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 15 章 ...

  •   “爱里,你干了什么好事,还要来反问我们?”
      
      副管家来势汹汹,这是来找他兴师问罪的?
      
      “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爱里坦言道。
      
      “你打坏了珈蓝之灯,还不赶快认错!”副管家怒斥道。
      
      爱里:“珈蓝之灯?我没有打坏啊。”
      
      副管家见他不肯承认,直接越过他冲进了库房,逼他把钥匙交出来。
      
      爱里当然不可能不给他钥匙。待副管家打开了存放珈蓝之灯的箱子之后,他才算亲眼见到这贡品的真容。
      
      原来珈蓝之灯是子母一体的灯,大只的是母灯,小只的是子灯,本身有点像夜明珠的特质,在黑暗的地方会自己发光。
      
      然而当副管家从黑暗的箱子中把它提起来时,爱里却发现其中的子灯并没有像母灯那样明亮,而且边角处还有一个明显的缺口,显然是被磕坏了。
      
      “这就是被你弄坏的!”副管家指着爱里说道。
      
      爱里对他突然的指责气的够呛:“副管家,如果您没有证据,就不要污蔑我。”
      
      “刚才我亲耳听到你在库房里传出来磕坏了什么东西的声响。”令爱里没想到的是尼可竟突然冲他发难。
      
      “你……”
      
      爱里刚要反驳,旁边的副管家就跟着冷笑道:“不巧,我正来库房这边取些围场要用的东西,没想到碰上了回来的尼可,我也听到了你在库房里喊着什么‘遭了遭了’,不是你弄坏的还能是谁?”
      
      听着这两位在这儿脸不红气不喘地胡编乱造,爱里气极反笑:“你们听的倒是清楚,可说来说去还不是一面之词?”
      
      副管家带来的小杂役里有他的亲信,立马出言道:“副管家难道还需要骗大家吗?他再加上尼可的证词当然比你来的可信!”
      
      方才爱里一时气急,被冲昏了头脑,现在冷静下来细想了想,他意识到很可能是在他下午不在的时候灯就出了问题,最大的嫌犯就是看守库房的尼可,只不过如今这罪责最后推到了他的头上。
      
      虽然副管家没有铁证,可他在王宫的势力还是比自己强得多,他和尼可共同指认他,管家又不在,自己怕是很难洗掉这嫌疑了。
      
      面对众人的群起而攻之,爱里当下只觉百口莫辩,这回可真是墙倒众人推了。
      
      其实王宫里有些事情未必要说得多清楚,无非是要找个来承受罪责的倒霉鬼罢了。副管家突然杀出来,应该就是要趁管家不在给自己定罪了。
      
      副管家知道爱里一个小小杂役不可能再翻出天了,便直接叫上几个亲信:“你们几个,把爱里架走!好好收拾一番不怕他不招认!”
      
      说罢,几个身强力壮的男性恶魔就朝爱里扑了过来。
      
      就爱里这小身板儿,直接就被架了起来,胳膊被压得死死的,连个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你们这是要屈打成招!”爱里仍然没有放弃挣扎,他努力大声嚷嚷着,希望能引来其他人的注意,最好是能把管家招来。
      
      然而副管家处理起这些不听话的新人实在是太驾轻就熟了,立马叫尼可捂住他的嘴巴。
      
      尼可看着爱里瞪向他的眼神,心里也犹豫了两秒,可为了把罪名推给爱里,他逼着自己一定要狠下心来。
      
      如果之前他没因为好奇擅自打开箱子就好了……谁能想到这是个吊着子灯的子母灯呢?!这才害他不小心失手——
      
      尼可双手紧紧捂住了爱里的嘴巴:“爱里,你就赶紧招了吧!副管家还能看在带过你的份儿从轻发落。”
      
      爱里却只能不甘心地“呜呜”几声,被那几个男性恶魔拖出了库房。
      
      然而刚被拖下台阶,身后就传来一声“慢着”。
      
      爱里抬起头就看见老管家拦在了他们面前,而管家身后——竟是那一身黑色华服的魔王陛下。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一直在外头忙碌采办之事的管家好不容易忙完了,却又赶上这边闹事,因而十分不悦,“还有副管家,你不是应该在围场吗?怎么还在这里忙着?”
      
