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玫瑰花的葬礼 ...

  •   
      顾衡灵魂出窍了一样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了拍摄现场,完全没了好好工作、天天向上的心情,只想回家祭奠他那还没死透,被祁真随便一撩,就垂死病中惊坐起的爱情,于是一路开着车就回了家。
      
      也不管拿着文件巴巴等着他出现的秘书,这个骗子,还让自己整理出来,说今天都要过一遍。
      
      顾唯看着突然出现的顾衡有些惊讶,明明是瞒着他回国的,下下个月就是他的生日了,想给他一个惊喜,顺便找个借口回国见见男神,一举两得,甚好甚好。
      
      “哥!你是不是想我了!”顾唯一脸兴奋跑上前迎接哥哥,嘴上说着嫌弃自己,让自己在国外好好待着,其实心里很孤独,心口不一,顾唯懂。
      
      可是顾衡像是没看到顾唯一样,迈着虚浮的脚步,像根被烫开的面条似的一下子软在了沙发上,吓的顾唯大叫出声:“哥,你怎么了!”
      
      顾唯手忙脚乱的摸摸顾衡的脑袋,再对比着自己的温度,温度正常没发烧,又怀疑顾衡是不是被下了什么下三滥的药物,于是滴溜着眼睛往顾衡身下望了一眼。
      
      小帐篷没有支起,很好。
      
      感受到顾唯热切火辣的目光,顾衡费劲地睁眼看了顾唯一眼,又生无可恋的闭上了,看起来很像是再也不能人道。
      
      “哥,你不是要破产了?”顾唯颤抖出声,生活的重担总算压垮了哥哥这条风中一匹狼。
      
      顾衡没有说话。
      
      “公司出事了?”顾唯紧接着继续开口。
      
      顾衡长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疲累,低声道“他回来了。”
      
      顾唯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个“他”指的是谁,在他哥贫瘠的感情世界里,这个“他”指向性明确,且牢牢占据封顶,再没有其他声音。
      
      “回来了?回来了什么意思?你在哪里见到他了?”顾唯紧张开口,语气急厉。
      
      那小妖精为什么阴魂不散?既然出国了就不能消失的彻底一点?他不知道白月光只有永远不出现才能一直美丽下去吗?
      
      这个既迷惑了我男神又迷惑了自家哥哥的妖精。
      
      这个祁妲己!
      
      “他跟昀修在一起,是他的私人助理。”顾衡说这话的时候,带着满腔的疲惫,像是打了一场一开始就知道胜负的战役,明知自己会败,但是还是投入了全部的心血,把所有感情变成作战的筹码,咬着牙赌一把,最后仍旧一败涂地。
      
      顾唯蹲在哥哥身边,感受到他的失落,也跟着有些难过。
      
      哥哥有多喜欢那个人自己知道,所有秘密锁在书房桌子最下层的抽屉里,要不是自己偶然发现,他大概会永远守着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感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但喜欢这种东西,能被一把锁锁住就好了,可惜不行。喜欢上兄弟的恋人,成了一个合身的枷锁,挣不开又逃不脱。
      
      更惨的是,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的人,是哥哥喜欢的人。
      
      妈的,这世上还有比我们俩兄弟更悲催的人吗?
      
      “哥,你上楼睡一下吧,睡一觉起来,就会长出另一个小妖精,把你从祁妲己的魔爪中解救出来。”你弟我也要去疗伤了,要去贺昀修微博底下开小号骂他!
      
      我要脱粉!我要粉转黑!
      
      顾衡躺在床上,手指扣着领带结不耐烦的扯开,然后看着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的倾盆大雨,想着第一次见到祁真的时候,是雨天,又想到那场玫瑰花的葬礼,也是雨天……
      
      那天刚开学不久,恰好遇上一个阶段性的测试,图书馆的人都快比书多了。
      
      到了饭点,整个图书馆都骚动起来,顾衡特意迟了半个小时才起身,可是造孽的是很多人抱了跟他相同的想法,所以人流愣是不见少,还撞上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
      
      顾衡站在门口看着窗外一下子阴沉下来的天气,本来想着直接跑出去,反正也就几步路,可是手里还有电脑和一堆书,暂时不能报废。
      
      于是随手打了个电话给宋北辰,说老子被困在图书馆门口了,带把伞过来接我,宋北辰在电话里不耐烦的啧啧,顾少您还要人接?为什么这么娘炮。
      
      顾衡想都没想就挂掉了电话,懒得惯他们的臭毛病,接着转身想回去坐着等。
      
      可是下一秒,屁股就传来了奇怪的触感,让顾衡浑身一个激灵,配着时不时飘在自己脸上的雨丝,真·透心凉。
      
      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捅了一下?
      
