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云泊舟 ...

  •   云泊舟已是第九次尝试画这张符。
      
      这是他新琢磨出来的符箓,改动了一下原来的基础,将一张符只能同时发出三道攻击,变为了同时能发十道。
      
      但这一改动,画符的难度不止提高三倍,而是提高了十倍。
      
      这要求他将灵力灌入符笔之后,画出的每一笔都要极为精准。哪怕差了一毫一厘,这张符就会作废。
      
      因为练习画符太过耗费灵力,他干脆将画符的地点搬到了矿洞中——他是金灵根,在矿洞内能够最快地恢复体内的灵气。
      
      然而,画了三张符之后他才发现,矿洞内的灵气,不够平稳。
      
      这意味着,即使他将符笔控制得再好,落在符纸上后也会受矿洞的影响,而毁了整张符。
      
      不过,他没有感到可惜。
      
      因为矿洞外边……也没比矿洞内的情况好到哪去。
      
      在矿洞内,他恢复灵气的速度还要更快些,怎么说,还都是在矿洞内画符划算。
      
      云泊舟微微休息,拿起第十张符纸,摒心静气,提起笔——
      
      落了下去。
      
      然后他敏锐地感受到,灵气变得有些不同了。
      
      他没有迟疑,抓住这个时机,稳稳落笔,行云流水地将面前这张符画完。落下最后一笔之后,整张符金光一闪,又归于平静。
      
      云泊舟双手捻起符纸,嘴角扬起,眼眸中满是笑意。
      
      符成!
      
      虽然还是下品符,但成功了这一次,就不愁有第二次。
      
      ……只是今天灵气为什么会变化?
      
      云泊舟伸手一收,地上摆放的矮桌、连同桌上摆放的符笔朱砂符纸,都一同收进了他大拇指上戴着的空间戒指里。
      
      他站起身来,在四周走了一圈,感知了一番之后,锁定了一个方向。
      
      修士们看不到灵气中的元素,只能将灵气全都纳入,灵根像是不同的滤网,将与灵根同属性的元素留下,吐出那些不需要的元素。
      
      故而单灵根的人,对灵气的变化最为敏感。
      
      云泊舟思量片刻,随手撤了他布下的隐匿阵法。
      
      然后朝着灵气变化的那个方向走去。
      
      ……
      
      林拙兴致勃勃地解开灵气死结,一块又一块地挖矿。
      
      她仿佛找到了曾经在地球上打黄金矿工的乐趣,一铁镐下去就是一块矿,爽极了!
      
      等到挖了数十块玄铁矿之后,她的意识忽然回笼:停,不能挖了。
      
      甚至挖了十几块玄铁矿也显得有些多……
      
      林拙皱眉看向地上那些矿——
      
      她从来没想到效率太高也是一种烦恼。
      
      一次性带着这么多矿石走出去,一定会被人给盯上。这时候要是有个空间戒指就好了……
      
      可惜,无妄山的阵法不接受空间法器进入,早在进山之前,大师兄就将她身上的法器全都剥除了。
      
      林拙把玄铁矿都装进麻布口袋里,把玄晶矿藏在了最里面。
      
      然后她站起身来,抖了抖身上的碎石尘土,又用了个小旋风术把铁镐缝隙里的碎屑吹开。
      
      直到确认身上和铁镐上都干干净净后,她把铁镐别在腰间,麻布口袋束紧,一把拎了起来。
      
      “嘶——”
      
      一块玄铁矿的重量还不显,十几块加起来,沉得几乎要扯断她一根胳膊。
      
      要知道她现在是修仙之人,尽管年龄只有十五岁,体力已经足以和凡人里的成年男子相当。按照前世的计量单位来算,这些玄铁矿的重量,少说也得有一百来斤。
      
      林拙回想了一下来时的山路。
      
      啧……
      
      带着一百多斤的东西走半小时山路,不行,太累。
      
      林拙又解开麻布口袋,一块一块地将玄铁矿放在地上。直到她将玄铁矿扔了一半,才感觉到重量合适,将麻布口袋重新束紧。
      
      结果她拎着口袋站起来时,身后冷不丁站了个人。
      
      那人长发随意束起,零散漏了几缕在耳边,身着一身青色道袍,罩衫松松垮垮,腰带没有系上,垂在两边。
      
      端得是一名落拓不羁的美男子。
      
      “林拙?”美男子看到她的面容,“怎么是你?”
      
      他还以为能够制造这番动静的怎么也应该是个高人……没想到居然是个练气五层的小丫头?
      
