上却是十分得动容,连连点头夸赞道:“我就知道你俩能耐得很,一定能让娘过上村里人人羡慕的好日子。”
      
      啥都还没干呢,夸奖先给安排上。
      
      这一招杨冬燕用得太多了,最早是用在她男人身上的,先把彩虹屁给安排上了,之后能不能成……
      
      不成也得成!
      
      方氏和小杨氏看得目瞪口呆,愣是好半晌没能回过神来。
      
      趁着她俩愣神之际,杨冬燕招呼儿子们和小孙孙赶紧吃,虽说桌上那些个吃食在她看来,连猪食都不如,可有的吃就不错了,想过好日子也得先苟住再想别的。
      
      又一天过去了,杨冬燕躺在土炕上,侧过脸看着乌漆嘛黑的土墙面,忍不住在心里接连叹气。
      
      重新开始,从头再来,这些话说着是容易,可说到底她早已不是曾经的她了。
      
      如果是几十年前的她,打小过着穷日子,饥一顿饱一顿的捱到了长大,嫁人后偏逢乱世,憋着一股劲儿跟男人一起打天下,这才有了后来的好日子。
      
      可有道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曾经的她别说吃黑面饽饽了,连观音土都吃过,别的罪也没少遭。可放在如今,她就觉得躺着的土炕硌得她骨头生疼,底下的稻草总感觉有虫子爬到,盖着的薄被不保暖也就算了,还有一股子臭味儿。
      
      还有身上的衣服磨得皮肤疼,脚上的鞋子……
      
      她上辈子啊,贴身穿的衣裳都是大丫鬟们一针一线的做出来的。单说着鞋子,从纳鞋底到缝鞋面,甚至连鞋垫子都是绣了花儿的。穿着就特别舒服,大小正合适还不磨脚。
      
      甚至她以前用的抹额,都要大丫鬟们细细做上半个月的针线活儿才成的。
      
      都说日子是越过越好的,可咋能一下子就成云端跌到了泥里呢?
      
      杨冬燕心里苦啊,都苦得没边儿了。
      
      这不,她晚间就没睡好,第二天起来后,人都是颓的。
      
      魏家哥俩见她这样,心中的愧疚感都摆在面上了,匆匆吃了早食就出门干活了,在临走前还不忘叮嘱媳妇们不要惹事。
      
      等儿子们一走,杨冬燕立马把碗一推,伸手牵过小孙孙:“窝头咱们走,奶领你去村里转转。”
      
      方氏一脸活见鬼的表情目送婆婆离开。
      
      及至人都走了,她还有些没回过神来,还是小杨氏嗤笑一声:“嫂子去河边洗衣裳?记得把娘的也洗了,还有啊,今个儿轮到你洗碗抹桌了。”
      
      小杨氏飞快的起身,回屋拣了两件衣裳,又拿了个盆儿就跑了。
      
      方氏回了神,忍不住低声咒骂道:“生个病还生出能耐来了?衣裳不洗鸡不喂,连碗都撂这了?”
      
      骂归骂,活儿还不能不管,像洗碗筷倒也罢了,鸡肯定是要喂的,饿上一顿保不准就饿瘦了饿得不会下蛋了。
      
      等方氏将家里的活儿都干了,却不见婆婆和妯娌回家,只能冲隔壁喊了一声,让帮着看个门。
      
      隔壁很快就出来了人,也拿了个大木盆:“去河边?一道儿去呗,我让我大闺女帮你看着。”
      
      乡下地头很少有出门挂锁头的,倒不是这边高尚到路不拾遗了,而是锁头贵啊,买不起啊!好在家里也没什么东西,鸡被圈在后院了,有个把人顺便看着点儿就成,横竖村里也极少来外人。
      
      方氏应了一声,便跟隔壁嫂子一起去了河边。
      
      隔壁也姓魏,确切的说,这两家就是亲哥俩,杨冬燕要管隔壁老俩口唤哥嫂。而跟方氏一道儿去洗衣裳的,则是那家的大儿媳。
      
      俩人结伴走着,不由的开始互相诉苦。
      
      对方说婆婆太难伺候了,见天的叫闹搞事儿。方氏以前就听个热闹,毕竟跟隔壁伯娘比起来,她这婆婆算得上是和善的了。
      
      可不是和善吗?村里出了名的受气包啊!
      
      “我那婆婆也不知咋的,自打上回大病了一场后,就跟变了个人儿一样。以前多勤快多利索的一人,这些日子也不知咋了,鸡不喂了,鸡窝不扫了,连鸡蛋都不捡了。往常吃过早食都是她收拾的,可好些天了也不抹桌也不洗碗,连衣裳都不洗了。”
      
      最初几天,方氏是纳闷的,可好歹也体谅了一下婆婆重病初愈,可眼瞅着她婆婆都习惯成自然了,吃过饭碗一推抬起屁股就走,要不借口出门瞎逛,要不就傻坐在炕上发呆。
      
      方氏苦啊,尤其在享受过婆婆啥都帮忙以后,再让她自个儿动手干活,可不心里苦吗?
      
      她堂嫂却是忍不住暗自偷着乐,让你以往瞎显摆,说自个儿在家多享福,连娃儿的尿布都是婆婆搓的,哪儿像她,从嫁过来到如今,婆婆连孩子都没帮她带过一天。
      
      “也还行吧,可能就是身子骨还没养好,兴许以后会好的。”甭管心里是咋想的,面子话还是得讲的。
      
      结果话音刚落,俩人几乎同时看到了杨婆子跟路边的人家讨了一瓢水,站在路边上洗苹果呢。
      
      杨冬燕洗了苹果,用力一掰,还真别说,原主这把子力气可真大,一看就是打小干惯了体力活儿的。想当年她也是徒手能把贼人脑壳给开瓢的,可惜后来养尊处优的日子过多了,她呀,连端个茶都嫌费劲儿。
      
      方氏:……这就是身子骨还没养好?
      