      还不等顾衡反应过来,再下一秒,整个人像是一个炮弹被弹了出去,还不小心撞到了前面的人。
      
      前面那人莫名其妙承受了一场飞来横祸,踉跄着撑着身旁的人,总算站直了身子之后,转过身来就想骂人。
      
      可是这一看就吓了一跳,因为看到是顾衡的脸,顾氏太子爷的脸,一张充满着金钱权力气息的顾氏太子爷的脸,于是冲到嘴边的话愣是硬生生被憋了回去,只留下干瘪枯涩的一句:“顾神您找我有事。”
      
      顾衡:……
      
      身旁很多人看到了这一幕,想笑又不敢笑,只是以肇事者和受害人为中心,散开了一个小圈,但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我靠,顾神被一把伞爆了菊”、“那人谁啊”、“不行,快点跑,我要笑出声来了。”的声音,像是许多棒槌,一下一下砸在顾衡头上。
      
      如果天打雷劈有感觉,大概就是顾衡现在的感觉。
      
      顾衡擦了一把脸,也来不及管手上的电脑和书,人都要报销了,还有工夫管这些?于是深吸了一口气,做好心理建设便猛地转身,就看到一把黑色的伞。
      
      那伞面撑开来正对着自己,还有几滴水从伞面坠落,落在地上氤氲成一个小圈,然后顺着台阶滑下去。
      
      而罪魁祸首,完美的被大伞挡住。
      
      所以,自己先是被这把伞捅了,然后伞面又撑开把自己弹了出去?顾衡紧紧攥着拳头,额头青筋暴起,用压碎牙齿的力道挤出一句“这位同学——”
      
      对方听到声音,忙把伞放低了一点,漏出一张极其清秀精致的脸,还带着些许少年的稚气,一身素净的衬衫和牛仔裤,因着门外的雨,整个人都有些朦胧起来,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
      
      就那么短短几秒,却好像被刻意放了慢动作,循环往复的播放,一点一点拉长。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自动按钮好像坏掉了,我一时没拉住,就弹了出去,真的不好意思。”对方说着涨红了脸,连耳垂都染上了一层绯色,手还不停的跟那把“罪魁祸首”作斗争,想要把伞收回来。
      
      于是顾衡心里防线一点点崩塌,极其没有出息。
      
      这人,有点好看。
      
      后来那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把好不容易收回来的伞一下子撑开,快步走到自己面前,慢慢举到了两人的头顶。
      
      因为眼前的人比自己低了不少,他只好把伞举得很高,才能勉强撑住。
      
      因着他这个姿势,顾衡微微低头就能看见被雨水打湿,服帖在身上勾勒出他身形的衬衫,以及半开不开领口底下精致的锁骨,两人距离很近,他能闻到那人身上若有若无的气息,很干净纯粹。
      
      和这个人很搭。
      
      那人张口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被周围嘈杂的人声和自己剧烈的心跳声掩盖,顾衡很想大声回道,你别说话,我想静静。
      
      接着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包纸巾,然后取出一张伸手递给顾衡,温温润润又带着些许急切的说了一句:“擦一下吧,感冒了就不好了。”
      
      顾衡愣愣的接过,他听到自己心里沉睡了二十年的小鹿一个激灵苏醒了过来,大声嚷着“不要拦我!我要撞了!就这个了!”
      