      副管家和正管家一向不对付,向魔王陛下恭敬地行了礼后,才面向陛下说道:“陛下,我本来是到库房取些东西的,没想到刚好撞上爱里打坏了矮人族的贡品珈蓝之灯!这小子还不肯招认,管家既然不在,当然是由我来主持。”
      
      闻言,魔王红色的眼眸看向了被指认的爱里,眸光流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爱里心里不禁“咯噔”一声。自己不识好歹刚得罪了魔王陛下,如今又身陷破坏外族贡品的是非中,不想也知道魔王此时对他的态度会是如何。
      
      想到这里,爱里便觉浑身的力气都要被抽干了一般,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老管家身上了。
      
      “老管家,我是无辜的!我……晚上才刚回到库房,根本没有打开过箱子。”爱里顿了一下,隐去了下午被魔王叫走的经过。
      
      对面的魔王微微挑了下眉,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你…你还不招认!”尼可见连管家和陛下都卷进来了,顿觉不妙,只得硬着头皮说道,“下午我肚子不舒服就和你交接了下,没想到你连这么会儿的工夫都——”
      
      “下午库房一直是你看着的?”一直沉默着的魔王突然开口问道。
      
      尼可愣了一下,回道:“是,是的。”
      
      魔王走到箱子前,取出了里面的珈蓝之灯,瘦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上面的子灯。
      
      “珈蓝是矮人族研究了近百年的技术成果,它的原理是靠吸收空气中的黑暗物质来制热,从而利用热能发光。”他说道。
      
      见陛下轻轻转动了下珈蓝的子灯,在场其他的恶魔们还不知道陛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魔王:“但是矮人族的技术还不够完美,珈蓝有一个最大的缺憾就是散热不好。即便外壁被破坏,停止了制热发光的过程,它的外壁依然能保持3个小时以上的热度。”
      
      管家上前接过陛下手中的子灯,指尖一片冰凉,便赶忙确认道:“子灯的外壁是冰的,说明子灯至少是在3个小时以前就已经停止发光了。”
      
      “爱里,你是什么时候回到库房的?”管家又问道。
      
      “我……”
      
      “他5点从我的书室离开,回到这里至少也要在5点20以后了。”魔王将珈蓝之灯放回到了箱子里,代替爱里答道。
      
      而此刻钟表的指针才刚刚划过6点25。
      
      管家笑着点了下头,冲在场的其他旁观者说道:“看来真相大白了,下午一直在书室的爱里并没有作案的时间。这么说来,是副管家和尼可说谎了?”
      
      什么也不懂的尼可当即就慌了,他本来就是临时起意把责任推给爱里,要不是刚巧碰上副管家给自己出了主意,他早就是等死的姿态了。
      
      可没想到竟然吃了这没文化的亏,他们哪里懂得这珈蓝的什么鬼原理!
      
      魔王陛下轻轻勾起唇角,补了最后一刀:“今日上午我来查看珈蓝的时候,它还在正常发热发光,这样唯一有可能弄坏子灯的……就只有你了。”
      
      “不……不是我啊!陛下!不是我!”尼可大惊失色,开始不停地为自己叫屈。
      
      “即便不是你弄坏的,下午看守珈蓝的负责者也是你一个,失职之罪同样难逃!你们几个,把他拖下去!”管家雷厉风行,一锤定音。
      
      “是!”跟随管家而来的几名杂役冲上来抓住了尼可。
      
      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刚才被抓的还是爱里,如今反倒成了诬陷他的尼可了。
      
      副管家眼瞅着尼可被拖了下去,临了还大喊着“副管家救我”,急得直冒冷汗。
      
      这个废物,真是扶都扶不起来!这回还把他自己给牵扯进去了,早知道就不该帮他!
      
      这边副管家胆战心惊地等待着陛下的发落,然而没想到陛下的心思全然不在他身上了。
      
      “把箱子抱到书室去。”魔王转身对着空气留了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爱里:“……”
      
      和管家交换了下眼神,确定魔王的话是对自己说的,爱里才小心翼翼地抱起箱子跟上了魔王陛下。
      
      很快,库房只剩下了善后的管家和仍在后怕的副管家。
      
      管家转过身,望向满头冷汗的副管家。
      
      从前他还把副管家当半个对手,可现在,对方却已蠢笨得还不如一个刚进宫的新人了。
      
      想到这里,管家对他说道:“你真是在围场太久了,连陛下的心意都摸不明白了,还跟我斗什么呢?”
      
      一句话就噎得副管家连嘴都张不开了。
      
      是啊,他在围场呆了太久了。
      
      对于他而言,被追责,被冷眼相待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唯一在乎的只是魔王陛下的信任。
      
      可如今,望着那快步追上陛下的爱里的背影,副管家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时代怕是真的要过去了。
      
      书室。
      
      爱里静静地守在书桌前。
      
      魔王回来后,就打开箱子把珈蓝之灯取了出来,看样子是想修复它。
      
      这灯还能复原吗?爱里心里直打鼓。
      
      魔王却很镇定,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急切和焦虑。
      
      爱里想向他道谢,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于是在旁边欲言又止的。
      
      似乎是察觉到了爱里的情绪,魔王陛下一边仔细观察着珈蓝的构造,一边说道:“想好怎么报答我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试试看中午12点更新鸭~
    小剧场:
    尼可:我就这么轻易的狗带了??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_(:з」∠)_
    鱼糕:不需要抢救了,拖出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