      还是个脾气极差,极其不遭人待见的小丫头。
      
      她在脑内想了一番,终于认出了这人是谁。
      
      她淡淡道:“云师兄,好久不见。”
      
      云泊舟,无极宗弟子,筑基修士。原主曾跟随父亲去参加过他师父的结婴大典,并成功在大典前把他精心培育的一支栖云牡丹给毁了。原主的父亲为了给她擦屁股,赔给了云泊舟一千上品灵石——也就是大师兄送她来时那艘宝船的价格。
      
      “你果然把自己折腾进来了。”云泊舟想起那支栖云牡丹,眼神微冷。
      
      栖云牡丹,顾名思义,长在云中,非云雾缭绕之地不能生长,娇贵无比,不能在宗门灵田里种植。然则云雾缭绕之地多生虫兽,这牡丹是大补之物,就算布下阵法护住也无济于事,他不得不日夜看守,有一段时间他甚至连修炼都在牡丹旁。
      
      好不容易等到这牡丹在云雾里养成,他移栽到盆里,准备送人,却被这女人随手折下,送给了她的未婚夫。
      
      “我就知道你会有这么一天,刚进来不久?”云泊舟抱臂道,“我可告诉你,无妄山可不是外面,有你爹罩着,灵石就能摆平任何事情。”
      
      林拙微微笑了:“多谢师兄提点。”
      
      她心中暗自下了决断:此人胸襟不错,看似奚落,其实也在提醒她小心行事。在两人有过节的情况下,能做到这样已实属不易。若是能够化解两人之间的矛盾,或许可交。
      
      就是打扮实在碍眼。
      
      他撇撇嘴:“你在这里还见到了别人吗?”
      
      他理所当然地把林拙和刚才那动静的关系排除。
      
      林拙摇摇头。
      
      云泊舟皱起眉头,朝周围扫去……
      
      忽然,他瞥到林拙腰间,脸色迅速沉了下来:“这把刀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林拙道:“别人借给我的。”
      
      “借的?!”云泊舟冷笑,“怕不是你自己抢的吧?我认识刀的主人,她绝不会把自己的东西轻易借给别人。”
      
      他心中怒火滔天: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进了监狱还改不了那人嫌狗憎的脾气,赵倚晴身体不好,肯定被她给欺负了!
      
      他隐怒道:“把刀给我。”
      
      林拙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我说了,是我借的。她主动借给我的,你可以去找她求证。”
      
      “呵,你借的?”云泊舟嘲讽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借的东西从来就没有还过。所谓别人主动借给你,都是你利用种种手段得来的。林拙,如果你真的改过自新了,又怎么会出现在无妄山?”
      
      林拙反嘲回去:“比不上师兄,比我先来一步。”
      
      “你!”
      
      这件事本身就是云泊舟心中之痛,他气极:“你性格真是一如既往令人讨厌,我决不相信这刀是你借的。”
      
      他伸手就去夺那刀:“给我!”
      
      林拙迅速闪身:“若是我借的又如何?”
      
      云泊舟咬牙道:“若是你借的,我给你下跪认错!现在,把刀给我!”
      
      “不给!”林拙斩钉截铁道,“现在给了你,出去之后你赖账怎么办?”
      
      云泊舟更气,竟不再抢夺,与她拳脚相向起来。
      
      他习的都是杀招,招招凌厉,不留余力,林拙除了闪躲别无他法。她的拳脚功夫根本就是绣花枕头,在云泊舟面前毫无招架之力。
      
      眼看不仅刀要被夺走,自己还要受重伤,林拙双眸一空,放出神识,一团影子忽然如闪电般迅捷,落在了云泊舟的肩上。
      
      林拙连忙将神识收回,再然后,云泊舟就倒在了地上。
      
      他肩上的猫也收起爪子,林拙一看,云泊舟的左肩道袍被抓烂,留下了一条抓痕——这猫刚才想要帮她。
      
      而它之前,还站在了林拙的对立面,保护着刀疤脸。
      
      “你可真奇怪,”林拙心中忽然升起模模糊糊的一个猜想,“你该不会觉得……自己在主持正义吧?”
      
      见她想对刀疤脸动手,就站在了刀疤脸的一方;见云泊舟对她动手,就站在了她的这一方。
      
      林拙与猫对视,猫……别过头去不理她。
      
      “行吧,主持正义就主持正义,”她无奈对着猫叹了口气,“但是要保护自己,不要插手进战斗里啊!”
      
      她之前对猫所用的力量和刚才对云泊舟所用的力量是完全不同的,若是刚才没有收手,指不定这猫就死在她面前了。只不过……云泊舟似乎倒下的有点快?
      
      她对神识的运用,速度又变快了吗……
      
      还是说,是因为猫抓了云泊舟一下?
      
      不可能。
      
      她迅速推翻了这个想法:这只是一只凡猫,怎么可能伤到云泊舟这样的筑基修士?
      
      况且她手上就有一道猫留下的抓痕,不过就是普通野猫的战斗力而已。
      
      林拙收回自己荒谬的脑洞,失笑道:“你这么弱小,插手到战斗里,别人一根手指就把你碾死了。”
      
      猫转过头,金色的瞳仁里满是困惑的情绪,似乎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林拙没忍住,揉了揉它的毛。
      
      她揉着揉着,发现猫的毛发间有砂砾和枯枝,立刻想起了进矿洞之前自己想做的事情。
      
      嘿嘿,既然你又回来了……
      
      不给你洗干净她就不叫林拙!
      
      她伸手去抱猫,这回,猫没有躲开。
      
      她抱起猫,拎起麻布口袋,走出了矿洞。
      
      被她遗落在地上的云泊舟,手指动了动,许久之后,站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得知真相后的某猫:……
    #我帮你打架你却只想抓我洗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