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三睡巨星 ...

  •   
      祁真在贺昀修这边慢慢上了手,倒真的生出一种助理的使命感,因为工作性质,还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
      
      有的人身上充满干干净净的气息,像是校园里不经事的学生,可是已经是一个出道7、8年的前辈了,有的人,人前高雅的像是天上飘着的云朵,可望不可即,私底下撒了欢跟隔壁的猫似的。
      
      他哥怎么说的,他说在娱乐圈做自己也简单也难。
      
      人设这东西像是一个框架,当你不能保证脱离了这个框架是死是活,结果如何的时候,你就不会有勇气去打破它做回自己,也会有很多束缚不允许你打破它。
      
      所以一开始就要找准自己的定位,才不会让自己这么累。
      
      除了学着做一个助理以外,祁真还没有忘记自己间谍的身份。
      
      日常跟姑姑汇报,他哥今天拍了一个广告,他哥今天拍了一个杂志封面,他哥今天在选剧本,他哥今天要参加一个颁奖典礼,他哥今天又要拍一个广告。
      
      姑姑:小真,姑姑问的是私事,不是他工作室的官方消息。
      
      祁真:姑姑,没有什么私事,一个广告就是一天的事,赚钱是很辛苦的。
      
      姑姑:……
      
      就这么过了一个星期,贺昀修总算闲了下来。
      
      明明昨天晚上还趴在床上说要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想管,可是今天一大早就起床疯狂捯饬自己。
      
      还不顾有着起床气的祁真,直接大力地把他摇醒,嘴上虽然轻柔的说着:“小真快醒醒,帮你哥我挑件衣服。”但是动作极其狂野,愣是把祁真摇的跟台风中的葱一样,下一秒就要拔地而起。
      
      祁真:如果现在跟姑姑坦白忏悔,自己还有机会回去吗?
      
      “今天不是休息日吗?”祁真睡眼惺忪的说。
      
      “带你去公司见见人。”贺昀修挑了挑眉毛。
      
      祁真:所以,打扮的人模人样只是为了去公司见嫂子?如果是这个理由,我原谅你。
      
      祁真随手给他配了一件白T加牛仔裤,一边打着哈欠往浴室走,一边奉承道:“贺大影帝穿什么都年轻,都好看。”
      
      所以你最好一鼓作气拿下那根骨头,不要再作妖了。
      
      贺大影帝心满意足的点点头。
      
      等戴好装备走出门的时候,贺影帝脚步轻快的像是要去领奖,看的祁真严重怀疑他带着墨镜口罩,不是为了防人,只是为了遮住他脸上的荡漾。
      
      两人在车库里挑挑拣拣十几分钟,才选了一辆据说狗仔还没见过的、低调的“迈巴赫”出了门。
      
      这期间,祁真还被贺影帝的骚操作闪疼了眼睛。
      
      因为车太多了,很容易搞不清楚钥匙,所以贺昀修直接把钥匙挂在了雨刷器上,要是有什么小偷进来了,光偷车钥匙,说不定都能发家致富。
      
      祁真坐在副驾驶座刷微博,打发时间,看着有一个扒皮的帖子,主角是贺昀修。他点进去随便扫了几眼,就看到诸如“贺大影帝撞人,欲拿钱了事,态度嚣张,钱还只拿了几百块,心都黑了。”觉得有些意思,下面还配了几张图,看起来有鼻子有眼睛的。
      
      祁真懒得看底下一长串文字,直接扭头问一旁春风洋溢的贺大影帝:“这说你撞人了,还被拍到拿钱是怎么回事?”
      
      贺昀修扭头看了一眼祁真举到自己面前的手机,说道:“是撞人了,不过是对方撞得我。那时候赶一个通告,车也只是小擦伤,所以不想追究什么责任,对方硬是要赔偿,拼命把钱塞给我助理,被我退了回去。”
      
      “我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开局一张图,故事全靠编。”祁真无语,做个好事都能被写成什么没有人性、丧尽天良。
      
      “大家都喜欢用最小的成本,去获得最大的收益,你只用在键盘上敲几敲,除了一些时间成本之外,就能博得一大批关注,很划算不是吗。虽然控制不了别人的思想,但是传递的信息掺点假相,别人就会条件反射的想到更多,更肮脏的东西。”贺昀修说着。
      
      “那这个潜规则狂魔呢?”祁真看着都想笑。
      
      “你看的这个博主,专业黑我200年。”贺昀修笑了笑,也不介意,接着说:“我出道的时候,路走的太顺,有人就黑我被黎星娱乐高层全部睡了不止一遍,才出了道。刚好黎星是顾衡一手打造的,高层也都年轻,加些油,添些醋,倒是煞有其事,于是我师兄老师他们帮我出了头。”
      
      “后来有了些名气,没有绯闻没有对象,缺了点曝光度。既然不能被别人睡,那就去睡别人吧,于是我成了一个影视圈也睡、歌坛也睡、传媒公司也睡的三睡巨星,吃了好几张律师函才消停下来。再后来成了影帝,就不敢有什么动作了。”
      
      祁真:……
      
      “我原先以为,聪明的八卦是那种真真假假,不真不假,让人难以明辨的东西,毕竟非黑即白太绝对化了。”
      