      这个认知打的顾衡有些措手不及,直到手心里的纸巾慢慢软了下来,失去了原先的形状,顾衡才发现自己竟然紧张到冒出了冷汗。
      
      这感觉太新奇了,好像有什么东西脱了缰绳,一骑绝尘,一边跑一边将那些摆设似的日子撞的叮当作响,而自己也清楚的知道,这东西,再也关不回去了。
      
      顾衡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好保持清醒,然后挤出一个虚伪至极的笑容,低声说了一句:“谢谢”,接着把那张纸巾收下来握在手心,紧紧攥着,像是攥着中了500万的彩票。
      
      最后怎么应下那人说要送自己回去的请求,顾衡已经忘记了,只是第一次遗憾图书馆到寝室的路程这么短,恨不得砸个几百万进去把路修成十八弯、九连环。
      
      到了寝室躺在床上也是云里雾里,听到电话里一阵“顾衡你他妈耍老子呢,老子都到门口了,你人呢”,迷迷糊糊应了一句“嗯”就挂了电话。
      
      躺了好一会儿,猛地坐了起来,将那张纸巾举在半空中,仔仔细细端详了很久,思绪开始跑偏。
      
      那人会不会是故意的,装作不认识自己,借此成功引起自己的注意,让自己发现他的与众不同,趁机在纸巾上留下电话号码。,这是一贯的手段,也是从古至今留下来的好传统,比如手绢传情,花灯传情……
      
      顾衡越想越觉得事实如此,于是把纸巾小心翼翼的打开,没有发现任何文字数符,甚至把纸巾小心的按照叠层分成三份,直到它变得薄如蝉翼,一戳就破,才失望的慢慢收好。
      
      等回过神来,顾衡忽的笑开,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个傻逼,彻头彻尾的傻逼,一个被一见钟情这种狗血戏码糊了脑子的傻逼。
      
      愣愣的坐了好一会,顾衡才猛地呈大字状躺下身子来,慢慢伸出右手捂住眼睛,甚至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些丢脸。
      
      连是不是故意的都不知道就这么开心?连名字都不知道就这么开心?连对方性向是怎样的都不知道就这么开心?还拿着几张纸巾做白日梦?
      
      顾衡警告着自己快住脑,不能再想了,但是脑子控制住了,眼睛也捂住了,嘴巴没有闭上,于是从嘴角漏出一两声低笑,在四下无人的寝室里显得格外清晰。
      
      听!那是爱情的声音!
      
      于是当贺昀修、宋北臣、霍锐回到寝室的时候,就看到捂住脸笑得忘乎所以的顾衡。
      
      这是被雨淋傻了,还是吃错药了?
      
      白跑一趟的宋北辰感觉自己被狠狠涮了一顿,怒气冲冲道:“顾衡你是傻逼吗?”
      
      “嗯。”顾衡一边笑一边回答。
      
      宋北辰:……
      
      贺昀修:……
      
      霍锐:……
      
      “听说你被一把伞捅了屁股?这是今天最火爆的新闻了。”贺昀修随手拿起毛巾擦拭着自己被雨水打湿的头发,一边说道。
      
      “嗯。”顾衡笑得更开心了。
      
      “被捅了,这么开心?”霍锐斜靠在顾衡床边,挑眉问道。“也不知道捅了你的那个家伙是个什么心情。”
      
      “大概是,从背后捅你的时候,期待的却是他的面孔。”贺昀修打趣。
      
      “你这么开心,不会真的是揍他揍的吧,这么凶残。”宋北辰想想,这事很像是顾衡做得出来的事。
      
      因为顾衡让自己白跑一趟,所以宋北辰完全站在肇事者一方,甚至觉得捅得有些轻了,应该捅个半身不遂,让自己推着轮椅去接他。
      
      “那下午又会有新的新闻了,顾氏太子爷仗势欺人,今日头条。”霍锐凉凉的说。
      
      “我没揍他。”我不仅没揍他,好像,还喜欢上他了。
      
      这句话顾衡没说出来,但随着他慢慢坐起,贺昀修三人看到他一脸春风荡漾,笑得煞是瘆人,集体打了个冷颤。
      
      妈的智障,捅的不是屁股是脑子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这就是一个,顾大总裁和贺大影帝之间,你喜欢我弟,我喜欢你弟的故事。
    就好像:“哥,你找什么呀?哥帮你找找呀。”
    宝贝们求收藏 求评论 搓手手嘿嘿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