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之深情只好浅谈》延慈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0-17 22:41:4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花界 月下仙人 ...

  •   润玉大喊着邝露惊醒:邝露!邝露!
      在门外已经昏昏欲睡的卫儿,也跟着惊醒,敲门询问:陛下!上元仙子还未下值,陛下可有什么吩咐?润玉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珠,又看了看四周,猛地:等等,你刚刚唤我什么?卫儿:陛下,你怎么了?润玉:陛下?那邝露是,上元仙子?
      卫儿:是,陛下,这是您亲自封赏的。润玉这才松了一口气:没事了,你且退下吧。润玉发现衣服早已湿透了,回想刚才,自己是做了一个多么荒唐的梦啊,自嘲的笑了笑:是啊,现在哪还有父帝,哪还有应龙夜神,哪里还有月下仙人,哪里还有旭凤,锦觅。
      润玉起身,来到茶桌前,看着桌子上那壶早已凉了的茶,想起,今日邝露用自己多年间收集的星辰光华照耀下的露珠给自己泡了一壶茶,那露珠本是想用来送给锦觅调理身子用的,据说那露珠可以医治眼疾,早就知道锦觅因为那玄穹之光,失去了眼中的万千颜色,所以想将它送与锦觅。今日责备邝露,话说的重了些。她可还好?
      润玉本身就是夜猫子的习性,一向浅眠,也不知今日为何做了如此的怪梦。突闻床榻下有异响,施法击中,魇兽吃痛惊叫一声,钻了出来,可怜兮兮的看着润玉,润玉:魇兽!
      自从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这魇兽也不知为何,就不愿跟在自己身边了,而总是黏在邝露身边,陪着她进出璇玑宫,陪着她布星挂夜,陪着她昼伏夜出,一刻都不曾离开。可今日它却睡在了自己的床榻下,突然想到,自己方才入睡并未设结界,再看着这小兽酒足饭饱的模样,有些担心:魇兽,你刚才可是吞了我的梦境?魇兽像是对刚才那一击略有不满,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润玉怔怔的看着魇兽消失的位置,随后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终于熬到了上早朝的时辰,可是迟迟不见邝露前来敲门,每日此时,邝露必会带领仙侍们,前来侍奉润玉上朝。润玉虽说心里不愿邝露如此,毕竟现在是上元仙子,还掌管司夜之职,白天要忙着整理存档,晚上还要布星挂夜。但邝露每次都是嘴上说着,是,第二天总会准时出现在那,所以润玉也就没有再管了。
      今日却不见踪影,难道真的是昨日的话说的重了?门外的卫儿胆战心惊的敲门问道:陛下,是时候该上早朝了。陛下!润玉:进来吧。直到梳洗,穿衣全部结束,邝露都没有现身:上元仙子呢?润玉问道。卫儿:回禀陛下,上元仙子上值之前,交代过我们,说是要我们侍奉好陛下。
      九霄云殿之上,润玉听着众仙家的述职,脑袋里不由的想起昨夜做的那个梦,是那么的真实,以至于司命星君叫他,他都没有及时听见:星君,刚刚说了什么?司命星君:小仙是说,陛下也年岁不小了,是时候给自己册立一位天后了。况且,月线仙人如今长住在花界,也不合规矩,不如趁此机会,将月下仙人迎回天界。润玉知道,自从那日他在花界重伤月下仙人,后来又引发神魔大战,再到后来锦觅的死,这一系列事情之后,这月下仙人恨透了自己,也铁了心的不愿回来。
      润玉不是没去请过,只是那长芳主,从未让他进去过,想着自己是天帝,如此有失身份,去了几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如今此事再被提及,润玉只得叹气。见润玉叹气,司命星君:陛下,小仙之前推算过,这陛下的天后,将会是出自花界的一个花仙,如果陛下愿意,那小仙愿意请命去那花界,请月下仙人。润玉听到天后二字:司命星君的意思是,本座前去请回叔父,然后再让叔父为本座在花界觅得一名天后?司命星君:正是!况且,如今魔界之患已除,鸟族水族皆愿意臣服于陛下,只是这花界,日益壮大,若是陛下在花界迎娶一名天后,我天界便从此无忧。还未等润玉拒绝,众仙集体:臣等附议。
      下了朝,润玉心里很是憋屈,一方面是关于月下仙人的事,但更多的是众仙家们所说的册立天后一事。回到璇玑宫里,润玉一如往常的来到七政殿看奏折,看着桌子上,整整齐齐摆放着的奏折,以及一壶茶和一碟绿豆糕,润玉知道邝露来了:邝露,邝露!卫儿急急赶来:陛下!润玉见是卫儿:怎么是你?邝露呢?卫儿:陛下,上元仙子已经回去休息了。润玉也不知为何那么大的火气,直接把奏折一扔,起身向殿外走去。
      来到玄州仙境,吩咐身后的人不必跟着,便直接走了进去,找了一圈,终于在藏书楼的桌子前,找到了早已睡去的邝露,润玉的怒气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全部熄灭,坐在她对面的位置,静静的看起书来。不知过了多久,邝露醒来,撑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忽然看见对面的润玉,顿时停在了那,然后赶紧收手:陛下!润玉头也没抬:嗯,醒了?邝露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陛下,邝露知错,还请陛下责罚。润玉:我何时让你跪我了?坐吧。邝露摇了摇头:不敢,邝露还是跪着吧。润玉放下书简,看着一直跪在那,并低着头的邝露:是不是怪我昨日的话说的重了?邝露愣了下:陛下,邝露不敢,陛下说的很对,邝露确实身份低微,不该私自做主,不该目无陛下,不该恃宠而骄。润玉:站起来。邝露依然摇摇头。
      润玉叹了一口气,起身上前,拉起邝露:好了,起来吧,所有人都如此对我,如果连你见我也一直跪着,那我真正要生气了。邝露被拉站起身,润玉扶着她,让她站好后:邝露,你随我去一趟花界吧。邝露:陛下是想去找月下仙人吗?润玉:嗯。邝露:是。
      花界,润玉带着邝露闯入水镜,直接来到花界百花宫内。牡丹感应到润玉来了,带着众芳主赶来,见到润玉,无半点好脸色:天帝陛下前来,所为何事啊?润玉无视她的脸色:本座前来迎回月下仙人。牡丹:月下仙人不在我花界,请回吧,别扰了我花界的清静。邝露有些为润玉抱不平:你!润玉伸手阻止:既然叔父不在,那本座,就在这等上一等,一日不在,我便等一日,一月不在,我便等一月。牡丹:天帝陛下,你这是何意?润玉示意邝露,然后自己坐在了宝座之上,邝露心领神会:陛下今后将会入主百花宫,还请牡丹长芳主好生照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