      太过真实的东西有人揭露,那便不可避免的带着自己的思想与情绪,容易引起反感和质疑,纯属胡编乱造的呢,又太过荒谬毫无逻辑,简直漏洞百出。
      
      祁真关上手机,看着张口就来,自称“内部”爆料的消息,有些糟心。
      
      就是因为看多了这些所谓的“内部”,才让“有”心之人站在道德高地上叫嚣,让“无”心之人沉默。
      
      “其实有时候当笑话看看还挺有意思的,我竟然还能是这样一个盖世人渣,他们不去当编剧真是可惜了。”贺昀修打趣道。
      
      “你知道沈陌青吗?”贺昀修突然说道。
      
      “沈陌青?那个鬼才导演?”祁真听过这个名字,传说中也是深造回来的一个新锐导演,年纪不大,最开始拍摄一些纪录片,在国际上闯了些名气出来,自己的老师都很喜欢他的风格。
      
      后来回国拍了一些小众却有质感的电影,才渐渐被大众知晓,很有才气的一个人。
      
      “对,年纪不大,奖项拿了一箩筐的沈陌青。”贺昀修笑道。
      
      “他怎么了?”祁真回头看了一眼贺昀修,忽然提到这个人,必是有什么事情了。
      
      “几个月前,他刚拍完手头一部新电影,就想着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一下。他这个人很有意思,整天说什么那些大棚里种出的青菜,没有灵魂。”
      
      “又说什么四个轮子的车,既污染环境又容易被堵,于是整天骑着自己组装的那辆自行车,到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小菜园子里摘蔬菜吃,偏偏他手还不巧,组装的那车看上去,下一秒就要掉下个轱辘来,车头也晃得跟舞龙舞狮似的。”
      
      “这样的车也能上路?”祁真说道,这个马路杀手。
      
      “没,他就在小区里溜达,那个菜园子也离小区不远。那是个高档小区,里头住的都是些数得上名头的富商,平日里就是一些太太在那边走动,他有时候还能帮着宠物看看病,所以那些太太都很喜欢他,见到都要拉扯着寒暄好一会儿。”贺昀修解释道。
      
      “你和他很熟?”祁真总觉得有猫腻。
      
      “有过合作,后来接触多了起来,人不错也很有意思,还有他身边的白遥,那可是个好苗子,黎星一直想把他挖过来,说不定最年轻的影帝就要换人了,只是他没这个想法。他们俩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抢手着呢。”
      
      贺昀修说道这里,转头看了祁真一眼,然后说道:“我想把你介绍给他,你在学校里也学过摄影这些课程,不算陌生,如果要进娱乐圈,也慢慢来。而且我觉得你们会聊得来,我也放心。”贺昀修笑着说。
      
      祁真没想到自己一句玩笑话,他哥竟然会当真,当下便没了主意,又不好拂了他哥的面子,说什么我不要这样的话。
      
      “到时候再说吧。”祁真轻声说着。
      
      “嗯,你考虑考虑。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贺昀修莫名又笑了起来。
      
      “就他,和他那辆破车还有那些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被一家娱记突破小区的防守拍到了,第二天就出了一则报道,说什么新锐导演江郎才尽,落魄街头,只能靠种菜维持生计,顿时登上头条,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贺昀修一下子又笑起来。
      
      祁真:……
      
      “而且,配上他那辆车,很有冲击力,他又是个懒得宣传的人,背后没其他团队,微博干净的跟什么似的,没什么新消息。”
      
      “于是网友觉得这真的是一件惨绝人寰的事,人才就这么被生活压垮了,还有人说是被潜规则了,看破了娱乐圈,心灰意冷就回归乡野生活,哈哈哈神他妈乡野生活。”贺昀修笑个不停,看着一旁的祁真心惊胆战。
      
      方向盘请抓紧,我的哥。
      
      “还有更搞笑的网友,说什么我们都欠沈陌青一张电影票,要给他众筹,甚至有人连他的名字都没搞清楚,叫他沈陌情,沈磨青什么的都有,一个个开始批判娱乐圈的肮脏,映衬出他的高洁。”贺昀修说道。
      
      “最后呢?”祁真也觉得无力吐槽。
      
      “那人可不是什么没脾气的,直接拍了自己的别墅和车库的照片发了微博,浑身上下散发着老子很有钱的气息,然后批判那些无良媒体的报道,把大家当枪使耍着玩,为了爆点没有职业素养。”
      
      “虽然后来很多人都反过来责怪媒体颠倒黑白,但是也仍有一部分人说,这就是炒作,这样一个小区狗仔怎么可能进的来,然后他直接转了那条微博,然后评论说,我也想知道。”贺昀修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这都可以被评为年度大事件了。”
      
      这年头,想安安静静吃个瓜都挺难的,有时候瓜太恶心,吃了害怕反胃。
      
      祁真也跟着笑了好一会儿,定了定心神,才决定把话题引回到他哥身上。
      
      

  • 作者有话要说:  呔!宝贝们看完收个藏评个论呗,我也想跟你们玩(星星眼)
    还要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凑耳朵过来
    我爱你们——(比流氓乐器唢呐还要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