      再一看杨冬燕手里的苹果,方氏更来气了,她还是不信这苹果是婆婆捡的。请问谁能每天固定捡一个苹果?真要有苹果你不能多捡几个回家?再说了,这村里人来来回回的往山上去,咋就没见其他人捡着呢?
      
      方氏坚定的认为,就是她男人偷摸着给买了,不知道藏在哪里,只让她婆婆每天去拿一个吃了补补。
      
      这比每天上山捡一个苹果可靠谱太多了!
      
      气归气,方氏还不能当着众人的面数落婆婆,只能将这事儿暂且放在心上,板着脸迈开大步往河边去。
      
      杨冬燕早就看见她了,可因为那会儿她已经把苹果“捞”出来了,再藏起来也怪麻烦的,索性就当没瞧见。及至方氏怒气冲冲的从自己身边过去,她才惊讶了一声。
      
      低头问小孙孙:“窝头,你又气你娘了?”
      
      窝头三岁了,正处于活泼好动的年纪,平常没少因为各种原因惹他娘生气。因此乍一听到他奶的话,他先愣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的看向他娘的背影,飞快的缩到了他奶的怀里:“没、没有,窝头乖的。”
      
      “乖就好,窝头你要记得,你娘把你生下来可不容易,以后要好生孝顺你娘,知道了不?”
      
      窝头咬着半个苹果,一脸懵懂的点了点头。
      
      杨冬燕借水的那户人家,也是魏家的亲戚。事实上,整个礁磬村里绝大多数的人家都是沾亲带故的。
      
      其实,这一带压根就不是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里的,而是几十年前,遭遇战乱时,各地的人都携家带口的往北方逃难,一直到局面稳定了,才找了个落脚处安家。
      
      为什么偏就选了个土质不好的山沟沟呢?当然是因为好地儿都被人占了。他们这个村最早就是魏氏五兄弟带着妻儿逃难来的,只是一路北上遭遇了不少艰难险阻,等安定下来时,原本百多人的家族就只剩下了三十多人。
      
      当然,经过了这三十多年的休养生息,如今的礁磬村已经有百多人了,大部分都是姓魏的,也有一小部分是其他地儿逃难来的。
      
      “二婶子你对儿媳妇可真好。”这家媳妇目睹了全程,还听到了杨冬燕教孙,顿时羡慕极了。
      
      杨冬燕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人忙活一辈子,还不就是图个儿孙和乐吗?儿媳妇咋了?儿媳妇那是要跟儿子过一辈子的,既然嫁过来了,那肯定是要拿她当亲闺女看待的。正好我也没个闺女,挺好的。”
      
      “摊上二婶儿你这么个婆婆,她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哪能呢,我也没啥本事,倒是叫她跟着咱们家一起吃苦受罪了。尤其我这身子骨哟,也是真不争气,眼下好了,除了能帮她带带孩子,啥忙儿都帮不上。我这心里哟,唉……”
      
      正说着话呢,杨冬燕看小孙孙已经将苹果啃干净了,在感概这娃儿牙口真好的同时,又低头问道:“咋吃这么快?好吃不?”
      
      “好吃。”窝头颇为不舍的舔了舔手指,随后仰着头冲杨冬燕露出了一个笑,“奶,甜的,很甜很甜。”
      
      是嘛?
      
      杨冬燕看了眼手里的苹果,因为她今个儿是领着小孙孙出来后,假装前头有个东西,趁着小孙孙不注意就一把捞了出来。也因此,苹果到手后她就去借水了,没认真看到手的苹果。
      
      这会儿得了提醒,她定睛一看,顿时就看出问题来了。
      
      苹果啊,真丑。
      
      明明前些日子拿出来的苹果还是水灵灵红彤彤的,是那种看着就水分超多的新鲜苹果,可这会儿看的时候,却发现这苹果……
      
      这得是搁了好几天了吧?看着表皮都有些皱了。
      
      再仔细一想,似乎从昨个儿?还是前个儿开始,苹果就不是那么新鲜了。
      
      杨冬燕将这事儿记在了心上,随手又将剩下的半个给了小孙孙,让他拿着慢慢啃。
      
      窝头高高兴兴的接了过去,他人小,又不知道新鲜不新鲜的,只知道今个儿的苹果超甜的,好吃。
      
      瞅着时间还早,杨冬燕索性领着小孙孙满村子的瞎逛。混时间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还是弄清楚周围的环境,以及想法子让日子过得舒坦一些。
      
      讲道理,这会儿谈什么荣华富贵、诰命加身都太扯了。人是应该有梦想的,但假如梦想太过于不切实际,那么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杨冬燕就琢磨着,先别立那么大的目标,考虑到生存问题都还未得到解决,所以得先苟住了再想别的。
      
      这里是北方啊,就算已经几十年不曾来过北方了,杨冬燕依旧记得自己年幼时候,那寒冷而又漫长的冬季。
      
      她很快就下定了决心,吃食还可以放一放,首先得将保暖问题提上议案。不然,她很有可能才借尸还魂活过来没多久,就又死了。
      
      北方的寒冬,那是真能把人冻死的!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是爽文,爽就完事儿了。
    不用担心女主,这是一个套路特别深的老太太→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